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视察
    春节终于来临,在这个重要的节日里只要有条件,绝大部分的华夏人都会拎着大包小包返回家乡跟亲人团聚。

    往年的这个节日对于杨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孤家寡人的他每年都是一个人在出租屋里随便吃点东西,然后整天坐在电脑前游览网页或是玩游戏,就这样一直颓废到上班。

    而今年就不一样了,在他和闫丹晨正式确定了关系后,闫丹晨便拉着他回到了湘南老家陪他过了个热热闹闹的新年,直到大年初三俩人这才回到了南京。

    作为一名明星闫丹晨的工作行程可不少。尤其是随着在这种喜庆的节日里,正是明星们最忙的时候,全国各地的电视台都在举办新春晚会,也是明星们到处赶场子的时候,象闫丹晨这样红得发紫的明星更是如此,临近春节的时候她收到的节目邀请函多达数十份,但是闫丹晨却将这些邀请函全都推掉了,专心致志的陪着杨峰过着二人世界。

    漫步在步行街的街头,挽着爱郎的胳膊,感到终身有了依靠的闫丹晨只感到一股股喜悦从心底溢了出来。

    感受着挽着自己胳膊的手加大了力气,杨峰扭头看了眼闫丹晨,正好看到她同样看着自己,目光里满满的全是喜悦之情,杨峰心中涌起了一阵感动,两年前自己不过是一个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那时的闫丹晨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天上的明月,可望而不可即,但仅仅时隔两年,两人竟然成为了要相许一生的情侣,世上奇妙之事莫过于此。

    伸出了手,将挽着自己胳膊的佳人搂在了怀里,闫丹晨也不拒绝,反正她也戴上了口罩,也不用担心旁人认出,俩人就这样相互依偎着慢慢行走在热闹的步行街上。

    俩人走了一会,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新开设的江东门珠宝店门前,透过玻璃看着店内热闹的人流,杨峰停下了脚步微笑着对怀里的佳人道:“丹晨,咱们进去看看吧?”

    闫丹晨眼带笑意的说道:“怎么,你这个老板大过年的还不忘记工作啊?”

    “谁说的!”杨峰正色道:“我的不就是你的嘛,再说了你就要成我媳妇了,你这个老板娘总得视察一下自家的产业吧!”

    “谁是你老板娘了,皮厚!”闫丹晨似喜还嗔白了他一眼,只是她的嘴里虽然不承认,但飞扬的眼角已经出卖了她的心情,不用杨峰带路她便率先走了进去。

    江东门珠宝行是杨峰开设的第二家公司,目前已经分别在南京以及北上广深等十多个城市开设了分店。

    自从杨峰开始发家之后,他便陆续派出人手从缅甸、蒙古、新疆以及大明各地大量的采购翡翠、和田玉、青金石等各种贵重玉石,然后带到现代社会进行出售。

    这也就罢了,杨峰还从明代时空陆续弄来了不少人参、鹿茸、金银花、冬虫夏草等贵重的药材出售,由于杨峰弄来的东西货真价实从不掺假,所以在业内赢得了非常好的口杯,象现在虽然已经是大年初三,但这家珠宝行里依旧人人头涌涌人气非常的旺盛,以至于店内的十多名导购员忙得脚不沾地。

    “阿峰,这里的人气好旺呢。”闫丹晨挽着杨峰的手一边看一边欣喜的说道。

    “那是,咱们店里的货从来都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许多顾客买了咱们的东西后都是交口称赞的。”杨峰得意的说,如今的他背靠着现代社会和明朝两个时空,相互倒腾着对方没有的东西,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杨峰和闫丹晨二人,一个是身姿挺拔面容气质异常出众,一个虽然带着口罩,但修长的身材白皙水嫩的肤色以及衣裳都掩饰不住的婀娜多姿的身材,走在人群里都是格外的引人注目,自然引起了导购员的注意。

    一名长着圆圆苹果脸,身材娇小丰满的导购员一脸微笑的走了过去正想招呼俩人,却看到一阵香风飘过,一个高挑的人影已经送她身边掠过快步来到了那两人的旁边。

    看着从身边闪过的人影,苹果脸导购员不可置信的望着对方的身影,跺了跺小脚恨恨的说道:“不是吧,她可是经理耶,怎么连我们的导购员的活都要抢,你至于缺那点提成吗?”

    “你知道什么,那一男一女一看就不是平常人,这样的人要是能发展成熟客那可是不得了呢,小霞你这次下手可是晚了哦,被我们的胡经理抢了先。”旁边一名瓜子脸的女导购员走了过来,用肩膀撞了一下苹果脸打趣道。

    小霞有些丧气的说:“唉,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胡姐能当经理,自己买房买车,而我只能做个小小的导购员了。”

    “你呀……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呢。”另一名导购员故作老道的拍了拍小霞的肩膀,“我跟你讲,这两个人……”

    话到嘴边,这名导购员的声音却突然卡住了。

    “这两个人怎么了?”小霞刚想问话,却看到往日里沉稳精明的胡经理一脸恭敬的陪在那两个人旁边,不住的陪着小心说话,那样子简直比亲爹来了还要恭敬,偶尔那个年轻的男人点头夸奖一句,胡经理便露出受宠若惊的笑容,看到这样的情形,不禁让小霞和旁边的导购员们大跌眼镜。

    就在她们发愣的时候,就看到胡经理陪着那两对年轻男女走了过来,只听胡经理说道,“我们这个店去年下半年的营业额比起上个季度提高了百分之五十,顾客们在买了我们的东西回去后反响非常好,年初的时候市政府还给我们颁发了南京市十佳企业的荣誉称号……梁小霞、陈静,你们在干什么?”

    胡经理最后一句话却是对着愣在当场的两女说的,因为这两女正挡在他们的面前。

    训斥完两女后,胡经理这才陪笑道:“老板,这两个店员是新来的,还没有培训好,您别介意。”

    “老板……他竟然是老板?”小霞和同伴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年轻人,怪不得刚才这位平日里做事总是一板一眼的经理竟然象着了火似地冲了出去,感情是老板来了。

    “没关系,任何店员都是从新手过来的。”

    这两人自然就是杨峰和闫丹晨了,只见杨峰摆了摆手,阻止了胡经理继续训斥这两名店员,他温和的说道:“我这次过来,一是为了看望大家,毕竟大过年的大家不但不能回家跟亲人团聚,还要在这里上班,其中的辛苦自然是可想而知的,所以我决定这个月所有店员都加发百分之三十的薪水作为奖金,至于这百分之三十是多少就要看你们的了。”

    “奖金……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虽然现在正在上班,大家不能太过失态,不过从他们掩饰不住的喜色来看这笔奖金对于他们来说可是一笔数目不菲的数字呢。

    和所有的珠宝店一样,江东门珠宝行基层导购员的薪水都是基本工资加销售提成,一般的导购员基本工资并不多,只有两千左右,但是再加上销售提成的话可就很可观了,一般的导购员每个月都能拿到五六千的薪水,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增加百分之三十作为奖金的话,这个月的薪水可是妥妥的达到月入过万了,这在07年的南京,这可是非常不错的。

    虽然尚在工作期间,但这种事传播的速度自然是堪比闪电,不多一会整个珠宝店的员工都知道了,这些店员们在惊喜之余,看向杨峰的目光里带上了异样。自家的老板年轻也就罢了,而且还特有型,整个人站在人群里就如同鹤立鸡群一般。

    这倒不是说杨峰帅得丧心病狂,说实话杨峰的相貌充其量只能说是小帅,但他的身上却有种气质,这种气质是温和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威严,特别是他那双眼睛仿佛带电般可以看透你的内心,对于女孩子来说这才是最致命的。

    不过这些莺莺燕燕也知道自己是没戏了,看看那位站在自家老板身边挽着他胳膊的女人就知道人家是自家老板已经是名草有主了。

    说完之后,杨峰又含笑道:“至于你,胡经理。你是我们珠宝店的第一位店主,一直兢兢业业的为公司工作,所以我决定这个月你的薪水加发百分之五十,希望你再接再厉为公司努力工作。”

    “谢谢老板!”

    胡经理虽然心里也很高兴,但作为一名职场白骨精,她自然要比那些普通店员能沉得住气,所以她只是微笑着对杨峰微微鞠了一躬表示谢意,她这么做还是因为她知道杨峰的话还没说完,果然杨峰又说话了。

    “还有一件事。”

    杨峰将自己的胳膊从闫丹晨怀里抽了出来,指着她说道:“我现在正式给你们介绍一下,我旁边这位是我的女朋友闫丹晨。”

    说罢,他温声对闫丹晨道:“丹晨,你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闫丹晨无奈的白了他一眼,摘下了脸上的大口罩,一张宜喜宜嗔的俏脸就这么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哇……她竟然是闫丹晨耶!”

    当闫丹晨这么一亮相,立刻引起了一阵惊呼,甚至惊动了不少在店内购物的顾客,若说这一年多来若说华夏最火的明星是谁,那是非闫丹晨莫属。无论是她参演的电影《集结号》还是电视剧《奋斗》,那都属于现象级的戏,更别提现在正在开播的那部历史剧《铁血大明》了,这三部戏也直接奠定了她一线明星的地位。

    现在看到闫丹晨竟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不少原本正在挑选金银首饰和玉石的顾客立刻朝着闫丹晨涌了过来。

    作为公众人物,闫丹晨自然不缺乏面对应付媒体和普通百姓的手腕和能耐,虽然不断有顾客涌过来并掏出手机给她拍照,但她还是落落大方的微笑着跟那些顾客打招呼,但是慢慢的随着顾客不断用来,一时间店内的情况不禁有些失控起来,看到这样的情况作为经理的胡静不禁急出了一身冷汗。

    没听到杨峰刚才说了吗,闫丹晨可是她未来的老板娘啊,要是闫丹晨在她负责的店内出了点什么事,她这个经理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就在胡静正要招呼店员们过来替闫丹晨解围时,只看到杨峰上前几步,将闫丹晨挡在了身后,任凭前面的那些人怎么推搡也不后退半步。直到这时胡静才带着两名导购员赶紧将闫丹晨护送到了后面的经理室。

    经过了这么一亮相,杨峰和闫丹晨自然也不能在店内多呆了,随即从后门溜了出来。

    出了后门后,重新将大口罩带起来的闫丹晨在杨峰的腰间拧了一下,给了他一个卫生眼嗔怪道,“都怪你,非得让人家摘下口罩,这下惹出麻烦了吧?”

    “这真不能怪我啊。”杨峰也是一脸的冤枉,“我哪知道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而且我这不是打算把你正式介绍给我的员工嘛。再说了,你也知道我要经常出差的,我不在的时候你这个未来的老板娘总得替我视察一下公司吧?”

    闫丹晨的脸一下就红了,虽然被口罩遮着看不见,但在口罩外羞红的耳朵却没法拦着,只见她啐道:“呸……谁是老板娘了,我还没决定到底要不要嫁给你呢。再说了,你还没向人家求婚呢……”

    闫丹晨最后一句话就像是蚊子哼哼一般,连她自己都听不大清楚,就更别提杨峰了。

    就在俩人打情骂俏的时候,闫丹晨身上的手机响了。

    闫丹晨从包包里掏出手机看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她随手在屏幕上一滑,将手机放在耳边说道:“喂……燕子,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啦?你不在家陪你爸妈吗?什么……等我……聚会?诶呀,你看看我,竟然把这事给给忘了。好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后,闫丹晨苦着脸道:“阿峰,实在对不住,我不能陪你了,我竟然忘了今天和九六班的同学们约好了聚会的,我现在要马上赶过去。”

    “成……那你去吧!”

    杨峰摆了摆手,替闫丹晨叫来了出租车,目送着她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