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尽早做准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舰队可以说是用刘香带来的班底建立起来的,虽然杨峰往里面掺了一部分诸如辎重、镇抚官以及司马等军官掌管了舰队的军纪、后勤等部门,但最主要的作战力量依旧是刘香带来的那些由海盗改编而成的人马。

    这也是刘一洲等人的底气所在,在他们看来如今的福建水师若是没有他们充其量就是一个空壳子。试问一支连战舰都没有而且连大部分水手兵都是一群菜鸟的水师还能干嘛,想要跟人干仗还得靠他们,这也是他们自傲的资本,但是这个自傲今天却被遭到了当头一棒,卢光彪竟然率领三艘训练舰俘虏了荷兰人的两艘战舰。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卢光彪率领的第一舰队再也不是名义上的舰队,而是一支有了作战能力的舰队,尽管这支舰队现在只有三艘训练舰,但日后呢?如今的厦门、泉州、以及福州等地已经相继建立了好几个造船厂,这些造船厂正在日夜赶工的为水师建造战船,一旦这些战船建造完毕后会装备给谁,那是傻子都明白的事情,到时候他们这支第二舰队还能够这么逍遥自在么?

    想到这里,不少心思活络的人脑子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副提督大人。”刘一洲抢先说道:“此事到底是真是假咱们还不得而知,毕竟水师大营还未给咱们送来消息,但事关重大,下官以为咱们可以给卢提督写封公文询问事情的真伪,若是确实属实的话,咱们再想一下对策也不迟。”

    “想对策?”刘香一听,眼神就是一冷,两道冷芒立刻就射向了刘一洲,“刘千总,你要想什么对策啊?是想着如何对付卢提督?”

    “不……不是……”

    刘一洲一听心里就是咯噔一声,暗道一声糟了,自己竟然一不小心给说漏嘴了,在这种情况下“对策”两个字可不是什么褒义词。当他看到正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秦叔时,心里就更慌了,情急之下的他结结巴巴的说:“副提督大人,不……不是这样的,下官的意思是说……是说”

    “是什么啊?”刘香声音一下提高了好几度:“到底是什么……说!”

    急得额头都出汗的刘一洲干脆把心一横,拜倒在地请罪道:“下官口误,请大人恕罪!”

    “哼……口误!”

    刘香冷哼了一声,有心借这个机会将其整治一番,但随即转念一想,要是用这个借口整治刘一洲那些跟刘一洲亲近的军官恐怕就要闹腾起来了,而且现在的情况还没弄清楚,自己还不能轻举妄动。

    想到这里,刘香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你的事情到时候再说,现在先散了吧。”

    结束了会议后,刘香返回了自己的住所,随身的侍女很快奉上了香茗,一盏香茗还没喝完,外面的亲兵便来报,秦叔求见。刘香无奈的摇了摇头,让人将秦叔带进来,很快穿着四品武官服的秦叔便走了进来。

    自从归顺了朝廷后,杨峰便委任刘香从三品的游击将军、福建水师副提督、兼第二舰队指挥使,作为刘香最信任的下属,秦叔则是被刘香举荐为第二舰队的指挥同知。

    伸手阻止了秦叔的施礼,刘香先示意他坐下,这才说道:“秦叔,现在没有外人,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秦叔点点头:“大人,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吧,如果刚才李虎说道的事情属实,恐怕有些人要坐不住了。”

    “坐不住?”刘香那比寻常女子要浓密的眉毛微微一翘,嘴角画出了两道好看的弧度:“他们不是坐不住,而是在害怕失去手中的那点权利吧?”

    “是的!”秦叔点点头:“自从咱们从归顺了朝廷后,无论是小到吃穿用度,大到物资兵器,伯爷大人都替咱们安排得妥妥帖帖的,就连咱们的家眷也被安排得非常妥当,这不就是咱们以前做梦都想过上的好日子吗,可有些人就是不安份,这是何苦来呢?”

    “无非是就是私心在作祟罢了。”刘香毫不客气的说:“有些人以前当惯了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日子,现在当了官兵后虽然日子好过多了,但规矩也多了,加之害怕那天朝廷会对他们翻旧帐,以前福建水师咱们是一家独大,朝廷要仰仗咱们来对抗郑芝龙所以他们依旧有恃无恐,可是一旦第一舰队成军,咱们第二舰队的重要性就会下降,他们自然就担心朝廷会对他们秋后算账了。”

    秦叔不解的说:“江宁伯不是向您说过不会秋后算账么?”

    刘香无奈的说:“江宁伯是说过,但奈何有些人不相信啊。我现在担心的是有些人会铤而走险啊,若是因为他们的缘故惹得江宁伯大发雷霆,那就太危险了。”

    秦叔眼中杀机闪过,森森的说道:“大人,要不咱们就先下手为强吧?”

    “这……”刘香犹豫了一下,雪白的贝齿咬了咬樱唇后摇头道:“咱们现在已经不是海寇了,军中自有军中的规矩,若是随便乱来的话岂不是天下大乱!再者说了,这件事咱们也只是听李虎和一些传闻而已,军中的消息还未正式传来,咱们千万不能自乱了阵脚。再者,若是咱们擅自动手的话,岂不是给了刘一洲他们作乱的借口,恐怕到时候他们就更有理由作乱了,若是第二舰队因此而分裂的话,我就太过愧对伯爷对我的信任了。”

    看着刘香犹豫不决的神情,秦叔不由得轻叹了一声,昔日杀伐决断做事果决的女中豪杰,如今却多了一丝女孩子的软弱,这实在是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大人,外面有厦门来的信使,说是有紧急公文。”门外传来了侍女的声音。

    “哦……”

    刘香和秦叔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神情。

    一刻钟后,当刘香和秦叔看完卢光彪也水师提督的名义送来的公文后,再也掩饰不住眼中震惊的神情。如果说李虎说的那件事刚才只是道听途说的话,那么现在这封卢光彪送来的公文便将这件事证实了下来。

    刘香揉了揉光洁的额头,有些苦恼的说道:“看来有些事情要尽早做好准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