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 分配利益
    其实,对于夏大言等人来说海关这个东西他们并不陌生。这种性质的衙门早在洪武年间有出现过,只不过当时不叫海关,而是被称呼为市舶司,这其实就是近代海关的雏形。

    明代海关的税制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正德年间之前,海关没有任何税收。到了正德、嘉靖年间为第二阶段,征收20%的实物税,到了隆庆年间开放后为第三阶段,进出口税制已经逐步完善,从实物税改为抽银。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明朝市舶司设立的初衷并非是为了向进出大明的海运船只而收税,而是为了接待向大明朝贡的南洋、扶桑各国的使节团而设立的,经过发展才逐步开始向来往的海船收取税收。

    原本市舶司是有机会发展演变成为近代海关,最终为大明朝廷带来源源不断的税收,只是市舶司的成立却是极大的损害了海商的利益,在他们的反对下明朝海禁可谓是反反复复,最终市舶司衙门也被撤销。

    作为福建省的高级官员,夏大言这些人自然知道如今杨峰弄出来的这个海关跟当初的市舶司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而跟当初市舶司收取的可是20%的税收相比,杨峰如今定下的10%的税收还少了一半,所以在刚才曾培新反对的时候他们表示了沉默。不过,在听到光是厦门一地每年的税收估计就要有二三十万两银子时,他们再也不能淡定了,毕竟财帛动人心啊。

    杨峰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扫了一圈后停在夏大言的身上,“夏大人,你有什么话要说么?”

    “侯爷,厦门的海关能如卢总督说的那样能年入三十万两银子么?”夏大言的表情虽然很平淡,但杨峰却看到了他眼中一样的神情。

    杨峰点点头:“诚如吐涂大人所言,即便达不到三十万,但本侯以为二十万应该是有的。”

    夏大言又问道:“那就是说咱们福建仅一地每年就可以多出上百万两银子的税收啰?”

    杨峰点点头:“是的!”

    “那侯爷打算如何处置这些税银呢?”

    夏大言的话越来越尖锐了,但无论是杨峰还是旁边的人都不感到奇怪。虽然名义上夏大言等人全都归杨峰节制,但杨峰的这个征南大都督只是临时的,谁也不知道朱由校什么时候会将他召回去,而以夏大言等人为代表的巡抚、按察使、布政使这些官职却是长期存在的。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每年有这么多的银子从自己旁边经过,他们要是不起什么心思那才是怪事呢。

    杨峰脸上露出一丝玩味之色,不答反问道:“夏大人希望本侯如何处置呢?”

    只是轻轻一脚,杨峰就把皮球踢回了原处。

    夏大言眼中惊异之色一闪,他没想到杨峰竟然跟他玩起了太极,在他的印象里,杨峰的性格向来就是有一说一非常干脆的,今天怎么也玩起心眼来了。

    沉吟了一会后夏大言才试探着说道:“下官希望能将海关的税收收入截留三成,归福建各个衙门支配,不知侯爷意下如何?”

    布政使丁友文、按察使涂洪亮俩人一听,眼睛就是一亮,如果真如刚才所说一年的税收有一百万的话,截留三成那就有三十万两了,这样一来整个福建官场都能受益。

    “三成?”杨峰不禁哑然失笑起来,看向夏大言等人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讥讽之色,这些人还真敢狮子大开口啊。

    只见他缓缓的说道:“夏大人,你们想要三成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想知道的是你们为海关出了什么力气?你们是提着脑袋跟海贼们玩命还是冒着巨浪吞噬的风险乘坐着战舰在海上游曳?若是连你们都要了三成,那些为了海商的利益保驾护航,成年游走在死亡边缘的水师将士又该拿多少?本侯又该拿多少?”

    杨峰的话让夏大言等人老脸一红,不过当官的就没有脸皮薄的,脸红也不过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夏大言轻咳了一声道:“那么侯爷认为应该留多少合适?”

    “最多一成!”杨峰伸出了一根手指,“这是本侯的极限了,若是再多的话本侯宁可自己单干。”

    众人相互对视同时苦笑起来,这位的性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一言不合就要掀桌子啊。只是这一成……一成嘛……似乎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看着有些犹豫的众人,杨峰继续道:“你们也别嫌一成少,须知在本侯的计划里,分给福建水师的也不过是两成而已,毕竟福建水师上下数万人,这么分摊下去下去也就没多少了,剩下的七成全部押解进京,送入陛下内库。”

    听到这里,夏大言、布政使丁友文和涂洪亮三人也没话说了,而卢光彪则是笑得见牙不见眼,每年多了二三十万两的银子,他这个福建总督兼水师提督就好当多了。

    布政使丁友文看到杨峰竟然没提到自己,不禁好奇的问:“那侯爷呢,您不自己留点么?”

    “本侯还差那点银子?”杨峰摇了摇头,“如今大明户部空得能跑耗子,多点银子就能多办点事,本侯就不要了。”

    杨峰的话音落下后,夏大言等人即便是内心再对杨峰不满,这一刻也不得不承认杨峰这个人做事就是海派,费尽心思建成了海关,却将好处都让给了朝廷和地方,自己一文不取,这样的人即便是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但在大节上却是不亏的。

    看到众人都不说话,杨峰就说道:“既然诸位都不说话,那就表示认可了本侯的提议了,那么接下来咱们就说道说道你们要干的事了。”

    夏大人等人齐齐点头,这是理所当然的。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既然拿了人家的好处,那就要替人干活。

    “对于海关,本侯别的不担心,唯独担心派往海关的官员和负责验货和收取银两的小吏联起手来上下其手,这样一来咱们的海关也就白白设立了,这一点诸位一定要严防死守,发现一个就处置一个,前往不能心慈手软。否则原本每年能收一百万两银子的,接过到头来连十万两都收不到,那可就闹笑话了。你们少拿了银子本侯管不着,但是若是害得陛下少拿了银子,那就别怪本侯不客气了。”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杨峰脸上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但所有人的心中却是一凛,在场的人没有人会认为杨峰是在开玩笑,以这家伙以往表现出来的杀伐决断来看,如果真的有人敢在海关税收上动手脚的话,他可真会杀人的。

    “侯爷的话也是本官的话。”卢光彪也露出了一股掩饰不住的杀意,“海关的税收关系到福建水师数万将士的福祉,若是谁手脚不干净的话,本官不介意用刀枪来跟他们谈心。”

    “侯爷、卢总督尽管放心好了,海关税收事关重大,不止是两位关心,我等众人以及福建官吏也全都在看着呢,若是有人胆敢动手脚,下官等人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涂洪亮第一个发话了,看着他脸上露出的杀气,没有人会认为这位掌管福建一地刑罚的按察使的决心。

    “好,既然诸位由此决心本侯就放心了。”

    杨峰的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对于夏大言等人的这番话的真实性他还是有信心的,并海关收入的高地关系到朝廷、福建水师和福建官府的利益,只要不是疯子就不敢在这种地方动手脚。当然了,老话说得好,水至清则无鱼,那些官吏利用一些漏洞赚点小钱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种事情别说现在了,就算是几百年后的二十一世纪也无法完全避免,更别提现在了。

    商量好了之后,夏大言等人先后告辞离去,卢光彪则是被杨峰留了下来。

    俩人坐了下来,亲兵端来了一个大茶壶和几个杯子。杨峰亲自给卢光彪倒了杯茶,卢光彪赶紧站了起来就要接过茶杯。

    杨峰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将茶杯放在了他面前,这才问道:“卢大人,咱们的造船厂年底之前还要有二十六艘战舰下水,届时咱们福建水师可用的战舰就达到了五十多艘,你看咱么你是不是可以直抵郑芝龙的老巢给他们来一下狠的?”

    卢光彪斟酌了一下言辞后才说道:“侯爷,咱们若是有五十艘战舰的话,应该可以和郑芝龙掰一下手腕了。但是据下官所知,郑芝龙麾下的船只号称过千,虽然大部分都是小船,但能战的战船应该不会少于两三百艘。只不过这些年来他的战船主力大部分都分散在扶桑、南洋一带停靠游曳,在小琉球(台湾)的战船数量还不到一百,这也是这一年多来咱们可以跟他打得难解难分的缘故,若是郑芝龙一发狠将所有战船都招来的话……下官以为咱们的战船还是少了点。”

    “嗯,咱们的船还是太少啊!”

    杨峰点点头表示赞同,他承认他有些低估了郑芝龙的实力,郑芝龙的实力绝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一点,说老实话,如果郑芝龙真的把他所有的战船都调回来跟福建水师决战的话,福建水师恐怕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看来六级战舰还是太小了,要抓紧时间启动建造五级甚至四级战舰的计划了。”杨峰的心里闪过了决心。我在明朝当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