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逼宫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些天京城的气氛十分的诡异,这种诡异不仅体现在朝堂,同样也体现在了民间。

    朝堂上的气氛之所以诡异那是因为官员们都敏感的意识到了大明就要变天了,这些天原本冷清的信王府突然变得门庭若市,排队求见信王的官员能从王府门口派到巷子外面,王府的门子收红包收到手软,这也让信王府的人又惊又喜。

    信王府的人不是傻子,他们自然知道这些大大小小的官员为什么突然上杆子的跑过来烧信王这个冷灶,只是这个惊喜来得太突然,以至于他们并没有做好任何准备,最令他们憋屈的是他们偏偏还不能表现出任何高兴的样子,否则难眠日后要被人翻出来算旧帐,甚至就连信王朱由检为了自己的声誉也饶不了他们。

    而在民间则又是一番景象,百姓对于皇帝突然病危报以了极大的担心和忧虑。

    老百姓是淳朴的,同时也是要求最低的一群人。

    这两年京城的变化老百姓的感受是最直接的,首先最令老百姓感受到的就是粮食的价格了,由于土豆开始在大明境内的大量种植,粮食的价格也迅速开始回落。

    以往的三四月份正是民间俗称青黄不接的时间,京城的粮价每石至少也得一两五钱甚至二两银子,自从土豆出现以后粮价便迅速下滑,到了今年大米的价格降到了每石八钱银子,土豆的价格甚至降到了每石五钱银子,这已经达到了弘治年间的粮价了。

    这意味什么呢?

    华夏自古就有民以食为天的说法,俗话说得好,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对于老百姓来说只要家里有足够的粮食,其他的事情那就不算个事,这两年来因为粮价不断下滑,京城里的老百姓生活成本变得越来越低,百姓的满意度也越来越高,而作为大明帝国的主人,朱由校在百姓的心里也越来越高,现在听说这位皇帝竟然病危了,不少百姓开始自发的为皇帝祈福,这是非常难得的。

    就在京城里人心惶惶的时候,作为东林党喉舌的《儒报》突然刊登了一篇名为《蛇无头不行》的文章,这片文章里阐述了当今陛下已经病危,无法处理朝政,朝廷应该挑选一名贤明之人代替陛下监国。原本监国最好的人选应该是太子,可如今陛下尚无子嗣,怎么办呢?

    写到这里,文章的话题一转便提到了信王,文章说信王身为当今皇帝陛下一母同胞的弟弟,在陛下昏迷不醒的情况下自然成为监国的不二人选,最后文章还呼吁当今皇后应该尽快颁下懿旨任命信王为监国。

    文章一出,就象是一块大石头扔进了油锅里,舆论顿时开始沸腾起来。

    “这些人……他们怎么敢……他们怎么敢这么做?”

    乾清宫,朱由校的病床旁,已经连续照看朱由校多日的张嫣看着手中的报纸,气得眼圈都红了。在杨峰的推动下,报纸作为一种新生的事物很快便风靡了整个京城乃至大明,尤其是作为作为第一份报纸的《真理报》取得成功后,东林党人又跟风办了《儒报》,虽然受限于技术方面的原因,《儒报》无论是在内容还是发行量都远远比不上《真理报》,但作为儒家的喉舌,《儒报》在士林里还是很有市场的,朱由校就一期不拉的订阅了这两份报纸,在他的影响下张嫣和一些后宫的嫔妃也有了看报的习惯,毕竟在深宫里这也是她们为数不多的了外面世界的手段了。

    原本为了丈夫的病情已经几乎耗尽了精力的张嫣看到这篇文章后差点把肺都气炸了,这篇文章竟然提出让她颁下懿旨任命信王为监国,这里面的险恶用心她自然一眼看得出来,可她却偏偏无法反驳,因为这篇文章全篇都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对她隔空喊话,让她有苦都说不出来,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娘娘……如今陛下龙体不适,这个时候您可得保重凤体啊。”一旁的贴身宫女初蕊看着气得眼眶都红的张嫣,小心翼翼的劝着。

    “他们已经这么迫不及待了么?”张嫣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晶莹的泪珠掉落在地上,恍若珍珠般瞬间碎成了无数块,她侧头看着躺在病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朱由校悲戚的喊道:“陛下,您看到了吗?您只是昏迷了短短数日,那些人就迫不及待的安排您的身后事了,您告诉臣妾,臣妾应该怎么做啊?”

    看着悲恸不已的张嫣,一旁的太监宫女齐齐跪了下来齐声道,“娘娘,请保重凤体啊。”

    看着跪了一地的宫女太监,张嫣只觉得悲从中来,哭得更加厉害了……

    有人哭就有人笑,在一间幽静的后院里,好几名身着便服的男子围着石桌端坐着,一边品尝着时鲜水果一边品着香茗谈笑着。

    一名中年男子捋须笑道:“景逸先生的计策果然妙不可言,如今京城里让信王监国的呼声是越来越高了,相信用不了多久那边肯定会顶不住压力被迫退让的,只要信王能够监国,等到那位去后便可以顺利继位了。”

    这名说话的男子就是原户部尚书李启元,自打他被朱由校免职后,原本便应该回老家吃自己的,但这位偏偏是一个官迷,总想着什么时候能官复原职,是以这大半年来一直留在京城四处奔走,而高攀龙的府邸也成了他最常来的地方。

    “嘘……李大人慎言。”一旁的钱谦益举起食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小声道:“当今天子虽然已经病危,但毕竟还在,咱们作为臣子的怎能在背后非议君主,此非君子所为。”

    “正是!”坐在首位上的高攀龙捋了捋胡须满意的说道:“牧斋说得有道理,咱们身为臣子怎能背后非议君主,这话就到此打住吧。”

    “是……”众人齐齐应了一声,只是说完后李启元的心里却冷笑起来,真以为说了几句好话就变成谦谦君子了,别以为你们做的龌蹉的事情别人不知道,只是大家都是看破不说破而已,老大也别说老二了。

    看到自己说完后气氛变得有些沉闷,高攀龙又笑了笑:“当然了,在座的诸位都是正人君子,这点老夫是相信的,只是日后还是要主意一点,否则传扬出去对大家都不好,诸位以为然否?”

    “多谢景逸先生教诲!”众人只得又应了一声,只是这次众人的脸上却是露出了心知肚明的笑容。

    看到众人的情绪重新被调动起来,高攀龙又道:“只是此事宜早不宜迟,明日咱们就联名求见皇后娘娘,让娘娘亲自颁下懿旨,然后内阁再用印,这样一来此事就变得名正言顺了,才不会让人说闲话,最好明日就能将此事办妥为好。”

    “明日办妥?”

    “这也太急了吧,恐怕来不及啊。”

    众人都是微微一惊,纷纷看向了高攀龙。心道,这可不像高大人做事的风格啊,这位向来遇事沉稳,今天怎么如此着急,莫非又发生了什么情况?

    高攀龙将众人的神色放在眼中,沉吟了一会后才轻叹了一声:“虽然如今可以说事情已经成了大半,但老夫总觉得有些不安,要知道东厂的人已经出去十一天了,杨峰肯定已经得到了消息,以这个人的手段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端来,所以老夫才想着速战速决,以免夜长梦多。”

    钱谦益惊讶道:“福建距离京城足有数千里地,杨峰即便是孤身前来也得五六天的时间,若是带着大军就更不用说了,没有一个月根本到不了,等他赶到京城,咱们的大事早就完成了,届时他若真来到京城那就是自投罗网,咱们正好将其一举擒下交由三司会审以正国法!”

    说到最后,钱谦益的脸上满是兴奋之色,仿佛真的看到杨峰被抓到他们眼前。

    一旁的李启元也咬着牙道:“对……杨峰次贼蛊惑圣上,茶毒天下,咱们正应该将其绳之以法,三司会审后押至菜市口开刀问斩,将其家眷发配教坊司,如此才能解我等心头之恨。”

    说起来李启元的户部尚书就是因为杨峰才被一撸到底的,他对杨峰的恨意也是最强烈的。

    一旁的钱谦益看到李启元咬牙切齿的样子不禁打趣道:“李大人,在下听闻那个杨峰家里那名正妻海兰珠可是蒙古科尔沁草原最有名的美女,还有两名侍妾则是海兰珠的亲妹妹和亲姑姑,这两人之前可是建奴贼酋皇太极的福晋,莫非李大人也想品尝一下异域美女的滋味?”

    “呵呵……”

    男人说到女人时,总是会又共同语言的,听到这里在场的人都会意的嘿嘿笑了起来,眼中露出了男人都明白的神色。甚至还有人说道:“我可是听闻,杨峰那厮另有两名妾侍,原本是秦淮河上有名的头牌,此獠伏诛之后这两人也是不能放过的。”

    “哈哈哈……”众人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咳咳咳……”

    一旁的高攀龙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只能轻咳了两声。

    众人这才醒悟过来,他们身为朝廷官员,却公然讨论如何侮辱同为官员的家眷,这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毕竟有些事情做得说不得的,若是传扬出去他们的面子还往哪搁啊。

    天启七年,五月二十六日

    太阳慢慢的爬上了地平线,随着吱呀一声响起,在四名皇宫侍卫的推动下午门外的两扇大门被缓缓推开,只是当侍卫刚将大门推开便看到了门外已经站立着一大群官员,这些人密密麻麻的站在午门外。

    乍一看到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几名皇宫的侍卫也被吓了一跳,右手不由自主的握向了腰间的刀柄,一边慢慢后退一边神情紧张的说道:“所有人止步,皇宫禁地,未得宣召者不得入内!”

    “放肆!”为首的一名年轻官员高声喝道:“尔等不过一名小小的侍卫,安敢阻止我等?还不速速前往通报,就说我等求见皇后娘娘,请皇后娘娘颁下懿旨,让信王殿下监国!”

    这名侍卫大声道:“通报可以,但是你们也得遵守规矩,不得擅闯皇宫,否则就莫怪我等无礼了!”

    这名穿着七品官服的年轻言官和身后的官员们看到皇宫侍卫答应通报,一个个就象打了胜仗般兴奋的喊了起来,一时间皇宫门前响起了阵阵欢呼声……

    “他们想干什么,陛下尚在昏迷之中,他们就想逼宫么?”

    乾清宫里,听到消息的张嫣又急又气,她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的丈夫只是昏迷了不过十来天,那些人就按捺不住想要逼宫了。

    张嫣沉声道:“为首之人是谁?”

    前来禀报的太监低声道:“为首的是都察院左都御史高攀龙,前任户部尚书李启元、前任礼部侍郎钱谦益以及两百多名御史言官,声势极为浩大啊,若是不及时处置,奴婢恐怕会引起大乱。”

    张嫣深吸了口气:“魏忠贤呢……现在他在哪里?马上将此事告知于他,让他处理此事!”

    太监为难的说:“娘娘,魏公公已经赶过去了,可还是拦不住啊,而且现在午门外聚集的官员已经越来越多,魏公公恐怕……恐怕是顶不住啊……”

    “什么?”张嫣的俏脸愈发的苍白起来。

    “娘娘,咱们应该如何是好啊?”

    张嫣悲哀的看了眼依旧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丈夫,心中涌起一阵悲哀。看看吧,这就是平日里对你毕恭毕敬的臣子,现在你还没死呢,他们就琢磨着要把你的弟弟推上那张龙椅了。

    良久,张嫣慢慢的重新坐了下来,低声问道:“江宁伯还没有消息传来么?”

    “没有!”太监摇摇头苦笑道:“娘娘,福建距离咱们实在是太远了,等到江宁伯带兵感到……恐怕……”

    太监没有说下去,但是张嫣却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怒击而笑道:“罢了罢了,他们不就是想让本宫下懿旨让信王监国么。若是实在是等不住,本宫下了这道懿旨就是了,本宫倒想看看他们还想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