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苦口婆心的尼古拉维奇
    当双方在合同上分别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后,这份合约就表示正式成立了,杨峰也将一张数额为100万美元的支票递给了尼古拉维奇。

    拿到支票的尼古拉维奇不由得兴奋地打了个响指。

    看着兴奋的尼古拉维奇,杨峰不由的在一旁提醒道,“尼古拉维奇先生,我不得不提醒您,三个月后你们就要交货,如果到时候交不了货的话,你们是要赔偿违约金的,而且你们再也休想再从我手里拿到任何一张订单。”

    “亲爱的杨,用你们华夏人的话来说,你可以放100个心,我这里或许不能制造最新型的现代战舰,但如果连四百年前的木质风帆战舰也制造不了的话我也应该退休回家抱孙子了。不就是几艘风帆战舰吗,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而且看在你是我们厂这个季度第一个客户的份上。我还可以给你一个福利,我会免费在一艘船的船舷装上铁甲,这样的话,你在跟别人决战的时候就不用担心对手把你的船打出一个大窟窿啦,哈哈哈。”说完,尼古拉维奇笑了起来。

    但是杨峰却没有笑,尼古拉维奇无意中的一番话却提醒了他。虽然他不可能在风帆战舰上装上太过现代化的东西,但是给战舰装上一层铁甲还是可以的。

    在原来的历史时空里,给风帆战舰披上一层铁甲要到19世纪才会出现,现在提前200年出现,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杨峰的风格就是想到做到,他一拍手。

    “我决定啦,要给每一艘战舰都披上一层铁甲。”

    “喂喂……我说杨你不会是来真的吧。”这下轮到尼古拉维奇吃惊啦。

    “我刚才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现在不是19世纪,给风帆战舰装上铁甲根本没有什么用处,充其量也只能抵挡一下那些原始的前膛炮,根本不能抵御现代武器的攻击,而且这也会导致成本大幅上扬,根本就是得不偿失。”

    面对尼古拉维奇的劝告,杨峰不为所动的说,“我已经决定了,给每一艘战船都披上一层铁,至于费用我会开给你的。”

    “好吧,你是老板你说了算。”尼古拉维奇耸了耸肩膀,对有钱人的古怪性格他只能表示无可奈何。

    既然提出来新的要求,成本自然也跟着上升,经过重新计算,每艘船的价格涨到了40万美金。

    重新签完合同之后,不只是尼古拉维奇,杨峰心里也是松了口气。

    他之所以跑到现在社会来定制风帆战舰就是因为,马祖列岛一战给他带来了一股深深的危机感。

    马祖列岛一战,第二舰队七艘主力战船几乎全都带伤,尤其是镇宁号更是几乎被击沉,现在还躺在码头上维修。

    这一战也让杨锋意识郑芝龙的实力在这一年里得到了飞速的增长,在荷兰人的支持下福建水是想要快速的击败郑芝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卢广彪和刘香也向他反应过,如今福建水师装备的六级战舰在面对郑芝龙集团装备的大福船时已经不能形成绝对优势,所以在面对,占据了数量优势的战舰时,受伤甚至是被击沉都是不可避免的。

    听了两人的汇报后,四级战舰的建造被杨峰提上了日程。既然短期之内还不能把战舰的数量提高到和郑氏集团一样的水平,那就只能从质量上入手了。

    但这样一来,问题又来啦。谁都知道,战舰的吨位越大,制造的成本和难度也就越高,虽然已经有了全套的制造图纸,但是马尾造船厂已经明确表示,制造这种新型的战舰至少需要半年时间,才能把第一艘战舰制造出来,想要批量制造的话没有一年的时间根本不行,杨风既然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无奈之下的他只能把目光转到了现代社会,这才有了此次的乌克兰之行。

    又领到了50万美元定金的尼古拉维奇心情大好之下向杨峰和弗拉基米尔发出了邀请,请他们到自己家里做客。

    刚受到邀请时杨峰还有些诧异,在西方的风俗里,不是关系好到一定程度,人们一般是不会邀请,别人到自己家里去做客的。

    但是以后他看到弗拉基米尔对自己使的眼色后他就明白啦,自己刚才的行为,肯定让这个老头意识到碰上了一个人傻钱多的客户,既然要下血本笼络住。

    有心想要拒绝,但实在抵挡不住这个老头的热情,杨峰只能和弗拉基米尔来的了尼古拉维奇的家。

    尼古拉维奇的家面积挺大,宽敞的院子,粗糙而又坚固的屋子无不带着浓郁的俄罗斯风格。

    刚一进门,尼古拉维奇,粗矿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老婆子,赶紧出来,家里来客人啦!”

    “来啦来啦!”随着语音的落下,一个身影也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圆润的脸蛋、魁武的身材,都在告诉杨峰,这是一个典型的斯拉夫中年妇女的形象。

    看到这名妇女出来后,尼古拉维奇介绍道:“杨,就是我的妻子卡秋莎。”

    “喀秋莎大婶你好,我是从中国来的杨峰,你可以叫我杨!”杨峰向前一步,将手中的盒子递给了卡秋莎。

    卡秋莎将盒子放在来一旁的石桌上,随后给了杨峰一个大大的熊抱,饶是杨峰如今变态的体力也感到背后传来的力量是那么的有力。

    喀秋莎热情的说道:“亲爱的孩子,尼古拉维奇很少把外人领回家,今天他能够把你带来,这说明你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待会儿我一定多敬你几杯。”

    杨峰:“……”

    好吧,我刚才一定是听错了。

    可是事实证明,杨峰的听力没有任何问题,喀秋莎麻利的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后,一桌丰盛的晚餐就摆上了桌面,只是杨峰还没来得及品尝,喀秋莎就一连敬了他三杯。

    这里要说明一下,这三杯可不是红酒,但是浓烈甘醇的伏特加。

    三杯酒下肚后,要是杨峰体力远超常人,脸上也开始泛起了红晕。我在明朝当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