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三章 他们怎么来了
    看到清军骑兵在冲到自己跟前数百米外便突然分开,沿着步兵方阵只是兜圈子,耿秉义立刻就反映过来:“不对,鞑子不是要冲阵,他们是在骚扰我军,目的就是要阻止我军前进!”

    几乎与此同时,在后方指挥的杨峰也从望远镜里看到了清军的动作。如今清军的动作已经表明,他们的大军正在分批入城,而江宁军阵前的这五千骑兵很明显就是用来断后的。

    “皇太极可真狠,一旦事不可违便立刻撤兵,一点也不恋战,不愧是这个时代少有的牛人之一啊!”

    杨峰轻声赞叹了一声,虽然他和皇太极这辈子注定都是敌人,但也不得不发出了一声赞叹,战场上战机稍纵即逝,大军的胜败和生死只在一瞬间,作为主将最忌讳的就是犹豫不决举棋不定,清军虽败但他们的总兵力还远超江宁军,换做其他将领十有**还会心有不甘的再发动一次攻击,但皇太极却能不假思索的马上下令撤兵,兵派出了五千精锐骑兵来断后,这样的魄力当真是非常罕有。

    不过欣赏归欣赏,该占的便宜杨峰却是一点也不会放过,他拿起了步话机大声道:“骑兵一营,我是杨峰,现在我命令你部即刻出击,歼灭阻拦在我军面前的敌军骑兵。”

    “骑兵营收到!”步话机里传来了杨大牛跃跃欲试的声音。

    江宁军的方阵前,由于毒气已经消散,加上烈日悬空,所以视线看得很是清楚,看着对面那三个排得整齐的方阵,鳌拜大声疾呼道:“大清的勇士们,为了陛下为了咱们大清,大家都打起精神来,只要拖到大军撤入城内咱们就可以回家了,现在分成两队再跟我绕过去,冲啊!”

    隆隆的马蹄声中,五千骑兵分成了两队冲向了对面江宁军的方阵,在距离一百多米的时候骑兵没有停留,依旧从两旁绕了过去,而在绕行的时候这些骑兵们纷纷弯弓搭箭朝着军阵射了过去,借助战马奔驰的速度原本只有七八十米的射程也能对军阵构成了威胁。

    “嗖嗖嗖……”

    一支支箭矢落到了军阵的里,虽然大多数都被军士们的铠甲弹开,但也有少数倒霉鬼被箭矢射中面部。

    看着受伤的军士被后面的同伴迅速抬下送给医护营的医士救治,负责指挥的耿秉义有些恨得咬牙,经过这些日子的交手,清军对于江宁军装备的棕贝丝火铳有了一定的了解,他们知道棕贝丝火铳的有效射程只有一百米左右,超过这个距离棕贝丝火铳的杀伤力和精度就会大幅度下降,所以他们也很狡猾的掐着这个距离对江宁军发起攻击。

    “唉……若是侯爷能将那种米尼步枪也装备全军就好了,凭借米尼步枪高达四五百米的射程,这些鞑子安敢如此猖獗!”耿秉义不无遗憾的想,只是不知为什么杨峰却没有让全军换装米尼步枪,截至目前为止也只有他的家丁大队,夜不收等一些精锐的部队才装备了这种武器,其他的部队至今依旧只能装备棕贝丝火铳。

    就在耿秉义心中思虑万千的时候,就听见后面传来轰隆隆一阵剧烈的马蹄声,一队队铁甲骑兵从两翼冲了过来,隆隆的马蹄声中,数千名骑兵朝着清军骑兵迎了上去。

    看到明军的骑兵冲过来,鳌拜不惊反喜,作为一名信奉勇武的人,鳌拜一直坚信真正的男人应该喝最烈的酒,用最锋利的刀,去斩杀最强大的敌人,这才是一名勇士应该做的事,但跟江宁军交战了几次后鳌拜觉得很是憋屈,人家压根就不跟你刀对刀枪对枪的干,江宁军就是凭借着火铳、火炮好几次打得清军损失惨重损兵折将,现在他们竟然派出了骑兵要跟自己对决,这正合了鳌拜的心意了。

    抽出了腰间的长刀,鳌拜大声喊道:“大清的勇士们,报效陛下的时候到了,杀死这些尼堪!”

    “杀尼堪!”

    数千名骑兵跟在鳌拜的身后蜂拥着朝着江宁军的骑兵冲了过去。

    说来也巧,杨大牛率领的骑兵营正好也是五千人,跟鳌拜率领的五千骑兵人数正好相当,双方就象两股迎面而来的洪流,眼看着就要撞到了一起……

    清军手中的兵器大都是长枪、大刀、虎头枪等重型兵器,这也是这个冷兵器时代的特点,要知道在冷兵器时代许多士兵身上的铠甲可都是很厚的,只穿着棉甲还算好,许多骑兵还在棉甲外面穿上锁子甲、鳞甲等重型铠甲,面对这些恨不得将自己包裹成铁罐头的敌人,稍微轻点的兵器连人家铠甲的防护都破不了,更别说杀敌对方了。

    而这点江宁军一开始也是吃了亏的,刚开始的时候杨峰为江宁军装备的是仿制了后世的63式骑兵刀,这种马刀既锋利又轻便,但在装备了骑兵营后就出现了状况,下面的骑兵很快将情况反馈上来,说这种骑兵刀虽然锋利坚韧,但重量太轻,面对那些穿着重型铠甲的骑兵很是吃亏。有鉴于此,杨峰只能重新给骑兵装备了诸如厚背刀、骑兵枪等重型兵器。

    “杀尼堪!”

    “万胜!”

    两群杀红了眼的骑兵很快就接近了,江宁军的阵形排得很密集,他们狂飙电驰,有若滚滚铁流,挟带碾碎一切的气势,即便是那么快的速度但依然保持严整的阵列。

    而在对面,清军也犹如潮水般涌来,双方都加快了速度,丝毫没有相让意思。

    当双方距离三四十步的时候,冲在最前面的上千名江宁军骑兵从腰间掏出了三眼手铳对着前方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一连串几乎同时响起的轰鸣声响了起来,伴随着浓浓的白烟涌起,冲在最前面的清军骑兵只听到轰鸣声响起,不少人便从马背上栽了下来。

    射完第一轮后,冲在最前面的骑兵根本没有丝毫犹豫,右手拇指一按,压下击锤后食指又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枪声响起,又是数百名骑兵被铅弹巨大的冲击力打得或是凌空倒飞或是胸口多了个大洞,经过两轮射击,至少有五六百名清军被击落下马,在这样的冲锋队形里被击落下马,经过这一轮打击后,原本阵形齐整的清军终于变得混乱起来。

    开了两轮火后,骑兵们将手铳插回枪套,然后从马鞍上或是拿起厚背刀或是拿起长枪朝着近在咫尺的清军刺了过去。

    轰!

    两队骑兵终于接触了,如同两波汹涌的激流,双方硬撞在了一起。

    这一次接触,保持严整队形的江宁军一下就冲进了队形已经变得混乱的清军阵营中,有如锋利的长刀般轻松的切开奶酪,一路将清军撞得马翻人仰,直接破开一条血路。

    “好!”

    带领骑兵冲锋的杨大牛大喊了一声,策马冲进了清军的队形里,一时间喊杀声兵器撞击声乃至惨叫声响成了一片。

    在江宁军的大阵里,举着望远镜观战的杨峰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看到己方的骑兵竟然在和清军骑兵的对决中占了上风,他又是高兴又是骄傲,看来这一年多来杨大牛他们没有松懈下来,终于练出了一支能战敢战的骑兵。不过这一切还是多亏了自己的便宜老丈人宰桑啊,没有科尔沁部落源源不断的提供优良战马,杨峰就算是再有本事也练不出骑兵来。

    而正在指挥大军撤退的皇太极也从千里镜里看到了这一幕,他的神情凝重之极,“江宁军的骑兵长进得如此厉害,竟然能在与大清铁骑的正面对决中占了上峰,看来此战鳌拜是凶多吉少了。”

    豪格也是一脸的惊愕,“怎么会这样,我大清的铁骑竟然不是江宁军骑兵的对手?不对,这里头一定有什么原因,对了……刚才在接触之前江宁军用手铳击落了我军数十人马,导致我军阵形大乱,然后我军才失利的,一定是这样!”

    江宁军骑兵在和同等数目的清军正面硬碰硬的对决中击溃了对手,这在江宁军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杨大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冲破了清军的阵形后呼哨了一声,就要从率领部队重新绕回去,杨大牛已经下了决心今天一定要将这五千清军全部留在这里。

    “呜呜……呜呜呜……”

    正在这时,一声声激昂的号角声又从远处隐隐传来。

    随着号角声的传来,正在厮杀的双方都愣住了,怎么又有人马到来,听着号角声似乎还是明军的兵马。可是那些辽东军不是都蜷缩在锦州吗,他们怎么敢擅自出城呢?

    很快,他们就得到了答案,西南方向开始出现了一面旗帜,这面旗帜跟一般明军所用的日月旗还不一样,这面旗帜上面绣着一只红色的麒麟,看到这面旗帜后,大阵里的杨峰第一个惊呼出声来。

    “京营……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在明朝当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