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找船
    橘黄色的烈日高悬空中,照得人的心里直发烫。

    “呼……呼……”

    穿着一套绿色军装,上半身套着轻甲的赵老大背着一杆米尼步枪行走在崎岖不平的山间,在他的身后是数十名同样打扮的夜不收。

    从腰间取下一个铝制水壶,拧开盖子狠狠的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水,感受着清凉的感觉从喉咙一直流到胃部,这才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重新将水壶放好,赵老大抬头看了看依旧高悬在天空的太阳无奈的骂了一声,如今已经到了十月份下旬,若是在辽东或是草原恐怕早就下起了鹅毛大雪,但在福建却依然是烈日高悬,这让习惯了辽东气候的赵老大很是难受。

    扭头看了看身后排成一串的夜不收,赵老大吆喝道:“都跟上来,可别掉队了!”

    身后传来了几声稀稀落落的应答声,过了一会身后传来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牛奔憨声憨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赵头,这鬼天气实在是太闷热了,让兄弟们都歇会吧,否则我怕兄弟们受不了啊。”

    赵老大长长吐了口气,没好气的对来人道:“好吧,告诉兄弟们歇息两刻钟,天黑之前一定要赶到福州城外的刘家屯。”

    “明白!”牛奔答应了一声,对着后面大声喊道:“全体都有,歇息两刻钟!”

    牛奔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后面的夜不收如同大赦一般全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的人掏出了水壶灌了狠狠的灌了一口放了盐水补充丢失的水份和盐份,有的人则是干脆躺在地上,趁着着短暂的时间小憩一会。

    赵老大也盘膝坐了下来,从怀里取出了一份地形图跟周围的地形比对了一下,他看看地图又看看周围的环境,眉头不时微微皱起,想了想掏出了一支铅笔在地图上画了好一会后这才重新将地图放回了怀里。

    其实,赵老大怀里的这份地形图就是杨峰从后世的网络上下载下来的福州市地形图,不过由于后世的地形地貌以及变迁的缘故,下载过来的地形图跟这个时空的福州自然有一些差异,这就要靠象赵老大这样的夜不收来修改了。

    作为江宁军里夜不收大队的大队长,如今的赵老大可是官至千总,这个职位到了后世已经相当于副团级甚至是团级干部,若非赵老大死活不愿意离开夜不收大队,恐怕他现在早就是某个步兵营甚至骑兵营的副统领了。

    郑芝龙率领船队离开福州奇袭厦门,上百艘船只一万多人的行动自然瞒不过被耿秉义派到福州城外侦查的夜不收,这也是耿秉义得以立即派人通知杨峰的原因。

    但是让耿秉义感到苦恼的是,按理说郑芝龙率领主力离开后,整个福州城只剩下五千老弱病残的海盗防守,这个时候应该是夺取福州的最好时机,但由于没有船只,耿秉义和一万多大军愣是只能站在闽江边眼睁睁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福州城干瞪眼。

    耿秉义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等到郑芝龙回来后他们就更没法拿下福州城了。于是耿秉义又给在闽江对岸的赵老大下达了命令,让他在三天之内搜集到足够的船只和水手,一定要将江宁军运过闽江。

    接到了命令的赵老大只能苦逼的带着夜不收们四处搜集船只,可想要搜集到足够的船只又谈何容易。前些日子赵老大之所以能够过闽江那是因为夜不收的装备很少,充其量不过是一支米尼步枪、一些弹药以及干粮等东西,所以还能费心找到一些小船甚至是舢板趁夜偷偷过江。

    可是想要将耿秉义率领的一众大军运送过江的难度那可就太大了,别的不说,光是将炮营的上百门八磅和十二磅火炮运过江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这些动辄重达上千斤的火炮移动起来可不容易,在陆地上还可以用马拉人跩,但在水上就不一样了,想要运送火炮过江的话非得用大船不可,可福州一带的大船早就被郑芝龙他们搜罗一空,他们又到哪里去找大船呢。

    就在赵老大眉头紧锁的时候,牛奔走到了他的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瓮声瓮气的说:“赵头,我看这次咱们的任务有些悬啊。时间这么紧,咱们到哪里去寻找大船?而且还不是一两艘,至少也得是十几艘才行,否则根本载不了那些火炮呢。”

    “这我当然知道。”赵老大沉着脸道:“可耿将军如今也是着急,那个郑芝龙已经出去两天了,也不知道如今厦门那边的战况进行得如何了,贼寇那边也是随时可能来增援,咱们这里每多耽搁一天就多一分的危险,可不能再等了。”

    “话是这么说,可咱们又不是神仙,也不能凭空变出船来啊。”牛奔很是不服的埋怨道:“耿将军尽会给咱们出难题。”

    “屁话!”赵老大板着脸道:“要是容易办的话还轮得到咱们来做吗,你忘了咱们是什么人了?咱们是夜不收,是江宁军最精锐也是最能打的夜不收,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咱们也能做到,否则伯爷干嘛要给咱们开最高的饷银,装备最精良的火铳和铠甲?你当伯爷是银子多得烫手了吗?”

    被赵老大这么一骂,牛奔这才垂下了头不做声。

    赵老大说得很对,在江宁军里,夜不收的军饷是全军最高的,最普通的夜不收小兵每个月都是三两银子的实饷和一石的粮食,而且他们的装备也是最好的,就连原本只有家丁装备的米尼步枪他们也装备上了。

    既然夜不收无论是装备还是饷银乃至训练都是最高、最苦的,他们所承担的任务自然也是最重的,所以赵老大说的话真心没毛病,既然人家给了你最高的待遇,你就要对得起这份厚饷,否则人家吃撑了用这么大的代价来养你们。

    又休息了一会,赵老大从怀里掏出一块怀表,扫了一眼后说道:“现在是申时三刻(三点四十五分),天黑之前一定要赶到刘家屯。”说完,赵老大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

    而牛奔则是提高了声音道:“赵头,若是刘家屯也没有咱们要的船呢?”

    赵老大斩钉绝铁的说:“那咱们就继续找,一直找到为止!”

    “好吧!”虽然早就知道赵老大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但牛奔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紧赶慢赶之下,这支队伍终于在天黑之前来到了这次的目的地。

    刘家屯是闽江边的一个渔民的聚集地,顾名思义这里的居住的人大都姓刘,而且这个地方的人素来以擅长造船而著称,不少地方的造船场都喜欢来他们这里挖人,这次赵老大他们过来就是想碰一下运气,看看能不能从这里找到一些船只。

    当赵老大他们来到刘家屯时,正好看到刘家屯里到处是炊烟渺渺,屯里的人们正在准备晚饭,不时还响起小孩的嬉笑声和女人的喝骂声,那是妇人在喊自家的小孩回家吃饭。

    当赵老大他们慢慢搜索着来到村边时便看到了临近村子的江边一排硕大的船只正静静的停靠在码头上。

    “赵头……船……船啊……”

    感到自己声音都有些颤抖的牛奔指着前方的船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寻找了好几日的船只竟然就在眼前,这让牛奔感到高兴得都要蹦起来了。

    “我看到了!”

    赵老大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若是仔细听的话就可以听出此刻他的心情也激动得不行。

    “咱们还等什么,赶紧过去把船给抢了啊。”牛奔一把握紧了手中的长刀,眼神激动,只等赵老大一声令下就冲到码头边将那些船抢到手。

    “急什么!”赵老大随手就给了牛奔一个暴栗,低声骂道:“你是猪啊,没看到船上有人看守吗?”

    “我当然看到了,这有什么,谁要是敢阻拦咱们,直接就把他们做了!”牛奔的眼神露出一片杀意。

    “蠢货,你难道看不出那些人不是寻常的工匠和百姓吗?”赵老大看着这位蠢蠢欲动的家伙心中一阵无奈,自从他带着麾下七八名兄弟投奔了江宁军后,由于屡建战功,不仅是赵老大,就连他带来的诸如噶老大、噶老二、老王头、黑皮等人都升了官,他们有的去了步兵营,有的去了骑兵营,唯独只有牛奔依然跟着赵老大留在夜不收大队,为此赵老大也感到很是无奈。

    其实上头不是没想过提拔牛奔,可这个牛奔却是一个死脑筋,说什么也不肯离开赵老大的身边,无奈之下赵老大只好将他留在了身边自己亲自带着。

    被赵老大这么一骂,牛奔也回过神来,他掏出一个望远镜仔细看了看,顿时倒吸了口凉气,“赵头,他们是那些海贼!”

    “你知道就好!”

    赵老大瞪了牛奔一眼,淡淡的说道:“咱们待会就摸上船去,将船上的海贼给宰了,顺便捉几个舌头,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