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不明船队
    ,精彩小说免费!

    “全体注意……所有战舰呈纵队前进,方位不变,时速五节,目标马祖岛!”

    在宁远号的驾驶室里,刘香正用清晰明确的语气下达着命令,在他的旁边一名舵手正根据她下达的命令调整航向,传令兵则是将她的命令传达给其他战舰。尽管有海浪不断击打在了宁远号上,使得舰体不停的小幅度晃动,但她的双脚就像是生了根一般牢牢的钉在甲板上没有半分的晃动。

    今年只有二十七岁的刘香正处在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龄,她长着一双女人少见的浓眉,那高挺的鼻梁,因为常年在大海航行而略微有些黝黑的皮肤以及美丽的容颜,再配上一身合体的淡蓝色的海军服和那笔挺修长的身材以及头上的卷檐帽,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女性特有的美丽和罕有的威严。

    这道独特的风景让站在后面的麦斯克上尉看得几位惊叹,不时将惊艳的目光偷偷投向站在前面的那道美丽的风景线,却是惹来了身边不少人的白眼。

    这位倒霉的上尉所乘坐的战船由于多处破损,现在还呆在福州的港口里进行维修,所以他只能登上了宁远号跟随刘香的舰队充当起了向导的角色。

    内厄姆作为五百多名荷兰教官里军衔最高的人,这一次他也奉命连同几名同伴跟随宁远号一起行动,他看着身边的传令兵用步话机对着整个舰队下达命令,尽管已经见到了许多次,但他依旧低声用荷兰语感慨道:“上次我们输得不冤啊,明国人有了这种划时代的利器,恐怕用不了多久整个大明的沿海就要变颜色了。”

    出于军人对战争的敏感性,内厄姆和他的同伴们第一次看到明军战舰配备的步话机时,他们立刻在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这种可以及时通讯的东西对于战争的重要性。

    在当今的世界上,无论是海军还是陆军,对于如何将主帅的命令以最快的速度传达到下面部队都是一样的,无非是通过鼓声、旗帜甚至是传令兵来传达命令,但这种传达命令的方式都有着很大的局限性,例如信息传达不及时或是有可能遗漏的问题,但是步话机的出现却是彻底打破了这种限制,它无视了白天黑夜或是刮风下雨乃至距离的干扰和约束,直接就以一种及时通讯的速度准确快速的将命令下达给了下面的部队,这堪称是一场革命性的变革,所以内厄姆才会如此的感慨。

    听到了内厄姆话的话,一旁的塔吉克脸色变了一下,赶紧低声提醒道:“中尉先生,现在我们是明国人的雇佣兵,如果这种话让他们听到的话,恐怕我们就要有麻烦了。”

    “好吧,我闭嘴。”内厄姆中尉耸了耸肩不再说话了。

    刘香率领着七艘战舰行驶在茫茫的大海上,此时可谓是天气晴朗,而且还是顺风,所以舰队的航速也在慢慢提升,最快的时候甚至达到了八节,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舰队已经到了距离马祖岛不足五十公里的地方。

    到了这里后,刘香下令舰队放慢速度沿着马祖岛附近绕行,对此麦斯克上尉却很有意见,他直接对刘香提出了抗议。

    “刘将军,我和商船就是在这一带失散的。由于那三艘商船有两艘受到了炮击导致船体受损,不能跑得太远,所以我认为失散后他们肯定赶会就近在马祖岛靠岸,我认为您应该率领舰队直接在马祖岛靠岸寻找他们,而不是像这样漫无目的的转圈。”

    “你认为?”

    正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海面的刘香回过头来,犀利的目光看向了内厄姆,嘴角浮现出一丝讥讽的神情:“麦斯克上尉,请注意你身份的同时也注意一下你的言辞,你只是一名需要帮助的客人。”

    被刘香训斥之后,饶是麦斯克很清楚自己现在只是一名客人,但也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可是你要明白,在那三艘失散的商船上还有我们总督阁下派来的特使,难道保护客人不是贵方的责任吗?”

    看到这名葡萄牙人竟然当众耍赖,刘香也毫不客气的驳斥道:“你是不是我们的客人现在还不清楚,这得由我们的侯爷来决定,我之所以愿意率领舰队来支援你们这已经是看在你们总督的面子上了,如果你再继续无理取闹的话,我只能命令卫兵把你赶出去,而且在回到港口之前你只能呆在船舱里。”

    麦斯克脸色一下就涨红了,他情不自禁的挥舞着手臂大声道:“你……你不能这样,我可是伟大的葡萄牙海军军官,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

    看到麦斯克的样子,原本守候在门口的两名水兵立刻大步走了过来拦在了他和刘香的中间,抽出了腰间的长刀指向了他,双目冰冷的看着他,一名卫兵大声说了一句话。虽然麦斯克听不懂汉语,但他知道对方说的绝不会是什么好话。

    面对冷酷的眼神和冰冷的刀锋,麦斯克原本上涌的热血迅速降了下来,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现在是站在别人的战舰上,面前的这个女人也不是他在里斯本见过的那些见过的那些只知道捂嘴尖叫的小姐贵妇,她是大明帝国的水师副提督,也是一支由数千人组成的舰队司令(统领)。说句不好听的话,自己一行人的生死还在人家的手里捏着呢,有什么资格冲人家大呼小叫的。

    想通了这点后,麦斯克脸色一阵发白,赶紧颤声道:“实在对不起,尊敬的将军阁下,刚才我实在是太失礼了,请您看在我太过担心那些可怜同胞的份上宽恕我的冒失吧。”

    刘香看了他好一会,直到麦斯克额头都冒出了一层冷汗,这才轻哼了一声:“念在你是无心之失的份上,这次就算了,要是还有下次,你自己知道有什么后果。”

    “明白,实在非常您的宽宏大量!”刘香的回答对于麦斯克来说不亚于天籁之音,他赶紧一个劲的道谢起来。

    作为特聘的教官,经验丰富的内厄姆在战时的时候也要在驾驶舱里候命,现在看到麦斯克如此的前倨后恭,他们的脸上都浮现出了不屑的神情,只是出于事不关己的原因不说出来罢了。

    不过对于刘香的作法内厄姆却是赞同的,作为一名指挥官,他首先就要对舰队的安全和一千多名水兵的生命负责,如果为了搭救别国的商人不管不顾咋咋呼呼的率领舰队一头扎进别人的陷阱里,那才是最愚蠢的行为,在内厄姆看来刘香的作法才是最明智的。

    舰队又继续绕岛航行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来到了马祖岛的旁边。

    马祖岛通俗来的说其实不是指单独的一个岛屿,而是一个列岛,而马祖岛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岛屿,这个岛屿南北宽3.7公里,面积10.4平方公里,岛上丘陵起伏,中部较低,呈马鞍形,大部分地方船只无法靠岸,只有西部的马祖澳才是最适合船只停靠。

    当船只靠近马祖奥后,桅杆上的瞭望手第一眼就看到了停靠在港口的三艘商船以及港口上拥挤的人群。

    “大人,瞭望手报告,已经发现葡萄牙人的船只和船上的人员,那些人现在大都在港口和沙滩上,他们正在像我们挥手,好像是在要求我们过去。”

    “那些葡萄牙人都在港口上?”

    刘香闻言后一阵错愕,他走出了驾驶室来到了甲板上举起望远镜迎着海风朝着港口的方向望去。

    情况确实如同瞭望手所说的那样,数百名白人模样的人大都聚集在港口上朝着他们拼命挥手,看他们的神情好像还挺激动的。

    “将军阁下,那些人就是我的同胞!”这时候,麦斯克也激动的喊了起来,指着港口激动的说:“感谢上帝,他们都还活着,将军阁下,请您赶紧率领舰队进入港口跟他们会合吧!”

    “我马……”刘香下意识的就要答应,但她琢磨了一下后一股警觉在她心头涌起,她琢磨了一会后摇了摇头:“不行,现在情况不明,舰队不能贸然停靠过去,我先派出一条小船和几名水手过去询问一下情况,舰队则是继续在附近游曳。”

    “将军阁下,您怎么能这样……”麦斯克一听又有些激动起来,只是他的话刚说了一半,立刻就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立即就将说了一半的话咽了回去。

    “本官如何行事还容不得你来教训。”刘香也懒得跟这个家伙计较,传下了命令派出一艘小船和十多名水手带着步话机朝着港口划去,他则是继续率领舰队在距离港口一两公里外的海面上游曳。

    实施证明刘香的谨慎是非常有必要的,就在放出的那条小船准备行驶到港口的时候,负责最外围警戒的镇宁号突然发来的警告,说事十多海里外有一支数量不明的船队正向他们快速驶来。

    一受到镇宁号发来的警告后,刘香立即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所有战舰呈战斗队形朝着驶来的不明船队迎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