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后续的影响
    生孩子是一件非常消耗体力的事,用尽了全部力气终于将孩子生下来后,张嫣还来不及看自己的孩子一眼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只是在沉睡之前她隐隐听到稳婆说了句,“恭喜娘娘……您生了一位皇子呢!”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是做了一场噩梦的张嫣终于醒了过来,迷迷糊糊中她睁开了眼睛,当她睁开眼睛后第一眼便看到了朱由校正坐在床沿深情的看着她,见到她醒来后朱由校握住了她的手轻声说道:“梓童,你辛苦了,你为朕……为了这大明江山立下了天大的功劳,朕终于不用怕死后无颜去见列祖列宗了。”

    张嫣闻言嫣然一笑,此刻的她就像是完成了一件最神圣也最重要的大事,原本压在她心里的千斤重担终于卸了下来。尽管脸色还是很苍白,额头上的秀发也因为汗水紧紧贴成一团,但这一刻的她在朱由校眼中是那么的美丽。

    张嫣恳求道,“陛下,臣妾想看看孩子,不知可否?”

    朱由校笑了:“当然可以,这可是你的孩子,现在稳婆正在帮他洗澡呢,朕让他们马上报过来。来人啊,将孩子抱过来!”

    “来了……来了……”

    随着朱由校的话音落下,一名稳婆抱着一个襁褓快步走了过来,将怀中的襁褓凑到了张嫣的跟前。

    张嫣吃力的抬起头看向了襁褓中的婴儿,新出生的婴儿长得自然是皱巴巴的,但看在母亲的眼中却是那么的好看。张嫣痴痴的看着面前的婴儿,小心翼翼的抱到了自己怀里,笑着对朱由校道:“陛下,您看看看,这就是咱们的孩子。”

    朱由校看着襁褓里的婴儿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喜意:“是啊,朕看过了,是个帅气的小家伙,很像朕。”

    看着心情大好的朱由校,张嫣想了想对他道:“陛下,臣妾想求您件事。”

    朱由校不假思索的说,“梓童,你我夫妻本是一体,何来求不求的,你只管说就是了,只要朕办得到的肯定答应你。”

    “那臣妾就说了。”张嫣鼓起勇气说道:“陛下,臣妾想自己奶孩子。”

    “什么……自己奶孩子?”朱由校惊讶的看着张嫣,“梓童,为什么?”

    这年头但凡是有点身份的人家,主妇在生下孩子之后都会雇佣一个奶妈来喂养孩子,若是自己奶孩子的话,传出去势必为人所耻笑,更别提身为一国之母的皇后了。张嫣这番话若是传扬出去势必会引起一番轩然大波。

    张嫣犹豫了一下才道:“上次江宁侯的夫人海兰珠进宫跟臣妾闲聊时曾跟臣妾说过,生下孩子后,做娘亲的若是自己奶孩子的话对孩子的身体比较好,而且孩子长大后也会跟娘更亲,所以臣妾想要自己奶这个孩子。”

    “哦……还有这事?”朱由校大感惊讶,只是他又有些为难的说:“只是皇宫里自有规矩,生下孩子后照例是要请奶娘的,否则传扬出去的话恐会遭人非议。”

    “非议?谁敢非议,让他来跟臣妾说。”张嫣有些不高兴的说,“别人的孩子臣妾管不着,但臣妾想要自己奶孩子难道也不行吗。再者说了,民间寻常人家的孩子全都是当娘的亲自喂奶,也没见谁笑话谁的,怎么到了臣妾这里就不行了?”

    “好吧!”看着态度无比坚定,一副谁敢不让我奶孩子我就跟谁拼命模样的张嫣,朱由校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答应了下来:“既然如此,梓童你就自己奶孩子好了。”

    “谢陛下!”看到朱由校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张嫣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对着怀中婴儿的脸上亲了又亲,仿佛怎么也亲不够似地。只是过了一会,张嫣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又问道:“陛下,适才臣妾在诞下皇儿的时候隐隐听到宫外传来一阵歌声,颇有古人燕赵之风,不知是谁在唱歌?”

    朱由校解释道:“刚才梓童你不是让朕调江宁侯的家丁来坤宁宫护卫吗?那歌就是江宁侯的家丁唱的,据说是秦朝时的军歌,出自《诗经·秦风·无衣》,朕听说这也是江宁军的军歌呢。”

    张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适才臣妾已经快撑不下去了,但不知为什么在听到那些歌声后,臣妾突然又有了力气,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将皇儿生了下来,看来这些江宁侯的家丁还真是请对了,陛下可得好好赏赐他们才行。”

    “那是自然!”朱由校连连点头,“梓童你是不知道啊,适才咱们的皇儿诞生的时候天上的太阳突然被一团厚厚的乌云所遮蔽,原本朕还以为这是上天在警示朕呢,但当那些家丁们唱起了军歌后那团乌云就这么突然被狂风吹走了……”

    朱由校将今天的异象绘声绘色的跟张嫣讲述了一遍,张嫣一边听眼中露出了惊讶的神情。等到朱由校说完后,张嫣打了个哈欠,脸上露出了疲倦之色,朱由校见状体贴的说道:“梓童,你先好好休息,等你休息好后朕再来陪你。”

    说完,朱由校又替她盖好了被子才出了产房。

    等到朱由校出了产房后,张嫣的贴身宫女子晴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只见她从脸盆里拿出毛巾拧干后小心翼翼的替张嫣擦脸,紧接着又替她擦拭手脚。

    张嫣只是逼目不语,过了一会才问到:“子晴,今日那个人可曾来过?”

    子晴点了点头,朝四周看了一下才低声道:“启禀娘娘,那个人不仅来过,还带了几个稳婆过来,说是要来帮忙,原本守在门口的几名太监都不敢阻拦。眼看就要让她们闯了进来,幸亏江宁侯的那些家丁及时赶到将那个人给拦住了,奴婢听说原本那个人还想耍横,但江宁侯的那些家丁却二话不说将刀尖顶在了她的喉咙上,那个人吓得屁滚尿流的跑了,简直就是大快人心啊!”

    张嫣虽然还是躺着,但原本闭着的凤目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一边听着子晴的话眼中不断闪过混合着庆幸、愤怒以及后怕的神情,良久才她才重新闭上了眼睛,“本宫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喏!”

    子晴收拾好了之后这才端着脸盆走了出去并关上了房门。

    在房门关上的时候,一个低不可闻的声音在产房内响起:“客氏,原本本宫以为时至今日你已经开始收敛了,没想到你想害本宫的心思依然不死,等着吧,有朝一日本宫会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不过在此之前本宫还得谢谢江宁侯的那个人夫人,若非是她提醒,本宫还没想到客氏竟然如此丧心病狂,看来江宁侯一家人确实是本宫和陛下的福星啊!”

    张嫣诞下皇子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皇宫,欣喜之下的朱由校当即下令给皇宫里的所有太监宫女赏银三两,并加餐五日以为庆祝,当消息传到了正在午门外守候的百姓和官员耳中时,午门外也全都传来了阵阵欢呼声,紧接着欢呼声开始蔓延到全京城。

    京城的百姓确实是真心为朱由检感到高兴,随着土豆、玉米、红薯等高产粮食在大明的普及,京城的老百姓们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其中的好处,最起码如今的粮价已经停止了逐年上涨的趋势,大部分的老百姓们都能填饱肚子,光凭这点京城的老百姓就要感谢朱由校。

    华夏的老百姓其实是世界上最淳朴的一群人,不管任何人当皇帝,只要能让他们填饱肚子他们就认为你是个圣君,你永远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统治,但反之一旦你将他们逼到了绝路上,他们所爆发出来的能量也是非常恐怖的,这点另一个历史时空的崇祯皇帝估计体会是最深的。大明王朝就是在他的手上,愣是被一群泥腿子给掀翻在地,就连崇祯本人也只能无奈的吊死在煤山上。

    文渊阁里,在知道了朱由校添了一个皇子之后,顾秉谦等人脸上露出了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遗憾的复杂之色。

    良久,顾秉谦才对文渊阁内的几位阁老道:“陛下添了一位皇子,这对于咱们大明来说终归是件喜事,咱们待会可以联名上折子恭喜陛下,不知诸位可愿意。”

    众人皆道:“自当如此,我等自当联名为陛下贺!”

    而在江宁侯府里,海兰珠、哲哲和大玉儿三女在得知了皇后娘娘顺利产下一子的消息后也都高兴不已。她们当然清楚自家的男人和当今皇帝关系是如此的密切,已经到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地步。

    原本她们还担心朱由校至今无子,一旦日后朱由校不在了,那么江宁侯府的地位就会变得很微妙了,现在好了,朱由校有了儿子,以自家男人和朱由校的关系,那也意味着江宁侯府未来百年内的地位将会变得非常牢固,她们也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海兰珠当即喊来了一名家丁:“马上派人给相公送信,将这个消息告知相公,让他也高兴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