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再次溃败
    “砰……”

    一枚十二磅重的炮弹落到了清军的进攻队形里突然爆炸,令人诧异的是这枚炮弹并非爆发出炙热的烈焰,也没有喷射出致命的弹片和铁珠子,而是冒出了一股浓浓的绿色烟雾,让周围原本已经闭目等死的十多名清兵不禁愣住了,不知是谁突然喊了句。

    “大家快看啊……明狗的炮弹竟然会放屁!”

    “哈哈哈……”

    周围不少人全都笑了起来,正所谓大惊过后便是大喜,为了掩饰刚才心中的惊恐,不少人指着炮弹爆炸的地方哄然大笑,但是这些人却没有注意到那枚炮弹爆炸后喷出的浓烟正快速的朝周围扩散,很快一股刺鼻且呛人又略带金属的气味开始在周围弥漫开来。

    刚开始时清兵闻到这股气味后还笑着说明狗放的屁还真臭,但随后就再也没人说这话了,但凡是闻到这股气味的人全都开始咳嗽起来。

    随着吸入的浓烟越来越多,闻入这种气体的清兵开始感到自己的眼睛开始有些晕眩,头也开始疼痛起来,紧接着他们竟然惊恐的发现感觉自己呼吸也变得急促,甚至有窒息的感觉。

    那些吸入了绿烟的清兵挣扎的伸出手,想要祈求身边袍泽的帮助,只是不管他们怎么张口,却发觉什么也说不出来,拼劲全力也只能在口中发出一连串呵呵的声音,随后全身便开始剧烈抽搐。

    随着绿色烟雾不断的弥漫,吸入绿烟的清兵人数也在不断增多,这些绿色的烟雾很快便让清军开始恐惧起来,不少人吸入了这些绿色的毒烟后连视力都变得模糊起来。

    面对这些恐怖的毒烟,位于右侧的由汉军旗和蒙八旗组成的联军终于开始崩溃了,许多吸入了毒烟的士兵一边到处乱串一边大口的呕吐,不少人甚至吐得全身上下都是污垢,更有甚者有的人在奔跑的同时,他们的口鼻开始流下漆黑的血液,这更增了他们的恐惧心理。

    “嗵……嗵……嗵嗵……”

    位于后方的炮营不住的开炮,一枚枚毒烟弹呼啸着落到了清军的阵营里。

    这些毒烟弹就是杨峰连夜从现代社会弄来的,而这些炮弹爆炸时发出的毒烟就是人们常说的氯气。

    作为一战时曾被大规模使用过的毒气,常温状态下呈现出黄绿色颜色的氯气无疑是一种含有剧毒的气体,一旦有人只要吸入了过量的气体后就会呈现出衰弱、咳嗽、流泪、喷嚏、鼻腔分泌物增多甚至会呕吐咳血等症状出现。

    而且氯气的制作也不是很困难,只要将某种消毒液与洁厕液(哪种牌子的就不说了)混合后便会产生大量的热量并散发氯气,杨峰要做的就是将这两种液体分别撞在两个密封的罐子里然后将它们放进炮弹内,然后发射出去后炮弹爆炸两个罐子破碎后液体相互混合,随即便开始产生大量的氯气,这也是杨峰对付清军的依仗之一。

    随着越来越多的士兵倒下,位于右翼的佟养性和几名蒙古的台吉急得直跳脚,尽管他们拼命的带着卫队弹压,但崩溃一旦蔓延开来尤其是他们能够阻挡的,人类对于未知的恐惧是发自骨髓里的。尤其是蒙八旗和汉军旗的军纪明显要比满八旗差得多的情况下,不少蒙古士兵一边大喊着那是魔鬼发出的毒烟,一边拼命的往后乱窜,很快整个右侧便这么崩溃了。

    右侧已经崩溃了,左侧的清军也好不到哪里去。负责左侧的是多尔衮和阿济格率领的正白旗,尽管满八旗的军纪要比蒙八旗和汉军旗要好得多,但面对这种吸入便倒下的毒烟,他们的表现也好不到哪去,看着绿色的毒烟所到之处,同伴们无不惨叫着倒下,周围的清军们也变得恐惧起来,原本整齐的进攻队形很快变得散乱起来,不少人开始拼命的躲避着毒烟。

    眼看着战阵就要陷入崩溃,年少的多尔衮也是又惊又怒,他有些惊慌问阿济格道:“十二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咱们的勇士一闻到那些绿色的烟雾就纷纷倒地?”

    阿济格额面沉如水的看着前方不断随着爆炸冒起的毒烟,想了好一会才缓缓说道:“这应该就是毒烟了,不过如此歹毒的毒烟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其实在战场上释放毒气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最早的毒气攻击早在公元前四世纪就有了,在墨家早期着作中,就有关于利用风箱把在炉子内燃烧的芥末释放出来的气体,打入围城敌军隧道的记载。

    譬如最早的“粪弹”便是毒气弹的雏形,还有“飞砂弹”,它是将一管火药放在陶罐里,火药的成份是生石灰、松香、有毒植物的乙醇提取之,把这种武器从城墙上放下去,随即炸开,致命毒物四散。

    到了明代后,明军甚至还将砒霜和有毒的物质放入开花弹内,也有将生石灰放入炮弹发射出去,林林种种不一而足,但是这种毒气弹由于花费高昂而且实战效果不是太好,所以并没有成为战争的主流,现在江宁军突然来上这么一出,这才让清军变得大乱。

    “十二哥,右侧的佟养性那边已经崩溃了,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继续进攻还是暂时后撤?”看着四处弥漫的毒烟,多尔衮也有些慌乱起来。

    “我们……还是先撤吧!”阿济格长叹了一声,面对这种从未见过的毒烟,他只能无奈的选择了撤退。

    “陛下,左右两侧的都撤退了。”

    在后方的中军大营里,皇太极看着陷入了混乱的两翼,脸色虽然依旧保持镇定,但谁也不知道在没人看到他放在背后的双手已经紧握在了一起。从他所在的位置看过去,清军的阵地上那些不断落下的炮弹在爆炸开后升腾而起的大股大股的浓烟在阵地各处弥漫,尤其是那些惨绿色的浓烟在烈日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刺眼,让人觉得是如此的难受。

    虽然毒气弹的攻击并不像那些实心弹或是开花弹击中人时那么血肉横飞和残肢乱飞,但它所造成的混乱却比起后者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让头一次看到毒气弹威力的满清将领们脸色无不大变。

    站在皇太极身旁的豪格突然指着远处的草丛大喊道:“父皇,你快看那些草丛和树林!”

    众人随着豪格所知的方向望去,发现不少茂密的草丛和一些树林里突然一阵骚动,无数的野兔、狍子乃至野鹿等动物纷纷从草丛和树林里跳了出去,这些原本怕人的动物如今就跟疯了一般拼命的朝后方跑来,甚至有人还在这些动物里看到了老虎和豹子的身影。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怎的如此歹毒?”

    看到如此突兀的一幕,皇太极再也不能保持强自镇定的态度,脸色开始变了起来,这种毒烟竟然连树林和草丛里的动物都给逼了出来,它到底是有多歹毒啊。

    其实不止是清军感到惊慌失措,就连江宁军自己也被毒气弹那惊人的威力给吓住了,不少人军士看着前方倒在地上发出惨叫清军,只感到后背一阵发凉,就连耿秉义也有些低声骂了句:“他娘的,这些玩意也太狠了,简直就是人畜不留啊。”

    就在耿秉义吃惊的时候,步话机里又传来了杨峰新的命令,他不敢怠慢赶紧高声喊道:“一营听命,所有人全都带上防毒面罩,前进!”

    “前进!”

    “二营,前进!”

    “三营,前进!”

    整个战场上响彻着江宁军各级军官的声音,军士们带上了新发下来的防毒面罩,排着整齐的队形朝着清军缓缓逼近。从高空上看,只有一万五千人的江宁军竟然朝着人数是他们十倍的清军发起进攻,这样的场景显得十分的诡异,但事实上它就这么真实的发生了,人数只有对方十分之一的江宁军竟然就这么朝着清军步步紧逼。

    “太嚣张了,实在是太嚣张了!”

    上至皇太极下至满清的王公将领,无不对江宁军的举动感到气愤莫名,杨峰简直就是将清军藐视到了急电啊。

    皇太极微微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才睁开,随后他用冷酷的声音说道:“传令岳托不许后撤,立刻迎上去跟江宁军混在一起,只要能够跟江宁军靠近了,他们的毒烟就没有了用处,届时我们就是耗也要耗死他们!再告诉佟养性和多尔衮、阿济格,朕给他们一炷香的时间,若是还不能重新发起攻击,朕就要用军法来治他们的罪!”

    “父皇…………可是……”一旁的豪格想要说点什么,可是看到皇太极那凛冽的目光,他到了嘴边的话就被迫咽了回去。

    “这里是军阵之前,朕不希望有任何人来质疑朕的决定,你明白吗?”皇太极的语气变得格外的严厉,盯着豪格一字一句的说了句。

    “嗻……儿臣明白!”豪格只感觉心跳不停的加快,冷汗不知不觉从背后渗了出来。

    而一旁的王公大臣和不少将领对于皇太极的命令也不感到意外,大家都是打惯了仗的老人了,自然清楚象今天这种情况,皇太极率领十多万大军出战,可以说是举倾国之力来对付江宁军的两万人马,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被江宁军打退,那么对大清士气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从此以后整个大清军队将再也没有勇气跟江宁军作战,这个结果对于大清来说将是毁灭性的,这是皇太极和整个大清所不能容忍的。

    “什么?陛下让我们不许后撤,让我们发起反攻?”正指挥部队努力抵抗的岳托听到皇太极的命令后先是一愣,随后仿佛想到了什么,他深吸了口气后缓缓点了点头,“请你回去禀报陛下,就说岳托必将拼尽全力杀敌以报皇恩!”

    而正带着数百名卫队大声叱喝败退的汉军旗努力维持秩序的佟养性接到皇太极的命令后立刻就明白这是皇太极对自己的最后通牒了,如果再让皇太极失望的话,恐怕就不是训斥几句这么简单了,搞不好就是降职罢官的下场。

    这下佟养性可真是着急了,红了眼的他抽出了腰间的长刀,对身边的卫队喝道:“陛下有旨,今日之战有进无退,有胆敢后退者杀无赦,现在所有人都给进攻……进攻!”

    随后,佟养性又组织了上千人的督战队,分派到了下面,但凡又胆敢后撤者杀无赦,在连续杀死了上百人之后,原本溃败的局面这才得到了制止,在弓箭和刀枪的逼迫下,剩下的一万多人不得不硬着头皮重新朝着江宁军冲了过去。

    而位于左侧的多尔衮和阿济格二人接到了皇太极的命令后,兄弟俩人相视了一眼,只能苦笑了一声下令军队停止后撤,继续朝江宁军进攻。

    其实皇太极想得不错,一旦这次清军溃败,那么对于整个大清国士气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但他对于第一次出现在这个时空的毒气认识却很不足,以为凭借着严酷的军法和杀戮就能让部队重新恢复战斗力,但事实证明了一件事,在这个世上,有些东西要比死亡更加令人恐怖。

    随着毒气弹不断的爆炸,氯气在战场上蔓延的范围也在不断的扩大,吸入氯气的清军也越来越多,不断有大批的清军捂着脖子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着,这种比空气重1.5倍的气体被人吸入后很快就会窒息而死。

    刚开始的时候死亡的清军只是数十数百人,但随着毒气范围不断扩大,死亡的清军人数也在呈几何数增加,仅仅不到两刻钟的时间,包括蒙八旗、汉军旗和满八旗在内死亡人数就达到了上万人。

    整个战场上到处都是蜷缩成一团,这些死亡的人大多数口鼻都流出了黑色的血液,由于死亡的时候特别痛苦,这些人死亡的时候脸上大多都呈现出一种痛苦狰狞的神情。

    整个战场上除了毒气弹爆炸时发出的闷响之外,也就只有江宁军一边前进一边开枪发出的声音,至于清军的喊杀声……不好意思,在毒气里还敢大声喘气说话的人的已经死了。

    而在这种情况下,前线的清军又一次溃败了,而这次却是连神仙也无法阻止……我在明朝当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