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不甘和害怕
    在华夏的传统中,重要人物的出生都会有一些类似的异象记载,比如刮风啦,下暴雨啦,冒香气啊,天上群星闪耀啦金光四溢啦等等,反正就是要告诉人们,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

    朱由校作为皇帝,儿子的出生自然也要与众不同才行,没有异象出现怎么行呢?但如果实在没有什么怪象出现怎么办?那就编呗,反正华夏的文人干这种事早就是轻车熟路。

    不过朱由校这个儿子的却是省了文人许多事,今天天上确实有异象出现,他们只需要如实书写就可以了。

    几乎是在婴儿出生的瞬间,天上狂风大作,天上那厚厚的乌云被吹去了一角,金灿灿的阳光从天而降落在了皇宫上,照得整个坤宁宫一片金光灿灿,犹如沐浴在金光之下,有着说不出的威严。

    整个坤宁宫里,无论是太监宫女还是御医稳婆,看着突然从天而降的金光,再听着周围传来的军歌以及伴随着产房传来的阵阵啼哭声,所有人都惊呆了。

    一名御医望着天空忍不住喃喃道:“神迹……这简直就是神迹啊……”

    这时,一名太监突然忍不住朝着不远处的产房跪了下来高声大喊了起来:“天赐大明……天赐大明啊”

    不知不觉,越来越多的人也纷纷朝着产房跪了下来高呼。

    “天赐大明!”

    “天赐大明!”

    “大明万胜!”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只有朱由校还在怔怔的望着产房,听着周围传来的欢呼声他的心还有些茫然,贴身太监也忍不住说道:“陛下,您听到了吗?大伙都说了,这是上天赐给大明的皇子啊!”

    “上天赐给朕的么?”

    朱由校喃喃的说了句,他的目光开始在跪在地上的太监宫女们的身上掠过,嘴角突然浮现出了一丝笑容,随后突然一言不发的朝着产房大步走去……

    司礼监的一间屋子里,客氏正对魏忠贤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着自己刚才遭受到的“羞辱”。

    “忠贤,如今的皇宫实在太不像话了,我作为陛下的乳娘想要去探望皇后,竟然被那些下贱的丘八无端羞辱,想我什么时候遭受过这种羞辱?你可一定要为我报仇出气啊!”

    魏忠贤只是皱着眉头听着客氏的唠叨默不作声,等到客氏终于停止了说话后才问道:“你想让我怎么替你出气?”

    “还能怎么样?”客氏不假思索的说:“你马上派人将那些丘八全都抓起来,将为首的那几个人斩首示众,其余的那些人全部重重的打板子,如此方能给我出口气。”

    “斩首示众?”魏忠贤嘴角掠过一丝冷笑:“你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吗?”

    “他们……”客氏顿了一顿,随即不屑的说:“他们不就是一些丘八吗?我刚才也打听过了,这些人充其量也就是江宁军的小卒子,对了,为首的那个人自称是江宁军的什么亲卫队副队长,这样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咱们大明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有什么了不起的。”

    “是啊,他们是没有什么了不起。”魏忠贤幽幽的说:“让咱家来告诉你吧,你说的这些那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他是杨峰留在京城,专门守卫他那几个妻妾的家丁的头领。这些人都是曾经跟随杨峰南征北战跟鞑子、蒙古人厮杀过的勇士,其勇武不问可知了。而且你就没想过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坤宁宫外吗?”

    “谁知道他们是怎么来的。”客氏昂着头道:“或许是杨峰为了拍陛下的马匹,自告奋勇派来的也说不定。”

    “你……”

    魏忠贤有些无语的看着客氏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个女人除了皮囊好看点,脑子里塞的难道都是草么,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看不出来。不过毕竟是和对方做了多年的对食,不论如何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客氏继续错下去。

    “你这些年久居深宫,有些事情不大明白,我不怪你。但是大明开国两百多年来,你何曾见过除了皇宫侍卫以外的人进入皇宫担任守卫的?今天陛下亲自下旨调了江宁侯的家丁入宫担任守卫,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这个……”

    客氏到底也不完全是草包,在魏忠贤的提示下她终于想了起来,明朝的守卫皇宫的侍卫始建于洪武年间,朱元璋设立亲军都尉府,统领中、左、右、前、后五卫,里面的侍卫全部都由功勋子弟和良家子组成,根本就不会让第二支军队靠近皇城,跟别说代替他们负责守卫了。

    现在皇帝却突然调集一支毫不相干的军队进入皇宫担任守卫,这只有一种可能,皇帝不再信任那些皇家侍卫了。

    而皇帝为什么不相信这些侍卫了?客氏越想心里就越是有些发慌,难道皇帝……

    看着客氏越来越不安的神情,魏忠贤眯起了眼睛冷声问道:“你老实告诉咱家,刚才你带着几个稳婆去坤宁宫到底想要做什么?”

    客氏支支吾吾了好一会才低声道:“这个……也没什么,我不过是想去探望一下皇后,顺便想着帮点忙什么的,谁知道会被那些丘……那些人给拦住了。”

    “帮忙?”魏忠贤的目光突然变得阴冷,“我不是早就嘱咐过你,不要再动什么歪心眼了么,你这么快就忘了?”

    “我能动什么歪心眼。”面对魏忠贤,客氏自然是没有什么顾忌起来,我就是想着若是皇上这么快就有了子嗣,对咱们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尤其是那女人,平日里对你是什么态度你不知道吗?若是让她生下皇子,咱们会有什么后果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所以你就带人想要在皇后产子的时候去动手脚?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火?”魏忠贤突然爆发了,指着客氏吼了起来:“到现在你还不知道为什么江宁侯的家丁为什么会进宫担任坤宁宫的护卫,你以为这真是陛下的意思吗?”

    客氏冷笑道:“不是陛下的意思,难道是……是……难道是那个女人的意思?”

    “你以为呢?”

    魏忠贤实在是为这个女人的智商感到着急,如果是朱由校对皇宫侍卫不放心的话根本就用不着这么小打小闹,直接全部换人即可,现在调了几百名江宁侯的家丁进皇宫担任坤宁宫护卫,这只能是皇后张嫣的意思,也只有她才有这个意图,这个女人怎么就不明白呢!

    “啪啪啪……”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鞭炮的声音,紧接着一名小太监跑了进来大声道:“九千岁,大喜啊,皇后娘娘诞下了一个皇子呢!”

    “诞下了一名皇子?”

    听到这里,魏忠贤和客氏全都大惊。只是魏忠贤脸上只是露出了惊讶之色,而客氏的脸色则是变得苍白起来,皇帝终于有了皇子,这下子大明的天要变了。

    “那个女人生了个儿子?她竟然生了个儿子?”

    客氏有些不可置信的喃喃的说了一句,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张嫣生下了儿子。按照大明朝的规矩,这个孩子就是嫡长子,如果不夭折或是没有太大意外的话,这个孩子将来会继承朱由校成为大明的下一任皇帝,而在产下了这个皇子后张嫣的地位也会更加牢固,谁也没办法动摇她的地位。

    “你听着!”魏忠贤一把拉住了客氏的胳膊凝重的对她道:“咱家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从今往后你再也不许去招惹皇后娘娘,听明白吗?”

    回答魏忠贤的只有一声冷哼,只是魏忠贤听了出来,这声冷哼里的不甘和害怕。我在明朝当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