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夜袭
    天色终于全都黑了下来,船上点起了一盏盏气死风灯,将整个码头照得一片昏黄,整片大地开始陷入一片寂静,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阵阵江水拍打岸边的声音。

    由于天色已晚,忙碌了一天的海盗们大都回到船舱里,喝酒的喝酒吃肉的吃肉,一时间粗鲁的笑声跟喝骂声不时在码头上响起。

    最东边的一艘福船上,两名挎着分水刺的海盗正懒洋洋的靠着桅杆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听着船舱下传来的划拳声,一名海盗有些羡慕的骂道:“他奶奶的,那些混蛋在下面喝酒吃肉,老子却要在这里吹风,实在是气死老子了!”

    “你气死也没用!”一旁传来了同伴懒洋洋的声音,另一名海盗面露嘲讽之色:“若非时你上个月打牌输给了邱老二,没钱付账,最后只能答应替他值一个月的夜班,现在你也不用在这里陪我吹冷风了。”

    “呸……这有什么的。”先前那名海盗狠狠的往江边吐了一口浓痰,很是不爽的说,“赌场上有输有赢,这次输了下次再赢回来就是了,我就不信老子的运气每次都那么差。”

    另一名海盗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说老马,老子跟你认识都快十年了,就从来没见过你的运气好过,邱老二赌钱的手艺你又不是没见过,为什么你总是不清醒呢,每次发了饷就眼巴巴的赶去送银子,到现在都三十好几了还没成家,你就一点都不着急么?”

    “我急个屁!”

    这名叫做老马的海盗骂了一句,有些悻悻的说道:“老子现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种日子不知道有多舒坦,干嘛找个婆娘管着自己,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想娘们了抢一个过来,玩完的就杀掉,这样多爽快!”

    看着老马依旧嘴硬的模样,同伴摇了摇头不说话了。

    两人又不咸不淡的谈了几句,老马站直了身子说道:“他娘的,你先看着,老子去撒泡尿先。”

    同伴给了他一个白眼:“你刚才不是刚撒过吗,怎么又又要尿,你不是不行了吧?”

    “去你的。”

    但凡是男人,就没有人会承认这方面不行的,老马一边走一边破口骂道:“老子不知道有多厉害,你要是不信把你妹子让老子日一下就知……呃……”

    老马的声音突然象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戛然而止,随后甲板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咦……怎么回事?老马……老马……”

    同伴一听到甲板上发出的闷声,刚开始还不以为意,以为老马摔了一跤,但是当他连续叫了几声还没听到老马的回复后他立刻意识到不对劲了。他刚想跑过去看个究竟,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还没来得及反映过来,他就觉得脑袋遭到了重重一击,随后整个人便瘫软在地上。

    当两人苏醒后睁开眼睛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张冷漠的脸,以及他们身上穿着的绿色军服。

    看到这里,俩人就觉得心里凉飕飕的,作为一名刀口舔血的海盗,加之这些日子又跟江宁军打生打死的,他们如何不知道这身衣服正是江宁军的标志,现在郑芝龙麾下不少海盗已经私下里称呼江宁军为绿皮军了。

    老马只觉得心中一紧,不过心存侥幸的他还是试探着问了句:“你们是绿皮……是江宁军?”

    “不错啊,没想到你还能认出咱们!”一名看起来面容憨厚的军士微笑着点点头,“不错,我们就是江宁军中的夜不收。”

    “夜不收?”

    老马和一旁的同伴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绝望,大明军队中最精锐的部队是什么?九边大军?京营?亦或是大内禁卫?

    其实都不是,大明军中最精锐的部队是夜不收,作为前出执行侦查、埋伏、抓蛇头甚至是暗杀等任务的部队,夜不收向来就是精锐的代名词,自己一行人既然落入了夜不收的手里,看来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

    老马不愧是做惯刀头舔血生意的海盗,只见他惨笑一声,颇为光棍的说:“几位好汉,既然落到了你们手里咱们也不想着活着出去了,几位好汉想要问什么尽管问吧,只要我们知道的都会告诉你,只求你给我们一个痛快。”

    来的这几名夜不收就是赵老大、牛奔等人,听到老马这么说,赵老大有些意外的看了老马一眼,“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如此上道。行……我答应你,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把知道的事全都说出来,我就给你们一个痛快。”

    “老马……你敢,别忘了我们……”

    赵老大刚说完,就听到旁边的同伴就要高声喊出来,只是话刚说了一半就有一把匕首刺进了他的喉咙,不偏不倚的正好刺进了他的气管里,他的后半句话便再也说不出出来,虽然他努力想要大声发出声音,但却只能发出沉闷的嗬嗬声。

    看着口中不住发出犹如老牛喘气般的嗬嗬声,赵老大轻蔑的一笑,将匕首抽了出来,顿时一股血剑就这么喷了出来,刚好飞溅得老马满脸都是。

    闻着那浓浓的血腥味,老马的眼中闪过一丝惧色,气管被刺破后人并不会当场死掉,但若是不及时抢救的话人就会感到呼吸困难,整个人会非常的痛苦,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痛苦会越来越重,这种过程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老马曾经见过上次郑芝豹在处置一名叛徒时就是刺破了那名叛徒的气管,然后这名叛徒足足痛苦哀嚎了一整天才在痛苦绝望中死去。

    没有理会这名已经发不出声音的同伴,赵老大微笑着对老马道:“现在你给我说说这里的情况吧,首先你要告诉我,你们有多少人,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说我说……”

    看到同伴的惨状后,老马再也不敢迟疑,立即一五一十的将知道的情况全都道了出来。

    原来,这几艘船之所以来刘家屯是因为来做定期维护和保养的。要知道船只常年行驶在大海里,每天都是日晒雨淋的,久而久之船底就会长满各种藻类植物以及海螺等东西,这些东西如果不清除掉会对船只造成很大的影响。

    而且船的各个部件也需要定期维护保养。刘家屯的人善于造船修船是福州一带非常有名的,所以这些海盗便将这些需要保养的船开到了这里让刘家屯的人帮忙维护。

    听了老马的话后,赵老大等人全都是一阵狂喜,这叫什么?这就是瞌睡遇到了枕头啊。这些船共有十三艘,其中七艘是吨位约莫在三百多吨的大福船,这些船可以一次性的将至少一两千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运到江对岸,动作快的话一个晚上便可以将五指山上的一万多名江宁军连人带马以及火炮全部运过江对岸。

    最后,老马还告诉赵老大,由于海盗的人大部分都跟着郑芝龙去攻打厦门了,所以他们的人并不多,这十三艘船平均下来每艘船连三十名水手都不到,这样的人数只能勉强保证把船开起来,想要作战是玩完不能的了。

    “看到你这么识相的份上,我今天就给你一个痛快吧!”

    心情愉快的赵老大虽然拧断了老马的脖子,并随手给了那名依旧大口努力喘息,嘴里不断发出嗬嗬声的海盗一个痛快,这才将部下们全都召集了起来然后给他们通报了打听到的情况。

    听完赵老大的通报后,夜不收们的脸上不但没有害怕,反而一个个全都兴奋起来。

    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是江宁军最精锐的夜不收,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再加上武装到牙齿的装备,加之是暗袭,如果连一群没有防备的海盗都对付不了,那他们也太没用了,况且江宁军里对军功的赏赐也是最重的,这次的事情若是能顺利办下来,他们每个人肯定都能发上一笔。

    最后,赵老大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众人道:“兄弟们,情况我都跟你们说了,今天晚上的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若是失败了我也不骂你们,大伙就全都战死在这里吧,现在开始干活。”

    夜色渐深,船上的海盗全都进入了梦乡,赵老大一行人慢慢的摸下了船舱,很快船舱里便不时传来一声声闷响和低低的惨呼声。

    等到了天亮后,十多艘船只的三百多名海盗已经全部被解决。

    等到早上那些刘家屯的工匠们来开工时,发现整个码头上到处飘荡着尸体,血水已经将码头附近的江水给染红,而船上的人也换成了另外一群穿着绿色衣服的人,而这些人对他们也毫不客气,一股脑的将这些村民们全都扣了下来。

    “诸位乡亲们,我们是江宁军,那些海贼已经全都被我们给杀了,从现在开始,你们都被官兵征用了。”

    赵老大的第一句话就让这些工匠大惊失色,被官府征用可不是什么好事。这些海盗让他们干活或许还会给他们点小钱,可是一旦被官府征用白干活不说,哪位官大爷一旦脾气不好把你打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接下来赵老大又给了他们一颗定心丸,“你们也不用担心,本官也不会白白征用你们,只要干得好了,每人都有二两银子的辛苦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