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偷袭
    提到刘香这个名字,甲板上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沉默起来。

    郑芝龙沉默了一下才淡淡的说了句:“阿豹,你去通知兄弟们准备下船,我去前边盯着,可不能出什么纰漏了。”

    说罢,郑芝龙便转身进了船舱,只剩下面面相窥的两个郑家兄弟。

    甲板上的郑芝豹低声埋怨道:“老二,你怎么又提起了那个女人,惹得大哥生气了吧?”

    “我怎么知道大哥会有这么大的反映!”郑芝虎辩驳道:“要我说,当日要是能早点解决掉那个女人,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哪会有今天这种麻烦。”

    郑芝豹气得翻了个白眼:“你就是个棒槌!我不跟你说了,办事情去。”

    看着郑芝豹离开,郑芝虎在后面气急败坏的喊道:“喂喂……我怎么是棒槌了,别忘了我是你二哥,有你这么跟二哥说话的吗?”

    两刻钟后,庞大的船队慢慢的靠近了尚未完工的港口,最先靠近码头的是数十艘小船。

    靠近码头后两百多名担任斥候的海盗率先跳上了码头,随后很快四散开来,过了一会郑芝龙就接到了报告:“码头上空无一人,除了堆积如山的石料和木料之外什么也没有。”

    “好!”

    郑芝龙所在的大福船的甲板上站着数十名大大小小的头领,现在的郑芝龙又恢复了往日里的那种翩翩风度,他笑着对众人道:“看来老天爷也在帮着咱们,大明看起来确实是承平太久了,在这种的地方连一个岗哨都不放,咱们就算是不想打胜仗都难啊。”

    “哈哈哈……”

    众人都笑了起来,不少人的脸上都带着狰狞而兴奋的笑容。厦门可是福建少有的富庶之地,若是能拿下厦门,他们这些人肯定能大发一笔。

    看着这些下属们开始摩拳擦掌,郑芝龙就知道接下来的动员工作已经不用自己来做了,他提高了声音大声道:“接下来咱们还是老规矩,阿虎带着虎字营、郑兴带着兴字营埋伏在厦门城外,杨耿、陈晖、郑彩分别带着耿字营、晖字营和彩字营对江宁军大营进行偷袭,得手之后阿虎和郑兴立即猛攻厦门城,一旦得手后我就会率领全军发起总攻,务必要在天明之前占领厦门城!”

    “得令!”

    听到命令的众人眼中全都闪动着兴奋嗜血的光芒,对于他们这些习惯了打家劫舍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杀死敌人,抢走他们的财物和女人更令人兴奋的事情了。

    作为负责郑家集团后勤和组织的郑芝豹最后下令道:“除了操控船只的兄弟之外,所有人通通上岸,这一次咱们要让大明朝廷知道,得罪了我郑家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兄弟们,都跟我走!”

    “走走走……去杀光他们的男人,抢走他们的女人!”

    甲板上的海盗们发出一声声兴奋的嚎叫,蜂拥着从绳索上下去,分别上了自己的船只后,无数的船只开始争先恐后的朝着码头上划去,只是这些人谁也没有留意到在他们数百米的头顶上一架六翼无人机正静静的悬浮在他们的头顶,六个螺旋桨在微型电机的驱动下飞快的旋转着,发出了微弱的沙沙声。

    在距离码头三四里处的一条官路旁边,数千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或是席地而坐或是躺在地上,将周围一大片的地方全都占据得满满当当的,虽然人非常多,但整个队伍却没有人发出多余的声音,所有人都在静静的坐着自己的事情。

    在队伍当中,一辆黑色的大车静静的伫立在那里,数十名身披铁甲的家丁站在周围,犀利的眼神正仔细盯着周围。

    在大车里,郑妥娘和线娘正紧张的盯着面前的显示屏。彩色显示屏上显现出一片夹杂着红色和黑色的东西,这样的情况一般人根本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不过对于郑妥娘和线娘来说屏幕上表现出来的东西可是相当的清晰明了。

    线娘突然指着屏幕道:“小姐,郑芝龙他们开始上码头了!”

    “好……我马上禀报相公!”郑妥娘拿起了放在桌上的对讲机,按下了通话键……

    “快……快……都跟上,再有两里地就是江宁军的军营了,如今那些兵大爷们正在睡大觉呢,咱们只需要冲进他们的大营里,那些平日里指挥鱼肉百姓的家伙肯定就会炸营,届时咱们只需要进去补刀就可以了!”

    杨耿挥舞着一把鬼头刀大声的替海盗们鼓舞士气,在他的周围一群手持各种兵器的海盗们沿着官道一路小跑着向前,由于已经跑了好几里地,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流淌着汗水,官道上不停的响彻着颇为杂乱的脚步声。

    作为郑芝龙麾下“十八芝”成员之一,杨耿无疑是一名很有实力的人,他的麾下拥有两千多名悍勇的海盗,平日里也以悍勇而著称,否则此次郑芝龙也不会任命他作为奇袭江宁军大营的头目。

    这时,郑芝龙手下另一名隶属于十八芝的将领陈晖跑到了杨耿身边压低了声音道:“老耿,我怎么觉得一路跑来心里有些慎得慌,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你胡说什么呢?”杨耿有些不满的瞪了陈晖一眼:“咱们就要跟江宁军开打了,你却跑来跟我说这个。还好这里只有咱们兄弟三个,否则要是让大当家的听见,你小子少不了要挨一顿责罚。”

    “这不是没有外人嘛。”陈晖讪讪的一笑,赶紧转移了话题:“老耿,我可是听说了。江宁军里可是富得流油的,要是真能拿下江宁军的大营,咱们可就发了,不说江宁军营里的那些金银财宝,就说江宁军手中的那些火铳和火炮那就是有银子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啊。”

    “江宁军手里固然有好东西,但是想要的话也得等到咱们将他们击败了再说,否则只能是想想而已。”杨耿的声音淡淡的,但熟悉他的陈晖依然可以察觉到他语气中隐含的炙热和贪婪。

    他们这个海盗集团名义上是遵郑芝龙为尊,但实际上郑芝龙集团是由十多个势力组合起来的,而这个集团其实还有一个别称,叫做“十八芝”。

    十八芝,顾名思义就是由十八个势力组成。郑芝龙、郑芝虎和郑芝豹三兄弟手中统领这其中超过五成的力量,是这个集团中力量最强的一支,剩下的则是由十五名头领组成。

    当然了,这十五名头领绝大部分都已经被郑芝龙收复,成为了他的心腹,但俗话说得好,一个人的十个指头都不会一般的平齐,更何况是人呢。是人就会有思想,是人就会有分歧有竞争。

    这次偷袭江宁军大营,郑芝龙派了杨耿、陈晖、郑彩三人分别带着耿字营、晖字营和彩字营共六千多名海盗前往,根据郑芝龙集团这些年来的潜规则,率先拿下江宁军大营的他们自然有资格优先挑选战利品。江宁军手中那些犀利的火铳和火炮自然是他们首选的目标。

    队伍又走了一刻钟,杨耿下令队伍停下来暂时休息一会,并喊来了陈晖、郑彩指着西南方向说道:“哥几个,我总觉得今晚的事情太过顺利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啊?”

    郑彩是个身形高大,满身都是腱子肉的彪形大汉,只见他不耐烦的说:“我说老耿,你这个人就是太胆小了,江宁军又不是神仙,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会过来的?要我说啊,咱们赶紧过去把江宁军的大营端掉在是正经,要知道二当家他们还在城外等着咱们动手呢。”

    “好吧,咱们继续走!”杨耿轻叹了口气,但愿自己的顾虑是多余的吧。

    十多分钟后,队伍继续沿着官道前进。寂静的黑夜中,杂乱的脚步声可以传得很远。

    任何一支队伍,走在最前面的人无一不是他们当中最精锐的存在,杨耿他们这支队伍也是一样,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百多名最机警也是最精锐的斥候,常年的刀头舔血的生活练就了他们机警灵活的身手。

    又走了十多分钟后,远处已经可以隐隐看到一片火光以及一大片整整齐齐的帐篷,最前面的一名斥候眼中一喜,他正要转头说话,但随即眼中闪过一丝警惕之色,他二话不说整个人趴了下来将耳朵贴在地上,几个呼吸之后他就象弹簧一般跳了起来大声喊了起来:“前面有大队人马过来,大伙小心!”

    不得不说这名斥候的警觉性非常的高,但是他的提醒还是来得太晚了。当他的话音落下的时候,前面突然亮起了一个火把,紧接着更多的火把亮了起来,很快就亮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火光被点燃,很快就将这一带照映得通红。

    当火光亮起的时候,瞬间便将这一带变成了白昼,双方的身影都暴露了出来。

    “有埋伏……”

    一声凄厉的声响在队伍中响了起来,这个时候走在前面的海盗们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在路边以及更远处的地方,一队队全身披着铁甲手持火铳的军士正排着整齐的队形,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这还不算什么,最令他们感到恐惧的是在这些军士的前面还摆放着一排火炮,黑洞洞的炮口正对准着他们。

    站在队伍中央的杨耿看到一排排的军士和摆在面前的那些火炮后,只吓得魂飞天外,凄厉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喊了出来:“不好,那是官兵的火炮!快退后……退后!”

    杨耿的命令下达得太迟了,几乎是他话音落下的同时,只看到前方的那排火炮火光闪动,随即一阵沉闷的爆炸声响了起来,几秒钟过后就听见一阵密集的物体的碰撞声响起,队伍的前半部分几乎被密集的弹丸所覆盖,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也随即响了起来。

    在惨叫声中,无数的海盗纷纷惨呼着倒在地上。

    “装弹!”

    在大声的喝令声下,一名名炮手用沾了棉布和水的木杆将炮筒清理完毕,随后一枚枚用薄铁皮包裹着的霰弹和药包被装填手装入炮膛,后面炮长几乎不用瞄准,就用手中的铁砧刺穿了药包,随后炮手一拉炮绳,就听见一声巨响,包裹着上百枚小弹丸的炮弹被射出了炮膛,随后只用了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就射进了海盗们的阵形里掀起了一阵阵血雾和残肢断臂。

    三轮炮击过后,原本走在最前面的一千多名海盗绝便倒下了大半。这个时候,海盗们原本犹如长蛇般的行军队伍早就乱成了一团,许多人犹如没头苍蝇一般疯狂的乱窜,但更多的人则是扭头就往后跑,他们要离开这片收割生命的地狱,而在急切中的他们却没有意识到他们这么做却是把原本就已经混乱的队伍冲得七零八落。

    看着周围乱糟糟的队伍,杨耿、郑彩和陈晖三人虽然极力吆喝着让手下保持队形不要乱跑,但他们的声音很快就被周围的嘈杂声和炮声所掩盖,到最后甚至就连他们也被从前面败退下来的海盗们裹挟着往后退了下去。

    被败兵们裹挟着退后的杨耿看着周围乱成一团的队伍,心里一阵冰凉和绝望,他知道这次不仅被郑芝龙给予了厚望的奇袭失败了,恐怕这大半年来他们努力打出来的声望也在今天晚上丢得干干净净。

    杨峰站在一个山坡的背面,将对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看着一里外那些被火炮炸得漫山遍野四处逃窜的海盗,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冰冷的笑意。

    “炮营停止炮击,第三步兵营可以向他们发起进攻了!”

    随着杨峰的命令,轰隆隆的炮声戛然而止,还没等杨耿等人高兴,原本只是站在周围默不作声的步卒们开始拍着整齐的队形朝着他们缓缓逼了过来,当他们靠近海盗们一百米左右的距离时,第一排的军士开始开火了。

    “砰砰砰……”

    火铳射击时的声音或许不如火炮那么震撼,但密密麻麻的火铳开火后对敌人造成的伤害却绝不比火炮来的小,还在混乱中的海盗们转眼间又倒下了一大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