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落水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黑夜里,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咳了几声后森森的问道:“陛下真是这般说么?”

    “是的!”一个中年人的声音用肯定的语气道:“绝对没错,这是咱们在宫里的人通报出来的,绝对真是可靠,这是陛下昨日傍晚在御花园跟皇后散步时说出来的,只是那个人说了,他也不敢肯定是陛下到底是认真的还是说说而已。”

    “不管陛下只是说说而已还是认真的,这种事情绝不能让他发生,否则便是大厦将倾!”苍老的声音显得无比的坚决。

    “可是……这毕竟是天家私事,咱们也插不上手啊。”中年人的声音显得很是为难。

    “哼……天家无私事,这点难道还要我来教你吗?”苍老的声音变得愤怒起来:“你知不知道一旦那个人担任了帝师会有什么后果,会对咱们的道统产生什么影响?”

    “没有那么严重吧?”中年人的声音有些不以为然,“那个人再厉害左右也不过是个武夫而已,即便现在得了陛下的宠信,充其量也就能蹦跶几年,等他一死这个大明还不是咱们说了算么?”

    “你知道什么。”苍老的声音训斥道:“那个人和陛下如今正是春秋鼎盛,若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再活个几十年应该没有问题吧?几十年的时间够他们做多少事你明白吗?”

    “那您说怎么办?”

    “怎么办?自然是先下手为强了!”苍老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丝隐隐透出的杀意。

    “这……”听到这里,中年人的声音变得犹豫起来,“只是如今那人远在福建,而且身边又有重兵环绕,咱们就算是想下手也没机会啊。”

    原本杀意森森的苍老声音突然变得幽幽起来,“那个人咱们不好下手,可是这里有个人咱们还是可以下手的。”

    “什么……大人你……你……”中年人的声音变得惊慌起来:“可是……可是那位如今可是尚未有子嗣啊,一旦死了咱们大明的道统岂不是无人继承?”

    “怕什么!”苍老的声音轻松的说:“那位即便死了,不是还有一种规矩叫做兄终弟及么,那位若是不在了咱们还可以将他的兄弟扶上去嘛。”

    苍老的声音说这件事时并没有一丝的负担和愧疚,有的只是不经意透露出来的漠然和杀意……

    时间到了天气七年的六月份,天气开始变得炎热起来,坐落在北方的京城也逃不出夏老虎的茶毒,怕热的朱由校这些日子一直睡得不是很好,整日里都没太多的精神,有一日,某位贴身的太监给他出了个主意,既然天气如此炎热陛下何不去紫禁城后边的内湖玩耍避暑呢?

    朱由校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于是从善如流的同意了。原本朱由校还想叫上皇后和几名妃子一起去的,但是那名贴身的太监却进言说皇后和几名后妃都有了身孕,若是去内湖游完的话恐怕对凤体不利。

    朱由校听了觉得也有道理,于是乎在批完奏折后便带着几名太监和宫女来到了内湖泛舟游湖,坐在游船上的他看着满是荷花的内湖,享受着周围吹来的凉风,再喝着香茗,朱由校只觉得无比的惬意。

    下午酉时坤宁宫

    由于怀孕的缘故,张嫣这段时间变得特别嗜睡,所在在饭后她便在自己的房间睡了个午觉,直到接近酉时才起床。此刻她正懒洋洋的坐在一个圆凳上,任由自己的贴身宫女替自己梳头。

    这段时间以来,张嫣只觉得自己的胃口好了许多,整个人也丰腴起来,原本的瓜子脸也变成了鹅蛋的形状。

    看着梳妆台里映衬出来的清晰无比的脸蛋,张嫣有些小烦恼的埋怨道:“本宫这段时间还真是胖了不少呢,是不是变得难看了。”

    张嫣的贴身宫女名叫初蕊,虽然还不到十六岁,但却是个已经入宫三四年的“老人”了,也是张嫣的贴身宫女,听到张嫣的埋怨后,初蕊微微抿嘴一笑:“皇后娘娘才不难看呢,奴婢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也知道这女人啊,一旦有了孩子之后肯定是要胖些的,不过这也没法子的事情,毕竟是一个人要吃两个人的份量嘛,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等到将孩子生下来之后,皇后娘娘再适当的锻炼一下就会很快瘦下来的,譬如多跳那些“舞蹈”就可以了。”

    “扑哧!”

    张嫣被初蕊的话给逗乐了,转过身子用白嫩细长的食指在她额头上轻轻一点,“你这个小妮子,连男人都没见过几个吧,却说得头头是道,好像跟真的一样,幸好这里没外人,否则就要让人看笑话了。”

    “才不是呢!”被张嫣笑话的初蕊不服气的嘟着小嘴:“这些可都是奴婢入宫前母亲说过的,奴婢可都一直记着呢,绝对没错的。”

    “好……好……”张嫣忍着笑道:“等过几年你的年纪再大几岁后,本宫就跟陛下说一声,给你一份盘缠,提前放你出宫,好让你可以风风光光的嫁人。”

    皇宫里的规矩,宫女到了二十三或是二十五岁后便会被放出皇宫自行返乡,这些从皇宫里出来的宫女倒也不愁嫁,因为在民间的百姓看来这些宫女那都是伺候过皇帝和后宫嫔妃,那是见过大世面的。而且能进宫服侍皇帝或是后妃的在相貌上自然也不会差了了,能娶到她们也是很有面子的一件事,所以这些张嫣才会这么说。

    只是初蕊的小嘴却撅得更厉害了,“娘娘您是嫌弃奴婢伺候得不好吗,现在就要将奴婢赶走了。”

    “你这傻丫头!”

    张嫣又好气又好笑的在她的额头轻轻弹了一下,“除非是被陛下宠幸过,否则按照宫里的规矩到了年纪的宫女是要遣送出宫的,况且你还这么小,有着大好的年华,本宫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在这里终老一生。”

    “娘娘……”看着面露慈爱之色的张嫣,初蕊的眼圈顿时就红了,她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的脚步声,仿佛一群人正在外头奔跑。

    张嫣面露讶然之色,还没等她说话初蕊便放下了梳子快步走到外面的大门对着门外娇喝道:“你们都是什么人?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不知道这里是皇后娘娘的寝宫么,你们有几个脑袋竟敢在此喧哗?”

    初蕊的话好像没有什么用,外面的喧哗声更大了。这下就连张嫣也有些不悦起来,只见她柳眉微微一蹙便站了起来,只是还没等她走到门口,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声音带着哭腔在门口喊道:“皇后娘娘,大事不好了,陛下他……陛下他出事了。”

    张嫣心里顿时就是咯噔一声,一股不好的预感顿时从心里涌了上来。不过她还是努力抑制住心中的恐慌,强自镇定的问道:“出事?出什么事了?”

    这时,一名体形肥胖的太监出现在了门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倒在了地上哭泣道:“娘娘,今儿个陛下去内湖泛舟,不幸落入了水中,后虽被救了起来,但是现在却依旧昏迷不醒,如今御医正在施救呢。”

    “什么……陛下泛舟的时候竟然溺水了?”

    张嫣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晃了晃就朝着旁边歪了过去,幸好一旁的初蕊眼疾手快,赶紧快步上前将张嫣扶住。

    从小在民间长大的张嫣其实还是挺坚强的,虽然听到丈夫落水后生死不知,但经过最初的恐慌后她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立刻带本宫去见陛下。

    当张嫣来到朱由校所在的乾清宫后,立刻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艾草味。而自己的丈夫正躺在龙床上脸色一片惨白,上半身**着,两名御医正在朱由校的肚脐眼上放了一块姜片,姜片上放了一小根艾条。

    “陛下!”

    看到这里张嫣心里就是一沉,此时的她只觉得两腿发软,全仗着一旁的初蕊扶着她才没有瘫倒在地。

    “你过来!”强忍着不让自己倒下的张嫣朝一名胡子花白的御医招了招手。

    “见过皇后娘娘。”御医赶紧走了过来向张嫣行礼。

    张嫣深吸了口气问道:“张御医,陛下的情况怎么样了,你要跟本宫说实话!”

    张御医苦着脸道:“回皇后娘娘的话,陛下由于落水的时间过长,当他被救上来的时候情况已经很危急了,现在臣等正在对陛下进行施救,但能否将陛下救过来就要看天意了。”

    “落水时间过长?”听到这里,张嫣的粉脸立刻就黑了下来,“陛下的身边随时都有人看着,当他落水后理应第一时间便被救上来,怎么会出现落水时间过长这种事情发生。”

    张御医的额头也出现了汗水,心里也在暗自骂娘,此刻的他只想说老子只是御医,怎么会知道这些狗屁叨叨的事情。

    不过张嫣也不是笨蛋,她很快就明白过来,自己恐怕是问错人了。

    这时候的她已经被初蕊搀扶着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又有宫女送来了一碗参汤,她喝了几口参汤后脸色才好了一些,开口道:“来人啊,将魏忠贤和王体乾两人喊来!”

    “娘娘,奴婢来了!”

    张嫣刚说完,就看到两个人影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