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残酷的肉搏战
    看着在火光中尖叫挣扎的海盗,那些正在射击的军士目光里没有一丝的同情和不安,有的只是冰冷和无情,即便是那些当兵还不到一年的新兵们没有任何犹豫的扣动着扳机。

    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些正在尖叫着奔跑躲闪的人别看他们现在那么可怜,可是如果今天晚上的情况反转过来的话,那些海盗们下手只会比他们更狠,他们不光会杀死自己这些人,而且还会将他们所有的东西都抢走,他们就是一群以烧杀掠夺为生的海盗。

    “哔哔……”

    尖锐的哨声在战阵中响起,随后战阵里响起了各个百总们大声的吆喝声。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

    “前进……列队前进……”

    随着百总们的命令,一排排军士拍着阵形朝着前方缓缓合围了过去。

    “所有人都不许停下来,都给我冲出去……否则大伙全都要死在这里!”

    队伍里,杨耿挥舞着鬼头刀拼命的高喊着,作为一名常年刀头舔血的惯匪,他当然明白江宁军的包围圈一旦合拢,他们这些人除非是插了翅膀,否则谁也别想逃出去。

    为了活命,杨耿指挥着他麾下的耿字营不顾一切的朝着后面杀去,他很清楚江宁军既然在这里布下了口袋阵,那么前方的袋口自然就是最坚固难以突破了,想要活命只有趁着后面江宁军尚未将袋口合拢的时候杀出去。

    眼看着耿字营在杨耿的指挥下拼命的向后杀,郑彩和陈晖也不约而同的指挥着彩字营和晖字营跟在后面,三队人马呈品字形朝着尚未扎好的口袋杀了过去。

    事实证明,为了活命人确实可以在某种情况下发挥出惊人的能量,当杨耿率部冲杀到江宁军布下的袋口时,江宁军的口袋阵尚未合拢,只有聊聊两百多名军士在两名百总的带领下包抄过来。

    看到这两百多名军士就要包抄过来,杨耿样已经变得有些沙哑的声音厉声高喝:“兄弟们,为了活命杀出去啊!”

    “杀啊!”

    剩下的四百多名海盗在他的带领下蜂拥着朝着那两百多名江宁军冲了过去,在他们的身后则是彩字营和晖字营的一千多名海盗。

    “开火!”

    看这蜂拥朝自己冲来的海盗,为首的那名江宁军百总抑制住心中剧烈的心跳用变得尖锐的声音下达了射击的口令。

    “砰砰砰……”

    一阵排枪的声音响起,百米开外冲在最前面的数十名海盗惨呼着倒在了地上,但后面的海盗们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依旧嘶吼着朝他们冲来。

    “一排后退,二排准备……”

    “开火!”

    第二排的百户也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开火的命令。

    “砰砰砰……”

    又是数十名海盗倒在了血泊里,尽管在这两轮射击中损失了上百人,但杨耿的心中却是不怒反喜,他用已经变得嘶哑的声音高声喝道:“兄弟们,那些官兵已经打完了子药,他们的火铳里面没有子药了,都跟着我冲上去,杀死他们后咱们可以活命了!”

    “杀啊!”

    海盗们也是精神大振,嘶喊着拼命往前冲了过去。

    跑过一百米的距离需要多长时间呢?后世的短跑健将博尔特百米成绩一般为九秒五八。

    当然了,咱们不能用这样的标准来要求这些海盗,毕竟博尔特是世界冠军,但是打个折后一般人需要二十秒左右,再考虑到海盗们已经冲杀了一阵,力气已经有些消耗所以再打个折扣,这样算下来需要三十秒左右。

    三十秒的时间能干嘛呢?

    答案是这些时间可以让江宁军的军士们再进行一轮射击,是以当海盗们冲到距离江宁军松散阵形不足三十米的时候火铳声又响了起来,由于知道已经没有再次开火的机会,所以这一次是两排齐射。

    看着已经清晰可见的海盗们那狰狞而疯狂的面孔,站在最前面的那名百总挥动着手中的军刀,高声喊出了射击的命令。

    随着沉闷的枪声再次响起,冲在最前面的海盗们又倒下了一大片。

    而这一次射击完毕后,这名百总深吸了口气高声喊了起来:“全体都有……上刺刀!”

    “刷刷……”

    随着一阵金属撞击声响起,一把把由明湖钢铁厂仿制的五六式三棱刺刀被装上了火铳上,在火光中这些经过磷化处理的刺刀表面反射出惨白的光芒。

    冲在最前面的杨耿看着站在面前的两百多名江宁军终于不再装弹,而是从腰间取出了一把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套上了枪口,内心狂喜的他高声喝道:“兄弟们,那些狗官兵没有子药啦。大伙儿并肩子上……杀光他们!”

    在杨耿近乎嚎叫的吼声中,他周围的海盗们嘴里也发出了嘶吼的喊声,朝着面前的江宁军扑了过去。

    看着面前上千名穿着各种服饰的海盗面目狰狞的朝自己扑来,为首的那名百总眼中露出一丝包含了坚决、无谓的眼神,紧接着高声喊了一声:“兄弟们,呈三才阵,预备用枪!”

    “哗啦!”

    随着这名百总的命令,两百多名军士立刻动了起来,他们同时用右手将枪提起,整个人,以右脚掌为轴,身体半面向右转,整个人正面对准敌人,目光注视着他们。

    江宁军的这些举动让杨耿都有些意外,虽然刚才的江宁军给了他们以极大的重创,但他依旧认为江宁军不过是仰仗着火器之利罢了,若是双方进行近距离格斗的话,江宁军绝对是不是他们的对手,甚至很有可能连交手都不敢就溃退下去。

    但是他却想错了,杨峰虽然在江宁军中大力发展火器,甚至要将其打造成一支纯火器部队,但他并不会天真的以为热兵器时代来临了,士兵们再也不需要跟敌人近身肉搏。杨峰可是恶补过军事知识的,就算是到了后世二战时期,在华夏和日本的战场上还经常爆发一定规模的肉搏战,就更别说现在这支充其量只能算是一支近代热兵器水准的军队了。

    而且让部队锻炼拼刺,不仅可以让士兵们多一份保命的手段,更可以在训练中培养部队勇敢顽强的战斗作风,提高军队的士气。

    三十多米的距离对于全力冲刺的人来说只需要短短几秒就可以到达,很快第一批冲在最面前的海盗就跟江宁军的军士撞到了一起。

    “杀!”

    正当一名海盗狞笑着挥起手中的长刀朝着面前一名军士劈下去的时候,让他感到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这名军士身子一侧让开了他的攻击,随后他只看见寒光一闪,站在旁边的另一名军士大吼了一声,手中的刺刀如同闪电般朝着他刺了过来。

    “噗哧”

    随着一声轻响,尖锐的三棱刺刀很轻松的刺入了他的胸膛。

    一阵剧烈的刺痛感传入了这名海盗的脑海里,他刚低下头想要看看刺进自己身体的是什么东西,可对方却已经将刺刀从他胸口拔了出来。随着刺刀的拔出,一股血箭也从伤口处喷了出来,他便立即感到全身的力气随着刺刀的拔出而流逝殆尽。

    这名海盗不知道的是,江宁军所使用的刺刀是仿制后世的五六式刺刀,这种刺刀刀身呈棱型,三面血槽。整刀经过热处理,硬度极高,由于三面血槽刺入人体后,会有大量空气进入,伤口很难缝合。由于这种刺刀过于歹毒,在后世早已被联合国禁止使用。

    而且这种刺刀在设计之初,就是以刺和放血为主,这种三棱军刺扎出的伤口,大体上是方形的窟窿,伤口各侧无法相互挤压达到一定止血和愈合作用,而且,这种伤口无法包扎止合阻塞住血管只需刺入人体任何部位8厘米左右就可使敌手即刻毙命而且在消除负压的体腔内将刺拔出,毫不费力。是一种异常实用的杀人利器。

    这名海盗死了,死得非常的干脆。

    他的死对于整个战局来说无关紧要,因为此时两百多名江宁军的军士已经跟杨耿三人率领的上千名海盗混战到了一起。

    一开始的时候,杨耿还以为只要双方一接触,这些只会远远放枪的江宁军必然会很快溃散,他们就可以撕开一条血路冲出去,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错了。

    这些江宁军并不是他认为的软柿子,这些江宁军在肉搏的时候以三人为一组,三个人背靠背站着,他们的火铳在套上了那根尖锐的东西(三棱刺刀)之后立刻就化身为一种恐怖的杀器。

    而且最要命的是他手下大部分海盗是没有护甲的,这就意味着对手的刺刀可以轻而易举的刺穿他们的身体。但凡有兄弟被这种凶器刺中后便会迅速失去战斗力,整个人也会流血不止,随即失去生命。

    不过这也不能怪郑芝龙他们,纵观全世界,毕竟披甲从来都是陆军的专属,从来没看到过有哪支水师和海军让自家的水手披着一层厚厚的铠甲在船上作业的。

    看到自家的下属们伤亡惨重,看得目眦欲裂的杨耿亲自上场,他左手拿着一面圆盾,右手挥舞着鬼头刀朝着面前的一名江宁军军士砍去,这名军士侧身一闪,杨耿的攻击眼看着就要落空,而这个时候这名军士身侧的同伴也扬起手中的刺刀朝着他狠狠刺了过来。

    刚才已经见识到了江宁军攻击模式的杨耿不慌不忙的扬起左手的圆盾挡住了对方的刺刀,圆盾和刺刀刚一接触就发出了“当”的一声清脆的声音,这时杨耿测试趁机挥起鬼头刀闪电般的劈到了那名江宁军军士的身上。

    但是预想中的钢刀砍入人体后那种手感并没有传来,而是响起了一声沉闷的金属撞击声,随后这名被砍中的军士也重重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搞的,竟然没有被砍死?”

    杨耿不禁吃了一惊,他的这把鬼头刀可是请的名家打造,整把刀足有八斤八两,不敢说削铁如泥吧,但将一个人拦腰截断却是轻而易举,这是这几年他用不下两位数的尸体验证过的,但是今天却吃了鳖。

    “难道是刀子钝了吗?”

    这是杨耿心里涌起的第一个念头,但随后他立刻就醒悟过来,原来不是他的鬼头刀钝了,而是对方的铠甲的缘故。

    “江宁军的铠甲竟然精良至此?”杨耿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贪婪的神色。

    这些东西和杨耿的心里活动说起来啰嗦,但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还没等杨耿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旁边的两名军士手中的刺刀又朝着他刺了过来,由于速度很快,是以还带着一股呼呼声。

    不过杨耿也不是白给的,左手的圆盾不停的挥舞,将两把刺刀的攻击给挡了下来,而且看到对方的铠甲坚固后,他立刻想到了对付这种铠甲的办法。格斗中他用圆盾挡住了对方连续两次突刺,随即从背后掏出了一把长杆斧头,砸在了一名军士的胸前。

    重达十五斤的斧头重重的砸中了对方,随着一声闷响,这名军士再也承受不住这股大力的打击,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好……杀!”

    砸倒一个人后,受到了鼓舞的杨耿再接自立,花费了一会的功夫又将剩下的两名军士砸倒在地,终于腾出手的他扭头朝周围望去,发现一千多名手下已经跟江宁军混战在了一起,双方乱成了一锅粥。

    肉搏战是最残酷的战斗,这种面对面的厮杀也是最考验交战双方的士气和勇气,个人的勇武在这里反而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就如同杨耿一样,当他连续砸倒了五名江宁军军士后,他只感到自己全身都开始酸软无力,右手差点连斧头都挥不动了。

    “不行,要赶紧走,否则等到后面的明军围过来就走不掉了!”

    意识到这点的杨耿立即带着数十名心腹找到了正在厮杀的陈晖和郑彩两人,三人带着能收拢到的五百多人趁着混战的时候偷偷离开了战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