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敲打
    看着摔在地上的真理报,几名内阁的阁老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人捡起来查看,着并非是他们对朱由校不敬,而是上面的内容他们早就看过了。真理报如今作为全京师乃至整个大明影响力最大的报纸,他们又怎么会不看呢。

    随着赋税说、朋党说两篇文章的刊行,真理报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人们心中敢于说真话的代名词,尤其是真理报每天都印在头版上的那句“吾爱吾识,但吾更爱真理”,这句话迅速成为读书人当中最流行的一句话。

    这句话也是杨峰下令印在真理报下方的,刚开始的时候这句话还被不少读书人所鄙夷。毕竟这么多年来华夏的读书人讲究的就是“天地君亲师”,师长对于读书人而言地位是仅次于父母的存在,如今竟然有人说自己热爱真理更甚于师长,一开始自然遭到了无数人的反对。

    但真理就是真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句话也越来越被人们所接受,如今的真理报早已成为许多读书人必读的一份刊物。

    与此同时,被东林党推出来跟《真理报》打擂台的《儒报》依旧坚持走所谓的精英路线,上面的内容依旧是那些晦涩难懂的文言文,这样的文章自然很难普及到百姓当中,所以依旧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若非有东林党和那些富商们的输血,恐怕早就亏得连裤衩都不剩了。

    顾秉谦扫了一眼地上的真理报,眯着眼睛上前一步对朱由校躬身道:“陛下,郑芝龙一伙海盗乃是穷凶极恶之辈,做出屠戮我大名百姓之事并不奇怪,万幸的是郑芝龙偷袭福建之举被江宁伯识破并重创了他们。至于陛下所说的我大明官兵只能眼睁睁望着贼寇逃走,那是因为我大明水师如今已经名存实亡,不过如今江宁伯已经着手重建福建水师,或许用不了多久便可重新巡视我大明海疆了。”

    顾秉谦不愧是号称老油条的内阁首辅,明明是说了一番废话,却愣是让人听起来觉得颇为有道理的样子,这也不得不让赞叹这个家伙和稀泥的本事。

    只是顾秉谦这种和稀泥的话却越发的让朱由校感到一阵无奈和厌烦,顾秉谦这个人的才能颇为平庸,但就是因为擅长和稀泥以及资历够老,所以才当上了内阁首辅的位子,要不是因为找不到一个能替代他的人,朱由校早就让他回老家吃自己了。

    文渊阁大学士黄立极也上前躬身道:“陛下息怒,顾阁老所说乃是老成持重之言,郑芝龙此人固然是其罪当诛,但目前当务之急却是下令江宁伯尽快收复福州,并将诛杀此獠以正国法。不过老臣以为江宁伯乃是我大明之栋梁,连不可一世的建奴都被他打得大败而逃,这个郑芝龙就更不在话下了。”

    “臣等附议……”

    几名阁老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还有人对杨峰唱起了赞歌,说只要江宁伯出马必定会马到成功,区区郑芝龙一定手到擒来之类的巴拉巴拉。

    朱由校则是越听眉头皱得越紧,这几名阁老虽然不像东林党人那样恨不得吃杨峰的肉喝他的血,但身为既得利益集团,他们对杨峰同样没什么好感。杨峰前些日子抛出的《赋税说》和《朋党说》两篇文章刺痛的不仅是东林党和江南富绅以及地主阶层的神经,同样也让全天下的读书人感到了不爽。

    在杨峰的抛出的文章里,将那些不纳税、免田赋的读书人称之为大明的蛀虫,正是因为这些读书人和地主、富绅阶层一起攥取了大明绝大部分的土地,这才导致了如今的大明交天赋和赋税的人越来越少。

    杨峰不仅在文章里强烈的抨击这些人,而且还将呼吁朝廷免掉读书人的特权,建议朝廷重新丈量土地,施行火耗归公摊丁入亩的政策,这一下无疑是将所有的读书人都得罪了,而作为读书人代表的这几名阁老又怎么会对杨峰有好感呢?

    朱由校看着这些唱赞歌的阁老,面沉如水默不作声。

    现在这些人之所以对杨峰唱赞歌,那是他们想把杨峰给架起来,国人所说的捧杀说的就是这种事。他们如今将杨峰捧得越高,一旦杨峰出了岔子,那么就会摔得越重。

    更况且朱由校心里跟明镜似的,别看郑芝龙损失了不少人,但这年头只要你有粮食,想要招多少人不行?而且郑芝龙麾下还有数百条战船,只要他想跑就没有人能拦得住他,如果到时候杨峰不能全歼郑芝龙的话,这些人可就不是今天这幅嘴脸了。

    “这就是朕的重臣啊!”

    朱由校扫了眼站在面前的这几名阁老,心中越发的怀念起杨峰来。纵观整个朝野,恐怕只有杨峰会这么无私的帮助自己了吧。

    其实在朱由校看来,杨峰虽然名义上是他的臣子,但一直以来却对他的态度却很是与众不同。他既不像宫中的太监宫女那样害怕他,也不像朝中的大臣那样忽悠糊弄他,总的来说杨峰更像一个亲切的哥哥那样。

    自己做错了的地方他会立即指出来,并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说出来,他还会给他讲这个世界上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事情,让他在开阔眼界的同时也培养了自己的能力。

    在生活上,杨峰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给他留一份,甚至连自己的做生意赚来的银子都分一半给他,而他不过是给了他一个大明皇家商行的牌子而已。

    这份情谊对于从小就生长在缺乏亲情地方的朱由校来说是最为弥足珍贵的,正因为如此,朱由校才对那些视杨峰如生死仇人的东林党和眼前这些成天想着如何算计杨峰的阁老们充满了厌恶和痛恨。

    朱由校淡淡的扫了顾秉谦一眼,用漠然的语气说道:“顾阁老,你们也算都是朝廷的重臣了,更是大明百官学习的榜样。我大明水师荒废已久,重建起来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江宁伯固然神勇,可你们总不能让他带着一群旱鸭子跟常年在海上讨生活的海盗们拼命吧,在福建水师建好之前,朕不希望还有人说出速战速决之类的话来,否则朕就要怀疑他说此话的动机了。”

    以听到这里,顾秉谦、黄立极等阁老的脸色立即变得十分的精彩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