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对峙
    厦门西南沿海有一个石尾村,由于濒临大海且地理环境优越,杨峰在为选择造船厂地址的时候一眼就相中了这里,福建水师的第一批战舰也是在这里建造的,而今天就是第一批战舰建成下水的日子。

    这一批战舰共有三艘,是造船厂建造出来的第一批战舰,所以今天战舰下水时就连福建水师提督卢光彪也亲自到场。这时,负责督造这批战舰的船厂的大档头马老汉正在跟卢光彪讲解这三艘战舰的情况。

    “提督大人,这三艘战船都是按照伯爷给的六级战舰图纸打造的,虽然是单桅纵帆但速度却不慢,如果伯爷给的那些图纸资料没错的话它应该可以跑到每半个时辰四十……嗯……也就是十节左右的速度。另外它的排水量有450吨,可以装载20到28门火炮,共需要水师官兵180人。”

    “不错……不错……”

    卢光彪一边听马老汉的讲解一边看着码头上并排着的三艘崭新的战舰眼中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欣喜之色,虽然他在名义上是福建水师提督,麾下八千水师官兵,但手里的战舰却只有三艘用于训练兼巡逻的战船。

    当然了,说是只有三艘战船也不对,上次跟荷兰人干了一仗还俘虏了两艘荷兰战船,但即便如此加起来也只有五艘,对于拥有八千水师官兵的福建水师来说还是太少了。当然了,或许有人说不是还有刘香率领的第二舰队吗,但卢光彪却很清楚,第二舰队虽然名义上归他指挥,但一来第二舰队的战船性能很是有些良莠不齐,二来他也知道杨峰既然将福建水师划分成了两部分,这里面未必没有制衡自己的意思,自己若是过多的插手第二舰队的话很肯能会引得杨峰的反感。

    卢光彪满意的点点头:“虽然这三艘船不如被伯爷带走的清远、宁远、辽远等三艘战舰吨位大,但也只是逊色半分而已,等到这三艘战舰形成战斗力后,咱们福建水师就拥有八艘战船了。只是在本官看来,这几个月才造了三艘,还是有些少啊!”说到这里,卢光彪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看到卢光彪有些意犹未尽的表情,马老汉安慰道:“提督大人放心,这三艘战船不过是咱们的试手而已,这半年来咱们可是培养了不少的學徒和工匠。等到这三匹战船下水后咱们另外两个船厂就可以开工了,届时咱们三个船厂一起开工,等到年底便可以为水师再添十二艘战船。”

    “好!”

    卢光彪满意点点头:“若是再能增添十二艘战船,咱们对上郑芝龙他们也可以有自保之力了。等到了年底本官替你们向伯爷请功,伯爷一定会有赏赐给你们的!”

    “那小老儿就借提督大人的吉言了。”

    马老汉笑得见眉不见眼,露出了一口黄牙。他觉得在这个造船厂的这大半年是他这辈子过得最痛快的时候,船厂给他们这些工匠的饷银不但丰厚,而且从来都是按时发放从不克扣,象他这样的负责整个船厂督造的大档头每个月光是饷银就有五两银子,这还不包括厂子里分发的工作服、手套、鞋子以及粮食等福利,这种日子可是马老汉以前做梦也没想过的。

    “快看啊……咱们的船下水了……下水了……”

    不知是谁在远处高声喊了起来,随即就看到最左边的船坞上一艘战船在数百人的推搡下,从船台缓缓的朝海边移动,在这艘硕大的战船下面则是垫着一根根滚木,在众人的推动下这艘船的速度越来越快,当船离开船坞落入水中时溅起了漫天的水花,同时也引来了阵阵漫天的欢呼声。

    当三艘战船全部入水后,先是早就侯在码头上的数百名水师官兵纷纷乘坐着小船登上了战船,当卢光彪当着众人的面宣布船厂的所有工匠每个人都加发一个月的饷银后,码头上的气氛更是达到了高i潮。

    看着欢声雷动的众人,卢光彪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相信只要船厂继续运作下去,福建水师纵横大洋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了。

    “大人……大人……”

    就在卢光彪心情澎湃的时候,一名百总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什么……你再说一遍?”卢光彪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了。

    这名百总急声道:“大人,第二舰队派人来报,就在前天,第二舰队发生了内讧,一部分军官和官兵想要驾船叛逃,刘副提督率领其余官兵将他们堵在了福州港口,双方经过短暂的交火后现在正在港口对峙,刘副提督派人紧急向咱们求援,这是刘副提督送来的求援信。”

    卢光彪一目十行的看完了信后忍不住骂了句:“他娘的,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咱们仅有的五艘战船已经被伯爷带去天津了,现在还没回来呢,咱们拿什么去支援刘副提督,让咱们跑去吗?”

    原来,随着这大半年来杨峰对第二舰队不断的渗透,刘一洲惊恐的发现自己对舰队的控制力正在不断的降低,尤其是随着刘香表现得越来越强势,刘一洲更是感到自己在舰队有越来越边缘化的趋势,好些原来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兄弟已经逐渐不怎么听自己的了,这让他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按理说,自从投靠了朝廷后,杨峰对他们这些投靠过来的海盗还是不错的,不仅是军饷、福利、待遇都跟第一舰队的水师官兵一模一样,就连他们的编制也没有打散,继续让他们以第二舰队的名义继续驻扎在福州。

    按理说这样优厚的待遇应该足以让人满足了,但人的贪婪是没有止境的。在刘一洲看来,虽然如今的他有了一个千总的官职,手底下也管着上千号人,但头上的公公婆婆实在是太多,不仅有刘香这个副提督压着,身边更是有杨峰派来的镇抚官和司马时时看着自己,这让习惯了随心所欲的刘一洲感到异常憋屈。

    更让刘一洲感到不爽的,在江宁军里无论是发饷还是发放任何东西都不是军官们发放的,而是由军中的司马当着全军将士的面发放,这让原本想要过一道手的刘一洲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

    就在前些天,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的刘一洲终于决定要脱离福建水师去自立门户。或许有人要问,以前刘香他们那么多人都被郑芝龙逼得活不下去了,现在就凭刘一洲他们这些人难道就能过得比以前更好吗?

    事实上,刘一洲不是傻瓜,他敢脱离出去自然有自己的信心。这一次刘香他们投靠了杨峰后,杨峰不仅在待遇上没有亏待他们,完全是跟第一舰队看齐,还给第二舰队配备了八磅炮和十二磅炮在内的一百二十门火炮,刘一洲自己就装备了四十门,这也是刘一洲敢脱离福建水师的底气所在,在刘一洲看来,凭借着自己手上这些船和数十门火炮,自己无论去哪都能吃香喝辣,又何必看别人的脸色过活呢。

    七月十一福建水师第二舰队驻地马尾港口

    原本祥和的港口今天的气氛格外的紧张,数十艘悬挂着日月旗的战船将整个港口堵得结结实实,在这些战船的中间,十多艘战船正在跟周围的战船对峙。

    在被包围的十多艘战船当中,一艘最大的福船甲板上,一身铁甲打扮的刘一洲正不断的打量着周围,阴沉的脸色几乎滴出水来。

    此刻刘一洲的心里是焦虑不安的,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日了狗了。原本计划得好好的,趁着出去巡逻的机会他带上十多艘战船趁机开溜,等到刘香发现他们不见的时候他们早就跑得没影了。

    但计划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就在他们出海前,一名巡查的镇抚官对出海的一艘战船进行例行检查时,发现这艘战船竟然携带了超出正常补给许多倍的补给品,不仅如此这名镇抚官还在这艘船上发现了大量的金银财物和日常用品。

    妈拉个巴子,你们只是出去巡逻两三天而已,用得着准备一两个月的食物和淡水吗,而且整艘船只还塞满了大量的日常用品,你们这是准备搬家吗?

    大惊失色的镇抚官当即喊来了指挥这艘船的百总,责令他们说明情况,那名原本心中就有鬼的百总看到事情败露后情急之下就下令要将那名镇抚官拿下,而这名江宁军出身的镇抚官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连同跟随他一起登舰的两名江宁军立即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手铳进行了抵抗。

    军人对于枪声总是敏感的,虽然上船的那名镇抚官和两名江宁军很快就被战船上的水手们开枪打死,但连续响起的枪声也将整个码头都惊动了,虽然意识到不妙的刘一洲下令船队强行出港,但却被听到枪声赶来的另外几艘巡逻战船给堵在了港口处。

    很快刘香也闻讯而来,意识到事情已经败露的刘香彻底撕下了伪装,他当即要求刘香让开道路让他们赶紧出港,否则就要跟他拼个你死我活,在刘一洲看来刘香这个人平日里虽然看似杀伐决断,但为人却很念旧情,她很有可能会看在往日的情份上放自己一马。

    不过刘香却想错了,他的要求换做他还没杀死那名镇抚官和两名江宁军的时候刘香或许还会考虑一二,但当他杀死了那名镇抚官之后性质就不一样了。镇抚官代表的就是江宁军的颜面和尊严,刘一洲的人杀死了镇抚官,那就代表着他已经跟江宁军彻底决裂不死不休,刘香如果胆敢将他们放走,等待她的恐怕就是杨峰的无情怒火和严厉的军法处置了。

    刘香感到后立即喝令刘一洲等人将船只靠岸所有人弃械投降,但刘一洲却知道自己杀死了镇抚官后他和江宁军之间早就没有了任何缓冲的余地。因为江宁军的军规早就有明文规定,任何胆敢杀死镇抚官的军官或者官兵,就是江宁军的敌人,江宁军将会对他们发起不死不休的追杀。

    虽然那名镇抚官和两名江宁军官兵不是刘一洲亲自杀死的,但这件事却跟他有着直接的关系,更何况率领军队叛逃在任何朝代任何军队都是不可饶恕的罪行,所以他根本就没想过杨峰会饶了他。

    只是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面对着闻讯赶来的刘香和将自己围住的数十艘战船,刘一洲却不敢率先开火,因为他很清楚一旦开火的话自己或许可以重创刘香他们,但自己一行人绝对会被数量众多的忠于刘香的舰队轰成碎片。

    而刘香也同样如此,她率领的战船数量虽然要比刘一洲多,但在这么小的地方开战,战船的数量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一旦开打的话她固然可以将刘一洲等人的十多艘战船轰沉,但她们也不会好受,投鼠忌器之下刘香也不敢擅自开火。

    刘香一边将刘一洲堵在港口,一边派出快船给卢光彪紧急送去了求援信,就这样双方就这么僵持在港口内。

    两天的时间过去了,刘一洲等人的心情也变得愈发的焦躁起来,无论是刘一洲还是那些愿意跟随他重新叛逃出去当海盗的人都明白,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就越不利,就在今天上午,刘一洲麾下的好几天船尝试着是否能冲出去,不过却被刘香他们给坚决的顶了回来,双方的战船甚至还发生了冲撞,为此双方的战船都有损伤。

    长着一张刀疤脸的李虎烦躁的说:“当家的,咱们不能再这么跟他们耗下去了,若是等到第一舰队的人赶来,咱们就更没有法子脱身了。依我看咱们还是赶紧杀出去吧!”

    “不行!”周围有头目反对道:“大当家……嗯,刘香他们的船和火炮都比咱们多。如今咱们又被堵在了港口里,真要跟他们干起来的话,用不了半个时辰咱们全得到海里喂鱼。”

    “那你说怎么办?”李虎瞪了这名头目一眼:“继续留在这里跟他们耗着么?你这么做才是找死呢?”

    “姓李的,你说谁找死呢?”这名头目怒了。

    “说的就是你这个胆小鬼。”

    双方越说火气越大,眼看着就要上演全武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