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争议
    刘香刚出门,杨峰身后的屏风就是一阵响动,很快郑妥娘和线娘的身影就露了出来。

    线娘鼓着小脸一脸不忿的说:“老爷,这个女人也太猖狂了吧,开口就要伯爷庇护她和那些海寇的家眷,她以为自己是谁啊,玉皇大帝么?”

    郑妥娘虽然没有露出异样的神色,但却淡淡的说:“线娘,你说错了,她是个女的怎么可能是玉皇大帝呢。”

    “你们……”

    杨峰有些哭笑不得的指了指俩人脸上满是无奈之色,只要是女人,一旦吃起醋来都是一个模样,看着线娘嘟起的小嘴和郑妥娘虽然淡然但眼中露出的一丝淡淡的醋意,杨峰知道恐怕自己今天要是不说的什么话,恐怕用不了多久今天发生的事情恐怕就要传到在京城的海兰珠、哲哲和大玉儿的耳中了。

    闻着屋内隐隐散发的酸味,杨峰不得不耐着性子解释道:“刘香这个人原来是郑芝龙手下的一员大将,极得郑芝龙的器重,但是后来不知何原因跟郑芝龙闹翻了,此人虽然是一介女流,但却颇有巾帼英雄的气概,她竟然能从郑芝龙的手下拉出了一票人马自立门户,当然了她这么做后也遭到了郑芝龙的反扑,这两年来在郑芝龙的封锁下她的日子愈发的艰难了,所以这才想到向我求助的。”

    “哇……这个女人这么厉害的吗?”

    听到这里,郑妥娘和线娘先是面露惊讶之色,随后也张着小嘴一阵惊叹。原本她们以为刚才这个女人不过是一个仗着自己有点姿色就来打秋风的女人,现在听杨峰这么一说,这个女人还真的不简单。那些纵横大明、南洋和扶桑的海盗都是些什么人?说他们是穷凶极恶杀人不眨眼也不过份,可就是这么一群凶恶的人却心甘情愿的奉一个女人为主,这足以说明这个女人的厉害之处了。

    线娘迷惑的说说:“听老爷这么说,感觉这个女人好厉害的样子。可这么厉害的女人为什么要向老爷求助呢,缺什么抢不就好啦?”

    “你这傻丫头。”杨峰宠溺的在她挺翘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笑道:“你还没听出来吗,这些日子她的日子也不好过呢,她数千名手下加上家眷的话至少上万人,每天人吃马嚼的要消耗多少粮食?而且人活在世上吃的是五谷杂粮,有人生病了总得请大夫吧,总得抓药吧?而且远离了大陆他们生活之艰辛自然是可想而知的,所以她才会冒着危险来向我求助的啊,只是她却高估了自己的底牌,以为本伯会被她一通忽悠就会答应她的条件,她也太小看咱们江宁军了。”

    说到这里,杨峰的脸上露出了沉思之色。这个刘香确实是个聪明人,知道目前是他最困难的时候,郑芝龙不停的骚扰着福建一带的沿海,确实给江宁军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但这并不意味着福建的局势就会糜烂。

    随着福州的光复,杨峰从南京等地调运了一大批的粮食,以及土豆、玉米等高产作物开始在福建推广,福建的局势开始反而逐渐开始稳定起来,毕竟老话说得好,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嘛,有了粮食,福建的局势就坏不到哪里去,而刘香则是错误的高估了自己的作用,这才狮子大开口般的开出了这么离谱的条件。只是这个刘香确实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女人,而且对海战也非常熟悉,若能收到麾下,对于自己的帮助是非常大的。

    看到杨峰又陷入了沉思,郑妥娘和线娘对视了一眼后悄悄的退了出去,她们都是聪明人,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吃点小醋,什么时候可以不能打扰男人的工作……

    不提我们的杨大官人,刘香出了杨峰的府邸大门后,立刻就有两名牵着马的汉子走了过来,为首一名身个子不高但却异常健硕的汉子有些紧张的问道:“当家的,那个……”

    “住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刘香瞪了眼汉子压低了声音喝了一声。

    “哦哦……”

    汉子立刻就醒悟过来,赶紧将手中的缰绳递给了刘香,刘香接过缰绳翻身上了马,三人策马便出了城。

    等到三人出了城,离开了官道来到了一条山谷里,又有数十名骑马的壮硕汉子迎了上来,为首的是一名身材健硕肤色黝黑,长着一个狮子鼻神情肃穆的壮汉。

    这名汉子看到刘香后,原本严肃的脸色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只见他快步上前几步后急声问道:“当家的,怎么样?那个江宁伯怎么说,他答应咱们的条件了么?”

    刘香没有立刻回答这名汉子的问题,而是跳下了马淡淡的说了句:“进去再说,你去把兄弟们都叫过来。”

    看到刘香的反映,这名汉子的眉头就是微微一皱,熟悉刘香脾气的他有些预感到了刘香的行动可能不是太顺利,不过他还是转过头对身后几名手下吩咐了几句。

    一刻钟后,在一颗大树旁边坐着十多名汉子,刘香则是端坐在中间。

    刘香首先说话了:“诸位兄弟,今天我去城里去拜访江宁伯,人家也见我了,但是江宁伯却没有接受我们的条件。”

    “为什么?”一名脸上有一条刀疤的汉子首先跳了起来,他大声道:“他凭什么不答应咱们的条件?”

    “李虎,你给我坐下!”狮子鼻的汉子训斥道:“听当家的把话说完!”

    说完后,狮子鼻的汉子这才对刘香道:“当家的,您继续说。”

    刘香扫了那个刀疤脸汉子一眼,这才淡淡的说道:“江宁伯说了,咱们的诚意不够。”

    “诚意不够?”众人一片哗然,一名年纪较大,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有些疑惑的说道:“咱们可是替他阻止和牵制郑芝龙对大明沿海的骚扰,他竟然还嫌咱们的诚意不够,他到底想要什么?”

    刘香轻叹了口气,“秦叔,江宁伯说了,他不稀罕咱们开出的条件。他说了,若想让他庇护咱们,日后不再翻咱们的旧账,咱们必须接受朝廷的招安,这样他才会正式接纳咱们。”

    “招安?”

    一听到这里,众人全都面面相窥起来,那名叫李虎的汉子更是失声道:“他是在做梦么?他以为自己是谁?想让咱们接受招安,做他的美梦去吧!”

    狮子鼻的汉子也皱着眉头道:“当家的,咱们原本就是习惯了无法无天的海寇,过惯了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日子,若是接受了朝廷的招安,姑且不说朝廷会怎么对咱们,就说官兵里门门道道那么多,兄弟们都野惯了,如何受得那些规矩?”

    “秦叔,您怎么说?”刘香没有理会理会李虎是那个狮子鼻,将目光看向了那名中年汉子。

    秦叔想了好一会,才缓缓问道:“当家的,那个江宁伯既然想要招安咱们,那他开出了什么条件啊?”

    刘香不假思索的说:“他的条件很简单,他答应咱们的人马可以单独编成一军,由我担任水师的游击将军。待遇方面跟福建水师一模一样,但是他还是要往咱们队伍里派遣军官,无条件接受他的管理!”

    “他这是疯了么?”

    听到这里,就连狮子鼻也忍不住骂出声来,放着自由自在的海寇不当,却去当什么官兵,还要无条件接受他的命令,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么?

    “就是,真以为自己是玉皇大帝,所有人都要听他的啊!”众人也纷纷嚷了起来,一时间周围尽是声讨杨峰的声音。

    刘香没有说话,只是冷眼看着议论纷纷的众人,正当她想要说话的时候,秦叔的声音响了起来:“既然大伙这么痛恨那个江宁伯,那咱们不如立刻起身去港口,上船回家好了,还在这里浪费时间干嘛!”

    “呃……”

    听到这里,不少正骂得痛快的人立刻就象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立刻就哑了。

    “怎么,都不说话啦?”

    刘香看着众人冷笑道:“刚才不是骂得挺欢的吗,怎么不继续骂了?大伙可别忘了咱们来这里的目的,眼看着就要进入严冬了,咱们那里冬天是什么情形大伙都很清楚,缺衣少穿就不说了,问题是那里还极度缺乏淡水,这两年每年都有老人孩子因为熬不过冬季而死掉,这样的日子你们难道还没过够么?”

    “可……可即便如此,咱们也不能接受朝廷的招安啊,那咱们成什么了?”李虎依旧有些不服气的嚷了一句。

    “成什么?”一旁的秦叔叱喝道:“咱们就成了官兵,当家的当了游击将军。你们一个两个的就成了百总、千总,日后也算是有了官身,你说你成了什么!”

    听到这里,原本骂得最凶的人脸上也有些心动起来。

    华夏自古就是一个官本位的国家,官府在寻常百姓心里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如果哪家祖上有人当过官,对于这个家族的人来说那绝对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现在这些人听到自己也有机会当官,不少人的眼中开始冒出了一种异样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