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 要事相商
    一条陈旧的小巷子,一座同样看起来颇为陈旧的院子,上面写着李府两个硕大的黑体字,这就是原户部尚书李启元的府邸。

    虽然曾经当过户部尚书,私底下也捞了不少的银子,但李启元也深知京城的水有多深,因此平日里颇为低调。

    在前院的客厅里,李启元神情有些紧张,“牧斋,我可是按照约定将派人将这个消息传播出去了,如今这件事愈演愈烈,就连锦衣卫和东厂都介入了,若是陛下知道此事是我做的绝对饶不了我,届时你们可一定要帮我啊。”

    坐在李启元面前的钱谦益看着有些紧张的李启元,眼睛光芒闪过了一下,笑着安慰道:“知节兄,你放心好了,此事咱们做的颇为隐秘,东厂和锦衣卫那些鹰犬绝对查不到咱们头上来。再者说了,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东厂查到了你的头上那又如何?你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罢了,有没有散布什么谣言,陛下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把你如何?知节兄大可不必如此紧张,把心放肚子里好了。”

    “如此多谢牧斋了。”李启元神色一松,伸手擦了擦额头长长的舒了口气。

    看着如释重负的李启元,钱谦益眼中一丝轻蔑之色一闪而过,打了个哈哈道:“如此……既然知节兄没事,那小弟就先告辞了。”

    亲自将钱谦益送出大门李启元,看着钱谦益消失的身影,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转身对跟在身后的管家吩咐道:“马上告诉夫人,收拾一下东西,咱们马上回山西老家!”

    “什么……马上回去?”管家一下就愣住了。

    对于这位跟随了大半辈子的老爷管家是很了解的,这位压根就是个官迷。自打被罢官后他很不甘心,一直都不肯返回老家,逗留在京城企图重新起复,今儿个怎么突然想通了?

    “怎么……没听清楚吗?”李启元有些焦急的说:“东厂和锦衣卫已经盯上了咱们,京城不能再呆了,必须马上回去。我和夫人走后你留下两个来看宅子就好,明白吗?”

    管家不解的问:“可是老爷,那位钱老爷不是跟您说了没事吗,咱们不用这么急着回去吧?”

    李启元瞪了管家一眼,要不是看在管家是打小就跟着自己的份上,他早就破口大骂了,他不耐烦的说:“你知道什么,钱谦益这个老夫算是看透了,这就是个无利不起早且无情无义的家伙,指望他来帮老夫度过难关只能是异想天开。”

    “可是……”管家有些震惊了,自家老爷刚才不是还跟拿人有说有笑的吗,怎么一转身就是另外一套说辞了?

    李启元没有理会震惊的管家,摆了摆手道:“好了……你不要多问了,马上去跟夫人说一声,另外再准备车马,吃过午饭后咱们立刻出发!”

    李启元虽然贪婪短视,但在某些方面还是有几分眼力的,经过刚才的交谈他立刻就察觉到别看钱谦益说得那么好听,但他可以肯定只要自己一出事肯定就会被当成弃子给抛弃掉,当机立断之下他立刻做出了跑路的决定。

    “什么……李启元跑了?”

    锦衣卫指挥使田尔的眼睛瞪得老大,随后脸色变得有些发白,这是被气的。

    站在他面前的是锦衣卫都指挥佥事许显纯,这位长着一张鹰钩鼻喜欢总是眯着一双小眼睛的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向来以心狠手辣而闻名,京城里许多官员一听到他的名字就会发抖。

    今天早上显纯奉命去“请”李启元来锦衣卫协查的时候,李启元的府邸早已人去楼空,只留下两个看家的下人,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李启元早在昨天中午就跑了,空手而回的许显纯只能悻悻而归,将情况禀明了田尔耕。

    看着盯着自己面色阴沉的田尔耕,许显纯提议道:“大人,要不咱们派出弟兄们去追吧,那两个李府的下人交待了,李启元是昨天中午才走的,咱们追上去还来得及。”

    “来不及了!”

    田尔耕轻叹了口气摇摇头:“李启元此人虽然贪婪,但人却不笨,既然他已经走了一天了,咱们想要再找到他就很困难了。”

    “怕什么,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咱们直接下了海捕公文缉拿他!”许显纯咬着牙道,今天扑了个空,让他感到脸上很是挂不住,更重要的是李启元是朱由校点名要抓的人,竟然从他的手里跑了,田尔耕会怎么看他,皇帝会怎么看他,对于一心想要往上爬的他来说这才是最难受的。

    “废话,要是能下海捕公文还用得着咱们锦衣卫出手吗?”

    田尔耕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李启元在京城四处散播杨峰的事,严格的说起来还真不算什么大事。毕竟这年头可没有什么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罪,李启元完全可以推脱掉,而且要命的是这件事原本就是事实,同时也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的,毕竟公然掳掠敌人的女人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原本这件事就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如果再将事情闹大,这可就不好收场了,搞不好甚至会引来杨峰的怒火,这也是朱由校让田尔耕秘密将李启元逮捕的原因,可现在却让李启元给跑了。

    沉思了一会,田尔耕摇了摇头:“算了,这件事先到此为止,待本官先禀明陛下再决定如何处置,在此之前你切不可行事。”

    “下官明白!”许显纯恭声应了一声,脸上闪过一丝遗憾和不甘,心里也转得飞快,毕竟这件事被他弄砸了,得想个法子来弥补才是,否则若是让田尔耕和皇帝对他有了看法,那他可真就前途无亮了。

    就在东林党人和皇帝在京城斗法的时候,另外还有一批人也来到了厦门,要求拜会征南大都督江宁侯杨峰,而这批人不是别人的,正是葡萄牙驻澳门总督斯蒂夫。

    说实话,斯蒂夫的来访完全出乎了杨峰的意料,而且看样子斯蒂夫确实是有要事要跟杨峰商议……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