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
    ,精彩小说免费!

    天启七年十月初五,朝阳初升的时候,明军开始拔营起寨,一队队衣甲鲜明的明军高唱着军歌离开了盛京,不少人在离开的时候都再次将目光投向了沐浴在照样下的盛京城,目光中带着坚定和自信,他们坚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将会再次光顾这里,到时候这座雄城一定会回到大明的怀抱。

    西城门的城墙上,同样一身戎装的皇太极站在城门楼上,看着一队队明军离开他的目光很是平静,让人看不出他内心的活动。这一次他的旁边并没有其他的闲杂人等,除了四名戈什哈静静的站在不远处外就只有宁完我一个人陪同。

    宁完我在一旁低声禀报道:“陛下,您不用难过,奴才已经打探清楚了,杨峰这次之所以这么急着班师回朝,是因为他在福建还有一大摊子的麻烦等着他。这大半年来他连续得罪了荷兰人、佛郎机人和葡萄牙人,又跟荷兰人在海上狠狠的打了一仗,所以他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跟咱们开战,占到了便宜之后这才赶紧退了兵。”

    皇太极轻哼了一声,有些不解的问:“既然杨峰如今也是一身的麻烦,他为什么还要兴师动众的犯我大清,总不会是真的为了马喀塔和承欢这两个小丫头吧?”

    宁完我尴尬的笑了笑,有些欲言又止,最后才说道:“其实据奴才得到的消息,那杨峰之所以对我大清用兵还真是为了马喀塔和承欢两位格格。据咱们在大明京城的探子传来的消息,那个杨峰自打将大福晋和布木布泰两位福晋掳走后对俩人极为疼爱,据说大福晋曾经私底下求过杨峰,请他将两位格格接到京城以解思念之苦,那杨峰这才给您写了那封信,只是后来……”

    说到这里,宁完我没有说下去,但皇太极却是听明白了。杨峰写给他的那封信被他给撕了,甚至他还将信使羞辱了一番,这才引得杨峰大怒兴兵伐清,说起来根子还是出在皇太极这里,若是皇太极当时能圆滑一点,爽快的将马喀塔和承欢交出去也就没有后来杨峰领兵攻打盛京的事了,说不定现在皇太极已经拿下了锦州了。

    想到这里,饶是以皇太极的倔强,脸上也不禁一阵抽搐,若是自己不那么倔强的话,是不是这次的损失就能避免了呢?一想到又有上万八旗子弟和两万多蒙八旗和汉军旗因为自己的缘故命丧黄泉,皇太极就想自己给自己来上一巴掌,整个大清不过才四十多万满人,即便是全民皆兵也只有不到十万的满八旗精兵,再加上蒙八旗和汉军旗,全部的兵力也才堪堪十五六万人,现在因为自己的缘故就损失了这么多人,这简直就是不可饶恕啊。

    看着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皇太极,宁完我能够理解皇太极此时的心理活动,因为自己的缘故损失了那么多的八旗子弟的性命,甚至还为此还被对方敲诈了一大笔的金银财宝和牛羊战马,这对于野心勃勃一心想要中兴大清的皇太极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

    有心想劝慰几句,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宁完我又偷偷看了眼陷入沉思的皇太极,不敢出声打搅的他只得垂手默默站在一旁。

    过了良久,皇太极重新抬起了头看向了远处刚刚升起的朝阳,眼中露出了坚毅的神情,看着正拍着整齐的队伍离开的明军用肯定的口气说道:“这次咱们大清是吃了大亏,但朕是不会就这么认输的,朕今日失去的,将来一定会十倍百倍的要回来!”

    就在皇太极对着照样发誓的时候,骑在战马上的杨峰也眺望着盛京良久不语。

    不知什么时卢象升来到了他的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不远处那座雄伟的城市轻叹了一声:“侯爷,此次若是能顺势拿下盛京就好了,届时侯爷在朝中的威望必然能更上一层楼。”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杨峰转过头来对他正色道:“建斗,本侯姑且问你一句,若是此时咱们攻下盛京,接下来会有什么后果?”

    卢象升不假思索的说:“能有什么后果,若是拿下盛京,鞑子建立的所谓的大清国必然陷入崩溃,咱们大明便可以趁势发起反击,用不了一两年辽东的局势便会恢复到萨尔浒之战前的状态,这对于大明来说是件大好事啊!”

    杨峰不置可否的问:“那你说说,咱们得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拿下盛京?确切的说咱们得死伤多少弟兄才能拿下盛京?”

    “这个嘛……”卢象升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下官估计,若是强行攻下盛京,即便是有毒烟的帮助,至少也得死伤两到三万……或是四五万将士才行。”卢象升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停了下来。

    “两到三万甚至四五万么?”杨峰嘴里重复了一下才轻叹了口气:“建斗,咱们总共才不到六万人,真要死个四五万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你想过吗?”

    卢象升迟疑了一下,他这才想起来此次出京之前朱由校对他的叮嘱。

    朱由校在他离京前就嘱咐过,此番来辽东要以练兵为主,将这三万京营好好淬炼一番,让他们成为经历过战火的老兵,等回到京城后以这三万老兵为种子再次对京营扩建,最终恢复到洪武和永乐年间的京营规模,到了那个时候京营可就不是只有区区三万人马了,数量很可能翻个好几倍都有可能。若是自己将被朱由校视为种子的三万京营折损在这里,他有何面目回京城见皇上?届时他恐怕除了自裁之外就没有别的方式谢罪了吧。

    一想到这里,卢象升就感到后背一阵发凉,甚至感到一阵冷汗开始从额头渗了出来,过了一会他才举起双手对着杨峰长长的作了一个揖,郑重的说道:“多谢侯爷提醒,原本下官还有些不解,为何侯爷在占尽了上风之后为何不趁机占领盛京,反而要主动班师回朝,现在看来却是下官有些想当然了,感情里面还有那么多的门门道道下官没想到啊!”

    看着恍然大悟的卢象升,杨峰有些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建斗,你是进士出身的读书人,将来是要出将入相的人。要知道战争就是政治的延续,一个不小心的话,咱们就很有可能赢了战争但最后却倒在了朝堂上,这种例子古往今来还少吗?即便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替本侯着想啊,若是江宁军损失太大的话,福建一带恐怕又要生事端了。”

    “侯爷说得对,确实是末将想得太简单了。”

    卢象升一脸愧色,这时候他才想起,其实不止是他,就连杨峰也同样如此。现在是个人都知道三万京营和杨峰的江宁军就是天启皇帝朱由校最坚强的依仗,朱由校近年来在朝堂上为什么能威严日盛,如今更能强行在福建开始废除海禁,并开始推行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的政策,还不是因为他手中握有大明最精锐的两支军队么,一旦没了江宁军和京营,朱由校这个皇帝恐怕就不好当了。

    想通了这点后,卢象升终于放下了心里的包袱,和杨峰拱手告别后带着三万京营将士踏上了返回京师的路途,和他同行的还有赵率教的六千辽东骑兵以及分到的金银财宝以及牛羊战马,至于杨峰则是途径辽阳、鞍山、盖州,然后通过海路返回福建,和他通行的还有两万多掳来的满洲百姓,这些人未来二十年都会在福建各个船厂、作坊里干活,想必那些船厂的工头们都会很乐意接收这些不需要开薪水的工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