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生存还是毁灭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现在这个问题同样降临到了这些荷兰人的头上,是接受明国人的雇佣成为一个雇佣军还是到矿山去服苦役,这是一个几乎不用考虑的问题,只要不是智商有问题的人都知道怎么选择,只是在这个选择上他们也发生了一些分歧。

    卢光彪一行人走后,战俘营里的五百多名荷兰战俘很快就三三两两的分成一个个圈子讨论起来。

    昂科斯等数十名军官也聚在了一起,大家或是坐在地上或是躺在草地上看着远处默默的想着心事,一头灰发的塔吉克对一旁的内厄姆问道:“中尉,您打算到哪个舰队干活?”

    “我?”内厄姆有些茫然的说:“还不知道呢,不过我对那个把我们击败了的第一舰队和他的指挥官很好奇,或许会去那里吧。”说完,他斜眼瞥了塔吉克一眼问道:“你呢,想好去哪了吗?”

    “我吗?”塔吉克犹豫了一下才道:“我可能去第二舰队吧,我听说第二舰队是一个新组建的舰队,肯定很需要有经验的人才,我去到那里应该会更受到重视吧。而且你没看到吗,第二舰队的指挥官竟然……竟然……上帝啊,我从来没想到竟然会有女人担任一支舰队的指挥官,而且还是那么一个有魅力的女人,我感觉自己要沦陷了!”

    “塔吉克,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梦了。”刚说到这里,旁边立刻就有人泼了一瓢冷水,“你刚才没听说吗,人家可是游击将军,按照我们的军衔来划分的话她至少是一名准将,你一个小小的少尉还是不要做梦了。更何况我们还是人家的俘虏,而且明国人还是出了名的保守。我可以保证,只要你敢暴露出你的想法,第二天就会被送到矿山里挖矿的。”

    被人挖苦的塔吉克脸色涨得通红,瞪大了眼睛怒视着对方:“我……我只是说说而已,难道这也不行么。该死的艾伯丁,你不也只是一名小少尉么,有什么可神气的!”

    泼冷水的少尉翻了个白眼:“是的,我确实只是一个小小的少尉,但是我却是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而不像有些人那样整天做白日梦!”

    “该死的,你这个混蛋,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你!”恼羞成怒的塔吉克站了起来就要朝着旁边的少尉扑过去,但却被一旁的昂科斯给拦了下来。

    “够了,你们两个白痴,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战俘营,我们他们的全都是一群俘虏,你想害得大家都被那些士兵教训吗?”昂科斯拦住了塔吉克臭骂道:“你这个喜欢做白日梦的家伙,收起你那点花花肠子吧,如果还管不好你的下半身,我敢保证那些明国人会教你怎么做人的。还有你!”

    昂科斯又侧脸对另外那名少尉道:“如果再让我听到你那张臭嘴又在胡说八道,我不介意把你的嘴巴打烂,都听到了吗?”

    “是的长官!”看到昂科斯发怒,两名少尉无奈的低下了头。

    昂科斯轻叹了一声,扭头众人道:“诸位,我估计明天就会回热兰遮城了,你们有什么想书信都可以交给我,我会替你们转交给你们的家人的。”

    众人闻言都吃了一惊,内厄姆惊讶的问道:“少校,他们要方您回去了吗?”

    “是的!”昂科斯点点头:“刚才那位提督阁下已经跟我说了,他需要我替他们带一些话给索诺德总督阁下,所以我才得以提前释放。”

    “哦……”

    对于昂科斯的好运,众人虽然羡慕但却并不妒忌,谁让昂科斯不但是他们当中军衔最高的军官,更是总督阁下的特使呢,让他回去跟总督阁下报信是天经地义的事,现在众人已经在考虑如何给家人写信了。

    让战俘营的俘虏们自己选择到哪个舰队做事是杨峰做出的决定,原本这个决定是受到了刘香和卢光彪反对的,在他们看来在这种事上这些俘虏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没杀死他们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了,侯爷竟然还给了自己选择到那个地方做事,这也太宽厚了吧?只是杨峰的回答却也不无道理。

    “既然这块肉反正都要烂在了锅里,无论他们到第一舰队还是第二舰队做事对福建水师来说有什么区别么?”

    面对坚持的杨峰,刘香和卢光彪只能无奈的同意了。而最后的结果却也让众人吃了一惊,五百多名俘虏中愿意到第一舰队做事的人竟然不到两百名,剩下的三百多人全都一窝蜂跑到了第一舰队,这也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在厦门城,杨峰的府邸里,杨峰懒洋洋的躺在了一张懒人椅上。郑妥娘和线娘两人一左一右依偎在他身边,一个在为他捶腿,另一个则是小心的剥着葡萄皮后才将葡萄送到他嘴边。

    线娘一边替杨峰捶腿一边好奇的问:“夫君,妾身一直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这做,难道您真的那么看重那些荷兰人吗?连在哪做事都由他们自己选,连妾身都听说了,第一舰队的人可是很不服气呢。那些荷兰人是咱们的俘虏,咱们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得干什么,凭什么要对他们这么好?”

    “这有什么不服气的。”杨峰嘴巴一张,将一颗葡萄吞进了嘴里,一阵咀嚼后一张嘴,几颗葡萄籽从他嘴里准确的吐到了旁边的垃圾筐里,这才说道:“首先,那些荷兰人虽然是咱们的俘虏,但他们却是有真本事的,谁要不服气的话我也可以给他们一艘船,看他们能不能把船开到欧巴罗去?”

    说到这里,杨峰又冷笑道:“在这里我可以负责人的说一句,虽然那些荷兰人被我们击败了,但若是抡起开船、航海乃至海战的本事荷兰人比起咱们的水准可是高得多了,既然要學人家的本事那就端正态度,别拿出我让你教我是看得起你的臭架子。既想學真本事,又不对人家好点,人家凭什么教你?”

    线娘不说话了,毕竟杨峰说的句句在理。想要人家用心教自己,就得对人家好点,否则人家若是在教你的时候在关键的地方留了一手,平时看不出来,但到了关键时刻才突然爆发的话那乐子可就大了,

    看着不做声的两女,杨峰正色道:“你们记住了,技不如人不要紧,这不丢人。咱们努力學好就是了,但是明明没本事却还要端着个架子,那才是最丢人的,明白吗?”

    看到杨峰少有的用这么严肃的神情说话,二女都吓了一跳,如同小鸡啄米似地齐齐点头,异口同声道:“妾身记住了。”

    接下来,那些做出了选择的荷兰战俘们便正式被分配到了第一和第二舰队担任任教,刚开始的时候福建水师的官兵还不大看得起这些荷兰人。尤其是第一舰队的官兵更是如此,不少水手甚至公然宣称让这些手下败将来教自己如何开船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但现实很快就给了这些人一记耳光。

    听到这件事后,杨峰亲自去了一趟舰队驻地,召集了第一舰队的官兵们跟这些荷兰人开了一次军事技能大比武,分别在航海、测绘、操帆、火炮等方面进行了全方位的比拼,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第一舰队的官兵们在所有的比试项目里全面败落。

    这个结果让第一舰队的官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少人很不服气嚷嚷着要再比试一次,杨峰很是崇善如流的同意了他们的要求,而第二次比试的结果并没有任何意外,第一舰队的官兵们依旧全面败落,这一下第一舰队的官兵全都哑了。

    而这个时候杨峰才登场了,将这些开始膨胀的官兵和军官狠狠的臭骂了一顿,最后杨峰还下了严令,一年后再进行一次比武,若还像今天这样全面败落的话就让他们全部回家吃自己,用杨峰的话说就是那些明知道自己技不如人还不努力追赶的人没有必要留在这里浪费粮食,否则日后上了战场也只有给敌人送人头的份。

    在杨峰的号召下,福建水师上下开始了如火如荼的大练兵活动,不仅是第一舰队,就是第二舰队也是如此。而且去掉了刘一洲这些不安定因素后,杨峰又往第二舰队派出了上千名的军官和官兵,加强了对第二舰队的控制,对此刘香并不觉得意外,毕竟将心比心之下换做她也会这么做的,没有哪个上位者会喜欢手底下有一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队伍,杨峰能忍到现在才插手已经算是很有耐心了。

    就在福建水师展开大练兵的时候,被释放的昂科斯少校也灰溜溜的回到了热兰遮城,见到了荷兰驻台湾总督索诺德爵士。

    看到索诺德总督后,昂科斯少校一五一十的将这两个月的经历告诉了他,说完后他垂着手静静的站在索诺德的面前等待总督阁下的发落。

    索诺德听完后并没有当场大发雷霆,而是沉默了良久,随后才问道:“昂科斯少校,这么说明国的那名侯爵已经察觉到了我们征服明国的计划啰?”

    昂科斯自然不敢告诉索诺德自己已经一五一十的将这个计划全都告诉杨峰的事情说出来,否则他即便不被当场枪毙也要被索诺德剥去身上的这身军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