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好消息
    “大当家的,出事了!”

    一名身穿六品官服的百总兴匆匆的跑进了福建水师驻福州第二舰队驻地大营的议事大帐内,对着正在跟众军官议事的刘香喊了起来。

    站在刘香下手的秦叔转头瞪了这名千总一眼,喝骂道:“李虎,你如今已经是朝廷命官了,怎么一点规矩都没有,未经通报便擅自闯入大帐该当何罪?况且如今咱们已经不是海寇了,咱们是朝廷的官兵,你怎么还称呼大人为当家的,若是让人听见岂不是要笑话咱们匪气不改?”

    看到秦叔喝骂,再看到刘香那一脸严厉的表情,李虎不禁有些尴尬起来,而那些站在大帐里的其他军官们看着有些手足无措的李虎也是神情各异。有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甚至是幸灾乐祸的神情,那是平日里跟他不对付的人,有的则是露出无奈神情或是偷偷地打量刘香的军官,那是平日里跟他关系不错的军官。还有一些军官则是面无表情,那是杨峰派驻到第二舰队的原本隶属江宁军的军官,只是无论是谁现在都不敢擅自出言替他求情。

    李虎只得无奈的跪了下来,“卑职无理,擅自闯入大帐,还望副提督大人恕罪。”

    刘香没有看他,而是沉声问道:“米渊何在?”

    “下官在!”一名穿着四品官服的武官站了出来,看到这名武官站了出来,不少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若是有细心的人便可以发现,这名武官脸色冷漠,似乎一副凡事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这名武官就是杨峰派驻在第二舰队的镇抚官,专门执掌军队的军纪,若是有人违反军规,便是由他负责执行惩罚。

    第二舰队刚成立的时候,由于其大部分成员都是海盗出身,是以军纪松弛混乱,时有骚扰老百姓甚至是抢劫百姓财物的事情发生,而那些刚从海盗头目变成武官的军官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刘香知道之后大发雷霆,下令镇抚官们开始整顿军纪。

    很快,一群镇抚官们开始在军中狠抓军纪,将那些犯了军规的官兵和军官打的打,罚的罚,有些犯了严重军纪的甚至被处死,如此一来整个第二舰队混乱的军纪才随之扭转过来,而带头的就是这位名叫米渊的镇抚官。

    刘香问道:“李虎未经通报擅自闯入大帐,按照军规该当何罪?”

    米渊看了眼李虎淡淡的说道:“按照军规,若无重大紧急军情,未经通报擅自闯入大帐者要重责二十军棍。”

    “二十军棍?”

    听到这里大帐内的不少人都是心头一跳,军队里的军棍跟地方衙门的打屁股可不一样,任你是多厉害的汉子二十军棍下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这下李虎要惨了!”大帐内不少军官都或惊或怕的看向了李虎。

    听到自己要被打二十军棍,李虎的脸都绿了,自家人知自家事,他可没练过什么刀枪不入的神功,这二十军棍打下去就算命大不死的话至少也得在床上躺三个月,这不是要了自己的老命吗?吓得面色大变的他再也没有了往日敢当众质问的刘香的那种牛气了,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降了站在刘香左下首的刘一洲,露出了求助的目光。

    “好!”刘香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来人啊……”

    “在!”

    随着刘香的声音落下,两名身材魁梧身披铁甲的水师官兵站了出来。

    “将李虎拖下去……”

    “提督大人且慢。”

    而一旁的刘香的话音刚落,刘一洲就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装聋作哑了,整个第二舰队都知道李虎是自己的心腹,要是这个时候自己不为李虎求情的话今后还有谁会替自己卖命,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人心要是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刘千总有何事?”

    看到刘一洲站了出来,刘香眼中不禁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神色,就连站在他右下手的秦叔也心里也冷笑起来,今时不同往日,刘一洲要是胆敢撒野的话,他们真心不介意拿他开刀。

    原来刘香自己家当家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想办法。无论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是兵器物资乃至兄弟们战死后的抚恤以及家眷的安抚全都压在她一个人的身上,让她几乎无时无刻都在为这支队伍的生存而绞尽脑汁。

    为了队伍的生存,刘香对外要跟郑芝龙斗,对内还要跟刘一洲这些不服他的人妥协以防止队伍分裂,否则在外有大敌的情况下他们内部还要起纷争的话这支队伍距离灭亡也就不远了。在另一个历史时空里,刘香的队伍就是因为内部的纷争而被郑芝龙给剿灭的,不过刘香也确实是个狠人,在战斗中将郑芝龙的亲弟弟郑芝虎抓住后裹上渔网后扔到海里活活给淹死,随后自己也自杀身亡,留下了一个悲壮的传说。

    在这个历史时空里,由于杨峰的出现,刘香则是走上另外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自从投靠了杨峰后,刘香这才感受到了背后有了靠山的好处。

    带着手下成了官兵后,刘香和第二舰队的官兵们就过上了以往想做梦都不敢想的日子。无论是钱粮、兵器、住所以及以任何物资都不用刘香操心,辎重营的军需官们自然会按时送来,所有官兵的军饷则是有军中的司马按时送到每一名官兵手中,刘香唯一要做的就是操练官兵,在战时带领部队出战。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对刘一洲等一众平日里不服她的军官们的顾忌就不存在了。有了朝廷大义和权利在手,谁要是胆敢冒犯她或是违反军纪,刘香就可以祭出军纪这个法宝将他制得服服帖帖的,不过这些日子刘一洲一直表现得挺老实,刘香自然也不会没事找事的故意针对他,现在看到刘一洲终于忍不住跳了出来替,刘香自然是想看看自己这个原本的得力手下有什么想说的。

    “副提督大人!”刘一洲站了出来朝刘香抱拳道,“下官以为,李百总未经通报擅自闯入大帐确实是违反了军规,但咱们应该问问原因,若是却无要事擅自闯入的话咱们再治他的罪也不迟,副提督大人以为然否?”

    “副提督大人,刘千总所言确实有理,您不妨先问问李百总缘由,若是并无缘由擅自闯入,您再治罪也不迟啊。”一些平日里跟刘一洲和李虎交好的军官也纷纷站出来求情。

    “好,那本官就问问李虎,省得日后你们说本官不教而诛。”

    刘香转头对李虎道:“李百总,你说说原因吧,本官和众袍泽都在这里听着呢。”

    听到这里,刘一洲赶紧对李虎使了个眼色叱喝道:“李百总,你还不快说,若是事出有因的话刘副提督自然会免了你的责罚。”

    李虎虽然有些鲁莽,但并不笨。自然知道刘一洲的潜意词是什么意思,赶紧说出原因,若是没有原因的话就算现编也要编出一个来。

    “副提督大人,卑职确实有要事禀报,只是心中一时太过高兴,是以忘了通报,请大人恕罪!”

    刘香嘴角微微上翘,“哦……到底何事,以至于让李百总如此兴奋。”

    李虎赶紧说道:“卑职得知就在前日提督大人刚才率领第一舰队的三艘战舰在澎湖列岛进行例行训练时碰上了荷兰人的两艘战舰,并跟荷兰人打了一仗,最后不仅打胜了,而且还把荷兰人的两艘战舰也给俘虏了,这可是一件大喜事,卑职就想着要将这件大喜事报告给您和诸位同僚得知,这才贸然闯入大帐的,请大人恕罪!”

    “哦……竟有此事?”

    李虎的话一出,刘香和大帐内所有第二舰队的众军官们全都震惊起来。

    作为常年在海上讨生活的主,他们自然非常清楚荷兰人的实力,作为十七世纪世界上的海上霸主,荷兰海军的实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否则也不会被冠以“海上马车夫”的名头了,可以说郑芝龙之所以能有如今偌大的名声和实力,跟荷兰人在背后的支持是分不开的,现在卢光彪竟然能带着一群菜鸟驾驭着三艘战舰击败了荷兰人,对于他们来说这就跟后世的华夏国足竟然在世界杯上击败了巴西队一样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刘一洲看着李虎厉声道:“李虎,你说的是真的吗?要知道此事可是非同儿戏,你若敢谎报军情那可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刘大个,这种事我怎敢撒谎。”李虎也急了,将往日的称呼也喊了出来,发誓诅咒般的说道:“若是我胆敢欺骗您和诸位大人,我李虎甘愿受到军纪处罚绝无二话!”

    “罢了,这件事想必李百总是不敢欺骗我的。”一旁的刘香伸手阻止了刘一洲的继续发问,这种一戳就穿的谎话她料想借给李虎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当众撒谎,这件事十有**应该就是真的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若是这件事是真的话,那么……

    一时间大帐内第二舰队不少军官们脸上都露出阴晴不定的神情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