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用人之道
    “噼里啪啦……噼噼啪啪……”

    在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刘香率领的船队缓缓的驶入了厦门港口,隔得老远刘香就看到了码头上挂着的那几个巨大的灯笼以及码头上正在卖力表演的几头舞狮,在码头头的周围还有众多前来看热闹的百姓以及负责维护治安的明军官兵。

    看到这一幕后,不仅刘香吃了一惊,就连站在她身后的不少头领也被吓了一大跳。

    胆子向来很大,就在刚才还敢隐晦的向刘香表示不满的李虎也被眼前的这一幕吓了一跳:“我的乖乖……这……这不是在迎接我们吧?”

    “这当然是在迎接我们。”刘一洲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只是李虎却感觉到刘一洲的脸上却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看来那个什么江宁伯还真是瞧得起咱们,竟然派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来欢迎咱们。”

    感受到了刘一洲心中的不快,李虎不禁有些纳闷,不解的问:“二当家的,朝廷重视咱们难道不好么?”

    “好……当然好了。”

    刘一洲心里异常郁闷,他总不能告诉李虎说那个江宁伯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来迎接他们,这分明就是在收买人心呢,没看到旁边这些人一个个激动得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吗?可这话刘一洲又不能说出原因来,别人热情的欢迎自己一行人,总不能说对方做错了吧,是以心里别提有多窝火了。

    当刘香一行人踏上码头时,他们便看到一名身穿蟒袍,缠着玉带,腰间还挂着一把宝剑的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在好几名身穿绯袍的官员和一众身穿铁甲的护卫的拥簇下朝他们大步走了过来。

    刘香见到来人后赶紧率先拜了下去:“罪人刘香率领一种兄弟以及所有家眷前来向朝廷请降,请伯爷治罪!”

    为首的年轻人正是杨峰,看到刘香拜倒在地,他却是豪爽的笑了起来,快步上前将刘香扶起朗声道:“刘姑娘言重了,本伯素闻刘姑娘重义气、有豪气,虽然身在匪窝,但却心怀大义,不忍心看到郑芝龙这些海寇祸害百姓,毅然跟那些无恶不作的海寇决裂,现在感念朝廷威仪投靠了朝廷。本伯已然上奏朝廷,经皇上下旨兵部批文,任命刘香为福建水师副提督兼游击将军衔,带来的部下全部编为福建水师第二舰队,依旧由刘香统领!现有兵部公文在此,请刘香姑娘接公文吧!”

    说罢,杨峰从身后的一名家丁的手中取过了公文递了过去。

    看着含笑看着自己的杨峰,刘香眼圈一红又跪了下来大声道:“刘香谢主隆恩!”

    看到刘香跪了下来,站在他旁边的众位头领以及诸位水手以及数千家眷也乱哄哄的跪了下来高声喊了起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岁……万岁……”

    码头上的百姓以及工匠们也全都欢呼了起来,他们确实是高兴,有了刘香的加入,福建水师就再也不是一个空壳子,他们的安全也有了保障,再也不怕哪天在家待得好好的突然有海盗从天而降把自己家给洗劫了。

    看着跪在地上的刘香双手接过了兵部公文,杨峰含笑道:“刘将军,请起吧!刘将军……刘将军……”

    “啊……哦……”

    一时间还没适应自己新称呼的刘香楞了一下才意识到从这一刻起她再也不是流窜海上的海盗,而是一名正儿八经的朝廷命官,皇帝任命的福建海防游击将军了。

    看着有些不好意思而面色微红刘香,杨峰微微笑了笑,又从家丁的手中拿出了一个托盘递给了她,“刘将军,宣读完陛下的旨意,现在这些东西是本伯个人送给你的一点小礼物,请刘将军收下吧。”

    刘香有些懵懂的接过托盘一看,上面是两把三眼火铳和一把做工精致的长刀,当她有些疑惑的看向对方时,就听到杨峰郑重的说道:“刘将军,如今你既以成为朝廷命官,便应该以保护大明为己任,扬我大明威仪于这万里海域之上。”

    “刘香敢不从命!”听了杨峰的话,刘香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郑重的拜了下去。

    “哈哈……好了……大伙也别杵着了,本伯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福建巡抚夏大言大人,这位是布政使丁友文、按察使涂洪亮,这位嘛你就更应该认识了,这位大人便是福建总督兼福建水师提督卢光彪大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当介绍到卢光彪时,刘香以及身后的一众新投靠朝廷的海盗们更是将注意力都击中到了卢光彪的身上,要知道从今天起这位可就是他们的顶头上司了。看到身材高大目光沉稳正笑吟吟看着他们的卢光彪时,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齐齐拜了下去,“卑职等见过提督大人!”

    “诸位快快请起!”

    卢光彪倒是没有摆出提督的架子,而是笑着双手虚扶示意众人都起身这才和蔼的说道:“本督卢光彪,添为福建总督兼水师提督,从今儿起大伙就是在一个锅里舀饭吃的袍泽了,诸位初来乍到本督也没什么好说的,本督之说一句话,从今往后本督将和诸位一通守护我大明的万里海疆。”

    “提督大人说得好!”

    不管卢光彪说的是真是假,他的话还是引来了一片叫好声,刘香和秦叔的眼神也不经意的对视了一下,从卢光彪的表现来看,他们这位名义上的顶头上司暂时没有对他们表现出什么敌视态度,这是个好的开端。

    说实话,在来之前刘香其实和不少人一样心里充满了忐忑和不安。作为一股大势力的当家人,她要为手下三千兄弟和五六千家眷负责,如果杨峰有心要坑他们的话,他们这些人一旦上了岸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无论是杨峰还是福建的地方官员都还是讲信用的,没有将他们哄骗上岸后再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意思。

    等到众人上了岸后,刘香和已经在海商漂泊了数日的数千部下们发现在一大片宽阔的平地上已经搭建起了数百顶帐篷,它们整齐的排列着,就象一队队派着整齐列队的士兵,一名随行的江宁军百总告诉刘香,这些帐篷是数日前杨峰给特地下令搭建起来的,为的就是安置他们这一行人。

    杨峰不仅让人搭建了帐篷,另外还调拨了数万斤粮食以及柴火等物资过来,这一措施极大的稳定了众人的心,俗话说得好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只要能吃饱加上有个住的地方,人心就不会浮动,这是一条亘古不变的真理。

    在杨峰府邸的大堂里,杨峰询问卢光彪,“刘香和她的下属以及一众家眷都安排妥当了么?”

    卢光彪恭敬的说道:“启禀伯爷,帐篷和粮食都已备齐,刘将军以及一众来投靠的诸位下属即其家眷如今情绪稳定,没有任何不妥的迹象。”

    “这就好!”杨峰点点头:“这个刘香是个极有能力的人,有了她咱们的压力就可以小得很多,这样一来咱们在面对郑芝龙时再也不是没有反击之力了。”

    看到杨峰一副安心的模样,卢光彪忍不住问道:“伯爷,下官有些不明白,刘香此女固然是有能力的,但是她刚来您就对她委以重任,这是否太过冒险了些?况且她和那些下属们做惯了没本钱的买卖,若是受不了军规的束缚一旦叛逃重新做回海盗,这无论是对您还是对朝廷的剿匪大业都是一种严重的挫折啊。”

    杨峰看了卢光彪一眼,他明白卢光彪没说出口的话。刘香如果叛逃出去重新当海盗的话,杨峰这个负责招抚的第一责任人可是要付全部责任的,朝堂上那些原本就对他恨之入骨的东林党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对他发起最猛烈的攻击,届时即便朱由校再袒护他恐怕也得将他撤职查办了。

    不过杨峰对此并不是很在意,因为他还听出了另外深层次的意思,卢光彪这是在隐晦的表示自己的不满呢。福建水师新建,好不容易来了刘香这么一支颇有实力的舰队正应该将他们全都划到卢光彪麾下由他直接统领才是,杨峰却将他们全部编成了第二舰队,驻扎在福州。

    而归卢光彪直接统领的却只有三艘杨峰从现代社会弄回来的三艘战舰和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船,几乎跟光杆司令差不多,这分明就是干弱枝强的节奏嘛,这让卢光彪如何甘心?

    淡淡的看了卢光彪一眼,杨峰才说到:“卢提督,你尽管放心好了,最迟再过三个月,咱们第一批新建的五艘六级战舰就要下水了,届时你手里就会有八艘战舰,等到了年底第二批战舰下水后你手里的战舰至少能达到十八艘。而且这些战舰全都要搭载十二磅的火炮,这样的实力已经完全可以出海跟郑芝龙掰手腕了,难道你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么?”

    卢光彪有些讪讪的一笑却不说话,杨峰却知道他的心思,任何一名将领都希望自己的兵越多越好,但杨峰却不能这么想。作为一名掌控着,他深知不能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的道理,卢光彪这个人可以用,但绝不能无条件的信任,否则他就成了傻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