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一片寂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景阳楼的钟声不断的响起,一直持续了一个时辰才停了下来,这时候夕阳已经斜落到了太和殿的楼顶了。

    此时,太和殿前的广场上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上千人,可以说有资格上朝的官员们都来了。

    这是一次特殊的朝会,说它特殊是因为这次朝会的时间并非是官员们习惯的早上,更重要的是如今的皇帝早已病危,但却有人以皇帝的名义敲响了景阳钟召集群臣议事,这无论是搁到哪个朝代都是足以杀头的大罪。

    太和殿内,站在最前面的依旧是几名内阁阁老,站在右边的那几名勋贵不算,到了大明后期,武勋早已被文官集团压制得早就没有了存在感,他们之所以每天来上朝不过是因为面子在作祟而已,否则一眼看过去满朝就只剩下了文官岂不是很尴尬。

    此时太和殿内满是喧哗声,官员们或在窃窃私语或在大声争辩,就连往日维持秩序的御史们也加入到了争吵的行列里,而且还越吵越凶,不少官员吵得面红耳赤几乎要动起手来。

    “顾阁老,今日之事一定要给咱们一个交待!”高攀龙的脸色十分难看,仿佛面前的顾秉谦欠了他几百两银子没还似地,“杨峰跋扈之极,竟然在午门外当着百官之面下令麾下军士杀害我都察院御史,若是此等恶行不能得到应有之惩罚,我大明律法岂非形同虚设?”

    顾秉谦身为内阁首辅,看人的眼光自然是有的,他并没有被高攀龙那看似激动的外表给蒙蔽,而是淡淡的说道:“高大人,你身为都察院左都御史,理应约束好下属更应该以身作则,而不是动不动就领着麾下的官员到午门外逼宫。”

    “逼宫?”高攀龙摇头道:“顾阁老此言下官不敢苟同,如今陛下病危,朝中大事无人做主,吾等理应推举一名才华出众之人替陛下处理朝政,而不是让司礼监独揽大权。下官认为信王殿下聪颖果决,又同为光宗皇帝的子嗣,由信王监国不但名正言顺而且还非常合适,难道此举也错了吗?”

    顾秉谦对高攀龙心里打的小九九心知肚明,自然不会被他的话带偏了方向:“可是如今陛下病危,高大人你却带人围堵在午门外逼迫皇后娘娘下懿旨,这岂是为臣之道?”

    高攀龙冷哼了一声:“顾阁老此言差矣,国事家事孰轻孰重?陛下病危皇后娘娘忧心忡忡我等自然是感同身受,但俗话说得好,国不可一日无君,又岂能因为家事耽误了国事!”

    “高大人,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吗?”

    顾秉谦勃然色变,高攀龙实在是太过份了,连国不可一日无君这样的话都说出来。

    “陛下尚在,你这是在诅咒陛下么,信不信本官立刻上折子参你!”顾秉谦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其实高攀龙的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失言了,不过好在他们说话的声音比较小,周围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否则少不了又是一场麻烦。

    “顾阁老,下官失言了,请您见谅!”男子就要能屈能伸,意识到了错误的他没有丝毫犹豫的立刻向顾秉谦道歉。

    看着向自己作揖道歉的高攀龙,顾秉谦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轻哼了一声:“这次就罢了,下次若是再让本官听到如此大逆不道之言,本官可就不客气了。”

    “谢过阁老!”

    高攀龙再次道谢,只是眼中闪过一丝得色。正所谓君子可以欺其方,顾秉谦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他身为首辅自然不能太过斤斤计较,而且现在天启皇帝病危,即便是他上折子弹劾也没人处置啊,所以只能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和殿内的官员们情绪也越来越急躁,不少官员们开始鼓噪起来,他们认为有人假传陛下旨意敲响景阳钟,应该将这个找出来严加惩处。还有人认为既然大家已经进了宫,那就应该趁机道乾清宫去请求皇后下懿旨让信王监国。

    不过也有人有不同的意见,这些人说如今三位娘娘同时有了身孕,肯定会有人诞下皇子,让信王监国是否不妥。但说出这个观点的人立刻就被人反驳,即便是皇后诞下皇子,等到皇子成年也得十多年,难道这十多年里大明就不需要皇帝了么?

    一时间众人你来我往唇枪舌剑吵得不可开交,大殿上的官员们一个个面红耳赤的跟乡下的村妇们吵架也没什么区别,就在这时一个尖锐的声音在大殿上响起。

    “陛下驾到……百官肃立!”

    这一个声音响起来后,原本喧哗得犹如菜市场一般的太和殿奇迹般的静了下来,百官们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用最快的速度站到了自己的班位上,齐齐拜了下去,口中称颂道:“吾等叩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只是等到叩拜之后,立刻就有人回味过来了,不对啊?眼下天启皇帝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呢,哪来的陛下?

    一想到这里,不少人立刻就感到自己被愚弄了。正好这时候几名太监正好抬着一顶龙撵从太和殿里穿过,一名性子暴躁的官员忍不住站了起来厉声喝道:“放肆……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冒充皇帝,难道就不怕诛九族么?”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龙撵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帘子打开后露出了一张消瘦而年轻的面庞,一个低沉的声音在龙撵上响起:“冒充皇帝,你是在说朕吗?”

    随着声音的落下,说话的人也从龙撵上走了下来。

    “哗……”

    当看清从龙撵上走下来的人之后,大殿内所有人几乎全体失声,因为这个人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他正是当今的天启皇帝朱由校,虽然面前的朱由校比起前些日子来消瘦了许多,精神也不是太好,但他们可以肯定这个人确实就是朱由校,如假包换的朱由校。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陛下已经病危,随时都可能归天么,他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虽然精神头不是很好,但跟奄奄一息这个词怎么也扯不上关系啊。”

    刚才还在大声叱喝的官员此刻早已是面如土色,哆嗦着朝朱由校跪了下来颤声道:“臣……罪该万死!”

    整个大殿里一片寂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