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郑芝龙的算计
    台湾笨港,位于台湾北港溪下游的北港镇一带,这里土地肥沃,同时也是一个天然的港口,郑芝龙从天启三年便在这里开始经营,从福建老家迁徙来了大批的百姓和民众,经过四年多的京营,笨港已经发展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港口以及一个拥有七八万人口的城镇。

    在一个笨港一座颇具闽南风格的院子里,郑芝龙正在款待从热兰遮城来的索诺德爵士的使者昂科斯少校。偌大的客厅里,郑芝龙坐在首座,左边是他手下各位头领,右边则是昂科斯少校和他带来的一众军官。

    昂科斯少校是一名身材健硕的白人,他穿着一套蓝灰色的军大衣,下身则是一条青色的裤子和一双黑色的皮靴,高高的蓝色帽子上绣着一支金色的狮子,帽顶上还插着一根长长的白色羽毛,看起来就像是一只高傲的火鸡在展示自己的羽毛一般。而他的肤色也由于常年在海上漂泊而变得很是粗糙,两只手掌的关节十分粗大,手掌的虎口位置有一层厚厚的老茧,显示着这位少校经常手握兵器和使用火器。

    跟昂科斯少校相反,刚病愈的郑芝龙脸色苍白,精神也显得有些虚弱,不时还听到他那轻轻的咳嗽声。

    看着精神萎靡的郑芝龙,昂科斯少校眼中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轻视的眼神,他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这才说道:“郑先生,我已经按照先前的约定把十二艘世界上最先进的战船和六十门最犀利的火炮送来了,不知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履行你的义务,将你的部队全部派出去骚扰大明内陆啊?”

    郑芝龙轻咳了一声,“昂科斯少校,你也算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军官,应该知道想要熟练的掌握一艘新船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且那六十门新到的火炮我们也要一段时间来熟悉它们的,然后才能装到船上去,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我总不能带着一群连船都没掌握好的水手去跟大明朝作战吧?”

    “我认为这个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昂科斯少校眼中轻蔑的神色更浓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郑先生的话的手下都是常年在海上讨生活的水手,对于如何驾驶船只和操控火炮应该非常熟悉才对,不过是换了一艘船而已,这对于你们来说应该不算什么难事,怎么到了您的嘴里却变成了一件非常艰苦的事情,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是打算毁约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不得不如实禀报索诺德总督了。”

    “当然不是!”郑成功赶紧说道:“事实上,我们之所以这么认真,也是本着负责人的态度来对待的,因为就在全段时间,我们潜伏在厦门的探子发来了一个消息,从我们内部叛逃出去的一伙人投靠了大明朝廷,这样一来大明就有了一支实力不弱的水师,所以我认为必须要重新评估他们的实力。”

    “叛徒?”

    昂科斯少校再也掩饰不住心中那的蔑视,只见他大笑起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所说的这个所谓的叛徒就是那个总是在你们耳边吵吵嚷嚷,不让你们干坏事的女人吧?我简直不敢相信,已经四年过去了,你们竟然连一个女人都没搞定。上帝啊,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看着昂科斯少校脸上挂着的毫不掩饰的讥讽的笑容,坐在郑芝龙下手的一众头领们气得脸都都变了,郑芝虎更是紧紧握着腰间的刀柄,只等自家大哥一声令下他就立刻冲过去砍掉那个大放厥词的白皮猪的脑袋。而熟悉他脾气的郑芝豹则是伸出了左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并用力抓紧,以防这个脾气暴躁的家伙做出傻事来。

    其实又岂止是郑芝虎,就连郑兴、郑明、杨耿、陈晖、郑彩等众多部将也被昂科斯少校的话气得不轻,一个个眼中露出了凶光,只等着郑芝龙一声令下就跟荷兰人翻脸。

    只是郑芝龙却没有想象中那样勃然大怒,他只是神情变得非常的严肃,盯着昂科斯少校一字一句的说道:“昂科斯少校,如果你认为我们不值得你们送来的拿十二艘战船和六十门火炮的话,你现在就可以把他们带回去,只是那时候我们就不再是朋友了!”

    郑芝龙虽然没有发怒,他说话的语气也是淡淡的,但昂科斯却是心中一凛。

    虽然他打心眼里就看不起有色人种,自然也包括郑芝龙这些海盗,在他看来荷兰海军跟这些海盗天生就应该是敌人,郑芝龙这些人最好的下场就是被牢牢的吊死在战船的桅杆上。

    但与此同时昂科斯也不得不承认现在他们还离不开郑芝龙这些人,因为这些海盗不但势实力强劲,而且对大明的情况也异常的熟悉,荷兰想要吞并大明这个古老而庞大的国家,少不了郑芝龙这些人的帮忙,这不仅是他的看法,同时也是索诺德总督的看法。如果因为他而导致郑成功跟他们翻脸的话,恐怕回去后索诺德总督第一个就饶不了他。

    想到这里,昂科斯脸上的笑容立刻变得“真挚”起来,他哈哈笑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的老朋友,我刚才只是跟你们开了个玩笑,事实上我们对于那个女人也非常关心,我听说她背叛了你们之后变投靠了西班牙人并充当了西班牙人的打手,现在又投靠了大明,有这样一个了解你们又时刻惦记着你们的敌人是很危险的,所以我个人还是希望你们能尽快将她解决掉,如果需要什么帮助的话请你们提出来,我们会酌情考虑的。”

    “是么,那我可就不客气了。”郑芝龙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最近我们的兄弟刚抢了几艘商船,很不凑巧这几艘船竟然是葡萄牙人的,这些日子葡萄牙人正在拼命的寻找我们,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们能把这件事解决掉。”

    “葡萄牙人?”

    听到这里,昂科斯的笑容立刻就僵住了。

    葡萄牙人的时代虽然已经落幕,但依然不是一支可以轻易欺辱的对象,现在的荷兰人正在跟西班牙人明争暗斗得厉害,要是再把葡萄牙人给招惹了,这个乐子可就大了。

    “你个mmp!”这是此时昂科斯此时的心中最想说的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