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 葡萄牙人来了
    时至今日,福建水师的两个舰队,第一舰队共有战舰十四艘,最小的战舰只有两百多吨,最大的战舰清远号有六百多吨。而隶属于刘香的第二舰队战舰则是繁杂了许多,虽然名义上第二舰队拥有船只上百艘,但实际上能作战的不过三十多艘,而且这三十多艘战舰最小的才一百多吨,最大的也才不过四百多吨,现在增加了六艘战舰后刘香手中的力量得到了很大的加强,这也让刘香感到很是满意。

    宁水生是连同战舰一同打包来到了福州的,和宁水生一通过来的还有上千名福建水师学堂出来的水手,他们就是杨峰加强控制第二舰队的有力手段之一。

    现如今宁水生所在的战舰名叫镇宁号,是马尾造船厂生产的第二批六级战舰,这一批六级战舰共有十二艘,这批战舰下水之后被杨峰平均分成两份,第一舰队和第二舰队各六艘。

    “哗啦……”

    宁水生将一桶污水倒在了海里,然后从一旁的大水缸重新舀起一桶水放到了甲板上,然后掏出了抹布开始对甲板进行第二轮擦洗,在宁水生的旁边,还有一百多名穿着淡蓝色海洋迷彩服身披各色马甲的水手在做每天例行的公事……擦洗甲板。

    人要常洗澡,战舰也同样如此。海水对船的腐蚀性很大,就连后世用钢铁制造的船只在行驶一段时间都要要回船厂保养,更何况古代的木船。尤其是在木制风帆战舰时期,洗甲板就是几乎每天必不可少的工作,因为只有经常洗刷甲板,才能维持船只的耐久性。、

    而擦洗甲板是一项非常枯燥和耗费体力的工作,所以每次擦洗甲板都是全体水手一起行动,有时候为了鼓舞士气甚至连一船之长也要亲自带头擦洗。

    将甲板用清水擦洗得干干净净后,宁水生又和同伴们拿出了五寸长两寸宽的长方形的砂石。众人排成了一排,在军官们的口令数十人一起半跪着慢慢推动砂石,从船头推到船尾又从船尾推到船头,如此这般进行了十几次,这才算完成。

    甲板经过摩擦、冲刷之后,又经过阳光晒干,就会变得异常干净洁白,人光着脚踩上去不会感觉有任何滑腻、毛刺的感觉,如此方才合格。

    擦洗甲板的过程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累得腰都差点直不起来的宁水生坐在甲板上随手取下腰间的水壶大口的朝着嘴里灌了下去,把半水壶的水几乎全都喝光了,这才感到好受了些,而一旁的鲁大海更是整个人都躺在甲板上一动不动,任由刺眼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也不理会。

    其实俩人的情况并不是特别的,几乎所有人都是如此,擦洗甲板可是个体力活,就算是再壮实的小伙子经过连续一个小时的弯腰劳动后也会感到浑身疲惫,看看甲板上横七竖八躺满人的模样就知道了。

    躺在甲板上的鲁大海无力的呻吟了一声,恨恨的骂道:“狗日的红毛鬼,这是成心折腾咱们。你说说看,咱们往日里每个月只需要初一和十五清洗一次甲板,可自从他们来了之后竟然要求咱们每天要清洗一次,这些日子我的手都被砂石磨破了好几层皮了,现在手上到处都是老茧,真是作孽啊!有时候我都搞不清楚,到底他们是俘虏还是咱们是俘虏,换了我是舰队长官,立刻就下令把这些红毛鬼全都赶到矿山去,看他们还张狂不张狂!”

    卢水生没好气的斜眼翻了个白眼:“你小子知道个屁,刘军门说了,擦洗甲板既是对战船的养护,同时也是对咱们的一种磨砺。你也别不承认,那些红毛鬼在一些方面就是比咱们强,虽然上次他们被咱们打败了,可当时那是什么情况?咱们三艘战舰,最大的清远号就抵得上红毛鬼子两艘战舰的总吨位了,三打二再打不赢的话咱们所有人都可以去跳海了,可即便如此咱们还是损失了十多名弟兄,这意味着什么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是啊!”

    鲁大海咕囔了一声就不说话了,或许此刻的他想起了半年前的那场海战。

    那是福建水师成军以来的第一场海战,水师提督卢光彪带着上千名水手和三艘战舰跟荷兰人的两艘战舰在澎湖列岛附近的海域相遇,双方二话不说就进行了开打。

    一群初出茅庐可以说全都由菜鸟组成的舰队在无论是战舰吨位、数量还是火炮数量都占优势的情况下,一开始愣是被荷兰人压制得毫无脾气,要不是卢光彪咬牙拼着船毁人亡的危险趁着荷兰人转向的时候逼近对反给,几乎是隔着不到一百米的距离上抵近射击,这才利用火炮的优势打败了荷兰人,事后卢光彪和福建水师第一舰队的水手们都出了一身冷汗,这场胜仗赢得实在是太侥幸了,要不是荷兰人太过大意,说不定那场海战输的就是他们了。

    正因为明白赢得那么侥幸,所以事后卢光彪和军官们才像是发了疯似地拼命的操练水手,这还不算,征南大都督、江宁侯杨侯爷还将俘虏的五百多名荷兰战俘全都分配给了第一第二舰队做教官,让这些红毛鬼子来操练他们,一开始水手们还不大乐意,但军队终究是个讲究实力的地方,在见识到了荷兰人在航海、测绘、操帆、火炮等技术方面全方位的碾压后,就算是再不服气的人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低下头接受这些手下败将的训练。

    宁水生和鲁大海都有幸参与了这场海战,也认识到了海战的残酷,和陆战不同,海上的战斗就是将整艘战舰上百人乃至数百人都拧成一条绳,只有齐心合力打败敌人才能够活下来,失败者要么死去要么象那些荷兰人一样成为俘虏。当然了,想要逃走也不是不行,但那就要看你的运气如何了。

    一想到上次海战时那种火炮轰鸣硝烟弥漫的场面,鲁大海不禁长吁了口气,用力一撑甲板坐了起来,往手掌里吐了口唾沫,双手麻利的扶住了身边的桅杆,灵巧地像只猴子似地爬了上去。

    卢水生好奇的大声问道:“大海,你在干嘛呢?”

    桅杆上传来了鲁大海的声音:“没啥,我练习一下如何让这个横帆更快的升上去。”

    在船尾甲板上,同样是一身淡蓝色迷彩服的内厄姆和塔吉克正和几名荷兰战俘……不,现在应该称呼他们为教官了,站在一起抽烟,如果有细心的人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们抽的是卷烟,而且还是带过滤嘴的香烟。

    好吧,这又是我们的杨峰同志干的好事。随着杨峰的到来,这个家伙也将一些不怎么好的习惯带到了大明,诸如香烟就是其中的一种。

    虽然说到了十七世纪,烟草在西方世界已经开始渐渐流传开来,但此时无论是西方世界还是大明朝,人们大多数抽的都是旱烟或是烟斗,卷烟这种东西根本没有发明出来。但是伴随着杨峰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家伙到来,香烟这种东西也迅速在江宁军和蔓延开来,如今的江宁军已经有了不少的烟枪,塔吉克等荷兰人也被中了枪。

    有人说,上帝发明了寂寞、空虚、无聊,然后又发明了香烟。

    军队是最容易生产烟枪的地方,在来到福建水师担任教官后,内厄姆和塔吉克等人的福利也跟福建水师的官兵一致,每个星期都能领到一盒香烟,本着不要浪费的原则,这些人很快被同化了,很快就染上了烟瘾,只是短短不到半年的功夫,不少人就已经可以熟练的口吐烟圈了。

    塔吉克看着甲板上依旧忙碌的水师官兵,有些感慨的说:“这些明国人还真是聪明,短短半年功夫他们的进步就已经那么明显了,要是再给他们几年的时间,我看他们很快就能赶得上我们荷兰海军了。”

    内厄姆摇摇头,“不……他们已经赶上我们了,至少在战斗意志上,他们丝毫不比我们荷兰海军,这点才是最重要的。

    一旁的众人点点头,内厄姆说得很对,海军最重要的就是战斗意志。经验不足可以学,没有技巧可以练,但战斗意志如果没有那才是最糟糕的,即便是这支军队拥有再多的人数,训练再刻苦也是白搭。

    接着,内厄姆又摇头道叹息道:“我只是在叹息,如果这支经过我们教导的海军在将来的某一天和我们荷兰海军在海上相遇并开战的话,我们会不会变成荷兰的罪人。”

    周围的众人沉默了,过了一会塔吉克才苦笑道:“中尉先生,这个问题太尖锐了。但是我想说的是,现在的我们既然接受了明国的雇佣,自然要按照契约上的要求来做。我想……即便是没有我们,但明国人依旧可以找到诸如西班牙人或是葡萄牙人来教导他们,所以您的愧疚心理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但愿如此吧,或许是我太过杞人忧天了。”内厄姆也是失笑着摇了摇头,他转过头刚想说了什么,但他的目光却盯着远处发愣了一会,过了一下才说道:“塔吉克,看来你说的还是有道理的,葡萄牙人还真的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