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三章 朝廷格局
    大明朝堂这些日子的气氛有些诡异,前些天朱由校突然下旨任命工部侍郎崔呈秀为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左都御史,又将田尔耕替代了骆思恭成为了锦衣卫指挥使,紧接着内阁首辅顾秉谦又向皇帝上折子求骸骨,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诡异。

    魏忠贤身为九千岁,在外头有一栋自己的宅子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情,今天他在自家的宅子里接见了几名客人。当然了,严格的算起来不能说是客人,应该是他的帮闲或是狗腿才对。

    这些人包括了新任的兵部尚书崔呈秀、工部尚书的吴淳夫、太常卿倪文焕、左副都御史李夔龙、锦衣卫都指挥佥事许显纯、锦衣卫指挥崔应元、东厂理刑官孙云鹤和杨衰等人,光是从这些人的阵容来看就可以看得出来魏忠贤如今在朝堂上的权势是何等之庞大。

    魏忠贤穿着红蓝相间的首领太监服饰,正慢条斯理的品尝着香茗,下面七八名心腹则是低声说着话,看上去是一片和谐。

    过了一会,魏忠贤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正在闲聊说话的众人其实都在暗中观察魏忠贤,看到自家老大放下茶杯后,几乎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同时也闭上了嘴,同时对自家老大行注目礼。

    “诸位!”魏忠贤先是扫了眼众人才轻声道:“今日辽东送来的八百里加急诸位想必都知道了吧?”

    “好叫公公得知,都知道了。”

    众人齐声应了起来,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工部尚书吴淳夫更是感慨道:“没想到啊,江宁侯竟然能把鞑子逼得定下了城下之盟,赔偿了咱们十万两黄金和一百万两银子银子,更有牛羊战马无数,简直是大涨我朝威风啊,如今民间都在盛传江宁侯乃是岳武穆转世,看来确实是有几分道理的。”

    锦衣卫指挥同知杨衰更是笑道:“吴大人,您这话要是让江宁侯知道了他恐怕会很不高兴啊。”

    岳飞是南宋的名将,但他的下场都是众人皆知。吴淳夫听了杨衰的话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干笑了一声赶紧解释道:“杨大人说笑了,本官不过是随口这么一说,江宁侯想必也不会在意的。”

    开什么玩笑,如今的杨峰风头正盛,又深得朱由校信任,他才不会不开眼的随便得罪他。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魏忠贤微微摇头,虽然这些同属阉党,但众人之间也有竞争,相互之间也会别点苗头这点即便是他也没有办法阻止,毕竟人心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猜测的东西。

    “好了!”魏忠贤轻咳了一声:“姑且不说江宁侯,此次京营得胜还朝,皇上可谓是龙颜大悦,从此以后陛下手中也算是有了一支能征善战的精锐了,这些天就连……就连批阅奏折的时候笑容也开心了不少。”

    听到这里众人都会心的笑了起来,他们既然号称阉党,那就代表他们的利益已经跟皇帝全部联系在一起,皇帝的喜怒哀乐就是他们的喜怒哀乐。或许他们会被人鄙夷甚至臭骂,说许他们只是一群只知道媚上欺下霍乱朝廷的奸人,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谁也不能否认他们对皇帝的忠心,因为他们的利益是一样的。这点比起许多成天开口闭口就要为民请命的读书人来说却是强得多。

    看到屋里的气氛很和谐,崔呈秀也开口道:“千岁,根据辽东送来的折子,鞑子可是赔偿了咱们十万两黄金和一百万两银子以及数万头牛羊和战马,江宁侯可是将其中的四成献给了皇上,那些金银咱们自然是要入内库的,但是那些战马牛羊,咱们是不是……”

    崔呈秀虽然没有说完,但他的意思大家自然是清楚的。这个时空的大明虽然因为杨峰的到来有了不小的改变,但有些东西却是无法改变的,比如牛羊牲畜的价格还是比较金贵,尤其是马匹更是了不起的东西,其价值堪比后世谁家拥有一辆玛莎拉蒂一样,骑出去是可以博得许多眼球的。既然京营弄来了那么多的牲畜,其中还有那么多的好马,他们是不是可以上下其手一番呢?

    一听到那几万匹的牛羊和战马,在座的人眼睛都亮了,这些东西在大明可是紧俏货啊,要是能把这些东西弄到手在座的众人全都能发一笔横财了。

    没想到魏忠贤却摇了摇头:“这些东西你们就别惦记了,东西既然已经到了京营的手里,那就是人家的东西。你们若是不怕卢象升带着三万精锐来照你们算账就只管伸手好了,只是遇到了麻烦可别来找咱家哭诉就好。”

    “九千岁……您这是……”

    看到向来贪财的魏忠贤竟然表示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众人不禁面面相窥起来,难道九千岁今天竟然转性了吗?杨衰不禁试探着说道:“九千岁,那卢象升三人固然是在辽东立下了功劳,但崔大人可是大明的兵部尚书啊,不过是一封兵部公文的事,难不成他们还敢违背兵部的命令不成?”

    “违背兵部的命令?”

    看到自己已经做出了这么明显的暗示后这些人竟然还不死心,魏忠贤心里也不禁些恼火,他冷笑了一声:“兵部尚书很了不起么?有本事你们兵部现在就下一封公文,让江宁侯把江宁军的兵权交还给兵部,你看他会不会听?”

    “让杨峰把江宁军交出来,开什么玩笑?”所有人都苦笑起来,如果兵部真敢发这么一封公文的话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杨峰把这封公文当成废纸扔掉,要么杨峰当场就跟崔呈秀翻脸。

    听到魏忠贤这么说后,众人才意识到魏忠贤是真的对这些东西没有兴趣,或者说他老人家有什么顾忌。

    “好了,看看你们这幅没出息的样子。”看到众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魏忠贤炸掉自己要是再不拿出一些干货来恐怕这些人就更加胡思乱想了。他没好气的说道:“咱家就再告诉你们一件事,上次江宁侯在历经之前曾经跟咱家做了一笔交易,之前因为咱家还没考虑清楚,所以一直没告诉你们,现在咱家觉得可以跟你们说说了。”

    听到交易,众人的精神不禁一震,齐齐将目光看向了魏忠贤。

    魏忠贤沉吟了一下才说道:“江宁侯在离京之前曾经拜托咱家派人道江浙一带秘密搜集会造船的工匠,数量越多越好,搜集到之后送往福建,只要这件事办好了,江宁侯就允许咱家从今往后可以打着福建水师的旗号在南洋一带自由经商,你们说这个条件如何啊?”

    “可以打着福建水师的旗号在南洋一带行商?”

    一听到这个消息,几乎所有人瞬间都高|潮起来。谁不知道这年头在大明海商是最赚银子的买卖,但是上百年来海商的通道一直把持在江浙福建一带的大海上手里,一般人若是没有这些大海商的同意休想进去分一杯羹。更何况海上不比陆地,大海茫茫的若是碰上了海盗,分分钟就能让你血本无归人财两空,这也是为什么明知若是能将大明的丝绸、茶叶和瓷器等东西贩卖到外面便能获得几倍乃至数十倍的利润,但却没有多少人敢去做的缘故。

    而现在杨峰准许魏忠贤打着福建水师旗号行商,这就不同了。谁不知道福建水师是杨峰重金打造的一支舰队,有了这支舰队的保护,他们出海的风险便可以降到最低,利润也得到了最大的保证。杨峰为什么这么有钱,还不是因为他掌握了一条谁也不知道的大明和欧巴罗之间的航线吗,所以说这哪是什么海路啊,这分明就是金光闪闪的金子铺成的道路啊!

    “千岁爷,这是真的吗?”工部尚书的吴淳夫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起来,“若果真如此,那就相当于给了咱们开辟了一条发财的道路啊!”

    “废话,咱家会骗你们吗?”魏忠贤有些得意的斜眼瞄了他一眼,洋洋自得的说:“这几个月咱家已经下令在江浙一带的东厂,以官府的名义征召了上千名工匠,然后秘密送往福建,江宁侯已经正式答复咱家,从下个月开始咱们就可以找船出海了,不过嘛……”

    说到这里,魏忠贤的脸色开始一沉,“你们也别忘了在赚银子的同时也要做好自个份内的事情,两个月后皇后就要生产了,这段时间大伙可得盯着点,若是出了什么叉子的话,别说出海赚银子了,就是头上的乌纱帽恐怕保不住了,你们都明白吗?”

    众人的脸色也开始变得肃然起来,齐声道:“卑职明白!”

    要说这段时间以来,除了辽东、福建的战事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皇后张嫣了,由于她的生产期就要到了,整个朝野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若是她能顺利的诞下一名皇子,这就意味着朱由校有了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整个朝堂的格局也将为之一新。我在明朝当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