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看好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杨峰所说的这四种人就是后世许多企业的老总和精英们对于人才的总结,虽然不能说绝对正确,但确实是很有道理的。

    听到杨峰问自己,朱由校哼了一声,“朕不明白,你给朕说清楚了,否则朕跟你没完。”

    杨峰扫了眼站在门口的张嫣和有些好奇看着自己的朱由校和魏忠贤解释道:“臣这么评价信王并非是无的放矢。”

    说到这里,杨峰扭头对魏忠贤道:“魏公公,适才信王殿下是什么时候来的?”

    魏忠贤偷偷看了眼朱由校,朱由校轻哼了一声骂道:“你这老货,看朕作甚,还不赶紧回江宁伯的话。”

    “喏!”魏忠贤无奈的说:“适才咱家出去午门准备劝高攀龙和那些官员各自回衙门当差,但是信王却突然出现,看到信王到来,那些午门外的官员就跟吃了春药一般兴奋起来,最后数百人齐齐朝午门冲来,若非江宁伯及时赶到并当场斩杀了一名试图闯皇宫的御史,恐怕他们已经冲进来了。”

    “听到了么?”杨峰无奈的一摊手,“从这件事就能看得出来信王殿下的为人了,或许信王殿下并没有趁着您病重篡位的想法。但是正值群臣云集午门之际,信王作为当事人原本就应该避嫌,但凡是不笨的人都会闭门不出,但信王却偏偏大摇大摆的出来了,而且还来到了午门外,陛下您说他笨不笨?”

    朱由校砸吧了一下嘴巴,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看来自己那位傻弟弟的智商还真是有些欠费,做出来的事情连自己这个哥哥都看不下去了,你说你就算是对我屁股下的位子有想法,最正确的作法就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等到事情结束后那些盼着我死掉的东林党们自然会迫不及待的把你推上那个宝座。

    可你竟然自己跳出来,而且还亲自跑到了午门刷存在感,你这不等于向世人高喊,老子要竖旗了,大家赶紧过来站队啊。见过蠢的,却没见过像你这么蠢的。

    想到这里,朱由校不禁长叹了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看到朱由校被杨峰挤兑得说不出话来,站在门口的张嫣不答应了,杏眼就是一瞪,“江宁伯,你怎么跟陛下说话的,有你这么当臣子的吗?”

    杨峰一看,得……自己刚说了朱由校两句,人家媳妇就不答应了,还真是骂了老公媳妇出来。

    揉了揉鼻子一摊手,“好吧,既然皇后娘娘都这么说了,那微臣就不说了,不过微臣不得不提醒陛下一句,亲情和江山社稷二者之间并不矛盾,但前提是您必须要处理好它们之间的关系。”

    杨峰的话说得很晦涩,一旁的张嫣听得是一头雾水,甚至就连魏忠贤也有些疑惑,但朱由校却很神奇的听懂了,沉吟了半晌后缓缓点了点头:“杨爱卿,你的话朕大概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朕首先是一个皇帝,然后才是哥哥。作为哥哥朕就算是偏爱自己的弟弟一些也无可厚非,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要危及到江山社稷,是这样吗?”

    “孺子可教也。”

    杨峰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真不枉这两年来自己对他的灌输,小朱同志的思想觉悟提高得很快啊。

    “陛下说得很对,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陛下珍惜和跟信王之间的兄弟情义这无可厚非,但这种情谊却不能以伤害江山社稷为前提。譬如之前群臣逼宫,胁迫娘娘下懿旨让信王监国,这意味着什么您比谁都明白。

    三位娘娘都怀有身孕,宫外的那些官员们却愣是视而不见,想着要将信王推上宝座,难道是他们不明白子承父业的道理吗?不……他们比谁都明白,他们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一旦信王登基,您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会化为乌有,他们又可以重新回到士绅不用纳税,重新禁海,自己可以大把捞银子的好日子里。”

    朱由校嘴唇蠕动了几下,良久才悻悻的说:“信王真又那么不堪么?”

    “是的!”杨峰郑重的说道:“以臣所见,信王聪颖自信而又猜忌多疑、形似谦恭而又刚愎自恃、勤心图治而又急躁专断,让这样的人登上帝位绝非大明之福。”

    在另一个时空里,朱由检在位17年。在这17年里他换了50位内阁大学士。杀死两个内阁首辅,杀死或逼得自杀的督师或总督多达11人,杀死巡抚11人、逼死1人。这还都是直接死在他手上的,被他抓进监狱关押、殴打、间接逼死、战死、自杀、判刑的相当于省部一级的官员可能多达几十人。

    崇祯十四年,也就是亡国前三年,被关押在监狱里的具有大臣资格的官员就多达145人,这个数字几乎是当时具有大臣资格官员的十分之一。

    又比如朱由检放任袁崇焕杀害悍将毛文龙,随后又反手把袁崇焕给杀了。再比如他宠信杨嗣昌、高起潜,硬生生的逼死了堪称是明末最能打的将领卢象升,又急着与皇太极决战逼得洪承畴提前发起进攻,最后断送了大明最后一支能打仗的军队,随后又因为急着与李自成决战逼死了名将孙传庭。

    以上林林种种无不说明朱由检的战略眼光和在用人的能力上是多么的糟糕,有时看到这段明史的时候,杨峰甚至怀疑朱由检是不是女真人派来专门祸害大明的内奸了,要知道朱由检刚继位的时候,大明虽然实力不断下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还有三斤钉呢,偌大的大明其实还是有不少牌可以打的,却因为朱由检的愚蠢硬生生的把江山给断送了。

    不会用人、没有战略眼光也就罢了,问题是这货还完全没有一个帝王的手段。

    身为帝王,最重要的就是“平衡”二字,但崇祯最大的错误就是重用了东林党人。要知道在另一个时空里,明熹宗朱由校同志临死前曾专门叮嘱自己的弟弟崇祯说,魏忠贤“恪谨忠贞,可计大事”。

    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朱由校在生命最后时刻对魏忠贤给予如此高的评价,固然掺杂着个人私情,但最主要的是他认识到了魏忠贤在处理“大事”方面的清醒和果决,尤其是在维护大局、知人善任、赏罚分明的关键问题上魏忠贤还是颇有手段的。

    如果崇祯皇帝听了朱由校的话,继续任用魏忠贤,那么后来东林党人绝不会如此猖狂,大明的财政也不会变得如此糟糕。崇祯上台后,二话不说就把魏忠贤给咔嚓了,将朝廷的整个阉党扫荡一空。

    他这么做后,倒是赢得了满朝官员的一致赞扬,赢得了圣明之君的欢呼颂扬。但这么做的恶果也很快显露了出来,没有了对手的东林党人一家独大,没过几年整个朝廷都充斥着东林党人,但是东林党的这些人你让他们夸夸其谈吹牛皮可以,让他们治理国家却是万万不行的。在东林党人的治理下,大明王朝最后一丝元气也被迅速的消耗掉,十七年后崇祯就被一名驿卒出身的家伙领着一群泥腿子给硬生生的逼得在歪脖子树上吊死,直到临死前他还喊出了“天下文官皆可杀的”话,只是那时候已经晚了。

    看着跨款而谈的杨峰,我们的魏公公在一旁偷偷的竖起大拇指,暗自为杨峰点了三十二个赞,江宁伯你是好样的。不断敢当着皇帝的面说他的弟弟是个蠢货,而且还一连说了好几次,这种事就连我魏公公都不敢做啊,你竟然说得那么流畅,只是那样做真的好吗?如果老板恼羞成怒跟了翻了脸,我可不会替你说话哟。

    事实证明,天启皇帝朱由校的心胸还是不错的,他没有勃然大怒也没有怒斥杨峰,而是轻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信王打小就跟朕亲,当年父皇还不是太子的时候朕的处境很不好。那时候朕的身边只有客巴巴和大半两个人陪着,朕的寝宫外竟然连侍卫都没有一个,有时候甚至连例银都不能按时发放。有时候父皇会偶尔给朕和信王送些好吃的东西,但朕总是吃不够,那时候信王便偷偷的将分给自己的东西分一半给朕,东西虽少,但那时候朕真的很开心。”

    朱由校慢慢的说着,屋子里众人也是默默的听着,虽然朱由校的声音不大,但大家都能从话语中听出了朱由校和朱由检倆兄弟之间的感情。

    杨峰也在心里暗叹了一声,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另一个时空里,朱由校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后,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把江山传给了朱由检。这里面不但是因为朱由检是他的弟弟,更因为他们之间的兄弟确实很深啊。

    而且杨峰还从朱由校的话里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朱由校知道杨峰是个不肯吃亏的人,虽然他很清楚杨峰对自己的忠心绝对没有问题。但对自己的弟弟就不好说了,事后杨峰虽然不至于对朱由检下狠手,但背地里给他一个难堪或是下点扳子什么的却是一点难度都没有。所以朱由校说出这番话来就是在告诉杨峰,朕和信王的感情可是很好的,你不能乱来。

    长叹了一声,杨峰无奈的摇头道:“罢了罢了,既然陛下这么说了,臣还能说什么呢。如今陛下的高烧已退,再修养上十天半个月的身子骨自然就会康复,原本臣还打算将陛下康复的消息封锁上十天半个月的,但是现在看来却是没有必要了。既然如此,臣以为陛下可以尽快的召见满朝文武,以安定人心了。”

    朱由校想了想,突然笑道:“既然如此,不如现在就下旨上朝,杨爱卿以为如何?”

    “现在就上朝?”

    杨峰吓了一跳,“陛下,如今已是午时,早朝的时间早就过了呀。”

    “过了也可以上嘛。”难得看到杨峰吃惊的样子,朱由校不禁有些小得意,“朕是皇帝,要召集文武大臣上朝议事谁敢拒绝?”

    杨峰还没说话,一旁的张嫣却急了,“陛下,你的烧刚退,怎可上朝议事呢,再怎么急也得修养上三五日的才能上朝啊。”

    “三五日?”朱由校冷笑道:“朕才昏迷了几日啊,朝中有些人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替朕做主选好下一个皇帝了,要是再登上几日的话,恐怕那些人就要造反了。”

    听到自己的丈夫说得那么严重,张嫣就不再劝说了。事实上经过这次的事件,张嫣对于朝廷上那些官员的德行又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为了自己的私利他们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自己的丈夫只是在床上躺了十多天,他们就敢逼宫威胁自己,要是再耽搁几天的话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呢。

    看到张嫣不再反对,朱由校扭头对杨峰道:“杨爱卿,你看如何啊?”

    “好吧,你是皇帝你说了算。”看到朱由校已经做了决定,杨峰耸了耸肩膀也就不再反对了。

    “那好!”

    朱由校的精神突然有些亢奋起来,他提高了声音说道:“司礼监秉笔太监魏忠贤何在!”

    “奴婢在!”听到朱由校竟然罕有的称呼自己的官职和全名,魏忠贤赶紧站到床前跪了下来。

    “马上敲响景阳钟,召集文武官员入宫觐见!”说到这里,朱由校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对了,让信王也上朝吧。”

    “喏……奴婢遵旨!”魏忠贤恭敬的磕了个头,眼中露出了一丝喜色,这才站了起来后退几步后转身出了房门。

    看到魏忠贤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朱由校长吐了口气对杨峰笑道:“朕在床榻之上躺了十多日,没想到朝中竟然弄出了这么多事情,今天朕很想知道,当那些人看到朕还没死的时候那副嘴脸是什么样子。”

    杨峰微笑着道:“那还用说吗,陛下的出现肯定会让很多人又惊又喜的!”

    “哈哈哈……朕也是这么觉得!”朱由校大笑了起来:“咱们君臣今儿个就一起看一处好戏,杨爱卿以为如何啊?”

    杨峰朝朱由校深深作了一个揖,“臣敢不从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