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炮击
    “轰……”

    上百门火炮同时开火的情形是什么样子?恐怕许多人一辈子都无缘一见,但是今天锦州城上的数千名守城的清军却看到了,由于是上百门火炮同时开火,以至于听起来就象只有一个声音一样,只是这个声音发出的动静实在是大了点,就连两里外的锦州城头的清军只觉得脚下的城墙微微一震,随后远处伴随着一声闷响,一股浓浓的白烟同时腾空而起。

    “快……躲好……所有人都躲好!”城墙上传来了不少军官嘶声竭力的吼声。

    对于江宁军清军并不陌生,随着一场场的战斗打下来,就连最底层的辅兵和包衣都知道江宁军火器最为了得,在与江宁军数次的大战当中,清军就吃了无数的苦头,已经有无数人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他们,任你是勇猛无敌甚至是力能举鼎的勇士在面对飞来的弹丸或是铅弹时也要有多远跑多远,否则等待你的将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其实不用军官们多说,曾经更江宁军交过手的正蓝旗的步甲、马甲乃至辅兵们早在江宁军开炮之前就已经全都躲在了城垛乃至任何可以躲避炮弹的地方,要不怎么说战场是最能让人快速成长的地方,几场大战下来,即便是昔日最瞧不起火器的人在看到江宁军的火炮或是火铳时都会下意识的找地方躲避。这与是否勇敢无关,纯粹是人类在面对危险时产生的下意识的反映。

    经过不到三秒钟的时间,上百枚以每秒四百多米速度飞行的开花弹便飞抵了目的地,这些开花弹或是飞过城墙落在了城墙后面的建筑物上,或是落在了城墙前面,但更多的则是准确的击中了盛京那高高的城墙。

    “轰……轰轰轰……”

    一枚枚开花弹几乎同时爆炸,在数百克黑色炸药爆炸威力的推动下,无数弹片和铁珠子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向四周喷射,许多来不及寻找遮掩物或是没有躲好的清军瞬间便被四处飞溅的弹片和铁丸击穿了脆弱的身体。

    一名躲在了垛口后面自以为已经狠安全的步甲兵突然听到一声沉闷的好像重物落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随即转头往后一看,正好看到一枚拳头大小的铁丸正从后面滚到了他身后,他还没来得及反映过来,就看到一阵橘红色的光芒突然在眼前闪动,随后整个人便被硝烟给包裹住了,

    当硝烟散去后,原本这名清兵躲避的地方多出了两截被炸得看不出模样的烂肉。是的,就是两截被炸得看不出模样的烂肉,在如此近距离的爆炸中任何人或是有生命的物体都不可能逃逸出去。

    在江宁军开炮之前,豪格已经被几名戈什哈以及十多名军官半是拥簇半是架着的下了城墙来到下面的藏兵洞。躲在藏兵洞里的豪格听着头顶上此起彼伏的巨大的爆炸声和脚下传来的震动,饶是他不是第一次和江宁军战斗,但此刻的他也依旧被一股无力绝望的感觉笼罩住了心头。

    豪格是个性格粗豪崇尚勇武的人,打小他便以勇武出名,深得其父皇太极的喜爱。从小豪格就一直深信凭借着手中的长刀和胯下的战马他可以征服所有看到到东西,但是这个信念在遇见遇见江宁军后就被打破了。

    在天气六年的在锦州城外的大战里,豪格亲眼目睹里往日里被他认为是全世界最勇猛的满洲勇士在江宁军的枪炮面前一排排的倒下,无数昔日闻名遐迩的巴图鲁高举着长刀朝着江宁军的方阵冲锋,然后一个个含恨倒在了那些昔日被他看不起的铅弹炮弹之下,在那场大战里就连他的爷爷努尔哈赤也被好几枚万人敌给炸成了重伤,最后重伤不愈含恨而死,从那时起豪格就对以往的信念产生了怀疑,个人的勇武真的能抵挡铅弹和火炮么?

    就在去年的时候,豪格和大贝勒代善等人征讨蒙古扎鲁特部,在这场战役中豪格表现很是突出,亲手斩杀了扎鲁特部的勇将贝勒鄂斋图。皇太极得知后大喜,当即下令晋升他为多罗贝勒,也正是在这场战役里豪格这才重新找回了昔日的信心,他努力告诉自己,自己的强弓和长刀并没有过时,自己依旧能够依靠它们征服世界,只是这个好不容易重新树立起来的信心今天又被那熟悉的炮声给打破了。

    不过这种消极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豪格很快就暗自给自己打气:“不行……我不能再消极下去了,盛京城的数十万旗人的安危全都寄托在了自己身上,我不能这么消极下去,江宁军的炮火再厉害又如何,大不了就将这一百多斤交待在这里罢了。”

    他扭头对旁边的杜度道:“你马上派人通知所有王公府邸,让他们将府中的包衣、下人和以及十六岁以上五十以下的男子都聚集起来,组织他们搬运东西并上城墙守城,若是有谁敢推脱不来,你尽可将他们拿下甚至就地格杀!”

    旁边的正蓝旗的军官们听到这里不少人都吓了一跳,皇太极出征的时候就将城里的大部分青壮都带走了,现在豪格还要将剩下的老弱都聚集起来上城墙作战,这样做可是很容易得罪人啊,等到皇太极率领大军回来,搞不好有人就会拿这件事做文章。

    一名甲喇章京忍不住说道:“大阿哥,盛京城内的青壮大都都岁皇上出征了,剩下的几乎都是老弱病残,咱们若是征召他们上城墙守城的话死伤肯定会很严重,日后恐怕会遭人非议的。”

    豪格冷笑道:“遭人非议?你以为盛京城若是被攻破的话这些老弱病残就能保住性命?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想“遭人非议”恐怕也非议不起来了吧?”

    “不错!”杜度也赞同道:“汉人有句老话,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盛京城若是被破,咱们所有人全都活不了,若是还害怕被人非议的话,那咱们干脆什么也别做,就等着江宁军杀进城来将咱们所有人都宰了吧,你们可别忘了,江宁军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了?”

    听到这里,众军官们这才想起来,江宁军就是靠垒京观出名的,只是这些年来由于江宁军的威名逐渐强大,不少人渐渐有意无意的忘了这件事,现在被杜度这么一提醒,众人这才想起来,以杨峰对满人的仇恨,若是盛京城被攻破的话,那些女人或许还能免除一死,可是成年男子却绝对无法幸免,即便是杨峰大发慈悲绕了他们一命,但这些人最好的下场也是在某个矿山里渡过余下的人生。

    一想到城破的下场,镶蓝旗的军官们眼睛都红了,这下再也没人会说什么死伤惨重的话了,让江宁军打进来的话他们连老婆孩子都保不住了,谁还顾得上那些老弱病残是不是死伤惨重啊。很快便有几名军官领命而去,一时间整个盛京都开始鸡飞狗跳起来。

    而与此同时,盛京城外的杨峰正坐在一辆特制的马车里,从显示器上看着从无人机上传回来的信号,时而眉头微蹙时而微笑点头,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在他的旁边线娘则是小心的操控着无人机在盛京城头数百米的上空盘旋着,郑妥娘则是拿着纸笔不停的写写画画,时不时还拿起手中的步话机说些什么。

    约莫半个小时后,听到外面的炮声逐渐慢下来,杨峰这才对郑妥娘道:“好了,让炮营停止炮击,歇息一个小时!”

    “明白!”

    郑妥娘很快便拿起步话机通知炮营的人。

    杨峰下了马车来到大阵里,担任前敌指挥的耿秉义很快走了过来用兴奋的语气道:“侯爷,经过刚才的炮击,鞑子的伤亡肯定不小,末将以为咱们可以发起试探性的进攻了。”

    杨峰摇了摇头:“不行,现在还不是攻城的时候,咱们刚才的炮击其实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那些鞑子大多都躲到城墙下去了,我刚才看了一下,咱们的炮击充其量也只是给鞑子造成数百人的伤亡,而且鞑子的城墙做得狠坚固,开花弹并没有对城墙造成太大的损伤,现在攻城的话很难将城池攻下来不说,但是这伤亡就肯定不小。”

    虽然从装备上来说,全部装备了火器的江宁军已经算是一支热兵器军队,但杨峰并不会真的认为江宁军的战斗力真的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了,要知道任何武器都有自己的缺点,更何况热武器部队固然威力比起冷兵器部队攻击能力更强,但它的消耗程度比起冷兵器部队却是高得太多。

    就拿如今的两万江宁军来说,目前他们携带的炮弹最多只够维持炮营两天的消耗,一旦炮弹消耗完毕炮营就只能干瞪眼,所以在后续的补给到来之前杨峰是不敢放开手脚玩炮火覆盖战术的,

    更重要的是杨峰在盛京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皇太极肯定已经知道了自己老巢被包围的消息,只要皇太极脑子还没进水他肯定会星夜驰骋回援,如果等到皇太极率领的包括满八旗和蒙八旗在内的八万大军到来的话,杨峰就要面临两面夹击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杨峰就更不敢冒着重大伤亡的风险攻城了。我在明朝当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