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授首
    “杀!”

    当两艘福船相互撞击在一起后,发了狠的刘一洲率先跳到了刘香所在的福船上,在他的带领下,数十名铁杆心腹也跟着冲了上去,而刘香也带着一群水手迎了上来。

    “砰砰砰……”

    随着三声枪响,刘一洲用手中的三眼火铳打倒了两名刘香穿上的水手后随手将火铳一扔,抽出了腰间的长刀朝着另一名正在叛军搏斗的水手砍去,眼看着就要将对方砍倒在地,不料却被另一把长刀给拦住了,呈现在他面前的是刘香那张呈小麦色的冷艳面孔。

    “刘一洲,你的对手是我!”刘香的话音刚落,手中长刀也毫不留情的呼的一声朝着他劈了下来,吓得刘一洲赶紧将手中的长刀一撩。

    “当!”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刘一洲就感到一股大力从手中传来,差点握不住手中的长刀。

    “是你……你是一定要逼死我们吗?”刘一洲面容狰狞的瞪着刘香,目中露出一股怨毒之色。如果说原来他还对这个女人有垂涎之心的话,那么现在就只剩下了仇恨。

    “逼你?应该是你想要害死我们大家伙吧。”刘香俏面含霜冷然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一闹,对咱们这些老兄弟会有什么后果吗?搞不好咱们数千老兄弟就会因此而毁在你的手里。”

    “你胡说,害死我们的应该是你才对!”刘一洲怒道:“放着好好的逍遥日子不过,偏偏来当一个受人管束的朝廷鹰犬,我看你才是昏了头!”

    “你是没救了!”刘香摇了摇头,她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刘一洲的想法和她根本不在一个地方,可以说是南辕北辙,根本没有调和的可能。既然谈不拢那就只能用手中的刀剑来说话了。

    刘香挥起手中的长刀朝着刘一洲攻了过去,两人叮叮当当的打了起来,在他们的周围则是更多的水手在相互厮杀。

    大家或许会问,大家原本都是同一支军队,穿着同样的军服,相互之间应该怎么辨认敌我呢,其实刘一洲的作法很简单,让自己的手下用白布绑住了左胳膊就将这个问题给解决了。

    只是跟刘香和刘一洲拼死厮杀不同,那些跟随他的叛军和刘翔手下的水手的厮杀却是另外一个样子。除了刘一洲和他的数十名铁杆下属外,其余的战斗并不激烈,甚至可以说看起来大家打得很激烈,但彼此都是手下留情的。

    其实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大家原本就是彼此相处了多年,且在一个锅里舀饭吃的兄弟,打着打着说不定就会发现对方竟然是自己玩的不错的哥们,这让他们哪里下得了狠手,是以尽管看起来双方打得杀声震天,但真正的伤亡人数却并不是太大。

    当刘一洲察觉到这些情况后,差点把鼻子都气歪了。有心想要骂人,但一旁的刘香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刀光闪动中,锋利的刀刃几乎是贴着他的脖子和肩膀划过,逼得刘一洲不得不拼命抵挡。

    尽管双方一开始下手都留了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伤亡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随着伤亡的增加双方也开始打出了火气,不断有人惨叫着倒在甲板上。

    或许有人要问,江宁军不是已经全部装备了火器吗,怎么这些人火拼的时候还在用冷兵器。这里就不得不提到杨峰对待第二舰队的态度了,虽然杨峰给第二舰队的福利待遇跟第一舰队是一样的,并且也给他们装备了一百多门火炮,但出于某种考虑他却并没有为他们大规模装备火铳,所以在跳帮战时双方使用的还是冷兵器。

    冷兵器作战,在装备和兵员素质差不多的情况下拼的就是双方的士气了。交战双方一方是为了跑路,另一方则是不让对方走人,双方打出火气之后战斗也逐渐变得残酷起来。不断有伤员哀嚎着在甲板上翻滚,鲜血从伤者的身上流出,甲板上也开始变得黏滑起来。

    “轰……轰轰……”

    正当战斗越来越残酷的时候,港口外又传来了几声炮响。

    听到炮声后,正在交战的双方脸色顿时就变了。只是一方的脸色是惊骇,另一方的脸色则是惊喜了。

    “炮声……是第一舰队的人来了!”

    港口处响起了阵阵欢呼声,而刘一洲一方的叛军则是面如土色。原本光是刘香他们的人马他就已经有些顶不住了,现在第一舰队的人也赶了过来,哪里还有他们的活路?

    很快,就看到三艘战舰驶进了港口,一批批手持火铳的官兵站在甲板上,身穿铁甲的卢光彪站在舰首上高声喊道:“快……都冲上去,兄弟们都冲上去,杀死那些叛军!”

    随着第一舰队的到来以及一名名官兵加入了战场,叛军的抵挡很快就开始土崩瓦解。

    眼看着没有了退路,刘一洲的眼睛也红了,只见他高喊道:“兄弟们,反正都是死,咱们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大伙杀啊!”

    说着,刘一洲挥舞着手中的腰刀拼命朝着刘香砍去,只是经过刚才的战斗,刘一洲的体力消耗得很厉害,当他一个箭步就要往前冲的时候,脚上突然一滑,身子一个趔趄重重的滑倒在甲板上,刘香见状哪里还会客气,抢身上前挥刀砍了下去,只见血光一闪,刘一洲硕大的脑袋便跟他的脖子分离开来。

    刘一洲一死,叛军们的士气很快便跌落到了谷底。

    原本刘一洲一方的叛军就是在苦苦抵挡,现在看到刘一洲授首后就更加慌乱,没过多久李虎也被秦叔亲自打翻在地,随即被人绑了起来。

    正所谓兵败如山倒,半个小时候战斗正式宣告结束,刘一洲带领的一千多名叛军除了三百多名被打死之外其余的全都弃械投降,刘香他们取得了全面的胜利。

    这时候,刘香也来到了卢光彪的战舰上拜见卢光彪,他来到甲板后朝卢光彪拜了下去,“卢提督,下官刘香向您请罪来了!”

    看着浑身浴血的刘香,卢光彪轻叹道:“刘副提督,本官不过只比你高了半级,当不得你如此大礼,你若真有心请罪的话还是跟侯爷亲自说罢。本督已经接到消息,侯爷明日便抵达福州。”

    “侯爷?”刘香惊讶的问了一声。

    今天实在是倒霉,吃晚饭的时候被鱼刺卡到喉咙了,到了医院后,五官科的那名年轻女医生估计是个新手,弄了半天也没有办法将鱼刺弄出来,最后打电话向别的医生求助,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才终于将鱼刺弄出来。痛哭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