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毒烟弹
    天启七年八月二十一晴

    当天色刚刚发白的时候,忙碌了一夜的杨峰只休息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被大营外的号角声给吵醒了,被喧哗声吵醒的杨峰只得穿戴好铠甲走出了大帐。

    出了大帐的杨峰直接来到了郑妥娘和线娘二女所在的帐篷,进去后就看到两女早就将无人机升了空,显示器上已经将无人机拍摄到的画面传递过来。

    看到杨峰进来,郑妥娘赶紧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挽着他的胳膊担心的说道:“相公,刚才妾身和线娘查看了一下,发现鞑子昨晚趁着天黑将咱们给包围了,如今咱们周围到处都是鞑子?”

    “别慌,让我看看!”杨峰轻轻拍了拍郑妥娘的小手示意她不用着急,随即走到了显示器前看了一下,从空中无人机拍摄的画面来看,江宁军的占地数里的大营就象一座孤岛一般,一队队密密麻麻的清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江宁军的营寨团团包围,只等着一声令下就对江宁军发起进攻。

    若是胆子稍微小点的人看到这样的情形指不定就要被吓瘫在地,可是杨峰不但没有被吓到,反而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看着显示器,脸上还露出了一丝莫名的微笑:“哟呵……看来皇太极是铁了心的想要把我们一口吃掉啊。线娘,你再飞高些,让我看清楚点。”

    坐在显示器前操控无人机的线娘听到杨峰的调笑后扭过头嘟着小嘴道:“老爷,您还有心情笑啊,鞑子已经将咱们包围了,咱们出不去了呀。”

    “怕什么。”杨峰一边盯着显示器一边随手在线娘的挺翘的鼻梁刮了一下调笑道:“皇太极以为靠着人多就能吧咱们吓倒,他这是在做梦呢,你们放心好了。”

    线娘急得跺起了脚:“诶呀!老爷你坏死了,都这个时候了您还有心思逗人家。”

    杨峰打了个哈欠:“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打仗么。咱们又不是没跟鞑子交过手,连他老子都被咱们打得一命呜呼了,还怕他的儿子不成?既然皇太极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咱们若不出去应付一下岂不是让他小瞧了咱们。我先出去一趟,你们在这盯着,有什么事情记得通知我。”

    出了帐篷后,营寨里响起了一阵悠扬的军号声,这阵号声是从辎重营的方向传来的,那是在通知众人要开饭了。

    江宁军的将士们饱餐一顿后,随着阵阵嘹亮的号角声,十多个寨门同时打开,一队队身披红色铠甲的军士在军官的指挥下缓缓走出了寨门开始步入战场。

    一万五千名步卒分成了三个巨大的空心方阵,在方阵的后面则是邱迪生指挥的炮营,一百多门火炮按照口径的不同分成了三排,最前面的是五十八门六磅炮,中间是三十六门八磅炮,最后则是三十二门二十四磅重炮。当火炮进入炮位后,一名名炮手赶紧从马车上卸下弹药开始做起了准备。

    距离江宁军数里外的盛京南城门楼上,一身戎装的皇太极在数十名王公大臣的拥簇下凭栏眺望着远处的江宁军大营,当他看到江宁军开始列阵出营后,眼中露出冷冽目光他的轻哼了一声,扭头对身后的诸将道:“诸位,我太祖高皇帝自起兵一来,数十年来一直东征西讨,从只有十三副铠甲到如今占据了辽东大部,拥有部众百万,未曾有过败绩,唯独在杨峰和他的江宁军手中屡受挫折损兵折将,说杨峰是咱们大清的生死大敌也不为过,就连太祖高皇帝和莽古尔泰也命丧敌手,今天杨峰亲自来到了盛城下,咱们应该怎么办?”

    众人沉默了一下,随后齐齐发出了怒吼。

    “报仇雪恨,全歼江宁军!”

    “对……全歼江宁军!”

    皇太极眼中闪过冰冷的目光:“你们如今也看到了,杨峰只带着两万人趁着咱们远征锦州之际偷袭盛京,好在大阿哥豪格和杜度将盛京守住了。既然咱们守住了盛京,那么接下来杨峰就有难了,咱们十多万大军就是用牙齿咬也要将他们全部咬烂,若不将杨峰杀死,朕枉为人子,枉为大清的皇帝!”

    此时的皇太极是兴奋的,在他看来杨峰实在是太托大了,区区两万人就敢来打盛京,现在盛京没打下来,那么就轮到他倒霉了,他这十多万人家就算是咬也能把杨峰和他的两万人给啃下来。只要杨峰一死,没有了杨峰的大明还有谁能阻挡大清的铁骑?

    说完后,皇太极将目光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众将后突然喊道:“豪格!”

    豪格赶紧出列,打了个千跪下道:“父皇,儿臣在!”

    皇太极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大儿子朗声道:“豪格你这些天守卫盛京,不让江宁军踏入盛京半步,有大功于国,故而朕要封赏与你。今日朕特封你为和硕贝勒,领和硕贝勒仪仗!”

    豪格先是一愣,随即面露喜色,重新跪了下来向皇太极磕头,“谢父皇!”

    一旁的众人眼中露出羡慕之色,也有一些人心里暗自不服,在他们看来豪格之所以能在江宁军的攻击下守住盛京,起码有大半的功劳要归于杜度,否则仅凭豪格一个人能否守得住盛京还两说呢,只是这么点小功劳就能荣升和硕贝勒,这皇太极也太偏心了。

    说完后,皇太极又将目光转向了杜度,“杜度……此次你镇守盛京有功,朕自然也不吝封赏,特此册封你为多罗安平贝勒!”

    “多谢皇上,奴才叩谢皇恩!”杜度不敢怠慢,赶紧跪了下来谢恩!

    看到这里,不少人再一次摇头,同样是镇守盛京有功同样是贝勒的爵位,一个直接就封了和硕贝勒,另一个只是升为多罗安平贝勒,看来有个好老子就是不一样啊。

    皇太极是什么人,眼光一转后便将众人的神情尽收眼底,只见他淡淡一笑,指着城外的江宁军道:“诸位也别埋怨朕吝啬封赏,今天朕把话撂在这里,若是有谁能砍下那杨峰的项上人头,朕便以郡王之爵封赏之。若是有人能生擒了那杨峰,纵然是亲王爵位朕也不吝封赏之,现在诸位都随朕一起下城墙,会一会那杨峰吧!”

    说罢,皇太极率先走下了城墙,众位王公大臣们纷纷跟在他身后,所有人都在摩拳擦掌,准备一举歼灭江宁军甚至生擒杨峰。

    随着满清大军里阵阵号角声响起,一名名身材健硕身披重甲的战士或是骑马或是步行慢慢的朝着江宁军的大阵逼去,位于最中间的是代善率领的正红旗一万马甲步甲兵,位于左侧的则是多尔衮和阿济格率领的正白旗的一万兵马,位于右侧的则是由几名蒙古台吉和汉军旗组成的两万多人马,一共四万大军朝着江宁军缓缓压来。

    面对企图以泰山压顶之势逼迫过来的清军,江宁军没有丝毫惊慌,依旧是祭起了老一套的打法,用他们的火炮说话。你们满情人不是自夸勇武吗,那就让我看看,你们所谓的勇武在火炮下面还能剩下几分。

    在炮营阵地上,邱迪生罕见的沉下了脸,右手的小红旗挥舞了一下,他身后的号手立即吹响了尖锐的哨声。

    “目标,正前方一千米清军队列,开炮!”

    “轰轰轰……”

    伴随着浓浓的白烟,一阵震耳欲聋的炮声立即响彻起来,一时间整个炮兵阵地都被浓浓的白烟被包裹住了。

    响声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震得周围的马匹和牲畜都在一阵嘶叫,就连数里外的皇太极等人也感到脚下传来了一阵隐隐震动。不少人的心脏都剧烈跳动起来,江宁军的火炮威力怎么又变大了。

    而正在缓缓列阵逼近的清军看着远处升腾而起的浓烟和巨大的响声,不少人面色变得苍白,甚至不少人都吓得尖叫起来。

    一颗二十四磅重的铁球呼啸而来,砸在了正红旗进攻队列前不到三四米的地方,正好砸到了一块大石头上面,带着席卷一切的气势的铁球砸到大石头上后,这块大石头立刻被打成了数十块大小不等碎片四处横飞。

    冲在最前面的十多名正红旗的甲兵们立刻就遭了殃,被石头击中的他们身上立刻喷出了一股股的血箭,即便他们身上都穿着精良的盔甲,也挡不住这些尖碎石块的激射,当场就就打翻了六、七个。更有一些被大石块击中的人,他们整个人如同麻袋一样,以各种形状各异的姿势摔滚出去,所有人都是口吐鲜血,骨头被打断的声音不绝于耳。

    在被炸碎的石头方圆十多米的范围内,已经没有能够站立的人,这个范围内的人不是被炸死就是被炸伤,就算是范围外的战士也不好受,不少人只觉得一块块碎石不断的打在自己的铠甲上发出啪啪的声音,仿佛下一次就要被人打烂。

    好吧,这只是一颗二十四磅的弹丸而已,更多的弹丸已经已经落在了清军的进攻队形里。

    轰!一颗大铁球直接落在了清军的阵形里,尘土飞扬中夹着大股的血雾,一个清兵当场被打成碎肉,泥土夹着一些支离破碎的肢体乱飞。随后这颗铁球裹挟着巨大的动力在清军阵形里横冲直撞,但凡是它所带之处全都掀起了一阵阵血雾,一名名挡在铁丸前的士兵在铁球面前全都变成了螳臂挡车的虫子。一些侥幸没死却被炮弹砸中四肢的倒霉鬼不是断手就是断脚,正拼命的向身旁人惨嘶呼救。

    看着一排排倒在血泊中非死即伤的士兵,皇太极的脸色难看异常,眼前的场景是那么的熟悉也是那么的令他感到痛心,以往可以以一敌十的勇士在那些贴秋的面前就像是一只只惊弓之鸟,看到铁球飞来他们不是尖叫着躲避就是发出凄厉的吼声,这无疑会大大影响到部队的士气,可偏偏他们还没有什么好的办法避免这些事情。

    “皇阿玛,江宁军的炮火太厉害了,不如让大贝勒他们暂停攻击吧!”

    江宁军的第一轮炮火全都对准了代善的正红旗,光是这第一轮炮击死伤的人就达到了数百人,看得眼皮子直跳的豪格忍不住向皇太极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皇太极转过头对豪格叱喝道:“怕什么,打仗哪有没有死伤的,才损失了几百人而已你就害怕了,那还打的什么仗?”

    “是……儿臣错了!”豪格被皇太极的叱喝吓了一跳,低下了头赶紧认错。

    “还有,你马上派人督促多尔衮和佟养性他们,加快速度,一定要在江宁军反映过来之前突入他们的营地,只要能和他们短兵相接,他们的崩溃就在眼前!”

    “嗻,儿臣明白了!”

    就在炮营轰击正面敌军的时候,位于两侧的清军突然加快了速度朝着江宁军的两侧扑来,接到了望手传来的警讯后,杨峰登上了高高的了望斗,看着加快了速度朝着己方重来的敌军,他喃喃的说:“皇太极啊皇太极,难道你只会这招人海战术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接下我就让你明白,有时候人多真的是没有用的。”

    说完后,杨峰从腰间掏出了步话机,调节到了一个频道后沉声道:“邱迪生,传我的命令,朝两侧敌军发射毒烟弹!”

    “明白!”

    接到命令后的邱迪生很快便下令火炮转向,随后炮手们从身后的炮弹箱里取出了一个个圆溜溜的炮弹,这些自带木托的炮弹跟平常用的开花弹几乎没什么区别,唯一有区别的就是这些炮弹的颜色别涂成了有些刺眼的绿色,而且炮弹上还画了一个有些下人的骷髅头。

    当炮手们准备完毕后,随着一声令下,一门门火炮喷出了大股大股的浓烟和火光,一枚枚毒烟弹就这么飞速的脱离了炮口朝着远处飞去。

    这些炮弹在飞行了几秒钟后,重重的砸到了清军的进攻阵形中央。令人感到诧异的是这些炮弹落地后并没有爆发出剧烈而炙热的火焰或是连蹦带跳的杀伤人员,而是一股略带诡异的绿色烟雾开始四处弥漫开来。找本站请搜索“6毛”或输入:.我在明朝当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