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自由的代价
    来人在说话的时候掀起了遮在脸上的黑色面纱,露出了她的面容。

    这是一张鹅蛋脸,小麦色的皮肤、一双透露着冷冽眼神的凤眼,构成了一种独特的美丽气质。

    杨峰在打量了她只是短短一会便得出了结论:“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是的,杨峰也非常惊讶,自己竟然会用这么一个词来形容一个女人,这也是他平生第一次这么形容一个女人。

    “刘香?”

    杨峰在脑海里迅速思索了一下,就象搜索引擎一样不断的飞快闪过,很快他的神情中带着一股疑惑,“你是刘香……原本十八芝成员的刘香?”

    来人看到杨峰惊讶的表情,不禁微微一笑。而这一刻杨峰也发现这个女人即便在笑的时候神情中也带着一股倔强,这种倔强仿佛是刻在了她的骨子里一般,即便是微笑也无法抹去。

    “罪人就是刘香!”

    “刘香?你不是男的吗,怎么变成女的了?”

    杨峰不禁皱起了眉头,最近这段时间他可是查阅了郑芝龙不少的资料。郑芝龙之所以能称霸南洋十数载,除了他确实有两把刷子之外,他手下有十八员大将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而十八芝里,最为出名的就是这个刘香了。杨峰曾经查看过刘香的资料。关于他的资料是这么写的:刘香,又名刘香佬,广东省香港南丫岛人,为郑芝龙组“十八芝”武装海商集团成员之一。

    因某些不明原因与昔日拜把契兄弟郑芝龙决裂,在1635年(明崇祯八年)与郑芝龙在广东海上战斗时以渔网网住芝虎,在郑芝龙面前丢至海里,片刻后刘香也举枪自尽,成为最后一股被郑芝龙歼灭的海盗。

    虽然关于刘香的资料非常少,但所有人都能从这短短几百字的资料中看到刘香那桀骜不驯的性格,当着郑芝龙的面把他的亲弟弟用渔网网住后扔进海里,然后再举枪自尽,光是这点就足以说明这个家伙是一个狠人。

    而且刘香这个人还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有的史学家说她是女的,也有史学家说他是男的,可谓是众说纷纭。一直以来杨峰和许多人一样,都认为能干出把人家的亲弟弟活活淹死,然后再举枪自尽这种事的狠人肯定是个男的,女人是做不出这种事来的,可现在杨峰才知道什么叫做生活比小说更加精彩。敢情一直以来自己都被误导了,这位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女人不说,而且还是一名美女。

    看到杨峰露出的惊讶表情,刘香则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说道:“伯爷不用怀疑,罪人就是刘香。之所以有人传言说罪人是男人,不过是有些人好面子而肆意造谣污蔑而已。”

    “哦……我明白了。”

    杨峰一听立刻就明白了,刘香作为一名久负盛名的海盗,这辈子抢过的船只杀过的人自然不少,那些被抢的商人虽然对刘香恨之入骨,恨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肉,但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年代,作为为一个大男人却被女人给抢了,这要是传出去的话他们的面子可就要丢光了。

    于是不少被抢劫的商人便在暗地里造谣,将刘香形容成了一个满脸络腮胡,无恶不作的大海盗,久而久之许多人就相信刘香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大坏蛋。

    想通了这点后,杨峰心中便释然了,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另一股疑惑,作为跟郑芝龙翻脸后决裂出来的另一股海盗,她为什么要找自己?

    虽然心思飞快的转动,但杨峰还是沉下了脸:“刘姑娘,你明知道本伯对于海盗的深恶痛绝,还敢亲自来见本伯,这也让本伯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啊,你就不怕本伯当场就将扣下,交给巡抚衙门治你的罪吗?”

    杨峰把脸这么一沉,整个客厅的温度似乎都降低了几度,一股在战场上磨砺出来的铁血之气和久居上位的威严立刻扑面而来,一般人若是看到他这么一板脸恐怕立刻就要吓跪了。

    不过刘香毕竟是刘香,作为纵横大明和南洋一带的海上巨寇,她的胆识比起一般人来说可是高得太多了。只见她上前一步沉声道:“伯爷,罪人也知道以往在海商打家劫舍,为大明王法所不容,但手下数千号弟兄也是要吃饭的,干上这行也纯属迫不得已。而且罪人可以保证,以往罪人在海上做那些没本钱的买卖时也只是对那些商贾下手,可从未上岸骚扰过大明百姓。”

    “哼!”杨峰冷笑道:“你这的事情本伯还是略知一二的,自然知道你从未在大明杀害过无辜百姓,否则本伯也不会跟你闲聊到现在,早就派侍卫将你抓起来了!说吧,你此番冒着偌大的风险来见我究竟有何目的?”

    “这……”刘香犹豫了一下,而后又深吸了口气才说道,“罪人此番前来是想与伯爷合作的。”

    “合作?”

    杨峰不禁好笑的说道:“你竟然要与本伯合作,要知道本伯是官,你是匪,现在却要合作,你不知道这很可笑吗?”

    看到杨峰脸上露出的讥笑,刘香似乎被激怒了,只见她直瞪着杨峰道:“这有何可笑?伯爷固然是官,可如今伯爷最大的敌人郑芝龙麾下的船队正日夜骚扰着大明的商船和沿海,而伯爷麾下的江宁军对此却无能为力。罪人的势力虽小,但也有数千名骁勇善战的兄弟和上百艘海船,且福建水师如今正在新建中,船厂也在加紧时间造船。可以说如今正是伯爷最脆弱之时,您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刘香在生气的时候,双唇紧逼,嘴角微微往下弯曲,一双丹凤眼瞪得很是圆溜,毫不示弱的看着杨峰,一时间看起来倒是颇有一番威风,而杨峰被一个女人这么盯着看也是有些尴尬。

    双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直相互瞪眼了好一会。直到丫鬟上前奉茶,杨峰这才借机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一口,借着茶杯上升的水汽遮住了脸上尴尬的表情:“好吧,你想从本伯这里得到什么?”

    “罪人想请伯爷应允罪人以及众位兄弟的家眷上岸居住,并答应日后若是福建水师建好后不得围剿我们。”

    “噗……”

    杨峰刚好一口热茶入口,听到这话后忍不住就喷了出来。

    “你说什么?”

    杨峰的脸色立刻变得肃穆起来,眼神中射出了一股骇人的精芒,他看着刘香一字一句的问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当然知道!”

    刘香毫不示弱的看着杨峰,“罪人当然知道,但是罪人可以答应待到日后福建水师重建后,罪人以及众位兄弟绝不会在大明沿海一带活动,而在此之前罪人以及所属的兄弟会全力为您拦截郑芝龙派去骚扰大明沿海一带的船只。”

    听到这里,杨峰不禁对这个女人有些刮目相看了。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她很清楚的看到了如今明军在福建的窘境,以替明军效力一段时间为代价换取一众手下家眷的平安,最后还得到了明军不对自己下手的承诺。

    刘香的条件表面上看起来很公平,刘香替大明挡住郑芝龙的骚扰,而大明付出一个日后不围剿他们的承诺。但是请注意,刘香所付出的东西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多,不过是替明军的挡住郑芝龙所部的骚扰而已,可明军日后要付出的代价却不小。

    光是不围剿他们的承诺就是杨峰不能答应的,福建水师成立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围剿海盗,守护大明的海疆吗?可是如果放着一批海盗成天在自己面前晃悠算是怎么一回事?况且这件事若是传扬出去,堂堂大明的伯爵竟然跟海盗相互勾结,而且还答应接纳海盗的家眷进入大明境内居住,恐怕杨峰这个江宁伯也当到头了。

    “不行,你的条件本伯绝不答应。”杨峰斩钉绝铁的拒绝了刘香的条件:“你若是真想替我大明效力,那就答应朝廷的招安,本伯可以做主许你一个游击将军之职,而且你的你的手下将会重新编成另外一支水师,直接接受本伯的节制,你意下如何?”

    “不行!”刘香的态度也很坚决,“我等自由自在惯了,不想受到束缚。”

    “自由自在?”杨峰不禁冷笑起来,“你们先前倒是自由自在惯了,可自由自在是要付出代价的。一边是自由自在,结果就是一群人衣不遮体食不果腹,一边是被束缚,结果就是能吃饱饭穿暖衣,然后还能得到官府的保护,你会选哪样啊?”

    这下刘香说不出话来了,自由自在这个词听起来确实很美妙,可其中的心酸又有谁知道呢?如果日子真的那么好过,她也不会主动跑来寻求杨峰的帮助了。

    “当然了,既然你已经来到了这里,本伯也可以给你一句实话,若是你真想受到大明官府庇护的话,就要接受朝廷的招安,否则朝廷凭什么要庇护你们的家眷,凭什么要保护你们的安全。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想要的得到什么首先就要付出什么!你可以不用马上给本伯回答,本伯可以给你半个月的时间考虑,半个月之内你若是想明白了再过来,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说罢,杨峰不由分说的便下了逐客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