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接风宴
    天启六年九月十五日,杨峰率领两万六千大军从南京出发,大军一路南行,除了途径浙江、安徽的时候发现百姓的日子还算勉强,但是当他到了福建境内后便发现这里的百姓生活非常艰难,尤其是福建属于山多地少的地形,百姓想要讨生活非常艰难。

    虽然这一年多来杨峰从现代社会带来的土豆、玉米等高产农作物已经开始在大明境内逐渐传播开,但土豆还是主要在北方传播,对于以稻谷为主要食物的南方来说土豆的传播速度还是有些慢了,不过让杨峰感到欣慰的是他一路上已经看到有农户开始在贫瘠的地方种植玉米,这倒是个意外的好消息。

    大军一路途径安徽、浙江两省,最后从蒲城到南平,在十月初八的时候大军终于抵达目的地厦门,当杨峰抵达厦门时,此时厦门巡抚夏大言率领布政使丁友文、按察使涂洪亮以及福建一众大小官员数百人出城十里相迎。

    按理说夏大言作为一省巡抚,称其为封疆大吏也不为过,用如此隆重的礼节来迎接一名统兵的武将有些不合适,但如今的杨峰可不仅仅是南京总兵、总督京营戎政和江宁伯,现在的他还是征南大都督。

    这个大都督一职可不简单,大家看看大明开朝一来担任大都督的都是什么人就知道这个官职是何等的牛逼了。

    大明的第一任大都督是枢密院同佥朱文正(朱元璋侄子),随后担任过大都督的人是徐达、常遇春、胡廷瑞,后来老朱同志觉得大都督的权利实在是太大了,到了洪武十三年就把这个职位给撤销了,将大都督府改为了五军都督府,将大都督的权利一分为五,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大都督这个职务。

    现在朱由校竟然把这个职务重新捡了起来封给了杨峰,虽然这个职务只是临时的,而且也不能跟开国时期掌控全国兵马的大都督那么牛逼,但也由此可见朱由校对杨峰的信任和重视。

    而且福建经过大半年的战祸,正是生产凋零人心惶惶的时候,夏大言也知道自己头上这顶乌纱帽早已经摇摇欲坠,朝廷之所以没有立即撤换自己那是因为暂时没找到合适的人选,等到有了合适的人选之后自己这个巡抚恐怕就要黯然下马了。

    或许有人要说,反正既然都要滚蛋,干嘛要来拍杨峰这个家伙的马屁,说这话的人就错了。滚蛋也分很多种,最差的是不但要从巡抚的位子上滚蛋,而且朝廷还要派出缇骑将他从福建押解到京城交由三司会审后定罪,搞不好连老命都得丢掉,更要连累家人。

    而比较好的结果是可以朝廷看在自己戴罪立功的份上让自己体面的回家养老,所以说同样是滚蛋,但结果却大不相同,这也是夏大言为什么会亲自迎接杨峰的原因。

    当杨峰率领大军来到迎接队伍的前面时,夏大言快步走了上去拱手道:“下官福建巡抚夏大言恭迎江宁伯,伯爷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

    看到一名年约五旬,身穿绯袍头戴六粱朝冠,腰缠犀带,胸前的补子上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锦鸡的文官迎上来,杨峰也赶紧下马拱手还礼,微笑着说道:“夏大人如此多礼,这可是让本伯着实惶恐不安啊。”

    夏大言摇头正色道:“伯爷过谦了,如今我大明谁不知道辽东一战,伯爷手刃贼建奴猛将古尔泰,更是炸得贼酋努尔哈赤身负重伤,最后不得不含恨而死,如此大功当得起大功二字,也当得起本官和福建文武百官出城相迎!”

    哟……这个夏大言还真是会说话啊。

    杨峰心里不禁一怔,说实话杨峰如今在大明的文官系统里名声可是很差的,不说那些视他如仇敌的东林党,就连非东林党的文官们对他的印象也不是很好,平日里那些文官们看到他不是面无表情就是装作看不到,象夏大言这样如此给他面子的文官杨峰还是头一回见到。

    不过心中感到奇怪的杨峰转念一想就明白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原因,感情这个夏大言是预感到了自己的结局恐怕不会太好,自己和身后的数万大军恐怕就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了,面对能拉他一把的人态度不好才奇怪呢。

    虽然想明白了原因,但杨峰也没有因此而看低夏大言。毕竟这才是人之常情,一个人在面对救命稻草的时候都会这样,夏大言虽然身为一省巡抚但也不能免俗。

    “夏大人莫要如此说,本伯和麾下的弟兄初来乍到,在这里也是人生地不熟的,一切还要仰仗夏大人和诸位大人的鼎立相助,否则剿灭匪患只能是井中捞月而已,杨某在此先谢过诸位大人了。”说完,杨峰朝夏大言和他身后的那些官员们拱手施了一礼。

    看到杨峰朝自己一行人施礼,夏大言和身后的官员们可不敢心安理得的受了这一礼,而是侧身避过,然后赶紧还礼,口中纷纷说道。

    “不敢!”

    “伯爷太客气了!”

    原本一开始在夏大言对杨峰示好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布政使丁友文、按察使涂洪亮等一众文官虽然依旧面带微笑,但心里其实都是有些不屑的,这个夏大言竟然如此赤果果的拍一介武夫的马匹,实在是有失读书人的体面。不过后来看到杨峰不但没有传闻中那么倨傲,反而是面带微笑的和夏大言进行寒暄,他们的感受这才好了些。

    “来来来……伯爷请移步,下官为您介绍本省其他同僚。这位是布政使丁友文,这位按察使涂洪亮,这位是本省的总督卢光彪,这位是……”

    当夏大言为杨峰介绍身后的官员时,杨峰同样面带微笑的和众人见礼,只是当介绍到卢光彪时他的神情才微微一怔。

    在明朝,总督与巡抚合称督抚,他们的全称分别是“总督某地等处地方提督军务粮饷兼巡抚事”和“巡抚某地等处地方提督军务兼理粮饷”,前者就是总督,后者就是巡抚。

    总督和巡抚原本属于临时性质,他们一个管军一个管民,在处理完地方事务后两人都是要回朝的,不过到了明朝后期,由于地方事务繁杂时常发生战乱,这两个职务也就从临时变成了常设。

    福建发生战乱,第一责任人自然就是身为最高长官的巡抚夏大言,第二责任人就是负责军事的总督卢光彪了,现在根据观察杨峰发现这个卢光彪身材高大相貌也颇为沉稳,按理说这样的人应该是老成持重的人,怎么会在短短半年之内让福建境内糜烂至此。

    看到杨峰在打量他,卢光彪只是躬身施了一礼却没有再说什么。

    夏大言见过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着邀请杨峰进城。杨峰也不好在这个场合询问当前的战事,很是崇善如流的和夏大言等人一起进了城。

    看着杨峰率领浩浩荡荡的大军跟夏大言等一众官员进了城,在官员队伍中的一名三旬左右,穿着六品绿色官服的官员看着杨峰等人离开的方向了冷笑了一声:“好一个嚣张跋扈的武夫,原先朝中的同僚写信告知的时候本官还不信,现在看来何止是嚣张跋扈啊,简直就是目中无人,难怪如今江南士绅都在盛传若不除此佞臣大明危矣。”

    “嘘……仕林兄,慎言!”旁边一名同僚听到后赶紧抓住了他的衣袖压低了声音低声道:“如今这里到处都是他的人,你的话若是让那个人听到了少不了又是麻烦。”

    “本官会怕他?”这名官员面带傲色道:“本官乃是朝廷派来巡视福建一地的巡查御史,向来只对天子负责,他纵然是江宁伯也无权处置本官。正好相反,他见了本官倒是要小心点,不要让本官抓到错处,否则本官照样要弹劾他!”

    “仕林兄威武!”旁边几名官员闻言后纷纷竖起大拇指,“吾辈读书人心中自有浩然正气,他一介武夫何德何能占此高位,吾等当一同监督此獠,若是犯错我等便一同弹劾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他。”

    “对……我等读书人胸有浩然正气,自然不用惧怕那些妖魔鬼怪!”

    旁边立刻有人附和,一时间气势倒是颇为充足。只是也有不少人在一旁冷笑,还是年轻啊,杨峰又岂是好对付的,况且如今夏大言更是有求于杨峰,你这个愣头青在这里大放厥词诋毁杨峰。看着吧,有你们好受的。

    不提这里的插曲,大军来到城外驻扎了下来,杨峰则是带着宋烨和五百家丁随着夏大言等人来到了巡抚衙门。夏大言等人早就安排好了宴席,杨峰一来之后就入了席。

    杨峰也没有托词,这毕竟是一种官场的规则,虽然杨峰对这种事情不是很感冒,但他也不会蠢到在这种小事上跟别人较劲。

    酒是上好的汾酒,菜是酒楼的大师傅精心烧制出来的闽菜。什么佛跳墙、泉州肉粽、海蛎煎、福建扁肉等菜肴源源不断的端了上来,刚半天的路正好饿了的杨峰也不客气,放开腮帮子就吃。

    杨峰的这番吃相看得一些官员暗自好笑,不少人更是低低笑出声来,刚才那位公然鄙视杨峰的巡查御史曾培新更是对身边的同僚道:“纵观此獠吃饭的架势便知道此人之粗俗,吾等羞于与他为伍。”

    杨峰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吃饭的模样被不少人嘲笑,不过即便是知道了他也不在乎,毕竟狮子是不会理会老鼠的挑衅的。一连吃了两打碗米饭后杨峰这才用餐巾擦了擦嘴巴,举起酒杯主动敬了夏大言、丁友文、涂洪亮和卢光彪等人一杯,随后才对夏大言道。

    “夏大人,福建匪患之事震动朝野,皇上和内阁的诸位阁老都非常关心此事,而夏大人在信中所说的又太过简略,不知夏大人可否将当前形势告知本伯。”

    “当然可以,其实就算是伯爷不问下官也会如实禀报。”

    夏大言放下了筷子,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巴轻叹了口气后这才说道:“其实这件事从今年三月便露出了迹象,自今年以来,我福建一省连续数月无雨,可谓是遍地赤野,百姓衣食无着之下只能吃草皮树根乃至观音土苟活,而官府又没有钱粮赈灾。

    就在这个时候,以郑芝龙为首的匪徒突然出现,一开始他们经常给百姓施粥发药,百姓们自然对他们感恩戴德,然后郑芝龙便趁机蛊惑一些百姓移民到对面的小琉球(台湾),说那里土地肥沃,只要过去便可一家分到一百亩土地,不少百姓被蛊惑之后纷纷全家迁徙到了小琉球。

    郑芝龙此举已经触犯了朝廷的禁令,官府知道后自然不能听之任之,先是派人警告了郑芝龙,但是此人仗着自己的手中的兵马并未将官府的警告放在眼里,甚至将官府派去的官差给杀了。官府自然不能置之不理,很快便派兵对其进行围剿,但随后的结果却出乎了众人的意料,朝廷的大军竟然全军溃败,本官不得已这才派了六百里加急向朝廷求援。”

    “唔……是这样啊。”

    杨峰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夏大言说得很简单,但杨峰却从里面听出了不少东西,他又转身对右边的卢光彪道:“卢大人,你身为福建总督,总管福建战事,对于战事失利之事有何看法?”

    卢光彪面露苦涩,“伯爷问得好,福建战事糜烂,下官身为福建总督自然是难辞其咎。但下官以为此战却是非战之罪。”

    杨峰不动声色道:“哦……莫非卢大人还有隐情和苦衷?”

    坐在不远处的曾培新更是面露冷笑之色,对身边的同僚道:“身为总管军事的一省总督,却是遇事推诿毫无担当,有此人坐镇福建我朝廷大军想不败也难啊。”

    “仕林兄说得对,明日我等便上折子弹劾他们几个,有这样的人在此,福建的匪患永远也别想平息!”旁边不少人也是低声附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