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选择
    昂科斯这两个月在战俘营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每天不用干活不说还有吃有喝。

    当然了,这里说的吃喝指的是能吃饱饭,至于饭菜的质量当然只能说是凑合了,自然不能跟他在台湾的热兰遮城相比。不过我们的昂科斯少校对此已经满足了,身为战俘能有吃有喝还不用担心被拖出去砍头,他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就象今天这样他正坐在一块土疙瘩上,嘴里叼着不知从哪弄来的草根,正无聊的数着地上的蚂蚁发呆,在他的旁边同样坐着几名军官。

    一名长着一头灰发,佩带着中尉军衔的军官手拿一根小树枝一边无聊的拨弄着地上的几只蚂蚁一边说道:“少校先生,您认为我们还能活着回到荷兰吗?”

    昂科斯有些迷茫的看了看不远处的岗哨,良久才摇了摇头:“内厄姆中尉,虽然我很想告诉你我们一定可以回到家乡,但现在我只能告诉你,这个问题只有上帝才知道。”

    旁边一名年轻的少尉用埋怨的口吻道:“少校阁下,我宁愿您现在用谎言来安慰我们,也不想听到这么沮丧的话语。”

    “好吧可怜的孩子,你说得不错,我刚才的话确实让你们伤心了!”昂科斯站了起来,吐掉了嘴里的草根,用力拍了拍年轻少尉的肩膀大声,“我收回刚才的话,我现在告诉你们,明天我们就可以恢复自由了!我的孩子,听到这里,现在你的心情是不是好了许多?”

    少尉无奈的笑了:“少校阁下,你还是说实话吧,我发现你的谎话实在是太烂了,就连小孩子都骗不了。”

    昂科斯无奈的一摊手,表示自己毫无办法。

    正当昂科斯一行人无聊的数着蚂蚁的时候,营门口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几名穿着绿色军服的军人在一群身披铁甲手持火铳的士兵的拥簇下从外面走了过来。

    看到这几名军官和上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战俘营里的俘虏们顿时有些紧张起来,年轻的少尉情不自禁的说:“这些明国人不会是要把我们赶去做苦役吧?上帝啊,我还不想死啊!”

    听了少尉的话,俘虏们开始有些骚动起来,喧哗声也开始变大。

    “塔吉克,你给我闭嘴!”内厄姆中尉狠狠的瞪了少尉一眼低声骂了一句,只是他也没有察觉到就连自己的声音里也带着一丝颤抖。

    其实害怕的不仅是内厄姆中尉,绝大多数战俘的心情跟他是一样的。虽然这两个月来这些明国人并没有为难这些荷兰战俘,每天给他们的伙食只是一些粗糙的土豆泥和糙米,但至少可以让他们不用饿肚子,但是包括昂科斯在内的所有人都明白,明国人是不会白白养活他们这些人的,锋利的屠刀依旧高悬在他们的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现在看到这几名军官的到来后所有人心里都浮现出一个预感,他们期待已久的答案很可能就要揭晓了。

    很快,这几名军官在数十名士兵的护卫下来到了战俘营的中央,一名看似翻译模样的男子举着一个铁皮喇叭大声道:“所有人都过来这里集合……过来集合啦!”

    在翻译的声音中,这些荷兰战俘们不用士兵驱赶就很是自觉的聚集到了那几名军官的面前,很快五百多名荷兰战俘全都聚集了起来,而已昂科斯为首的数十名军官则是站在了人群的前面。

    昂科斯刚来,就认出了站在他面前的那名穿着红色官服的中年男子,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上一次海战中将他们打败并俘虏了他们的明国福建水师提督卢光彪。

    自从进了战俘营后,昂科斯还是第一次看到卢光彪,此时他的心中就象翻江倒海般沸腾起来,这个明国的高级军官到底来这里有什么事?难道是要将他们送到矿山里去开矿吗?一想到矿山里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昂科斯不禁整个人打了个寒颤。

    “少校……您怎么了?没事吧?”旁边传来了内厄姆中尉的声音。

    “我没事!”昂科斯勉强笑了笑,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您没事就好!”内厄姆中尉并不知道面前这个人就是俘虏了他们的“罪魁祸首”,他望着站在面前的卢光彪低声道:“少校,如果他们是来宣布索要赎金的那就太好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让我的家人凑够赎金的,我是再也不想呆在这里了。”

    这时,卢光彪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大家好,首先本官先自我介绍一下,本官名叫卢光彪,目前就任大明福建水师提督之职。也就是在两个月前的海战中俘虏了你们的大明舰队的指挥官!”

    “什么……是他!”

    “上帝啊,他就是那个俘虏了我们的家伙吗?”

    一听到卢光彪竟然就是两个月前将他们打败的那支明国舰队的指挥官,除了早就知道的昂科斯之外,其他所有荷兰俘虏们全都骚动起来,不少站在后面的人开始往前涌,企图看清楚卢光彪的相貌。而看到俘虏们开始骚动起来后,周围那些第一舰队的官兵们也开始紧张起来,担心卢光彪受到上海的他们几乎同时冲到了卢光彪的前面,手中上了刺刀的火铳也对准了那些俘虏,而一旁的翻译见状也急了,赶紧用高喊着“后退……赶紧后退!”

    其实不止是那些水师官兵,昂科斯等几名军官见状后脸色也变了,这种场合下一旦发生冲突的话他们这几百号手无寸铁的人恐怕用不了半个小时就得被对方杀得干干净净,是以他们也赶紧大声命令俘虏们往后退。

    “大家快后退,赶紧后退,不要再往前挤了,否则他们就要开枪了!”

    “你们这群蠢货想要害死我们所有人吗,马上后退!”

    “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要再往前挤了!”

    军官们又破口大骂的,有哀求的,也有警告的,一时间空地上是一片喧哗,不过让昂科斯感到欣慰的是那些有些骚动的战俘们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看到这些战俘重新安静下来,身为当事人的卢光彪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身为水师提督的他胆子自然不小,刚才那些战俘有些骚动的时候他也从未担心过,要知道他的身边可是有着一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官兵呢,要是这样还能让着些手无寸铁的俘虏给伤了那才是最大的笑话。

    看到战俘营重新恢复了秩序,卢光彪才淡然道:“看来你们还是很明智的,没有继续往前涌,否迎接你们的将是无情的刺刀和铅弹。既然你们已经安静下来了,那么本官就说一下今天的来意吧。”

    等到翻译将话翻译过去后,卢光彪扫了眼面前的荷兰战俘,发现这些战俘全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他轻咳了一声才说道:“有鉴于前些时候你们在大明境内主动挑衅大明水师,又胆敢跟大明水师交手,按照大明制度,你们所有人都要前往矿山服劳役,五年后才可返回家乡。”

    听到这里,战俘营里发出了哄然的喧哗声,作为殖民者的荷兰人又怎么不知道“服劳役”这三个字的意思呢。在这个年代,进矿山服劳役几乎就是死刑的代名词,不少人一听到脸色立刻变得惨白起来,更有胆小的人立刻就瘫倒在了地上,俘虏们有哭的有闹的也有吼叫的,一时间乱成了一团。

    看着这些俘虏们的反映,卢光彪面无表情,那些站在他身后的军官们却有不少人面露不屑之色,这些荷兰人的胆子也太小了。

    就在荷兰人心里绝望的时候,卢光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但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们家的侯爷说了,念在你们都是服从命令的军人,所以可以给你们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最近我们福建水师扩建,需要大量的教官,如果你们愿意当教官的可以来我们舰队担任教官,同样是五年的期限。

    在这五年的时间里,你们可以享受和你们军衔相匹配的薪水和福利,也可以跟你们的家人通信,如果遇到战斗的话还有战斗补贴等各种奖励,五年过后你们就可以回家了。当然了,如果有人不愿意当教官的我们也不会勉强,这些人可以进矿山服劳役,五年后同样可以回家!”

    “哗啦……”

    卢光彪的话被翻译后,战俘营里又是哄然一声喧哗起来,不少人面面相窥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还有这种操作?而有聪明的人立刻就领悟到了,如今的明国人肯定非常缺乏海军军官和水手,否则不会开出这样的条件来招揽他们。也有人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尼玛的这不就是雇佣兵吗?

    “肃静……肃静……”

    看到下面的战俘们喧哗的模样,卢光彪这次竟然没有生气,反而笑眯眯的继续道:“另外,我这里还要铁别告诉你们一件事,那就是我们福建水师分成两个舰队。如果你们答应了我们的雇佣,你们一部人将会到我所在的第一舰队工作,另外一部分人将会进入道这位刘副提督所在的第二舰队工作,原则上你们可以自由选择进入哪个舰队,现在我给你们介绍一下第二舰队的指挥官!”

    随着卢光彪的话音落下,一个修长的身影站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