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密室里的密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体乾和魏忠贤也是刚收到的消息,这两人一位是司礼监掌印太监,一位是司礼监秉笔太监,按理说内廷就在两人的掌控之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应该是最先得到消息的,可事情就是这么蹊跷,两人得到消息的时间竟然在张嫣之后。

    当正在司礼监和王体乾办理公务的魏忠贤刚听到这个消息时,他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天要塌下来了,两人对视了一眼后没有说一句话,就朝着乾清宫冲了过去,也难为了魏忠贤,已经五十九岁的高龄了,还能以百米冲刺的速速足足跑了两里地而没有瘫倒在地,这已经足以说明我们这位九千岁身体素质之好。

    “陛下……陛下啊……”

    魏忠贤人还没到,但声音已经传了进来。

    扑到了地上的魏忠贤看着躺在床上的朱由校只感到天都要塌了,别看他在外头被人称为九千九百岁,也就仅仅比皇帝少了一百岁,但无论是谁都知道魏忠贤这个九千九百岁其实就是一只依附于皇帝的宦官,朱由校一旦发生任何不测,他魏忠贤瞬间就会从云端跌下来,平日里的他被人捧得有多高跌得就会有多惨,这点他跟张嫣和杨峰这样的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张嫣身为皇后,也是后宫之主,即便是朱由校不在了,换任何一个人登基也没有任何人敢对她不敬,她依旧可以当她的太后。

    杨峰也一样,别看如今杨峰和以东林党为首的文人势不两立,但实际上他却是最超然的。他一只手里握着大明皇家银行这个日进斗金的吸金器,另一只手还握着兵权印把子,无论是谁当皇帝都不敢贸然对付他,否则一旦惹怒了他,真当那支由他一手建立起来的江宁军是吃素的?

    想到这里,魏忠贤心里那叫一个悲伤啊,一时间泪如雨下哭得不能自己,跪在另一边的王体乾也是泣不成声,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要是朱由校发生了不测他这个司礼监掌印太监估计也是干不下去了,迟早要被踢下去,而他最好的结局估计也就是被发配到南京守皇陵了。

    原本就沉闷的寝室被这两人一闹变得更加郁闷了,旁边的太监宫女乃至御医也不敢过来劝阻,这两人可是内廷的大佬,真要惹怒了他们可就麻烦了。

    不过这里还是有人可以无视他们的,正在嚎哭的王体乾和魏忠贤就感到有人在他们的屁股上分别重重踢了一脚,随后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王体乾、魏忠贤,你们两个别嚎了,陛下还没死呢,还轮不到你们来嚎丧!”

    “诶呀,谁他娘的这么大胆,敢踢咱家!”

    王体乾和魏忠贤大怒,一下就跳了起来就要跟那个胆边生毛的家伙拼命,只是当他们看到踢他们的人后两人的神情顿时就萎了,因为踢他们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身为后宫之主,唯一可以跟朱由检平起平坐的懿安皇后张嫣。

    看清了踢他们的人后魏忠贤两人还能说什么呢,虽然魏忠贤跟张嫣不是很对付,但身为宦官的他们都是张嫣的家奴,生死都掌握在张嫣的手里,人家不管对他们做什么都是没有问题的。

    不仅如此,两人还得跪下来向张嫣请罪,“奴婢魏忠贤(王体乾)请皇后娘娘安。”

    只见张嫣凤目含怒,俏脸上包裹着一层寒霜般怒视着俩人:“魏忠贤、王体乾,你们身为内廷总管,陛下如今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们难辞其咎!本宫现在问你们,陛下去内湖泛舟游玩,身边为何没有安排几个会水的人跟着,而且陛下落水后竟然没有人在第一时间下去救人,而是拖到了几乎是一刻钟后才珊珊来迟,你们谁能告诉本宫这是为什么吗?”

    “奴婢……奴婢……”

    魏忠贤嘴巴张了张,却发自己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张嫣的话一点都没错。朱由校落水的时候身边可是有太监和宫女的,但直到朱由校落水后几乎是一刻钟救援的太监才珊珊来迟,等到朱由校被救起来后已经是奄奄一息了,这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身为内廷总管的两人更是难辞其咎。

    “娘娘,奴婢知罪!请娘娘责罚!”魏忠贤和王体乾俩人无奈的再次跪了下来请罪。

    “责罚?”

    张嫣贝齿咬得格格响:“由于你们的无能,陛下方才遭此大难,将你们千刀万剐也难解本宫心头之恨,只是如今还有事情要你们去办,本宫暂且放你们一马,现在你们马上给本宫去查找真相。记住了,本宫只给你们两个时辰,现在你们可以下去了!”

    “谢娘娘不杀之恩,只是何用两个时辰,奴婢等只需要一个时辰足矣!”

    相互对视了一眼,俩人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杀气。

    魏忠贤和王体乾是什么人?尤其是魏忠贤,号称九千岁的他掌管后宫多年,可以说他的影响力已经渗透到了后宫的各处,一旦发动起来又岂是开玩笑的,只是短短大半个时辰,消息便源源不断的传了进来,只是得到的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先是有人来报,那个最先诱惑朱由校泛舟避暑的太监已经在他的屋子里自缢身亡,跟他一起自尽的还有今天跟随朱由校一起泛舟游园的六名太监和四名宫女,这一下所有的线索全都中断了。

    听到消息后魏忠贤杀人的心都有了,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不明白,朱由校这是遭到了一次有预谋的组织严密的暗杀,对方这是想要将朱由校置于死地啊,想到这里魏忠贤就感到一阵寒意从背后升起。

    从事发开始就一直留在屋子陪伴朱由校的张嫣是个聪明的女人,魏忠贤意识到的她自然也能想到,一想到那些躲在黑暗中的敌人竟然胆大包天到这种程度,张嫣就感到了一阵无力袭来,她发现这个时候她竟然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自己的丈夫一步步滑向深渊。

    她看着双双跪在自己面前的魏忠贤和王体乾,无力的摆了摆手,“你们都下去吧,本宫想静一静。”

    魏忠贤和王体乾不敢多说什么,俩人朝张嫣磕了一个头默默的站了起来,正当俩人要离开的时候,旁边传来了一阵虚弱的呻吟声,随后一个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皇后娘娘,陛下醒来了!”

    “咣当……”

    只听见一声脆响,那是茶杯掉在地上的声音,只是这个时候谁也顾不上这些,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朱由校的床榻……

    经过御医的紧急施救,朱由校终于苏醒了过来,这无疑将已经有些绝望的张嫣和魏忠贤等人欣喜若狂,可张御医随后的话却又让他们有些绝望起来。

    “娘娘,陛下虽然醒了过来,但却一直高烧不退,且陛下溺水时间过长,肺部积累了太多的湖水,以至于发展成了咳嗽,若是没有奇迹出现恐怕陛下还是……还是……”

    说到这里,张御医便停了下来,但是他的意思谁都明白。

    奇迹……什么是奇迹?奇迹就是指那些平日里万中无一才出现的事情,换句通俗的话来说就跟后世中彩票的几率是一样的,这无疑又让张嫣的心情变得绝望起来,一日之内张嫣的心情从绝望到狂喜,又经历了绝望,这对于一名还不到二十岁的女人来说是和等的折磨。

    “娘娘……”看到张嫣那张变得惨白的脸,张御医嘴角蠕动了一下想说点什么,但最后又咽了下去,他朝着张嫣深深施了一礼后悄悄的退了下去。

    夜深了,寝宫里虽然点燃了十多个灯烛将屋子照得通亮,但张嫣却感到内心传来阵阵的冰冷,难道她要在这个最美丽的年龄失去自己的丈夫么。

    “娘娘,夜已经深了,您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赶紧吃点吧。”张嫣的贴身侍女初蕊端来了一碗参汤。

    张嫣摇了摇头,“不了,本宫没有心情吃,你端回去吧。”

    初蕊还想再劝几句,但就在这时,一阵微弱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梓童……梓童……”

    “陛下!”

    张嫣娇躯一阵,几乎是跳了起来冲到了窗边,一把抓住了朱由校的手,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陛下,您终于醒了啊!”

    “咳咳……咳咳咳……”

    躺在床上的朱由校脸色蜡黄,不停的咳嗽着,他想要坐起来却发现往日轻而易举的事情如今却变得无比的困难,最后只能无奈的躺了回去。

    他躺在床上不住的喘息,只感到一阵巨大的疲惫袭来。虽然这两日他昏迷的时间比清醒的时间要长得太多,但周围发生的事情他还是知道一些的,等到恢复了一丝体力后他吃力的转过了脑袋,看着已经哭得两眼红肿的张嫣,有些内疚的说道:“梓童……这两日辛苦你了。”

    “陛下,臣妾不苦,这是臣妾应该做的。”张嫣泣声道:“您才苦呢。”

    “不说那么多了。”朱由校知道自己清醒的时间恐怕不会太多,他吃力的问道:“梓童,朕的身体怎么样,御医又是如何说的?”

    张嫣强笑着安慰道:“陛下毋须担心,御医说了,陛下吉人自有天相,相信很快就会康复的。”

    “朕要听实话!”朱由校的声音大了起来,“若是连梓童你也在欺骗朕的话,朕就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了。”

    “这……”张嫣一咬贝齿,强忍着心中的悲痛道:“御医说了,您由于落水时间过长,以至于很可能染上了咳嗽,现在是高烧不退,若无奇迹的话……恐怕……恐怕……”

    注意,张嫣所说的咳嗽可不是后世说的通俗上的咳嗽,而是对肺炎的称呼。

    “朕知道了。”

    出乎张嫣的意料,朱由校听到后并没有出现绝望或是悲痛的表情,他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突然睁开眼睛说道:“梓童,你马上派人前往福建,将这里的事情告诉江宁伯,并召集他火速来京,一定要快!”

    “陛下!”

    张嫣听后一阵愕然,这个时候朱由校怎么会想起将杨峰召回来。要知道如今杨峰正在福建跟郑芝龙和荷兰人较劲,这个时候怎么能突然将他召集回京呢?

    “听到没有!”看到张嫣还在发愣,朱由校有些急了:“如今形势十万火急,马上去吧,另外再告诉他,让他带兵进京!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人能救朕的话,恐怕也只有江宁伯了!”

    前面的话张嫣听得是一头雾水,但唯独最后面那句话却点醒了张嫣,往日里杨峰拿神奇的手段点点滴滴在她心里回忆了起来。

    “是啊,江宁伯……以江宁伯的手段一定有办法的!”

    朱由校挣扎着说完这句话后又昏迷了过去,

    张嫣嘱咐宫女照顾好丈夫后,立刻招来了一名太监,随后这名太监便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司礼监跑了过去,一个时辰后,三名骑着快马的骑士连夜出了京城的城门朝着南边飞奔而去……

    黑夜里,一名中年男子的声音在一间密室内响起,“大人,东厂的人出京城往南边去了,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要派人拦截么?”

    一个苍老的声音回答:“若是老夫所料不差,他们去的地方十有八i九是去福建给杨峰送信去了,只是福建距离京城足有数千里之遥,等到杨峰赶回来恐怕黄花菜都要凉了,咱们没有必要拦截他,否则更加容易打草惊蛇。等到宫里的那个人死掉后,咱们有的是法子炮制他,将昔日他施加给咱们的痛苦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明白了,还是大人英明。”中年男子赞了一声后,有些不甘的说:“只是可惜了,原本那日若是再迟些,让那个人当场死掉就好了,咱们也不用忍那么久。”

    苍老的声音沉默了一会才冷笑道:“快了……宫里传来了消息,那个人也撑不了太久了,如今已经患上了咳嗽,最多再有十天半月,他就要撑不住了。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召集杨峰回来托付大事,可他也不想想,等到杨峰回来那也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他能撑到那个时候吗?”

    “哈哈哈……”

    说完后,密室里响起了一阵阴冷的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