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病急乱投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福建厦门

    炎炎烈日不断的挥洒着炙热的能量,在这样的天气下根本就没有办法外出做事,平日里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行人稀少,人们要么躲在家里避暑要么跑到茶楼里喝茶聊天,就连看家护院的土狗也躲在了屋檐下不停的吐着舌头,整个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在这样的天气下,看守着城门几名兵丁也是无精打采的靠在城门的阴凉处拄着长枪打盹,周围的一切都是静悄悄的,仿佛所有的东西都躲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隐隐响起而且越来越响,很快就惊动了城门口正昏昏欲睡的几名守城兵丁。

    “他娘的,这个鬼天气还有人敢这么赶路的,他也不怕晒死。”一名兵丁不解的骂了一声。

    和快,几道策马疾驰的身影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看到这几名身影并没有放慢速度的迹象,几名兵丁不禁心中暗自恼怒,他们不约而同的上前几步就要将他们拦住。

    而就在这时,一阵声音从马背上响起,“京城八百里加急,胆敢阻拦者杀无赦!”

    听到这里,原本正要上前阻拦的几名兵丁就象被电到似地一个个往旁边窜开。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八百里加急啊,别说是他们这些小小的兵丁了,就算是皇亲国戚甚至一省督抚,真要被撞死那也是白死了。

    …………

    杨峰身为征南大都督,负责着整个福建的边防以及防止躲在台湾的郑芝龙的骚扰,每天要处理的公务自然是少不了的,不过我们的杨大官人生性懒散,将大部分的事情都扔给了卢光彪、夏大言以及耿秉义等人处理。

    或许有人会说,杨峰这么做难道就不怕被下面的人架空么?对于这点杨峰却一点也不担心,无数前人的经验告诉他,无论是管理公司还是管理军队,只要牢牢的掌握住财务和人事任命调动这些东西,下面的人就算是想作乱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今天,刚从现代时空回来的杨大官人原本想带着郑妥娘和线娘二女到城郊的一座山庄内避暑的,只是还没来得及动身就有家丁来报,刘香求见,无奈的杨峰不得不来到了前厅。

    “大人,事情就是这样,原本下官念着昔日的旧情保举他为千总官并委以重任,但这些日子以来下官发现他不断的联络昔日一些同他交好的旧部暗自串联,不仅如此他们还以损坏的名义冒领铠甲和火铳,而那些原本应该上缴的损坏的火铳和铠甲却不知所终,末将认为这里面一定有不为人知的原因。

    而且这些日子以来以刘一洲为首的一众军官行事越来越嚣张跋扈,虽然米渊镇抚官抓住了一些军官对他们进行了责罚,表面看是压住了他们的气焰,但下官认为许多军官已经表现出了越来越强烈的不满情绪,一旦爆发出来的话,第二舰队恐有哗变的危险。伯爷将第二舰队交给末将,但末将却没能将其管理好,请伯爷责罚。”刘香说完后跪了下来,静静等待杨峰的发落。

    杨峰没有说话只是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刘香,连夜从福州赶来的她脸上颇有风尘之色,原本小麦色的俏脸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

    前厅里静悄悄的,就在刘香觉得心里有些惶恐的时候,杨峰站了起来走到刘香面前将她扶了起来。

    “刘将军,请起!”杨峰和蔼的看着刘香,“第二舰队原本就是由一群海寇改编而成,早就习惯了无拘无束的他们一下子变成了受到颇多军规舒服的军官,这自然会让不少人感到不适应。本伯原本就说过,若是有人不想当兵吃粮本伯也不会勉强,自会放他们归家自谋生路,但若是决心穿上这身铠甲就要受到国法军规的约束,否则如何对得起皇上的厚望和百姓的期待?在这件事上你确有做得不到的地方,这责任并不完全在你,所以你也不必有太大的负担。”

    看到杨峰不但没有责怪自己,反而还替自己开脱,刘香心里只觉得又是感动又是惭愧,眼圈有些红了起来,咬着贝齿道:“伯爷,是末将辜负了你的期望,请您放心,等末将回去后一定会狠狠的责罚他们。”

    “光责罚是没用的”杨峰却是摇了摇头。

    “责罚没用?”刘香愣了愣,“您的意思是?”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杨峰淡淡的说:“你要明白一件事,这个世上人心是最复杂也是最难猜测的。你刚才说过,他们现在已经敢一报损的名义冒领火铳和铠甲,焉知他们不会将这些东西囤积起来卖给郑芝龙或是暗自另外组建人马另起炉灶,这绝对是不能容忍的。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用手下留情了!”

    看着杨峰脸上淡淡的神情和话语中透露出来的一丝冰冷的味道,刘香心里就是一颤,赶紧说道:“伯爷,他们都是跟随了习惯多年的老人,您能否看在下官的份上给他们一条活路?”

    “活路?”杨峰冷笑了一声,目光突然变得犀利起来,看向了刘香:“刘将军,你想要给他们一条活路,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愿不愿意给你一条活路?你可知这事一旦爆发,你身为第二舰队的指挥官,将要承担多大的责任?按照大明军规,下属若是叛乱,主官可是要负主要责任,你这个游击将军不但被就地免职一撸到底,搞不好还要被追究责任,届时会有什么下场你想过吗?”

    “我……”刘香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若是第二舰队发生叛乱,刘香作为第二舰队的负责人肯定是跑不了的。如果事情再严重一点,刘一洲勾结上郑芝龙将刚刚收复的福州又给占了去,判她就地问斩的罪名都不为过,想到这里刘香就感到后背一阵发凉。

    “既然刘一洲这些人已经成了一颗毒瘤,那么就必须要割掉。”杨峰坚定的说:“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明日本伯便率领三千兵马和你一通赶赴福州,一举将这个毒瘤彻底切除!”

    “报……”

    就在杨峰的话刚说完,外面就传来了宋烨的声音。

    很快宋烨便匆匆走了进来,来到杨峰跟前行了个军礼急声道:“启禀伯爷,有京城八百里加急!”

    “什么……八百里加急?”

    听到这里,不仅是杨峰,就连刘香也被八百里加急这句话给吓了一跳。

    在这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朝廷的公文传递靠得是驿站,一般每隔20里有一个驿站,一旦需要传递的公文上注明“马上飞递”的字样,就必须按规定以每天300里的速度传递。如果遇到紧急情况,传送的速度分为400里、600里以及里三个等级。

    八百里加急也就意味着发生了最紧急的事情,基本上是跑死马的结果,往往将消息送到目的地以后,送信人本身如果体质差一些的话,也会因为劳累过度而亡。因此,非到万不得已(这当中最多的是边关告急、大规模的聚众造反)不会用八百里加急送信。

    “将他带过来!”

    杨峰的话音刚落,宋烨和一名家丁便将一名穿着皂色服饰满身尘土的男子搀扶了进来,进了大厅后男子吃力的将背后的背囊接下来挣扎着举起虚弱的说道:“启……启禀伯爷,京……京城八……八百里加……”

    话还没说完这个人便昏迷了过去。

    就在男子手中的背囊落地前,杨峰一个箭步跑过去将背囊拿起,将背囊解开后露出了一个锦盒、杨峰将锦盒打开,里面是一封上了漆的信件和一面金牌。

    三下五除二的撕开信件一目十行看完后,杨峰的脸色立刻变得铁青起来,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喝道:“来人啊……马上备马,去城外军营擂鼓聚将!”

    “小人得令!”宋烨应了一声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杨峰扭头看了刘香一眼,“你也跟着去,第二舰队的事本伯待会再跟你交待。”

    “是,末将遵命!”刘香心中也是一凛,答应了一声后也跟着出去了……

    距离朱由校落水已经十一天了,虽然被抢救过来,但情况却非常不妙,不但咳嗽而且还伴随着发烧和昏迷,御医想尽了办法也没有办法让烧退下去。

    身为一名皇帝,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关注着他,朱由校落水昏迷的消息自然瞒不过京城的官员,很快一阵阵传言就开始在京城中传播,诸如什么当今陛下昏迷不醒,甚至很可能将要大行的消息也传了出来,一时间整个京城里谣言纷纷,百姓们也是人心惶惶。

    就在这个紧张的时候,一位名叫赵真的官员公然宣称,当今陛下已经无法处理国事,然而国事繁重不能无人处理,所以咱们应该挑一个人出来代替陛下监国,等到陛下龙体康复后再将朝政归还给陛下。

    赵真的话一出来后立刻引起了轰动,谁都知道当今陛下已经昏迷多日,再也醒不来的可能性非常大,现在代替朱由校监国的这位很可能过段时间就会成为大明的下一任皇帝,那么让谁来担任这个监国就很关键了。

    其实大家谁都知道赵真话里话外的意思,朱由校的老子明光宗虽然只当了一个月的皇帝,但他生儿子的本事却相当了得,足足生了七个儿子。

    只是很可惜,七个儿子能活到现在的只剩下两个,一个是天启皇帝朱由校。另一个就是当今的信王朱由检,今年只有十七岁。

    嗯……在另一个时空里,他还有另一个称呼,叫做崇祯。

    赵真想让信王朱由检暂时代替自家的哥哥朱由校监国的建议一出,立刻引起了满朝文武的大讨论,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但总的来说赞成人要比反对的人多,而其中反对最激烈的人无疑就属我们的九千岁魏忠贤了。

    魏忠贤明白,眼下这些人跳得这么欢就是为了将信王朱由检推上帝位而做的准备,一旦信王以掌握了大权,等到天启皇帝死后这个监国自然会名正言顺的升级为大明的皇帝,而作为有从龙之功的他们将来得到的好处自然也是大大的。

    好吧,作为趋利避害的人能有这样的想法自然是没错的,但是站在魏忠贤的角度来说这样的事情却是糟得不能再糟了,自知仇人满天下的他非常清楚一旦朱由校不在,失去了庇护的他下场会多么的凄惨,那些文官绝对会扑上来将他撕成粉碎。加之以往的时候他跟信王从来就没有什么交情,所以指望信王能像他哥哥一样信任自己无疑是愚蠢的。

    只是知道归知道,但魏忠贤却偏偏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那些文官说的话让他没法反驳,皇帝都昏迷不醒了,你还不让我们找个人替代他管事啊?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让朱由校好起来,只要朱由校能清醒过来,现在一切的烦恼都会烟消云散。

    情急之下的魏公公随即派人公告天下,为皇帝寻找名医偏房,就在这个时候,新任的兵部尚书霍维华站了出来,他当即献上了一个药方,信誓旦旦的说按照这个药方一定可以治好陛下的病。

    让我们来看看这是什么药方吧。

    药名:仙方灵露

    配方如下:优质的小米少许,加入木筒蒸煮。木筒底部缕空,再放银瓶一个,边煮边加水,煮好的米汁流入银瓶,煮到一定时间,换新米再煮,直到银瓶满了为止。

    煮好之后,银瓶中的液体就是灵露了,据说有长寿治病之功效。

    怎么样……看到这个方子大家有没有什么熟悉的感觉?

    其实这个药方在民间还有一个通俗的称呼——米汤。

    用米汤去抢救一个昏迷不醒生命垂危的人,这充分反映了此时的魏公公已经到了病急乱投医的地步,可偏偏当事人还不自知。

    而作为皇帝的妻子张嫣原本应该会驳斥这种愚蠢的行为,但俗话说得好,当局者迷。此时的张嫣或许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态度默许了魏忠贤的行为,所以我们的朱由校同志不得不喝下了这道被吹嘘得神乎其神的——神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