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奋起直追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伯……伯爵阁下,您……您竟然会英语?”

    看着结结巴巴望向自己的昂科斯,杨峰不解的问:“怎么了,这有什么不对么?”

    “不……不是,我……我……”

    昂科斯一时间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乱,过了好一会才用磕磕绊绊的英文解释道:“尊敬的伯爵阁下,请您原谅,刚才我确实是失礼了。”

    听到昂科斯比自己还要烂的英文口语,杨峰皱了皱眉头,摆摆手道:“算了……我们还是用大明的语言来交流吧!”

    “是,尊敬的伯爵阁下!”昂科斯也长舒了口气,他虽然也会说点英文,但充其量也就是二把刀的水平,反而不如大明官话说得流利,如果杨峰真要用英文跟他交流的话麻烦就大了,牛头不对马嘴事小,要是因为语言不通出了问题才是大事呢。

    “昂科斯少校,我们来说说正事吧。”杨峰正色道:“我听说你有事要找我,现在可以说了吗?”

    “是的!”昂科斯知道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候到了,自己是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做苦力到死还是能返回故乡就看今天的表现了,他深吸了口气恭敬的说道:“尊敬的伯爵阁下,我是奉了尼德兰王国驻小琉球(台湾)总督斯蒂夫总督的命令到澳门觐见葡萄牙驻澳门总督斯蒂芬阁下,没想到却与贵国的海军澎湖列岛福晋起了冲突,以至于我们的舰队指挥官鲁昂中校也在冲突中阵亡了,我希望您能宽宏大量不要跟我们计较,让我们这些远离故乡的游子返回家乡。”

    看到昂科斯竟然将跟福建水师的战斗轻描淡写的称之为冲突,杨峰不禁冷笑起来:“昂科斯少校,我想问一句,你们跟我们的舰队交战的地点在哪里?”

    “在澎湖列岛?”昂科斯回答。

    杨峰继续问:“拿澎湖列岛是不是大明的领土?”

    昂科斯犹豫了一下才回答:“是的!”

    杨峰提高了自己的声音:“既然你也知道澎湖列岛是大明的领土,你们为什么要向在自己领土巡逻的他国海军发动攻击,我是否可以理解我这是你们荷兰人对大明的一种侵犯?”

    “这个……”

    昂科斯有些语塞起来,其实严格的说起来在荷兰人的心里是不愿意承认大明对澎湖列岛的主权的,但由于在万历年间荷兰人跟大明在澎湖列岛干了一仗,明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荷兰人从澎湖列岛赶走,现在不管荷兰人承认不承认,澎湖列岛是大明的固有领土那是不争的事实,昂科斯再怎么否认也是没用的。

    昂科斯有些不情愿的说道:“这确实是我们的错误,是我们太过冲动了。不过我们愿意为此事向贵国道歉。”

    “太过冲动?”

    看到这名荷兰军官竟然将一场战斗轻飘飘的淡化为冲突并试图淡化,杨峰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右手一拍。

    “啪……哗啦!”

    随着杨峰一拍,右边的茶几顿时哗啦一声散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堆零件。

    只见杨峰怒声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荷兰人是怎么看待战争的,但是对于我们大明而言,战争是一件非常严肃而且认真的事情,你们既然在我大明的领土对大明的舰队开炮,就表明了你们的态度,既然你们有胆子发动战争就要承受战争的后果,来人啊……”

    “伯爷有何吩咐!”随着杨峰的喝声,站在门外的两名全副武装的家丁立刻从门外走了进来向杨峰行了个军礼。

    杨峰指着昂科斯道:“把他给我带出去!”

    “是!”两名家丁大声应了一声,走了过来抓住了昂科斯的胳膊就要将他带走。

    昂科斯见状以为杨峰要下令处死自己,吓得脸色煞白的他拼命的挣扎起来,一边挣扎还一边大声道:“伯爵大人……你不能杀死我,我投降的时候那位提督大人可是说过要保证我们的生命和私人财产安全的,你们不能违背协议!”

    “处死你?”杨峰先是一愣,随即又好气又好笑的说:“你想多了,我是不会杀死你的,不过你们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从今往后你们就在矿山里干上十年再说。”

    “什么……在矿山里干十年?”

    听到这里,昂科斯挣扎得更厉害了,别人不知道他难道还不知道吗?在殖民地里,去旷工干活就意味着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矿山那恶劣的环境和高强度的工作根本就没几个人能撑得下来,一般人去旷工干活顶多能活三年,能撑到五年的就很了不起了,如果真像杨峰说的让他在矿山干十年的话恐怕到了那个时候他的骨头都烂了。

    什么……你说昂科斯是怎么知道的?这很简单,因为荷兰人自己就是这么干的,而昂科斯也不认为明国的矿山环境会比他们好到哪去。

    “伯爵阁下,不要送我矿山,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禀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说啊!”

    看着拼命挣扎的昂科斯,杨峰一摆手对两名家丁道:“等等,让他过来。”

    被两名家丁松开手的昂科斯就如同从鬼门关里逃出来一般瘫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过了好一会杨峰才冷冷的说道:“你所说的事情最好是我感兴趣的,否则我不介意让你知道欺骗我的后果。”

    被吓得不轻的昂科斯连连摆手:“尊敬的伯爵阁下,我绝不敢欺骗您,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您的。我这次和昂科斯中校之所以去澳门,是受了郑芝龙的委托图澳门调解他和葡萄牙人之间的矛盾,上次他带着人抢劫了葡萄牙人的几艘商船,惹怒了葡萄牙人之后,葡萄牙人就四处围剿他……”

    昂科斯将他和郑芝龙之间的交易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就连他奉命将十二艘战舰和六十门火炮送给郑芝龙的事情也竹筒倒豆子般全都说了个干干净净。

    杨峰听着昂科斯的话,脸上的神情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内心却大为惊讶,他没想到郑芝龙竟然跟荷兰人勾结得那么深。沉吟了一下后他盯着昂科斯肃然问道:“你现在老实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话费这么大的代价支持郑芝龙,甚至为了他还要亲自去澳门向葡萄牙人施压?你可别告诉我,那是你们荷兰人都是菩萨心肠。”

    昂科斯虽然听不懂什么是菩萨心肠,但他也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但他一时间却喏喏的有些说不出来。

    看到昂科斯一副迟疑的样子,杨峰突然怒声喝道:“说!”

    “我……我我……”

    昂科斯差点又瘫倒在地,早已被吓破了胆的他终于将荷兰有意全面入侵大明,为此才选中了郑芝龙作为他们在大明的代言人,以便日后入侵大明时由郑芝龙打前锋,实行以华制华的政策,为荷兰攥取更大的利益,郑芝龙在偷袭厦门失败损失惨重后他们这才又是送船又是送炮的,为的就是加强郑芝龙的力量一边抗衡大明朝廷。

    听到这里,杨峰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荷兰人的野心还真是不小啊,而且还不笨,竟然想出了以华制华的办法,只是他们也太天真了,荷兰人以为凭借着两三万兵力和郑芝龙这个见风使舵的货色就能将大明征服吗,他们也太小看大明了吧?

    昂科斯一边说一边偷偷打量着杨峰的脸色,只是让他失望的是杨峰的脸色一直都很平静,并没有出现什么波动,让他一窥杨峰的想法落空了。

    直到昂科斯差点将自己十岁的时候偷看隔壁阿姨洗澡,十三岁的时候跟邻村的村花上床的事情都说出来,嘴巴都干了,杨峰这才点了点头,“好了,暂时先这样吧,你先回战俘营,有事我会派人喊你的。”

    昂科斯带着讨好的笑容道:“伯爵阁下,您看我已经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了,您是否可以将我们放回去呢?当然了,按照规矩我们会付给您金币的。”

    “你们想赎回自己?”杨峰的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笑容。

    “是的,这是我们欧巴罗人几百年来的规矩,希望您能允许我们赎回自己。”

    杨峰仿佛没有看到昂科斯眼中的期翼:“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我还有些事情没想好,等我考虑好之后再告诉你们我的决定。”

    等到家丁将昂科斯带回去后,杨峰沉思了起来。说实话,他对于荷兰人想要征服大明的计划是抱着看笑话的态度来看待的,毕竟荷兰人距离大明有万里之遥,人口也不过百万,想要远跨重洋征服一个有着亿万人口的国家无疑是天方夜谭,别说十七世纪的荷兰了,就是二十一世纪的美国佬也不敢夸口能做到,唯一让杨峰感到忧虑的是如今的西方殖民者已经将触手伸到了东南亚一带,如果大明再不抓紧时间,恐怕百年之后另一个历史时空里的悲剧就会重新上演,当大明终于意识到海洋的重要性时才愕然发现,除了大明之外整个世界已经成了金发碧眼的白种人的殖民地,到了那个时候大明再想奋起直追,不知要付出多大的努力和牺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