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毛脚女婿上门
    长沙黄花机场的三号跑道上空,一架硕大的波音737-500型双发涡扇客机降落在了跑道上,轮胎和跑道接触的瞬间冒出了一阵青烟,在滑行了数百米缓缓停靠在了廊道式候机楼的廊道上。

    等到飞机停稳后机舱门打开,旅客们顺着通道走了出来,这些旅客们有老有少,在这些旅客中有一对情侣特别引人瞩目。

    这对情侣中,男的穿着一身少见的灰色中山装,脚上一双圆头皮鞋,再配上一件白色衬衣,一副十足的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爱国青年打扮,如果是一般的年轻人穿上这身衣服,十有八i九会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但这名年轻人却硬是穿出了一种玉树临风甚至是硬朗威严的感觉。

    而走在男青年旁边的女子虽然带着一副大墨镜,以至于有些看不清容貌。但从她那修长窈窕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以及露在外面的鹅蛋脸以及小巧精致的下巴就知道这一定是个大美人,这两个自然就是刚从上海赶往湘南老家的杨峰和闫丹晨了。

    自打杨峰答应了陪她一同回家后,闫丹晨就迫不及待的定了两张回湘南的机票,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很快就来到了距离老家最近的黄花机场。不知是能即将看到家人的缘故还是有爱郎的陪伴,一路上闫丹晨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她一边挽着爱郎的胳膊一边在爱郎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俩人从停机坪出来取了行礼后刚来到候机大厅,闫丹晨就指着前方高兴的说道:“阿峰,你快看,我哥和嫂子来接我们了!”

    话音落下后,闫丹晨就松开了杨峰的胳膊和行礼一路小跑过去和一名带着金丝眼镜的少妇搂在了一起,

    搂着少妇的胳膊,闫丹晨罕见的撒娇道:“嫂子,好久没见到你了,你都不给我打电话啊!”

    少妇扑哧一笑:“你这丫头,以前我给你打电话还没什么问题,可现在你都有男朋友了,我再经常给你打电话你就应该烦我了!”

    “才不是呢,我可是非常非常想你的。”听见自家嫂子的打趣,闫丹晨的俏脸一下子就有些红了起来,她转身对站在一旁只是微笑没有说话的三十多岁同样带着黑框眼镜的男子道:“哥,你也不管管嫂子,现在她可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连小姑子都敢欺负,你要是再不管,这夫纲可就一点都没有了。”

    听到这里,男子不禁苦笑起来,“丹晨,自打我和嫂子结婚后,我的夫纲什么时候振过了?”

    “扑哧!”

    闫丹晨不禁笑得前仰后合起来,要不是她正挽着嫂子的胳膊,没准能笑得蹲在地上。

    看到这里,嫂子伸出在闫丹晨胳膊上轻轻拍了一下,笑骂道:“你这死丫头,你男朋友都过来了,也不知道给我们介绍一下,就知道在这里傻笑。”

    这时候,闫丹晨才回过神来,她回头一望发现自家的男朋友正站在一旁含笑着看着自己,她不禁俏脸一红,轻咳一声后才红着脸指着杨峰说道:“哥、嫂子,这就是我的男朋友杨峰。阿峰,这就是我哥和我的嫂子。”

    杨峰上前向前伸出了手微笑着说道:“嫂子好,哥哥好!我是杨峰,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你好!”闫丹晨的哥哥也微笑着跟杨峰握了握手。

    而嫂子也是温和的对杨峰点了点头:“你就是小峰吧,来到这里就是到家了,现在先跟我们回家吧,爸妈都在家里盼着你们呢。”

    候机厅里并不是寒暄的地方,四人见过面后便出了候机厅上了停在路边的轿车,车子很快使出了机场朝高速公路而去,一个小时后,车子在一个幽静的小区里停了下来。

    一路上,四人在车里闲聊后杨峰才知道闫丹晨的哥哥名叫闫丹明。嫂子的名字叫王燕,俩人都是湘南大学的老师,尤其是她的哥哥更是在去年就评上了副教授的职称,难怪杨峰一看两人就是一副温文儒雅的知识分子模样。

    四人下了车,杨峰从后备箱里将两个硕大的行李箱拿了出来正要提起,闫丹明见状就要过来帮忙,却被杨峰给阻止了。

    “哥,这两个箱子有些沉,还是让我来吧!”

    “我说阿峰,你可别小看我,别看我是老师,但我可是经常锻炼的,我还没老到连一个箱子都提不动的地步吧?”

    闫丹明有些不服气,伸手抓住了一个箱子就要提起来,岂料一提之下箱子刚离地不到几秒箱子就重新回到了地面。

    看到这幅情形,一旁的两女笑得前仰后合。闫丹晨更是笑得不行,“哥……都跟你说了别逞能,这个箱子很沉的,你那小胳膊小腿的还是算了。”

    丢了颜面的闫丹明有些挂不住了,瞪了闫丹晨一眼:“你这臭丫头,箱子这么沉你也不早点跟我说,合着你就是想看你哥出丑啊!”

    闫丹晨却是不服的瞪了回去:“刚才阿峰不是跟你说了吗,是你自己不信的,现在出丑了却来怪人家。哼……嫂子我们走,别理他们!”

    说完,她拉着王燕的手朝着楼上走去。

    看到二女走了,闫丹明和杨峰这才赶紧跟了上去。

    二女走了一会,王燕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杨峰正毫不费力的提着两个大箱子跟在后面,她在暗暗吃惊的同时也不禁笑着在闫丹晨耳边悄声道:“丹晨,你这个小男朋友的力气可真不小呢,看来你有福了。”

    “诶呀,嫂子你在胡说什么呢。”闫丹晨的俏脸又红了起来,回头看了自家的爱郎一眼,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美丽的大眼变得有些水汪汪起来。

    当杨峰随着闫丹晨的哥嫂进入家门后,便看到客厅里正有两名面貌慈祥的老年夫妇正坐在沙发上含笑看着自己,他自然知道对方的身份,赶紧上前鞠了一躬道:“伯父好,伯母好!今天冒昧来访,还请您两位不要见怪。”

    “好……好……”丹晨爸爸笑着点点头,示意他坐下。

    丹晨妈妈慈祥的笑了起来,“你就是小峰吧,赶紧坐,不要客气!”

    沙发上的两位老人自然就是闫丹晨的父母了,看到杨峰对他们鞠躬,他们对视了一眼后都在想,这个小伙子还是挺有礼貌的。

    “谢谢伯父、谢谢伯母!”

    杨峰道谢之后坐在了一旁的单人沙发上,这时闫丹明和王燕也在旁边坐了下来,就这样一家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杨峰的身上。

    若是一般的毛脚女婿上门,被人家这么齐齐的盯着早就手足无措了。不过我们的杨大官人却不一样,这家伙是有过前科的,正所谓岳父岳母见多了自然也就习惯了,是以这次看到丹晨的父母后自然也就能淡定的面对了。

    还是丹晨妈妈先开口:“小峰啊,我这么叫你没问题吧?”

    杨峰微笑道:“当然没问题,您是丹晨的妈妈,也是我的长辈,叫我的名字是应该的。”

    “那就好!”丹晨妈妈欣慰的点点头,她闲聊了几句打听了一下杨峰的家里的情况,得知他在早年的时候便父母双亡,自己靠着父母留下来的赔偿金一个人念完了初中和高中,随后又一个人在社会上打拼,最后开办了自己的公司,她和丹晨爸爸隐蔽的对视了一眼,双方都暗自点头,这个孩子有礼貌,能够在父母双方后一个人在社会上打拼出自己的事业,这样的年轻人比起现在社会上那些啃老族可要强多了。

    这些话告一段落后,丹晨妈妈这才歉然道:“小峰,我们知道你身为公司的老总事情肯定很忙,但我们还是让丹晨把你给带来,实在是因为我和丹晨她爸看着丹晨都三十了还没有男朋友,心里实在是着急。

    要知道她哥哥的大儿子都上小学五年级了,小女儿也上一年级了,可丹晨还是单身一人,我和她爸爸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现在听说她终于交了男朋友自然急着想要看看,你能理解我们的心情么?”

    “妈……看您说的!”一旁的闫丹晨不答应了,撅着小嘴道:“你女儿我现在好歹也是当红的女明星,怎么在您眼里我却变成一个没人要的老姑娘了,有您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再说了,人家今年还没三十呢。”只是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却开始低了下来。

    丹晨妈妈爱怜的看了自家女儿一眼笑骂道:“你这死丫头,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还不知道你。你原来要上北影念书,我和你爸爸原本就不怎么赞同,不过看在你强烈要求的份上才答应的,好不容易你毕业了吧,却一年到头都在外飘着,我和你爸也就逢年过节的时候能看到你。所以啊我和你爸总是盼着你在外头有个人能照顾你,现在看到小峰的样子,我和你爸这才放心嘛。”

    “妈……”听到母亲那法子肺腑的关心话语,闫丹晨的眼圈就红了,走过去搂住了母亲的脖子眼圈就开始红了起来,一时间安客厅的气氛变得有些伤感起来。

    还是丹晨爸爸见机快,在一旁不满的说:“你们女人啊,动不动就流眼泪,真是受不了你们。老婆子,还不赶紧赶紧把饭菜端出来,没看到小峰和丹晨都饿了吗。”

    “哦……你看看我,真是糊涂了!”丹晨妈妈闻言一拍脑袋,这才站了起来快步进了厨房……

    吃完饭后,杨峰和闫丹晨将带来的礼物拿了出来。

    杨峰给丹晨爸爸准备的礼物是一份明朝万历版的《张太岳文集》,给丹晨妈妈的是一张宋代的瑶琴,而给丹晨的哥哥和嫂子的则是一对鸳鸯玉佩。之所以送这些礼物那也是有讲究的,丹晨的爸爸是湘南大学的历史系教授,最爱研究明史。

    而妈妈则是湘南音乐学员的古典音乐老师,最是喜欢古典乐器,而哥哥和嫂子则是还年轻,送玉佩就比较合适。

    看着一家人拿着礼物爱不释手的样子,杨峰有些得意的对一旁的嫦娥姐姐使了个颜色,而对方则还以一个白眼。

    高兴完之后,众人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人。丹晨爸爸轻叹了一声,抚摸着手中的书籍感慨道:“没想到我竟然能在有生之年收集到一套《张太岳文集》,真是死都瞑目了。不行,我要赶紧拍张照,然后发到群里,眼谗死老宋他们。

    不过小峰,这套《张太岳文集》你是从哪弄来的,而且品相还这么完好,这价格一定不菲吧?还有你送给丹晨妈妈的瑶琴和丹明两口子的玉佩,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东西,这礼物也太重了,我们可是有些承受不起啊。”

    杨峰笑了起来:“伯父,看您说的。我和丹晨已经谈了一年多的恋爱了,彼此都定下了相守终生的誓言。直到现在才登门拜访,已经就很失礼了,这点小礼物算得了什么呢?再说了,您也知道我就是干这行的,弄点古玩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您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下次都没脸进门了。”

    “哈哈哈……”

    看到杨峰这么会说话,丹晨爸爸笑了起来,心里对杨峰这个初次上门的毛脚女婿更满意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由于丹晨爸爸在大学教的是历史,是以两人的话题不知不觉就聊到了他的专业上,尤其是丹晨爸爸主攻的是明史。这一聊下来丹晨爸爸就更吃惊了,因为他发现面前这个小伙子对于明朝的历史、典故以及风土人情那是太了解了,许多事情说得那是头头是道,有些典故甚至连丹晨爸爸也不大清楚,但这家伙却是脱口而出仿佛曾亲眼目睹过似地。

    杨峰的话听得丹晨爸爸是两眼放光,最后他对杨峰竖起了大拇指:“小峰,要不过年后你干脆来湘南大学念书好了,我豁出这张老脸替你要一个入学名额,我保证用不了几年就会成为我国明史最权威的专家。”

    听了丹晨爸爸的提议,杨峰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心说哥已经在明朝生活了快两年了,对那里的风土人情能不了解吗?哥拿的可是第一手资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