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反水
    以前还未穿越的时候,兜里没钱的杨峰经常在网络上闲逛,尤其喜欢泡在各大历史论坛上看各路大神吹侃大山。虽然里面大多都是胡乱吹嘘的成份,但也不乏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譬如就有人曾在网上提出一个问题,那就是明末清初的时候清军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强?

    这个问题属于见仁见智的东西,一些清粉信誓旦旦的说当时的清军战斗力绝对是世界之冠,满人不满万满万不可敌这句话就足以说明问题,仅凭十多万的清军就横扫关内,最后取代大明坐了天下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然了,这个观点也遭到了许多人的反驳,这些人认为那些从白山黑水里走出来的半开化的野人不过是凭着一腔蛮勇打仗而已,若不是正好碰上了小冰河时期,导致了大明粮食绝收,再加上大明的商贾文官集团实在太不争气,最最重要的是还有李自成这些鼠目寸光只会烧杀掠夺搞破坏的流寇耗尽了大明最后一丝元气,凭借大明几百年积攒下来的底子满人想要夺取大明江山根本没有可能。

    双方在论坛上吵得唾沫乱飞,谁也无法压倒谁,但假设毕竟只是架设,事实上是满人确实取代了大明入主了中原,从此以后华夏的脊梁便再一次被打断,直到三百多年后才逐渐缓过气来。

    而来到了这个时空后,经过几次跟清军的作战,杨峰对他们的战斗力也有了一个比较客官的了解。

    从客观的角度来说,满人在这个时期的战斗力确实比较强的,尤其是跟明军比起来更是如此,这个时期的明军早已是暮气沉沉,加之朝廷的财政已经近乎崩溃,在对上清军时自然是一触即溃。

    或许有人要问了,既然清军战斗力那么牛逼,杨峰这几年为什么能屡破清军打得清军损失惨重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杨峰舍得花大价钱养军队,他一手组建的江宁军不仅能够吃饱穿暖,一名普通的军士每个月的军饷就能养活一家四五口人,更重要的是江宁军不仅训练严格,而且还装备了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这才是他们屡屡能够击败清军的原因。

    这次出征辽东,杨峰为什么敢以两万余兵力直扑盛京,而且还敢硬撼皇太极的十多万大军?因为杨峰坚信清军再凶悍,在面对恐怖的火力打击和这个世界上从未出现过的毒气攻击时,再坚强凶悍的敌人也会崩溃,事实也确实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面对江宁军发动的毒气攻击,数万清军只是坚持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崩溃了。

    这一次,杨峰从现代社会一共弄来了一万多发毒气弹,炮营的炮手们在各级军官的督促下玩了命将这些毒气弹发射出去,只是一个小多小时便打出了三千多发,整个战场上到处弥漫着黄绿色的气氯气,事实证明在面对生化武器的攻击时,任何个人的勇武和努力都是徒劳的。

    不管是多尔衮、阿济格、岳托还是佟养性如何的带着手下的戈什哈、精锐的卫队拼命喝令部队停止后退,但溃败既然再次发生,那就说明到了这个时候别说是他们了,就连天王老子也无能为力。

    对于满清的大多数士兵来说,上战场跟人拼杀受伤流血,断手断脚甚至死亡这些都是常识,没什么好怕的,但是现在发生的这一幕却远远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无数的同伴被那些散发出惨绿色的烟雾笼罩后便会哀嚎着捂住脖子,然后从嘴巴、鼻孔甚至眼睛里开始流出鲜血,最后蜷缩成一团痛苦的死去,这一幕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现在许多清军以看到这种毒烟后就会陷入恐慌,在这样的情况下部队不崩溃才怪呢。

    “站住……全都不许后退!”

    “皇上有旨,前进者赏……后退者斩,不许后撤!”

    负责督战的白甲兵和戈什哈一边高声喝令士卒么停止候车继续前进,一边挥动着手中的马鞭毫不留情的对撤下来的溃兵抽了下去,人群中不时响起溃兵们的惨叫声。

    “懦夫……你们这些懦夫不准逃,违者就地斩杀!”一名四十余岁,身着精良红色镶白盔甲的甲喇章京骑在一匹战马上,手中不断的挥舞着马鞭不停的朝着慌忙往后退的几名蒙八旗和汉军旗的溃兵怒吼。

    这甲喇章京长着一张大饼脸,塌鼻子,脸上有几道疤痕,容貌颇为丑陋凶恶,此人正是负责督战的一名镶红旗的军官名叫颜脱脱,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十多名精锐白甲兵,这些人在溃军中不断策马驰骋,手中的马鞭不停的往溃兵的身上抽去,不少溃兵被抽得哇哇大叫。

    眼看着溃兵越来越多,颜脱脱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当一名神态狼狈连手中的兵器也扔掉的蒙古兵连滚带爬的从他面前跑过时,他心中的怒火再也忍耐不住了,直接就抽出了腰间的长刀用力砍了下去,随着一道血光闪过,一颗硕大的人头伴随着喷出的血水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这一刻附近的人都呆住了,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这一幕。

    杀了人之后,颜脱脱的面色更加阴沉了,他怒视着面前的溃兵喝道:“看到没有,这就是擅自逃跑的下场,再有敢溃逃的,统统杀无赦额!现在所有人都给我往前冲!”

    若是在平日里,被颜脱脱这么一吓,这些士兵们或许也就转过身去继续作战了,但今天却不一样,在看到了同伴们那凄惨的死状后,没有人愿意步他们的后尘,没有人愿意吸入那些毒烟后七孔流血而死。

    原本已经十分压抑的气氛就这么爆炸了,一名蒙古兵看到同伴被砍掉了脑袋后,一股早就压抑在心里的怒火突然爆发了,只见他突然从背后掏出了角弓,搭上了箭矢后朝着颜脱脱射了过去,很准确的射中了颜脱脱的额头。

    蒙古的角弓和满人所用的重弓不同,蒙古人的角弓一般长约为一点五米,拉力为二十公斤左右,射程约为两三百米左右,而满人所用的重弓射程则是七八十米左右。

    当然了,虽然蒙古人的角弓射程要比满人远得多,但威力却相对弱小了不止一筹,不过在这么近的距离上中箭,就算蒙古人的角弓力道再差,颜脱脱也是绝无幸免的。

    额头上中了一箭的颜脱脱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这么仰天倒了下来,这一刻周围仿佛一切都寂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吃惊的看着从马背上重重摔下来的颜脱脱,不少人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那些蒙古人竟然杀了颜脱脱大人,他们想要干什么?

    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好啦……蒙古人反了!他们杀了颜脱脱大人!”

    “蒙古人反了?”

    颜脱脱身后的十多名白甲兵愣了一下后,立刻就做出了反映,还没等那名射杀了颜脱脱的蒙古士兵回过神来,一名白甲兵便已经策马冲到了他跟前,刀光闪过之后,这名蒙古兵硕大的头颅也飞到了半空中,在他他的身后,十多名白甲兵也纷纷抽出了腰间的兵器朝着周围的蒙古兵砍了过去。

    满人向来脾气暴躁,尤其是这些白甲兵门更是从沙场中厮杀出来的人,杀人对于他们来说更是家常便饭。看到颜脱脱被杀后,愤怒的他们也没想那么多,只想着杀掉面前这队蒙古兵泄愤,二来也是杀鸡儆猴以儆效尤,但他们却忘了现在的气氛。

    现在这里的气氛已经紧张得像个装满了炸药的火药桶,他们这么一做就等于在火药桶旁点燃了火把,蒙古兵们今天憋在心中的暴虐终于爆发了,只见一名蒙古军官抽出了弯刀大声喊道:“成吉思汗的子孙们,既然这些满人不给咱们活路,想要把咱们全部杀光,咱们绝不能坐以待毙,不想死的人现在都给我冲过去,杀死他们!”

    原本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的蒙古兵们看到有人挑头,再也按耐不住了,无数人抽出了兵器高喊着“杀死他们”,便冲向了后面的督战队,这一刻不止是蒙八旗,就连汉军旗的溃兵们也跟着冲向了后面督战的满人。

    要说佟养性也派出了上千名的满人作为督战队在后面督战,但是他们如今面对的却是上万名由蒙八旗和汉军旗组成的人马,这些人现在为了活下去终于爆发了,无数的由蒙古和汉军旗组成的溃兵高举着刀枪朝着后面阻止他们逃命的督战队杀了过去,一时间喊杀声响成了一片。看着眼前这一幕,负责指挥的佟养性再也没有力气站着,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他知道自己算是完了。

    而混乱是会传染的,右侧的佟养性所部发生了火拼后,左侧由多尔衮和阿济格率领的正白旗人马也陷入了混乱,无数正白旗的战士拼命朝着后面狂奔争相逃命,这些人为了活下去可不会管后面的人是谁,他们拼命的挥舞着兵器,将任何挡在他们面前的人或是东西撕成碎片。

    看着这一幕,不管是谁都明白,这次进攻满人输了……输得很彻底……我在明朝当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