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放箭
    盛京南城门

    自从盛京被江宁军围困之后,南门就成了江宁军炮击的重点,经过六七天不停的炮击,整个南城门已经是一片狼藉,昔日原本高大威武两丈五尺高,足以让四辆马车并行的城墙被开花弹炸得坑坑洼洼,看起来就象月球表面一般的荒凉。

    城墙上早就没有了人,经过这几天的炮击,守城的清军终于弄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人啊,甭管他能力能举鼎还是能一人破千军,在四处纷飞的弹片面前都是一视同仁,不信这个邪的人如今不是变成了残破不全的尸体就是躺在了病床上痛苦的哀嚎。

    经过连续七天的炮击,江宁军固然是浪费了大量的弹药,但清军也不好受,据统计这些天光是被炮弹打死打伤的人就超过了两三千人,以帮忙守城的青壮和平民居多。要知道炮弹可不张眼睛,在炮击的时候不时就会有炮弹飞过城墙落在城中的房子里,这样一来平民的伤亡就不可避免的大了起来,也让盛京城里的那些王公贵戚的家眷们人心惶惶,要不是如今江宁军就在城外虎视眈眈恐怕早就出现逃亡现象了。

    今天是江宁军围城的第八天,这天上午,刚吃过早餐的豪格接到了报告,城外的明军用箭矢射来了一封书信,指明要守城主将亲启,下面的人不敢怠慢,赶紧给他松了过来。

    豪格接过书信一看,整个人就愣住了。

    这封信是杨峰写的,信上没有多说什么废话,而是狠直截了当的告诉豪格,让他们在两个时辰之内将哲哲的两个女儿马喀塔和承欢送出城来,否则江宁军今天就要发动总攻了,届时整个盛京城将会玉石俱焚,到时候莫怪他勿谓言之不预也。

    “什么……他们竟然要我将马喀塔和承欢送出城去?”

    看着这封信豪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在当场,随后他才想了起来,几个月前杨峰同样给他的老子皇太极写了封信,同样是让皇太极将马喀塔和承欢送出去,皇太极大发雷霆之下甚至将马喀塔和承欢俩人赶出了原先的寝宫,让让侧妃叶赫那拉氏严加管教,据说这两个丫头还吃了不少的苦头。

    作为皇太极的长子,豪格自然明白皇太极的心情,戴上了一顶……错了,是三顶绿油油的帽子也就罢了,那个奸夫竟然还敢写信让他将两个女儿也交出去,这种事只要是个男人就受不了啊,所以对于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的遭遇豪格自然不会多说半句话,可现在对方竟然又写了几乎同样内容的一封信给自己,难道他以为自己皇阿玛不在,自己就会接受他的要挟吗,也太小看自己了吧?

    “喏!”豪格将手中的信递给了一旁的杜度。

    杜度接过信看过之后也皱起了眉头,他也有些弄不明白杨峰为什么会写出这种没有丝毫用处的信件,难道他以为经过几天炮击后他们就会屈服不成,他也太小看大清男儿的勇气了吧?

    两刻钟后,城外的杨峰就收到了回信,豪格的回信只有一句话:“你要战我便战!”

    “嘿……这个豪格还真把自己当成成吉思汗了!”

    看到这封信后杨峰被气乐了,他扭头对身边的耿秉义:“传我命令,攻城!”

    “明白……攻城!”

    “攻城!”

    “咚……咚咚咚……”

    高亢苍凉的鼓声在城外响了起来,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军士开始缓缓朝着南城墙逼近,而江宁军的行动很快被负责放哨的清军看到了。

    “来人啊,明军攻城了!”

    “快……所有人上城墙……弓箭手准备!”

    这是江宁军围城后第一次攻城,所有清军都开始紧张起来,一名名清军和帮忙守城的青壮在军官的喝令下开始上城墙,一根根滚木垒石也被抬到了垛口处,一名名正蓝旗的清兵躲在了垛口后面面带紧张的看着远处缓缓逼近的江宁军。

    豪格和杜度也在十多名戈什哈的护卫下上了城头,看着缓缓逼近的江宁军豪格对着城头的清军大声说道:“大清的勇士们,从七天前开始,明狗已经将咱们给包围了。大家也看到了,懦弱的明狗这些日子只敢用火炮来骚扰咱们,妄想迫使咱们投降,可事实上他们这是在做梦,咱们满清勇士是永远也不会屈服的!

    现在他们终于肯来送死了,现在就让咱们用手中的刀枪砍掉他们的脑袋,并悬挂在城头,让他们知道这片大地永远属于咱们满人,大清万岁!”

    “大清万岁!”

    “万岁!”

    看到身为大阿哥的豪格亲自上城头为众人打气,城头的清军士气立刻高涨起来,就连青壮们也跟着高喊了起来,他们的干劲更足了!

    在豪格和杜度的指挥下,上万青壮和六千清军很快就进入了战斗位置,一锅锅的金汁被煮开,一捆捆的箭矢也被送到了弓箭手的旁边,无数清军望着缓缓逼近的明军眼中露出了狰狞的神情。

    站在城头的豪格也满是豪气的对杜度道:“你看着吧,今天我就要让明狗们将尸首铺满盛京的城墙!”

    杜度则是有些不解的看着城外缓缓逼来的江宁军眼中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他有些不明白,如果江宁军真的要攻城的话就应该速战速决尽早占领盛京才是,怎么等到了现在才开始攻城,难道他们不知道时间拖得越久,被闻讯赶来回援的陛下的大军包围的风险就越大吗?杨峰不是那么蠢的人吧?

    只是不解归不解,杜度还是转头对身旁的一名戈什哈道:“传我的命令,让咱们的弓箭手专门射杀对方那些扛云梯的明军,绝不能让明军轻易的登上咱们的城墙。”

    “嗻!”戈什哈立刻领命而去。

    正当弓箭手们虎视眈眈的盯着城下的明军,准备用手中的强弓对他们发出致命一击的时候,那些明军在行进到距离城墙三百步的时候却停了下来。

    “咦……那些明军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停下来了?”

    城墙上的清军一时间大感惊讶,难道明军不攻城了吗?还有他们云梯在哪?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那些江宁军停下来之后,从他们的后面开始开始涌出了一大群人,这些人足有五六百人,每十个人扛着一条长长的云梯朝着城墙就冲了过来。

    “注意……准备放箭!”

    “弓箭手准备!”

    城墙上到处响起了军官的吆喝声,弓箭手们开始抓紧了手中的长弓,一支支箭矢搭上了弓弦。

    看着朝他们冲来的人,豪格狞笑着下令道:“都看仔细了,让下面的人都射准点,一定要给那些明狗一点……呃……”

    说到这里,豪格的声音就象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般戛然而止,脸上原本狰狞的表情也变成了错愕,几乎是与此同时城墙上也响起了一片惊呼声,不少清军纷纷叫了起来,因为这个时候他们都看清楚了,那些扛着云梯往前冲的人并非是江宁军或是明军的青壮,而是……而是满人。

    是的,就是满人,对于这点无论是豪格还是城墙上的清军都可以肯定,那些人全都是不折不扣的满人,他们甚至可以看到那些扛着云梯的人里还有许多老人和小孩,而在这些满人的身后,一队队的明军正在驱赶着他们往城墙跑,豪格甚至能够看到一名落在最后面的老人跑得太慢,被一名军士用刺刀从后背捅了进去,带血的刀尖从他的胸口冒了出来。

    “这些畜生啊……哇……”

    看到这一幕后,豪格只感到胸口一阵发闷,随后忍不住将一口鲜血吐在了地上,在阳光的照耀下那滩鲜血是那么的艳红。

    “大阿哥!”看着摇摇欲坠的豪格,一旁的戈什哈见状后赶紧上前扶住了他。

    看着城墙下那些被刺刀逼着扛云梯往前跑的满人,原本打算给明军一个惨痛教训的清军全都呆住了,紧握着箭矢的手也慢慢松开了,清军虽然对待汉人非常的残暴,这些年来辽东近两百万的汉人几乎都被他们杀了大半,但还没残暴到连自己族人都杀的地步。

    “快点,你们这些鞑子还不赶紧将云梯架起来!”一名军士一脚将一名跑得慢的少年踢了一个跟斗厉声喝道:“若是再慢一步老子就给你来个透心凉!”

    在刺刀的威胁下,那些满人不得不以飞快的扛着云梯来到了城墙下。

    眼看着一架架云梯就要在自己的眼皮子低下架起来,城墙上的清军们也急得出了一身冷汗,一名军官急得声音都变了,跑到杜度跟前大声道:“贝勒爷,如今咱们应该怎么办?”

    杜度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还能怎么办?传我的命令,不管下面是谁,给我放箭!”

    “嗻!”

    这名军官跑到了城墙上大声喊了起来:“贝勒爷有令,不管下面是谁,放箭!”

    “放箭!”

    随着一声令下,一根根箭矢朝着城墙下的人去射了过去……我在明朝当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