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收福州
    “二两银子的辛苦费?”

    看着这些一脸杀气的官兵,一名胆大的工匠大着胆子问:“这位军爷,不知官府要征用我等多长时间,我等还有妻儿老小要养活,可不能离家太久啊。”

    赵老大看了眼牛奔,示意让他来开口。牛奔也知道赵老大这是怕他那一脸的凶相缺吓着人家,于是露出了憨厚的笑容说道:“诸位放心,我们江宁军是江宁伯的军队,伯爷他老人家曾经再三教导我们,不能欺负老百姓。所以我们不会白白征用大家,适才说的是每个月都有二两,不足一个月的按照一个月来算!”

    工匠们一听全都一片哗然,众人皆是议论纷纷。

    “真的假的,每个月二两银子,这位军爷莫不是在诓骗我们吧?”

    看到众人一脸不相信的样子,赵老大自然知道大家初次见面,人家自然不会相信自己空口白牙的话,他知道现在轮到自己发话了,于是沉声道:“当然是真的,诸位若是不信,我们现在就可以给大伙发银子!牛奔,去将银子拿来!”

    “是!”

    牛奔赶紧跑到后面提了一个沉甸甸的袋子过来交给了赵老大。

    这些银子可不是赵老大他们自己的私房银子,而是昨晚杀死那些海盗后收刮上来的,赵老大他们在收拾那些尸体时竟然收集到了两千多两银子。原本这些银子可以说是夜不收的外快收入,因为军中的规矩是外出作战时所得的缴获六成归自己,四成上缴军中,现在赵老大将这些银子分给工匠们,可以说是破财了。

    不过在赵老大和一众夜不收看来能够完成此次任务比什么都强,况且他们都知道自家的伯爷是出了名的大方,他们回去后将这件事上报,上头自然会给自己这些人给予补偿。

    “哗啦啦……”

    赵老大将袋子一倒,一堆各种形状的银子便象豆子一般洒在了甲板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银白色的光泽,一时间整个甲板上全都寂静无声,数百名工匠看着洒落了一地的银子全都呆滞起来。

    “咕咚……”

    不知是谁吞了口口水,在这个寂静的时候格外的清晰。

    赵老大指着甲板上的银子道:“来来来……大伙都过来领银子,每人二两银子,这是这个月的饷银。若是下个月继续雇佣的话还有银子可拿。”

    工匠们都相互看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了心动的神色。从古至今,金钱的魅力就没有多少人能抗拒得了。刘家屯的这些工匠们平日里干活每个月也就能挣一两多的银子,而且还不一定每个月都有活干,日子过得很是苦巴巴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连海盗的们的生意也做的缘故,现在既然官军既然愿意花钱雇佣他们干活,他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一名年纪最大的工匠犹豫了一下又问道:“敢问这些军爷,您雇佣我等要做什么?”

    赵老大眯起了眼睛笑道:“也没什么,就是想让你们客串一把船夫,把这些船都开动起来,将我们载到五指山,然后等待我们的吩咐就好。”

    让修船的工匠来开船,听起来似乎有些为难人,但事实上会修船的人绝大部分都会开船,这是毫无疑问的,在江边讨生活的人就没有几个人不会开船的。这就跟后世会修车的师傅大部分都会开车是一个道理。

    “把船开起来么?”这名老工匠想了想,终于缓缓点了点头,“行……不就是开船么,这个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解决了船只的问题后,赵老大也没有再耽搁,给数百名工匠发了银子后,工匠们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他们将船只开动起来,十三条船缓缓的朝着五指山驶去,至于那些被草草掩埋掉的海盗的尸体已经没人记得他们了……

    当赵老大他们将十三条大船开到五指山时,整个江宁军都轰动起来,耿秉义亲自出营相迎,一时间整个江宁军都沸腾起来……

    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当华灯初上后,留守福州的郑明吃过了晚饭后就登上了福州的城墙,看着外面一片平静的江面,他的目光透着一股微微的焦虑。

    在郑芝龙集团里,郑明的名声并不响亮,但他却是郑芝龙最信任的心腹之一,而且他的性子也比较小心谨慎,否则郑芝龙也不会将留守福州的重任交给他。不知为什么,自从郑芝龙率领大军走后,郑明的心里就开始七上八下起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担心更是加剧起来。

    将目光从江面上收回,郑明扭头问身后一名头目道:“去刘家屯修船的华尚他们回来了没有?”

    “回郑头领的话,华尚他们还没回来。”

    “还没回来?”郑明想了想又问:“按照原本的计划,他们应该是今天下午就应该回来了吧?”

    “是的头领。”头目回答道:“不过这种事也很难说的准,您也知道咱们的船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好好修理了,有些船底的海螺海垢堆积得特别厚,清理起来也就特别费功夫,所以延长个几天时间是很正常的。”

    作为一名常年在海上讨生活的人,这个道理郑明自然比谁都明白,不过他还是感到有些心绪难平,他想了想吩咐道:“你在这仔细看着,华尚他们回来后你要马上向我会禀报,听明白了吗?”

    头目将胸口拍得砰砰响:“没问题,等那些个兔崽子回来,小人立马向您禀报,您只管放心好了!”

    “嗯!”

    郑明点点头,带着几名护卫慢慢的下了城墙,等到他走后一名小头目小声嘀咕道:“郑头领这些日子是怎么了,整天疑神疑鬼的。虽然咱们的人大都跟大当家走了,可咱们这里也有五千弟兄啊,他就这么信不过咱们?”

    “你知道什么。”这名头目回头瞪了他一眼训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江宁军如今还在对岸的五指山上看着咱们呢,若不是有闽江在前面当着他们早就杀过来了。如今这种非常时期谨慎点是对的,你小子哪来那么多牢骚?”

    “我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你也别跟我发火啊!”小头目兀自有些不服,不过他也知道现在如果继续跟自己的顶头上司顶嘴那是自己找罪受。

    时间慢慢的过去,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夜的郑明一大早连早餐都没吃就匆匆来到了城墙上。

    当他刚来到城墙上时,就听到城墙上响起了一阵喧哗声,不少人正指着城墙外面惊恐的大喊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

    心中涌起一股不好预感的郑明扑到了城垛口,他这一看不打紧,只觉得一股冷意从脚底涌上了头顶,只见在城外一里处的地方,正齐刷刷的站立着一排排铠甲鲜明的军士,在这些军士的前面,一门门火炮排得整整齐齐。每门火炮的后面站着好几名炮手,黑洞洞的炮口已经对准了城墙,这些人不是江宁军是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是怎么过江的?”城墙上响起了郑明的嚎叫声。

    与此同时,经过这一年多的锻炼已经变得颇为短小精干的邱迪生高声吼了起来。

    “开炮!”

    “轰轰轰……”

    随着一声声高亢的声音响起,一门门火炮发出了震天的怒吼,很快无数的开花弹落在了城墙上,开花弹很快爆炸开来,滚滚的黑烟伴随着无数的弹丸在城墙上四处飞溅,一名名站在城头上的海盗们或是被强烈的冲击波炸得飞上了半空,要么被急剧飞来的弹丸射成了筛子,整个城墙很快就弥漫着呛人的硝烟味和浓浓的血腥味。

    当第一轮火炮过后,看着一片狼藉的城墙和死伤遍地的尸体和伤员,侥幸逃过一劫的郑明绝望的坐在了地上,脸色灰败的他嘴里喃喃的吐出了一句话:“福州城完了,大当家,我辜负了你的期望啊!”

    一天后,率领船队以最快速度赶回福州的郑芝龙看着福州城头上高高飘扬的大明日月旗,原本就因为厦门战败后弄得心力憔悴的郑芝龙再也抑制不住,只觉得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随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福州城终于重新回到了大明的手里,郑芝龙只能率领残存的人马和船只败退回了台湾的魍港。

    而当郑芝龙从昏迷中醒来后,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杨峰,我与你势不两立!”

    随后,郑芝龙一边在台湾休养生息一边派人大肆在广东、福建一带大肆掠夺并屠戮无辜百姓,由于郑芝龙的海船机动性强,加之飘忽不定,今天在泉州明日则是到了莆田甚至是马尾,一时间整个福建四处烽烟四起,沿海一带的百姓苦不堪言。

    面对严峻的局面,杨峰一边下令从南京一带紧急调拨粮食赈济灾民,一边在福建一带鼓励百姓种植土豆、玉米等高产作物。另一面杨峰则是抓紧时间训练水师,不仅如此,杨峰还趁着这个机会将《真理报》的销售渠道铺设到了福建等地,争取舆论阵地的制高点。

    一边种地一边争取民心,这就是杨峰做出的应对之策,在杨峰的努力下,福建的局势才没有陷入崩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