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 购买战船
    一身西装革履的杨峰走出了基辅机场,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和来来往往的金发碧眼的洋人,神情有些无奈。

    前天刚回到了现代社会陪伴了闫丹晨和徐梓晴不到两天就不得已踏上了前往乌克兰的飞机,一想起上飞机前二女那带着幽怨的目光,杨峰心里就很是无奈,如今的他身家是越来越厚了,但属于自己的私人时间也是越发的少了,这或许就是有得就有失吧。

    就在杨峰有些出神的时候,一名身材高大神情彪悍的白人青年站到了他的面前:“你好杨先生,弗拉基米尔先生派我来接您了。”

    “你好,瓦西里,我们又见面了。”看到来人,杨峰的脸上露出了笑道,向他伸出了右手,“如果没记错的话,去年我来基辅的时候也是你来接的我吧。”

    “是的,您的记忆力真好,竟然还记得我的名字。”

    看到年轻人一口就道出了自己的名字,这名青年原本严肃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意外之色,在他看来面前这位来自华夏的年轻人是跟自己的老板同一个等级的存在,而自己不过是弗拉基米尔先生的一个保镖而已,自己不过是去年的时候和对方见过一面,没想到对方竟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字,看来人家之所以能成为大人物不是没有原因的啊。

    “哈哈……我当然记得了。”杨峰耸了耸肩:“我还记得去年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在我站在大街上以为自己要迷路的时候,一个年轻人把我带到了弗拉基米尔的面前,我当然不会忘记这位热心的小伙子。”

    瓦西里微微一躬身:“谢谢您的夸奖,现在请您上车吧,弗拉基米尔先生已经在他的庄园里等您很久了。”

    四十分钟后

    还是那个庄园,杨峰又见到了阔别一年的弗拉基米尔·罗果夫,乌克兰最有名的军火商之一。

    “哈哈哈……杨……我的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一见面,弗拉基米尔就给了杨峰一个大大的熊抱,作为一名乌克兰有名的军火商,按理说弗拉基米尔没理由对杨峰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年轻人这么客气,但弗拉基米尔就是觉得杨峰这个人很对自己的脾气,这个年轻人无论是脾气、力量还是性格都很合自己的胃口,如果他是乌克兰人的话,弗拉基米尔甚至想把他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

    “弗拉基米尔,很高兴见到,你还是那么的精神!”杨峰也笑着伸出手在弗拉基米尔的后背拍了拍,直拍得弗拉基米尔龇牙咧嘴不已,赶紧将杨峰推开瞪着他嚷道。

    “杨……你这个混蛋一定是故意的,你是想把我拍死吗?”

    杨峰故作不解的说:“哦,弗拉基米尔,不是你先上来跟我拥抱的吗?而且,据我所知作为一名斯拉夫人,拒绝朋友的拥抱可是非常不礼貌的。”

    “你!”

    弗拉基米尔指着杨峰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副想骂人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模样,“好吧,谁让你这个混蛋力气那么大呢,我看你应该去参加奥运会举重比赛的。”

    “哈哈哈……”

    杨峰大笑了起来:“哈哈……我的朋友,刚才只是跟你开了个玩笑,为了弥补我刚才的过失,我将送给您一件小小的礼物作为赔礼。”

    说完,杨峰打开了他脚下的手提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约莫长约莫一米,宽八十多厘米的画框递了过去。

    弗拉基米尔接过画框,好奇的慢慢撕开盖在上面的薄膜,一副油画便露了出来。看到油画后他不禁笑了起来,“哦……原来是一幅画吗,让我看看着上面画的是什么?哦,原来是一个女人,长得还真……”

    说到这里,弗拉基米尔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惊讶起来。

    “这是……这是……”

    这个时候,正副油画已经露出了它的真面目,油画上画的人一名妇人的上半身画像。这名妇人约莫三十来岁左右,长得异常的美丽,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礼服,礼服的脖子还用各种宝石镶嵌起来,看起来既高贵又华丽,只是这名妇人漂亮是漂亮了,但看上去神情却异常的冷漠和强硬,而且身上还透露着一股很是高贵的气息。

    当弗拉基米尔低下头看着画像的右下角的一串文字时,他的脸上再也不能保持淡定的表情,而是开始变得有些疑惑,随后又有些激动起来。

    “这是匈牙利文字写的!”

    紧接着弗拉基米尔慢慢的念出了一个杨峰听不懂的单词,弗拉基米尔越看神情越是激动,过啦好一会他才抬起了头用颤抖的声音道:“这是……这是伊丽莎白·巴瑟的画像?”

    杨峰微微一笑:“如果上面没有写错的话,上面的女人确实是伊丽莎白·巴瑟。”

    “她就是伊丽莎白吗,历史上说的果然是真的,她是那么的美丽、冷漠和冷血。”弗拉基米尔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四百多年了,许多历史学家都说这个女人是不存在的,可副画像的出现却证明了她确实存在过。”

    看着弗拉基米尔激动的模样,站立在一旁的几名保镖则是一脸的困惑,他们面面相窥的相互看了看,都发现对方脸上的迷惑之情。他们跟随弗拉基米尔也有好些年了,从来没听说过弗莱基米尔先生喜欢油画啊,怎么看到这幅画像竟然激动成这个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理会旁边几名保镖的困惑,弗拉基米尔抚摸着这张油画,脸上满是欣喜之色,嘴里喃喃的说:“竟然是真的,伊丽莎白·巴瑟的传说竟然是真的。”

    看着弗拉基米尔失态的样子,杨峰没有出言打搅,只是静静的等待着,不知过了多久弗拉基米尔这才回过神来,长叹了口气道:“杨……你给我的这个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你们华夏人有句老话,叫做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你这次来找我,不知道想让我办什么事?如果我可以做到的话一定不会推辞,如果我做不到的话,很抱歉这份礼物我是不会收的。”

    看到弗拉基米尔这么快就恢复了理智,杨峰心里对他的评价又提高了一个档次,看来这个家伙能成为乌克兰最大的军火商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个世界上成功的人不计其数,但许多人都是昙花一现,能走到最后的人无不拥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能克制自己的**,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走到最后。

    杨峰笑了:“弗拉基米尔先生,您尽管放心好了,我这次找您确实是有点事,但这件事情应该不会是什么让您为难的事情,所以您大可不用担心。”

    “哦……能说说吗?”弗莱基米尔不置可否的说了句。

    杨峰说道:“我知道您的关系网非常广,朋友遍布全世界。所以我想请您帮我找一家造船厂替我建造几艘十七或是十八世纪的木质的风帆战舰,如果有现货的话也可以马上买下来,不知道可以吗?”

    “风帆战舰?”

    刚从茶几上拿起雪茄盒的弗莱基米尔差点把手中的盒子掉在地上,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杨峰,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上帝啊,我没听错吧?你竟然要买风帆战舰?而且还要几艘?”

    看着弗拉基米尔张得老大的嘴巴,杨峰脸上觉得微微发烫,点头道:“是的,就是风帆战舰,而且我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要用最快的速度交货。”

    看着杨峰认真的表情,弗拉基米尔终于确认对方不是在开玩笑。

    弗拉基米尔自认为这辈子见过的人见过的事已经非常多了,可象杨峰这样提出古怪要求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的右手轻轻抚摸着茶几上的这幅画,整个人在默默的思索着,杨峰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站在不远处的几名保镖则是悄悄的说这话,一名保镖好奇的问旁边的同伴:“伊万,那个华夏人疯了吗,竟然要买战舰,而且还是木制的风帆战舰,他这是要去拍电影还是要发动战争?”

    “谁知道呢。”一名个子稍微矮小的保镖眼中露出惊叹之色,“不过我却知道,他送给老板的那幅油画可是太值钱了。”

    “一幅油画而已,能值几个钱?又不是毕加索或是梵高的画。”

    “你知道什么,那可是伊丽莎白·巴瑟的画像啊。”个子矮小的保镖给了他一个你很白痴的眼神:“难道你忘了血腥女伯爵的传说了吗?”

    “血腥女伯爵……上帝!”这名保镖脸色立刻就变了,眼中露出了震惊之色。

    血腥女伯爵这个名字在华夏有些名不见经传,但在欧洲却是一个人尽皆知的传说。这位女伯爵出生在一个匈牙利最富有也最有影响力的家庭。就象那个时候欧洲大部分的贵族王朝一样,她的家族也被由近亲通婚导致的精神病所困扰。

    她肤色白皙,长得异常的美丽,性格冷漠而强硬,而她做过的最令世人感到震惊的事情就是深信处女的鲜血能让人保持容颜不老的她竟然将六百多名少女尽情折磨并残害致死。

    直到一名神父向匈牙利的马提亚王通报了此事,后者才开始对女伯爵的所作所为进行调查。当他们率领士兵们到达女伯爵的城堡时,他们所见到的场景比他们预计的要可怕的多:一个死去的少女倒在门厅,另一个已经奄奄一息了,全身被刺满了洞。另外一些则被吊在地下处刑室的天花板上,象被消化过的死鹿一般,而她们的血则倾注在了那个现在已经成为传说的血浴之池的地方。

    而最后那名女伯爵并没有被处死,而是被关在了她的城堡里直到几年后她才死去。

    这件事震惊了整个欧洲,几百年过去了,这个传说一直在欧洲流传着,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事情开始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开始有人质疑这件事的真实性,认为这不过是一个传说而已。

    这些人提出的最大的疑问就是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身为贵族的女伯爵为什么没有一副画像流传下来。

    要知道在近代的欧洲有一个不成文的习俗,那就是但凡是有点身份的贵族都会在有生之年请画师将自己的画像画下来传给后代,而伊丽莎白作为一名伯爵怎么可能忘了这点,这也是质疑者最大的理由。

    而杨峰今天送来的这幅油画无疑将向全欧洲证明了这个女伯爵是真的存在过,血腥女伯爵的传说是真的,仅凭这点就足以在欧洲引起强烈的震动,这也是刚才弗拉基米尔为什么那么震惊的原因。

    不知多了多久,弗拉基米尔才缓缓说道:“杨……你的要求确实很荒谬,但细细一想却也不是什么大事。买几艘风帆战舰而已,估计谁也不会理会这种小事的,只是为难的人如今还在继续制造木质帆船的厂家却是不多了,我得好好想一想。

    对了,我记得有一名朋友是一位风帆战舰的爱好者,他的手里有好几艘仿制的风帆战船,最近一段时间他的生意出了点问题,想要将这些战船出手,如果你真的想买的话我可以替你问问。”

    “是吗?”

    杨峰心里就是一喜,这可真是打瞌睡就遇到了枕头,他赶紧说道:“弗拉基米尔,麻烦你替我问一下,如果他愿意出手的话我愿意买下来。当然,这里面的前提就是价格一定要合理!”

    杨峰最后一句话却是在提醒弗拉基米尔,请转告你的那位朋友,我虽然急需战船,但你们也不能把我当凯子,否则哥就不伺候了。

    弗拉基米尔笑了起来:“亲爱的杨,你放心好了,作为朋友我可以向你保证,他给出的价格是相当的公道,不会狮子大开口的。”

    “但愿如此!”杨峰郑重的说:“而且我也希望这些战船能尽快交付给我,最好能在半个月到一个月之内完成。”

    “可以,我会催促他的!”弗拉基米尔的话为这件事画上了一个句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