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一年五十万
    夜幕降

    南京的南城区城,一辆黑色的奥迪a8轿车慢慢的停在了位于华夏银行专属仓库的门口,四名荷枪实弹的银行警卫正站在门口虎视眈眈的看向了这辆车。

    当杨峰和闫丹晨从车上走了下来时,这四名警卫的神情依旧严肃,为首的一名警卫伸手拦住了杨峰朗声道:“这位先生,请出示您的证明。”

    杨峰从上身掏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警卫,这名警卫接过卡片,在身后的一台机器的卡槽上划过,显示器上立刻出现了杨峰的身份信息和照片,随后警卫又让杨峰在机器上验证了指纹,准确无误后这才将俩人放进去。

    俩人进到了仓库,来到了总台前,又经过了议论繁琐的声纹和瞳孔验证后杨峰才从那名漂亮的大堂经理手中拿到了一把模样奇特的钥匙,随后才带着闫丹晨朝着里面走去。

    狭小的过道只能容纳两个人并肩而行,俩人默默走在过道上,寂静的过道上只传来了俩人的脚步声。

    原本闫丹晨跟在爱郎的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等到杨峰领到了钥匙后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爆棚的好奇心忍不住问道:“阿峰,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持枪的守卫?”

    杨峰轻轻在闫丹晨高挺的琼鼻轻轻刮了一下笑道,“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我还以为你能一直忍到目的地呢!”

    闫丹晨娇颜一红,搂住了丈夫的胳膊摇了摇撒娇道:“人家忍不住嘛,谁让你这个坏蛋一路上表情这么严肃,害得人家也跟着紧张起来。”

    或许是因为跟杨峰结了婚的缘故,原本总是一副温柔贤惠落落大方模样的嫦娥姐姐在杨峰面前总是不时撒撒娇,这种少妇特有的风情一旦在嫦娥姐姐身上显露出来,就连杨峰也大感吃不消。

    看着闫丹晨露出平日里罕有的娇憨神情,杨峰只能无奈道:“你也不用说了,待会你就知道了,总之肯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里是华夏银行为客户提供的贵重物品的存放处,在这里储存物品是要收费的,一个一平米的储存柜每年就需要向银行交付五十万人民币,这就是为什么这里的守卫为什么会这么严密了。”

    “每年五十万人民币,还只是一平方米的空间?”饶是闫丹晨自诩见多识广,但也被吓着了。

    五十万人民币对于许多有钱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许多人都能拿得出来,现如今只是07年,华夏的房价还不算高得太离谱,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五十万块钱已经是许多人一辈子的积蓄,这些钱可以在一个三线城市买一套一百平米的三居室,也可以买一辆不错的好车,可在这里不过是一个一平方米的地方一年的保管费用而已,即便是闫丹晨在遇到杨峰之前演一部电影也就是这个价码了。

    “这……这也太离谱了吧?什么样的傻瓜会舍得用这么多的钱来这里保存东西啊?”闫丹晨不禁脱口而出,虽然她在演艺圈打拼多年,见惯了奢侈的场面,但也从没想到竟然会有贵得这里离谱的保管费。

    “怎么没有人舍得,你老公我不就是其的一个傻瓜么?”杨峰忍不住好气又好笑的在嫦娥姐姐丰满的臀部重重拍了一下,惹来了一阵白眼和娇嗔。

    俩人一边说笑脚下却是不停的走着,七拐八绕的很快来到了一个小房间里。

    这个小房间不大,只有五十平米左右,一进门就看到好几排密密麻麻的柜子被镶嵌在了墙上,杨峰关上门后按照嘴里念念有词的按照钥匙上标记的序号找到了一个柜子,用钥匙打开厚厚的柜门,杨峰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课本大小的锦盒,将它慎重的放进带来的一个手提箱里,然后对闫丹晨只说了一句:“好了,我们回去吧。”

    “什么……”闫丹晨先是不解,随后咬着银牙大眼不善的看向了杨峰,你这家伙这么郑重其事的拉着我来这里,现在只是拿出一个盒子就说要回去了,你这是在耍老娘么?

    看到闫丹晨那不善的眼神,杨峰只得苦笑一声凑到她耳边低声道:“老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回家再说。”

    “好吧。”这回轮到闫丹晨娇颜有些微微发烫了,她却是忘了这一茬,杨峰既然能在这里以每年五十万的价格租赁一个保险柜,自然不是闹着玩的,这么重要的东西自然不能随意展露出来,虽然银行肯定会信誓旦旦的说会保证客户的**,但这种东西谁也不敢保证,而且国企的德性大家也知道,这里就不多说了。

    取了东西之后,来人没有逗留,直接就出了仓库驱车回到了锦绣小区的家里。

    俩人回到家后关上了大门,进到了卧室,杨峰这才从箱子里取出了锦盒放在了床上,这才面色凝重的打开,闫丹晨也在一旁带着好奇和紧张的紧盯着杨峰的动作。

    锦盒打开了,里面露出了一块晶莹剔透通体散发着幽幽白中透黄的白玉。

    “这……这是什么?印章么?”闫丹晨很是好奇的将头凑到了跟前,问道:“阿峰,我可以拿起来看看么?”

    杨峰点点头:“可以,不过你要小心点!”

    “哦!”

    被杨峰凝重的神情所感染,闫丹晨又是好奇又是有些紧张的用手拿起了这块印章好奇的打量起来。首先这块印章呈四方形,约为六寸宽七分厚,上面以蟠螭为鼻,光是看着这个造型立刻就有种厚重古朴和一股说不出的威严气息扑面而来。

    接着闫丹晨又将印章的底部翻了过来,发现这枚印章的一个边角可能有些破损,但已经被人用金子镶嵌了起来,印章的底部刻着一行闫丹晨认不出来的奇怪的文字,这种文字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只小鸟似地。

    “阿峰,这印章上面写的是什么字啊?”闫丹晨秀眉微蹙,不解的问一旁的爱郎。

    杨峰无奈的摇摇头:“媳妇,这个东西可不是什么印章,它是印玺,这块印玺的上面这些的叫鸟文,同是也叫籀(zhou)文,俗称大篆。上面这行字是这么念的。”

    杨峰用一种凝重的语气念了出来。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