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离去
    看到魏忠贤摆出了一副不远不近的架势,杨峰并没有奇怪,魏忠贤若是对他表现出看到亲兄弟般的表情那才糟糕呢。

    杨峰微微一笑道:“本侯早就听闻东厂在魏公公的带领下好生的兴旺,本侯这些日子在福建的所作所为想必魏公公也听说了,福建虽然远离京城且地产贫瘠,但该地却濒临沿海,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前些日子本侯在福建重建福建水师,只是本侯虽然有银子却缺乏合格的工匠,以至于造船的速度始终快不起来,本侯为此愁白了头发啊。”

    说到这里,杨峰用余光扫了眼魏忠贤,发现他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并没有说话,心里不禁暗骂了一声老狐狸。他又继续道:“时候本侯查了一下,才发现原来福建大部分的造船工匠全都掌控在那些海商手中,而本侯奉命在福建开海禁时却是触动到了那些海商的利益,所以他们才联合起来共同抵制本侯。按理说本侯可以强行征召这些造船工匠的,只是这些海商却是将那些工匠都迁移到了江浙一带,这却让本侯一筹莫展,所以本侯希望能得到魏公公的帮助。”

    当说到这里时,杨峰看到魏忠贤依旧一副淡淡的表情,心中不禁有些不悦起来,这个老狐狸的架子也端得太足了吧,自己主动登门拜访已经很能表达出自己的诚意了,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端着架子,真以为自己拿他没办法了吗?

    虽然心中很是不悦,但杨峰也没有浅薄到拂袖而去,他深深的看了魏忠贤一眼才缓缓说道:“魏公公,本侯知道东厂在江浙一带颇有势力,是以希望公公动用东厂的力量替本侯寻找一批工匠来,越多越好。当然了,本侯也不是让东厂白白帮忙,本侯可以答应您,今后东厂若是有船往返东瀛或是南洋一带的话可以悬挂福建水师的旗号,您看如何?”

    听到这里,魏忠贤原本只是露出淡淡笑容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眼中露出了一道精芒,他赶紧问了一句,“侯爷,此话当真?”

    杨峰笑了:“当然,魏公公什么时候听说过我杨某人说话不算数的?”

    “这倒是。”魏忠贤点点头,杨峰这个人虽然口碑两极分化得很厉害,喜欢他的人夸他是大明的中流砥柱,仇恨他的人骂他是残害忠良的血手屠夫,但有一点却是公认的,那就是这家伙的信誉,只要这厮答应的事情就没有食言的。

    魏忠贤拿过桌上的茶杯借助喝茶的动作,心里却飞快的转动起来。

    是个人都知道出海的利益有多大,一件在大明并不值什么钱的普通瓷器到了南洋或是东瀛,其价值就有四五倍的利益,如果有本事将货物弄到欧巴罗贩卖的会垮利益甚至可以达到十多倍甚至数十倍,这也是虽然大海充满了危险,每年在大海上丧生的人不知多少,但还是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的原因。

    魏公公爱钱吗?答案是肯定的,大凡是做了宦官的人没了下面那根玩意后可以说人生的**就被消减掉了一大半,是以他们便将所有的爱好转移到了黄白之物上,我们的魏公公自然也不例外,一听到杨峰允许东厂若是有船出海可以悬挂福建水师旗号的承诺他立刻就心动了。

    是的,杨峰并没有说直接给他多少银子,但这个承诺却是比金子还令人心动。东厂在大明是凶名赫赫,但它的名声也只限与大明境内,出了大明鬼才知道你是谁呢。

    而且大海上船只和水手们面对的不仅是恶劣的自然天气,还有无处不在的海盗,现在杨峰答应东厂出海的船只可以悬挂福建水师的旗帜,这就意味着杨峰允诺东厂的船只在海上可以受到福建水师的保护,这个承诺就非常的令人动心了。

    魏忠贤思考的时间并没有多久,很快他就拍了一下大腿笑道:“好……既然侯爷都这么说了,咱家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只是不知道侯爷希望得到多少工匠呢?”

    “多多益善!”杨峰毫不犹豫的说:“本侯也不怕告诉您,光是今年,本侯投入到福建水师的银子就有两百万两,这些银子除了养活八千水师官兵之外,剩下的银子全都用来造船了,您说需要多少工匠?”

    “两百万两?”

    魏忠贤忍不住砸吧了一下嘴巴,看来这人跟人还真是不能相比啊。你看看人家,每年光是上缴给陛下的银子就有四百万两,自己又毫不犹豫的掏出了两百万两银子打造水师。再看看自己,魏公公这些年虽然也在往自家的怀里搂银子,但几年下来赚的银子还不够人家随手漏出来的多,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行……拿咱家待会就给江浙发一封公文,让他们帮忙寻找工匠,最多一个月就会有消息的!”看在小钱钱的份上我们的魏公公答应得特别痛快。

    商议完正事后,杨峰便起身告辞,魏忠贤也没有挽留只是将他送到了门口后便告别。

    天启七年七月初六天还未亮,跟来的时候一样杨峰率领着数百名家丁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京城……

    对于杨峰的离开,不少人很是舍不得,但也有人则是欢欣鼓舞,这个瘟神终于离开了,他们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密室里,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个人终于离开了么?”

    “是的大人,那个人确实离开了,小人亲眼看到他带着来迎接他的一千江宁军离开的。而且小人已经打探清楚了,他们是朝着天津的方向走的。”

    “好了,你下去吧。”

    “喏!”

    报信的下人走后,中年男子开来了身后的窗帘,一道阳光从窗外透了过来将密室照得明亮,露出了那名中年男子的脸,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来京城求官的钱谦益。

    这段时间朱由校已经开始逐步清理东林党在京城的力量,但为了避免过度的刺激东林党,引起他们的反扑,朱由校还是做出了一些适当的让步,譬如前几天他就批准了钱谦益复职的折子,任命钱谦益为宁波知府,虽然比起钱谦益以前担任的吏部右侍郎的官职要小得多,可以说是降职了,但当事人对此却毫不在意,宁波可是有名的富裕地区,去那里当知府可是一个肥差呢。

    等到报信的下人走后,钱谦益对坐在旁边的李启元苦笑道:“这个瘟神总算是走了,此人若是再不走,咱们的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李启元暗暗翻了个白眼,你这家伙过几天就要到宁波任职了,当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没看到我还在这里吗?

    说起来也有意思,原本李启元和钱谦益一个是户部尚书一个是礼部右侍郎,俩人都是被免职的倒霉鬼,原本大家都是老大和老二,谁也别看不起谁,但谁也没料到其中一个人竟然奇迹般的重新受到了任用,这一下另一个人顿时就心里不平衡了,凭什么我还是平头百姓,你却重新当上朝廷命官了,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不过钱谦益宦海沉浮了那么久,察言观色的本事那是一等一的,看到李启元有些沉默后,很快就猜到了对方的想法,他安慰道:“李大人你也别想太多,陛下既然能让我钱某人重新就职,想必您的事情也快了,左右不过是多等一些日子而已。”

    李启元却是轻叹了口气:“受之,你也别安慰我了,我可是在陛下的心里挂了号的人,陛下让谁起复都不可能让我起复的。原本我还想着让景逸先生帮忙奔走一下,如今就连景逸先生也不在了,现在我是不报什么指望了,我打算过几天就回老家安度此生了。”

    一提到高攀龙,钱谦益眼中就是寒光一闪,“杨峰此人乃是所有读书人的死敌,屡屡坏我东林党的大事,恩师更是因此而命丧黄泉,此人一日不除我东林党人则永无出头之日!”

    说到杨峰,李启元眼中也是满满的恨意,说起来他之所以被罢官跟杨峰也有直接的关系,要不是因为杨峰,朱由校也不会当着满朝文武的嘲讽他的屁股坐歪,他也不会为此而被迫辞官了。

    想到这里,李启元心中不禁杀意大起,只见他恨恨的说道:“受之老弟,那个瘟神既然已经离开了京城,咱们是不是可以对那个人再来一次?”

    “万万不可!”钱谦益一听不禁大惊,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这些日子魏忠贤在宫中大肆清洗,咱们安插在宫中的眼线几乎被一扫而空,唯一剩下的几个人也全都惶惶不可终日,根本没有力量再对他动手了。

    况且上次的事,我估计那个人已经对咱们有了怀疑,若是再动手的话恐怕会彻底惹怒他,届时他必然会对东林党进行清洗,若是东林党在咱们的手中亡了,百年之后我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之下的恩师。”

    一提到这一茬,李启元也露出了一丝惧色。这一个月来,朱由校在朝中可谓是动作不断,在下令处斩了高攀龙之后,紧接着就对东林党下手,不少东林党人或是被免职或是被调到了别的清水衙门,经过一番整治,东林党在朝堂上的势力顿时锐减,若非朱由校生怕动作过大激起东林党和江南士绅的反扑不得已做出了一些安慰的举动,钱谦益想要复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就这样认输李启元却是说什么也不甘心,“就算是如此,咱们也不能让杨峰好过。我可是听说杨峰在福建开海禁、重建福建水师并大肆打造战船,这需要大量的造船工匠,但是福建的那些海商们却不愿意将手中的工匠交出来,所以秘密的将大量工匠都迁到了江浙一带,此次受之老弟去宁波任职,你最要紧的就是发动江南的士绅将那些工匠都看好了,绝不能让他们落到杨峰的手里,否则用不了多久等到福建水师重建完毕,咱们可就有难了!”

    李启元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担忧,钱谦益也露出了凝重之色。在另外一个历史时空里,大明水师之所以没落,除了大明财政枯竭之外,江南士绅在背后下黑手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商人们不傻,他们很清楚一支强大的大明水师对他们的威胁有多大,只有把大明的水师都搞没了他们才可以自由自在的往返于大明、南洋和东瀛,为他们带来巨额的利润,至于说大明水师没有之后会对大明百姓以及海疆有什么影响。抱歉,那是朝廷才应该考虑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谁阻止我赚银子谁就是我的敌人,我就要不惜一切的打到他。

    “是啊,我们都低估他了。”钱谦益轻叹了一声:“当初恩师和我们都以为杨峰想要从福建赶到京城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谁也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就坐着船从厦门赶到了天津然后直抵京城,若是当初他迟到上三四天的话,恐怕今天的大明就是另外一番局面了。”

    说到这里李启元也是一脸的遗憾,无奈的摇头道:“天意如此我等又能奈何,不过既然知道此贼如此重视水师,咱们就不能让他得逞了。受之你此番去了宁波后,要好好跟江南的诸位贤达士绅商议一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杨峰将手伸到江南来了,否则咱们迟早要大祸临头。”

    “我自是晓得,你放心好了!”钱谦益冷笑道:“对于有些东西,我们宁可毁了也绝不能让别人得到!”

    不提正在密谋如何对付杨峰的钱谦益和李启元,就在杨峰启程返回福建的时候,他写的信也送到了皇太极的手里。

    “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

    勤政殿里又传来了皇太极的怒吼,杨峰在这封信里不但直言不讳的承认了自己把哲哲、海兰珠和大玉儿弄回了大明,而且还让皇太极在一个月之内将哲哲的两个女儿安全的送到锦州城交给锦州守军,否则他当亲率大军迎回自己的两个“女儿”。

    这样的信只要不是天生的忍者神龟就没有谁能忍受得了的,皇太极自然也不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