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 给他们找点事做
    ,精彩小说免费!

    福州第二舰队港口

    一支由十多艘战舰组成的舰队缓缓驶进了福州港口,杨峰背负着双手站在清远号的甲板上,卢光彪则是稍稍落后一步站在他的旁边,随着清远号驶进港口,杨峰也得以观察停靠在港口里的船只。

    福州的港口规模颇大,在港口的西侧停靠着不少的船只,不过全都是用于运送货物的货船。而在东侧的船只则是少了许多,不过这里停泊的船只虽然数量不是很多,但吨位看起来明显要比西侧的港口要大了不少,而明显都是用于作战的战舰,杨峰一眼就看到了停靠在最里面的七艘战舰。

    乍一看到这七艘战舰,饶是杨峰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也不禁被这七艘战舰的惨状吃了一惊。

    这七艘原本崭新的战舰如今不但看起来伤痕累累,而且战舰的舰体上更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洞口,当清远号慢慢从这七艘战舰旁边驶过时,他更是可以看到甲板上还没有清洗完毕的血迹,而当清远号驶过最后一艘战舰旁边时,卢光彪更是失声喊了一声,他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两个月前刚转交给第二舰队的镇宁号。

    “我的老天爷,到底是什么样的仗才能打成这样啊!”

    此时呈现在杨峰和卢光彪眼前的镇宁号早已不复以往那崭新的模样,原本黄色的防腐漆上到处都是黑黝黝和紫黑色的东西,杨峰一看就知道这些都血迹凝固以及被硝烟熏过的结果。更令他感到惊讶的是,这艘战舰不但位于前方的主桅杆从中折断,就连舰首也被打破了十多个脸盘大小的洞口,其余诸如舰身以及舰尾也到处都是破洞,杨峰简直不敢相信这样一艘破损严重的战舰,战舰上的水手到底是怎么样将它开回来的?

    当舰队在码头停靠之后,杨峰没有跟前来迎接的如今担任第二舰队副统领的秦叔和军官寒暄,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带我去看刘副提督和那些受伤的弟兄!”

    半个小时后,在探望完了受伤的兄弟后杨峰的心情很是沉重,这次海战除了阵亡八十多名水师官兵之外,还有两百多名官兵分别受了轻重伤。而且据杨峰的观察,不少受伤的官兵伤势都比较严重,即便是伤愈之后恐怕也没有办法重新回到战舰工作了。

    看到杨峰眉头紧锁,卢光彪也明白杨峰在心疼这些官兵,可他也没有好的言语可以劝解,毕竟有些官兵受的可不是普通的伤,这些人不是缺了胳膊就是少了腿,这样的伤势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回到战舰上做事了。

    看到杨峰心情不佳,周围的人也不敢说话,毕竟在场的人除了卢光彪,其他的人官位都太低,根本就够不着也没资格劝解杨峰。众人又走了一会,杨峰突然抬起头对卢光彪说道:“卢提督,本侯打算在福建开设一个荣军院,让那些伤残且无家可归的伤兵在里面颐养天年。而那些因为伤残不得不回家的伤兵,我们福建水师也要每个月发给他们一笔银子,让他们不至于在家里抬不起头来。当然了,这些银子由本侯来解决,你看如何?”

    卢光彪一听,不禁感动的说道:“侯爷高义,若是此事真能实施下去,则福建水师的将士们将再无后顾之忧,他们也可以放心的杀敌,可谓是造福无数人啊!只是……”

    卢光彪犹豫了一下后有些担心的说道:“只是下官担心您此举会招来非议啊!”

    “本侯又何尝不知呢!”杨峰不禁苦笑起来:“按理说这种事原本应该由朝廷来做才是,本侯这么做确实会惹来流言,甚至肯定会有人弹劾本侯收买人心,但以朝廷如今的财力你认为朝廷诸公有可能同意吗?所以与其如此还不如本侯自己来弄,这样也好堵住外边那些流言蜚语。”

    “是啊!”卢光彪也无奈的摇摇头,原本大明的财政已经是入不敷出,根本就没有财力弄这些东西,虽然近年来由于大明皇家商行的成立朱由校的手头也有了点银子,但也远未到宽敞的地步。而且大明需要花钱的地方那么多,朱由校恐怕也不会同意额外支出这么一笔钱,任何事情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果给了福建水师这笔银子,那么其他地方的明军呢……要不要给?所以杨峰才说还不如让他自己弄,这样就不用怕别人眼红了,毕竟杨峰是花自己的银子为自己的属下谋福利,这样一来别人也不好指责朱由校和朝廷了。

    看着渐渐面露崇敬之色的卢光彪,杨峰只是摆了摆手:“卢提督过誉了,这种事咱们知道就好,且不可太过高调,否则弄不好就会有麻烦。”

    “是……卑职明白!”

    卢光彪点点头表示明白。

    俩人看望完伤兵后,一起来到了第二舰队的驻地大营,看到了负伤卧床的刘香。

    当杨峰和卢光彪刚来到门口,俩人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精气味,两名穿着绿色迷彩服,胳膊上套着一个上面绣着红色十字袖章的医护营的护士正在为刘香包扎胳膊上的伤口。

    看到这一幕后杨峰和卢光彪立刻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同时退出了房间,要知道在这个年代里男女之防还是很严重的。在现代社会,男女授受不亲这个词绝大多数时候可能只是一个玩笑,但是在当下这个时代,这句话就绝不是什么玩笑了,刘香固然是他们的下属,但归根结底她还是一个女人,在这种场合下他们自然要避嫌。

    过了一会,一名护士这才端着一个托盘走了出来,对杨峰和卢象升道:“侯爷,卢大人,刘副提督请您两位进去。”

    听到护士这么说,俩人这才走了进去,看到穿着一身便服,左胳膊正绑着吊带正半躺在床上的刘香。

    看到杨峰和卢光彪进来,刘香就要下床给俩人见礼,却被杨峰给拦住了。

    “刘副提督,你有伤在身,就不要在意这些虚礼了。”杨峰上下打量了刘香一番,发现她身上没有别的伤势后这才松了口气:“本侯听闻你遭遇了郑家兄弟的伏击还受了伤,便和卢提督赶过来了。还好你没有什么大碍,这也算是个不幸中的万幸了。”

    “侯爷和提督大人能赶来看望下官,下官实在是感激不尽。”刘香先是表示了感谢,随后脸上露出了悲呛的神色,咬着牙道:“侯爷,此次第二舰队在马尾列岛遭到如此惨重的损失,此皆为下官之过,侯爷尽管责罚下官,下官绝无怨言。”

    杨峰皱眉道:“现在不是谈责罚的时候,你先将前日的海战经过详细的跟本侯和卢提督说一遍。”

    “是!”

    刘香应了一声,这才详细的将前日海战的经过说了一遍。

    当日,在内厄姆的提醒下,刘香立刻就敏感的意识到郑芝虎兄弟以劣势的兵力却如此拼命的缠着自己必然是因为对方还留有援军,感到事情不妙的他立刻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只是当刘香率领舰队撤退时,由郑明率领的三十艘战船赶到了战场。

    看到对方援军赶到,刘香当机立断率领七艘战舰边打便撤,一路上经过好几个时辰的苦战,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代价又击沉了对方三艘战船,最后利用战舰速度上的优势这才跟对方脱离了接触,最终撤回了福州,在这场激战中第二舰队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但伤亡了数百人,就连那些荷兰教官也阵亡了两个。

    听完刘香的详细汇报后,杨峰的眼中闪过一丝怒火,冷哼了一声:“看来郑芝龙是嫌自己的日子过得太舒坦了,既然如此本侯就给他们找点事情做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