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丢脸
    劲风凛冽,鳌拜率领最后数十名清骑被无数明军的骑兵围困在了一个山坡下,伴随着火铳声不断响起,鳌拜身边的骑兵也越来越少,他明白自己在这个世上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鳌拜被十多名白甲兵拥簇在队伍的中间,此时的鳌拜样子非常狼狈,全身上下都沾满了血迹不说,就连左臂的护肩也被打飞了,露出了血肉模糊的肩膀,右边的额头也不知被什么兵器扫过,鲜血正不停的从额头往下渗,显得格外的狼狈。

    努力睁大了眼睛,使劲看着周围缓缓逼近的明军骑兵,鳌拜看得出来,这些明军骑兵分为两部分,一部分隶属于江宁军的骑兵,这些骑兵全都身披红色披风下身是绿色的裤子和马靴,非常好认,另一部分的骑兵则没有披风,盔甲外罩着的是明军传统的鸳鸯战袄,刚才他正在跟江宁军的骑兵激战的时候,就是这些骑兵从侧后攻击他们,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最终损失惨重后被围困在这里的,若是没有这些人,鳌拜估计自己即便败落但也应该能逃出生天,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这时,鳌拜看到前面明军的骑兵缓缓让开了一条路,一名明显跟周围骑兵不一样的军官策马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说他跟周围的骑兵不一样并不是说他穿着打扮或是铠甲有什么特别,而是鳌拜看得出来这个人无论是神情还是举止都透着一股令人信服的气质,这种气质不是久居上位的人根本装不出来。他年纪不大,鳌拜估计应该只有二十多岁,他只是在鳌拜面前这么一停,一股不怒自威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只见这名军官缓缓问道:“你就是鳌拜?”

    鳌拜嘿嘿一笑,随手擦掉了额角的血迹,这也使得他的脸上全都沾满了血迹,看上去显得很是狰狞,“老子正是鳌拜,你又是何人?小娃娃你是来劝降的吗,老子只能告诉你,你就别费这个心思了,大清国只有战死的勇士,没有投降的孬种!”

    来人点点头,“你放心,我也没打算劝降,我就是想看看,你这位满洲第一勇士到底长什么样子,现在看起来不过如此!”

    鳌拜怒问道:“你又是何人?敢这么小看我?”

    “我叫杨峰!”来人淡淡的笑了,“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

    “你就是杨峰?”

    看着来人,鳌拜眼中露出了骇人的目光,右手紧紧抓住了自己的虎头枪,一股不可抑止的念头涌上了他的脑海,若能杀了此人,别说自己和刚才死掉的五千大清勇士了,就算是再死掉五千人也是值得的。

    似乎看出了鳌拜的想法,杨峰冷笑道:“怎么……是不是很想杀了本侯啊?不过本侯可以告诉你,你就别妄想了,凭你的本事就算三个绑一块也动不了本侯一根寒毛。”

    “我不信!”鳌拜突然举起手中的虎头枪指着杨峰厉声道:“杨峰,你可敢与我决一死战?否则我绝不服气!”

    “白痴!”看着变得暴躁的鳌拜,杨峰失声笑了起来,良久才摇了摇头,策马转身就朝着身后的骑兵人群里走去。

    看着即将进入人群的杨峰,鳌拜再也忍不住,暴喝了一声策马朝着杨峰就冲了过去,若能在临死前杀了杨峰,他就算再死十次也值了。

    鳌拜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只是他的想法注定要落空了,就在他刚刚策马举起手中兵器的时候,前面响起了一阵炒豆子般的枪声,十多名早就盯住了他的骑兵突然举起手中的那支有着长长枪管的火铳对着他扣动了扳机。

    鳌拜整个人就这么从马背上凌空飞了起来,随后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当他落到地上时,整个人几乎都被打烂了,全身上下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好肉。

    听到枪声的杨峰缓缓转过了身子,看着倒在地上两眼圆睁死不瞑目的鳌拜,眼中露出了一丝快意。其实他刚才之所以出来见鳌拜,纯粹就是对这个人的好奇。

    杨峰第一次看到鳌拜这个名字,还是念初中的时候从金大侠写的《鹿鼎记》上看到了,当年在看这本书的时候,杨峰除了羡慕韦爵爷的桃花运之外,最痛恨的就是鳌拜这个手中沾满了汉人鲜血的刽子手了,长大后杨峰又看了不少的资料,发现鳌拜这个人还是具有两面性的,一方面他高举屠刀毫不犹豫的屠戮汉人百姓,另一方面他则是对皇太极忠心耿耿,甚至在皇太极死后也还跟摄政王多尔衮对着干,甚至为此还差点送了命,所以清史对他的评价还是很高的。

    对于这个颇有争议的人杨峰还是很好奇的,所以才特地来见他一面的,只是见过之后对他的杀意也更坚决了。

    全歼了鳌拜和他率领的五千清骑之后,城外的战斗也已经进入了尾声,卢象升率领的三万京营咬住了西城门外正要进城的一队清军的尾巴,不过皇太极做事极为果断,毅然使出了壮士断腕的招数,勒令位于后队的三千人死死的拖住了京营两刻钟,最终以殿后的三千人全部战死的代价掩护了西门外的清军全部进了城。

    直到这时,卢象升、虎大威、杨国柱和赵率教四人这才见到了杨峰。

    “下官(末将)等参见侯爷!”

    看着齐齐拜倒在自己面前的四人,杨峰赶紧上前将四人搀扶了起来,微笑道:“诸位请起,看到诸位能不畏艰险亲自前来驰援,本侯感激不尽,待到战后本侯必定上奏陛下,为几位将军请功!”

    四人心中也是一喜,说实话今天这一战他们赶到的时候清军已经败退,他们不过是帮忙扫了个尾而已,真正的功劳跟他么没有太大的关系,不过既然杨峰这么说了,那么今天这一战的功劳簿上肯定会有他们的名字。大明到了末期虽然吏治**,但有一点却是不会变的,那就是对于军功向来都是厚赏的,有了杨峰的背书,他们肯定能捞到不少好处,看来今趟是来对了。

    “谢侯爷!”就算是卢象升这样正值的人也面露喜色,赶紧出言道谢。

    “对了侯爷。”杨国柱又问道:“今日之战我军虽然大胜,但如今战场上到处都是死尸,我等还需尽快将鞑子的尸体掩埋,否则天气炎热之下很容易引发瘟疫啊。”

    “杨将军言之有理。”杨峰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冷笑道:“不过收敛尸体这种活凭什么让咱们来干,传令下去,将鞑子的首级全都砍下来,然后将所有的尸体铸成京观,做完后全军后撤二十里,本侯倒要看看皇太极还能不能坐得住?”

    “筑京观?”

    卢象升四人先是面面相窥了一下,说实话,这种流行于上千年前的行为太过血腥残忍,自宋朝以来这种行为已经慢慢变少甚至绝迹了,这位怎么又要弄这个东西?只是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他们才想到面前这位是什么人?人家就是靠筑京观起家的啊,想当初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千户时,奉命去镇江打倭寇,第一仗后就将那些倭寇的人头筑了个京观,现在当上了侯爷了,再筑个京观好像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好吧,只要您老人家高兴就好,四人如是想到。

    天色已晚,盛京皇宫勤政殿内依旧灯火通明,太监宫女垂手伫立在一旁,皇太极则是和数十名王公大臣坐在一起,不少人的面沉如水,会议已经开了好几个时辰了,但却一点结果都没有。

    皇太极沉着脸道:“诸卿,事已至此,你们都说说该怎么办吧?”

    众人都苦着脸默不作声,今天这一仗光是两万江宁军就够他们头疼的了,现在还加上了三万京营和六千辽东铁骑,这下子就更难办了。

    豪格咬着牙道:“父皇,不管怎么说,咱们和杨峰早已是势不两立根本没有和解的可能,自然是继续跟他打下去了!”

    “打?怎么打?”脸色有些苍白的多尔衮摇头道:“今天的战斗大家都看到了,若是说江宁军只是仗着火器的犀利,咱们尚可凭借兵力上的优势与其周旋决战,但咱们要如何对付那该死的毒烟,要知道那可不是凭借着勇武就能对付的。”

    一提到毒烟这个词,包括皇太极在内的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惊悚的神色,今天这场战斗给他们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整整四万大军在这些毒烟下根本就不堪一击,任凭你往日里是多么勇武,只要闻到这种毒烟后便会口吐鲜血而亡,死状极为凄惨,可以说这种毒烟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为了掩护他们撤退,就连鳌拜这么勇武的人也阵亡了,他们还能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名太监匆匆走了进来对皇太极低声道:“陛下,城外的探子回来了,说是……说是……明军将咱们今日在城外阵亡的勇士的尸体脑袋砍下来后身体全都用来筑了京观了。”

    “什么?”

    皇太极脸色立刻变得一片惨白,堂堂的大清国,被人家打到了都城门口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阵亡勇士的尸体都被人筑了京观,这下子大清的脸面实在是丢尽了。我在明朝当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