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这是她的男朋友?
    叶蓉是明珠电视台比较有名的一名主持人,她的主持风格向来以胆大犀利而著称,《叶蓉有约》是明珠电视台特地为她量身打造的一款谈话节目,播出两年多来广受观众的好评。

    不过相比于喜欢她的观众,不少受到邀请的名人或是明星却不是那么高兴了,因为叶蓉在节目中会突然提出一些约定之外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都相对比较犀利甚至会令人感到难以回答,虽然看到这些场面时观众们会感到很开心或是好笑,但作为当事人的话就是另外一番感受了。

    就像现在这样,原本只是坐在赵包刚身后安心看风景的闫丹晨被叶蓉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打了个措手不及,脸上原本浅浅的微笑变成了错愕的表情,正好被摄影机的镜头扑捉了进去,看到闫丹晨错愕的表情,叶蓉笑眯眯的说道:“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么?”

    说实话,叶蓉长得挺好看的,一双柳叶眉配上瓜子脸,再加上修长纤瘦的身材更显得婀娜多姿,只是眉宇间那股不时透露出来的精光会不时提醒旁人,这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

    听到她的问题后,旁边的赵包刚等一众剧组人员都是眉毛一皱,这个问题在观众们看来或许觉得没毛病,但在她们这些圈子里的人听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哦……人家现在火了,你当着无数观众的面问人家有什么秘诀,你让人家怎么回答。难不成让人家说,我是被某某人的帮助下得到了这个角色,然后借助着这个角色开始火了起来,或者干脆说我的男朋友很有钱,是他出钱替我要到了这些角色然后我才火的吗?

    不过闫丹晨出道六七年,见过种种风浪也不少,应付今天这样的场面自然也不在话下。她稍微愣了一下后也笑道:“这个问题倒也不是太难回答,我只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讲述出来而已。”

    叶蓉看着闫丹晨精致而又白皙得令人目眩的美丽颜容,心里在暗自赞叹对方美丽的同时,表面上依旧一副和蔼的神情:“没关系,你就用你认为合适的方式讲述出来吧。”

    “那好吧。”闫丹晨稍微沉吟了一下才说道:“我觉得刚才您提出的问题根本就不算问题,因为这种事情对于我们演员来说实在是太普遍了,有的演员可能默默无闻了一辈子,临到老了却凭借着某一部戏大火了起来。有的人刚出道就凭借着一两部戏红遍了半边天,最后却没有合适的角色或是某些原因而泯然于众,这都是很常见的,我或许就属于这种情况吧。

    这个回答不能说出彩,但绝对让人挑出不出任何毛病,属于那种万金油似的回答。

    “好吧,这个问题算你过了。”

    叶蓉有些悻悻的点了点头,她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其实也是为了增加话题性,可却低估了闫丹晨这位已经出道了六七年的明星,在面对一些比较尖锐的话题时她并不像一些刚出道的菜鸟那样惊慌失措,反而会用一些比较四平八稳的回答来将问题带过。

    看到在闫丹晨面前讨不了什么便宜,叶蓉只能将目光重新投向了导演赵包刚。

    “赵导,我可是听说您这部新戏特意花了大价钱请了最顶级的特效团队制作了一些规模宏大的战争场面,不知道您能跟我们说一说吗?”

    看到叶蓉终于停止了那些古怪的提问将话题重新拉回到正常渠道上来,赵包刚也松了口气,赶紧说道:“当然可以,这部电视剧的战争场面呢,我们是这样的……”

    节目录制完毕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录制了半天节目的众人都很疲惫了,作为主持人的叶蓉也不轻松,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将众人送到了门口,只是当他们走到门口时就看到一名穿着立领黑色中山装的年轻人手捧一束鲜花笔挺的站在门口含笑望着他们一行人。

    看到这名年轻人后,饶是叶蓉自诩阅人颇多也不禁多看了他一眼。中山装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国父亲自参与设计的一款服装,这款衣服面世后迅速成为了当时最流行的服饰。

    只是由于这款衣服脱胎于军服,所以它对于穿着它的人无论是身材还是气质都要求很高,一般的人根本就穿不出它的神韵,随意随着岁月的蹉跎,这款衣服渐渐变得无人问津。

    而面前这位年轻则不同,虽然他仿佛只是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但整个却站得如同一支笔挺的钢枪,他的脸上虽然带着和睦的微笑,但整个人却散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威严和气质,一套中山装硬是给他传出了一种硬朗的威严和风采。若不是他的年纪实在是太年轻,叶蓉甚至以为是哪一位大领导来电视台视察了。

    “难道是哪位领导家的公子或是世家子弟?这次过来是找我的?”叶蓉作为一名主持了好几年节目的主持人自然是有几分眼力劲的,看到来人后立刻就肯定了对方不俗的身份,心里有些窃喜她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人很有可能是慕名来找她的。

    只是还没等叶蓉回过神来,她就看到人群中的闫丹晨发出了一声惊呼,随后小跑过去扑到了那名年轻人的怀里,而那名年轻人也含笑着用左手搂住了她的纤腰,并将手中的献花递给了她。

    看着这一幕叶蓉要是还不知道这名年轻人跟闫丹晨的关系那简直就可以去跳河了,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出道六七年以来从来没有绯闻,向来以温婉大方而著称的闫丹晨竟然也可以变得如同小女人一样在男友的怀里撒娇,看着她手捧鲜花笑得如此灿烂的表情,活脱脱就是一个深陷情网的小女生模样啊。

    闫丹晨有男朋友了?

    看到这里,叶蓉不禁感到一阵惊讶,她不禁扭头看向了身边的赵包刚等人,发现他们对面前这幅景象只是笑笑而已,并没有感到太过惊讶,她有些不解的问一旁的赵包刚:“赵导,刚才那个帅哥是闫丹晨的男朋友吧?他们这么做不怕被记者拍到吗?”

    赵包刚点点头:“是的,这个小伙子就是丹晨的男朋友,不过他不是咱们圈子里的人,所以也就无所谓曝不曝光了。”

    这时,杨峰微笑着走向了赵包刚以及剧组的那些演员,微笑着一一跟他们打招呼。赵包刚笑骂道:“杨总,你这个大忙人这次怎么有空来接我们家丹晨了?”

    杨峰则是装作不满道:“喂……我说赵导,丹晨怎么就成你们家的了,你这么说问过我没有?”

    “哈哈哈……”

    赵包刚大笑起来:“谁让你这一个多月都没露面的,我正琢磨着你再不来的话我就给丹晨重新介绍一个对象得了,反正像你这样经常个把月不露面的男朋友不要也罢。”

    杨峰抗议道:“喂喂……我说赵导,人家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你这么说可太缺德了吧?”

    “哈哈哈……该……让你冷落我们家丹晨,就该好好治治你!”

    杨峰一摊手,故意道:“好吧,既然赵导你这么说了,那我刚找到的那把明代折扇就不给你了,改天我问问冯导,看他感不感兴趣。”

    “诶……别介,咱倆谁跟谁啊,你在这么说我可要跟你急了!”赵包刚一听就急了,赶紧拉住了杨峰的衣袖,“你小子不厚道啊,我记得前几个月刚给了冯大炮一副字画,现在怎么也得轮到我了,你这是不打算一碗水平端了吗?”

    杨峰没好气的说:“还平端什么啊,你都要把我媳妇介绍给别人了,合着我再送东西给你,我傻啊?”

    “谁说的?”赵包刚登起了眼睛,“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不知道替丹晨挡住了多少狂蜂浪蝶,你应该谢谢我才对!”

    “我……”杨峰无奈的摇摇头:“赵导,你脸皮这么厚,嫂子知道么?”

    “哈哈哈……”

    说到这里,赵包刚和杨峰同时大笑了起来。俩人许个把月不见面,现在见面后耍了一下贫嘴都觉得格外的有趣。

    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后,杨峰和闫丹晨这才上了停在路边的轿车离去。

    看着远去的奥迪a8,叶蓉装作不经意向前走了几步对赵包刚道:“赵导,闫丹晨的男朋友是做什么的,怎么看起来这么面生啊?”

    赵包刚淡淡的说道:“我刚才说过,丹晨的男朋友不是咱们圈子里的人,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今天的事情还希望你保密。丹晨的男朋友比较低调,不希望他和丹晨的事情暴露出去。”

    叶蓉脸色微微一变,随即笑了起来:“看您说的,我虽然在电视台工作,但也算是半个圈子里的人了,自然知道这里面的规矩。”

    “这就好!”赵包刚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这才带着剧组的演员们上了等候在路边的中巴车……

    接了闫丹晨之后,俩人找了个地方随便吃了顿晚饭,然后来到了已经开好的酒店。已经一个多月没见的俩人洗完澡之后自然而然的滚起了床单。

    战斗第一会合结束后,累得躺在爱郎怀里休息的闫丹晨丰满的胸脯急剧的喘息着,过了一会恢复了一丝体力的她习惯性的在爱郎的胸前狠狠的咬了一口,这才娇嗔道:“哼……你这坏蛋,这么久了都不来看人家,我还以为你不要人家了呢。”

    “怎么会呢!”杨峰无奈的说:“你也不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比较忙嘛。这不,我一有时间不就来陪你了吗?”

    闫丹晨轻哼了一声就不说话了,静静的躺在爱郎健硕的胸前半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闫丹晨仰头看了看爱郎,神情中闪过一丝犹豫的神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到她这个样子,杨峰不禁笑道:“怎么,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啊?”

    “嗯!”

    闫丹晨轻哼了一声,有些撒娇的在爱郎怀中扭了扭娇躯才轻声道:“阿峰,前几天我妈打电话过来了,她说让我回一趟老家。正好这部戏也杀青了,我打算回家一趟。”

    杨峰奇怪的说道:“那你就回去呗,这有什么好犹豫的。”

    “可是……可是……”闫丹晨轻咬樱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可是我妈不知道从哪知道了我和你的事情,让我把你也带回去。”

    “这样啊!”

    杨峰犹豫了一下,这就要见家长了吗?哥们这是完全没有准备好么?

    看到杨峰犹豫的神情,闫丹晨眼中原本期盼的神情慢慢变得黯淡下来,她低声道:“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就回绝她好了。”

    如今的杨峰随着穿越次数的增加,得到了能量改造后,他整个人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得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怀中佳人的情绪的变化如何瞒得过他。他暗骂了自己一句后右手微微一用力,将佳人更加抱紧了一些才说道:“谁说我不去了,我只是在想,这次丈母娘相召,我要带什么东西过去才好。否则东西要是没选对的话你妈把我给赶出来怎么办?”

    “呸……谁是你的丈母娘,不要脸!”得到爱郎的答复后,闫丹晨脸上的忧色尽去,整个人变得容光焕发起来,媚眼含春的给了爱郎一个娇媚的白眼:“你还没得到我家人的认可呢,这就丈母娘的叫上了,你要不要脸?”

    “这不是迟早的事么?”杨峰厚着脸皮自吹自擂道:“像我这样优秀的女婿那是打着灯笼都难找,你妈只要见到我那肯定是一百二十个同意!这点我可以用我单身二十多年的信誉做保证!”

    听到爱郎在那里自吹自擂,闫丹晨早就笑得从爱郎怀里滚到了一旁,连盖在身上的薄被滑落都不自知。

    看着身边的佳人薄被掉落后,露出的雪白耀眼的肌肤,杨峰食指大动的同时,佯怒道:“好啊,你竟然笑话我,看来我今天要一振夫纲了,吃俺老孙一棒!”

    说完,就是一个虎扑。

    “啊……咯咯……不要啊……”

    很快,房间里又想起了一阵动人的呻吟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