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回归
    展示过这枚凤凰金簪后,杨峰和闫丹晨便跟众人告辞,古藤青、黄耀天和沈万涛一家子也离开了包间。

    看着离开的两人,黄小明、赵薇等一众同学相互看了一眼。

    “老闫的运气可真好!”许还幻感慨的说了一声,众人纷纷赞同的点头。

    这些同学当中,男的是感慨,女的则是羡慕,自己这位郁郁不得志了六七年的老同学自从认识了这位男朋之后就如同一朝化蛹变成了美丽的蝴蝶,翩翩在多彩的鲜花上自由自在的翩翩起舞,纵观这两年来闫丹晨出演的各种影视作品无不是收视率和票房都红极一时好系,而在这里面起到关键作用的就是他那位低调而又霸道的男友。

    其实这还不是令众人最羡慕的,最令那些女同学羡慕的是任谁都看得出来杨峰对闫丹晨发自心底的爱惜,但凡是女人谁不希望能够找到一个真心疼爱自己一辈子的男人呢。

    赵薇拍了拍陈坤的肩膀劝道:“坤儿,做为老同学,我多一句嘴,你家的思琪确实是个好姑娘,但性格太过软弱,她根本没有办法对自己的父母说出一个不字,你们两个想要领证的话,道路还是很漫长啊。”

    一旁的黄小明却是撇了撇嘴,“怕什么,反正坤儿和她现在连儿子都有了,办不办那本证很重要么?其实要我说啊,思琪的父母之所以不同意你跟思琪的婚事,就是怕你将来可以名正言顺的瓜分他们家的财产,所以这些年来才一直……”

    “小明……”黄小明的话被许还幻给打断了,只见她狠狠的剐了黄小明一眼:“你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

    “好了,小明、老许你们都别说了!”陈坤打断了两人的话语,摇头苦笑道:“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其实思琪父母的心思我又何尝不明白。他们总以为我跟思琪好是盯上了他们那份家业,可说句老实话我从来就没有那份心思。

    再说了,这些年我拍戏也攒下了一些钱,虽然不是很多但让一家人衣食无忧还是可以做到的,我也没有那个必要去窥探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今天晚上我原本是想拜托老闫的男朋友替我弄件古玩讨好一下他的父亲,却没想到最后弄成了这个样子,搞不好还把老闫给得罪了。”

    “不会的。”等陈坤说完后,赵薇安慰道:“老闫是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吗?在学校的时候就是出了名温婉大度,要是因为这点小事就记恨你那她也不是老闫了。而且你们不觉得老闫那位男朋友才是真的酷吗?几千万的东西连眼睛都不眨就给老闫随便戴在头上了,要是有男孩子这么对待我,我马上就嫁给她了!”

    “哇……燕子你竟然窥探老闫的男朋友,不行了,我要马上打电话告诉老闫才行!”一旁许还幻等女同学几乎同时指着赵薇一副惊讶的样子,随后一起咯咯笑了起来,一群女同学又笑成了一团……

    当天晚上回到别墅之后,洗漱过后杨峰和嫦娥姐姐上了床。

    闫丹晨躺在爱郎的怀里静静的想着心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的眼神一阵迷离,脸上也逐渐泛起了红晕,良久她翻了个身,搂住了爱郎健壮的腰部喃喃说了一句:“阿峰……”

    “嗯……啥事!”正拿着一本书看的杨峰心不在焉的应了声。

    闫丹晨看着爱郎拿棱角分明的脸,越看越感到自己对爱郎的爱意又加深了几分,将俏脸贴在了爱郎的胸口轻声问道:“你为什么要拿那支凤凰金簪给我?”

    杨峰随口道:“你是我媳妇,我不给你给谁?”

    “可是……可是你都没跟人家求婚呢。”闫丹晨哼哼了几声,声音低得几乎只有她能听见,也就是近在咫尺耳朵又尖的杨大官人听到了。

    “求婚?”

    杨峰沉默了,好一会都没有说话。

    他这一沉默不打紧,却是让闫丹晨误会了,已经将一颗芳心牢牢放在了爱郎身上的她立刻有些慌了,她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丝柔的棉被立刻就从她的身上滑落,露出了一大片耀眼的雪白肌肤。

    只是此时的她却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带着一丝丝哭腔问道:“怎么阿峰,你不愿意结婚么?”

    “当然不是了。”沉默中的杨峰立刻察觉到了佳人的惊慌,赶紧将她重新搂在怀里在佳人的樱唇上重重的亲吻了一下,“傻瓜,我怎么不愿意结婚呢,我恨不得现在就跟你举办婚礼,我只是在想要用什么方式把我们最美丽温柔善良可爱的嫦娥姐姐取回家,才对得起你对我的厚爱啊。”

    “你这个坏蛋!”

    得到了答案的佳人这才将心重新放了下来,破涕为笑的用柔软的粉拳在爱郎结实的胸口轻轻锤了两下,“你这个坏蛋,总是吓人,实在是太坏了。”

    经过刚才的对话,杨峰知道自己应该给怀中的佳人一个承诺或是交待了。他沉吟了一下后说道:“这样吧宝贝,明天我要出差一趟,下个月我回来的时候咱们找个时间先去民政局把结婚证给领了,然后再让咱爸妈挑个好日子把婚礼给办了,你看怎么样?”

    听到这里,闫丹晨的心里变得甜滋滋的,轻轻点了点头:“嗯……我听你的。”

    “好……就这么办了。我得想想,到时候该请谁来参加咱们的婚礼,这可得好好列出一个清单出来。”

    靠在床头的杨峰一边琢磨一边唠叨着,却没有察觉怀中的嫦娥姐姐的粉脸已经开始变红,不仅如此她还在用已经开始发烫的粉脸慢慢的婆娑着爱郎的胸膛,嘴里还发出了无意识的哼哼声。早已是老夫老妻的他如何不知道怀中的佳人想要做什么,接下来屋里便响起了一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

    陪着闫丹晨过完了正月十五后杨峰便带着已经送来的三艘风帆战舰来到了明朝时空。

    说起来,要是两年前杨峰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这三艘风帆战舰带到明朝时空的,那个时候他的充其量只能将带过去几个箱子,但随着这两年来他跟镜子的契合度不断加深以及那面铜镜功能逐渐恢复,他在两边穿越时所能携带的物品也在不断增加,到了现在杨峰已经能将时空门扩展到了直径一百五十多米。

    凌晨卯时(凌晨五点)左右,一团柔和的光晕在距离厦门港口不远处的一处人迹罕至的礁石附近亮起,这团光晕亮起约莫数十秒左右这才逐渐散去,当光晕消散后三艘数十米长的帆船已经静静的漂浮在了海面上。

    伴随着这三艘帆船一通出现的自然还有我们的杨大官人,离开了明朝时空大半个月,当杨峰重新回到这里时,鼻子立刻闻到了一股尚未受到工业污染的清新的味道,这样的空气是现代社会所缺乏的

    好在这里靠近码头,且三面环山,海风很难吹到,杨峰也不用担心帆船会顺着海水飘出大海,否则他还得费力的为这三艘帆船抛锚,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他非得累个半死不可。

    杨峰从帆船上抛下一条救生小船,划着船靠了岸,很快就找到了驻扎在港口附近的福建水师大营,象门口的卫兵表明了身份。

    半个多小时后,一阵尖锐的哨声迅速在水师大营中响彻起来,尚在睡梦中的水兵们一个个全都条件反射般跳了起来,他们睁开眼睛后二话不说立刻抓起床头的衣服穿了起来,哨声响起后十分中,所有的水师官兵们已经全部在校场上集合。

    已经入伍四个多月的宁水生正笔挺的站在第一排的队伍当中,四个多月的军旅生活已经将宁水生初步塑造成了一名学会服从命令,遵守纪律的军人,象今晚这样的紧急集合这四个多月来他们已经进行了很多次了,所以对于今晚的集合他们并没有感到任何不对,只是很快宁水生就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水生哥,咱们的千总怎么站到旁边去了,难不成不是他要训话么?”一旁的鲁大海转过头在宁水生耳边轻声道。

    “你给我闭嘴!”

    宁水生有些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你忘了咱们的军规了,集合的时候不许交头接耳!”

    “哦……”被宁水生这么一训斥,鲁大海这才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也容不得他不闭嘴,要是因为他的原因还得全队的人受罚,百总大人肯定饶不了他。

    看着台下排得整整齐齐鸦雀无声的数千多名水师官兵,站在台上的杨峰满意的对身边的卢光彪道:“卢提督,这些水师官兵你训练得不错,看来这几个月你没少下功夫啊。”

    卢光彪却是摇摇头:“这个下官却是不敢鞠躬,若非伯爷派出来大批江宁军的军官和老兵前来相助,下官就算是累死也不能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将他们练出来。”

    杨峰微微一笑,“好了,先别说那么多了,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马上带人去码头旁将拿三艘战舰开回来,再将船上的东西给卸了下来,明日上午来江宁军大营开会,明白吗?”

    “是,下官遵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