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你咋不上天呢
    “为何?”卢象升面露惊讶之色,现在难道还有比稳定京城秩序更重要的事吗?

    杨峰意味深长的看了卢象升一眼,淡淡的说了句:“建斗,如如今京城可是无粮啊!”

    卢象升多聪明啊,杨峰这么一说他立刻便意识到了被自己忽略掉的东西。那就是既然发生了那么严重的爆炸事件,百姓伤亡人数如今已经初步听闻有数万,受灾的百姓更是多达十多万,如此严重的灾情发生后官府最先做的就是把灾民安顿好,可如今京城的粮仓里根本没办法拿出那么多储备粮食来安顿灾民,所以这件事要是一个处理不好可是很容易造成民变的。

    可是杨峰就有办法弄到大量的粮食吗?卢象升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杨峰。

    杨峰没有理会卢象升,而是轻叹了一声:“其实京城的百姓再没有粮食,但那些粮商、富户们肯定是有的,但是本伯却担心有些人会趁机囤积居奇啊。”

    卢象升顿时就是一惊,脱口而出道:“下官以为这不是担心,而是肯定的,这些人历来便是如此,如今碰到这个机会岂有不趁机发一笔的道理。难道伯爷您是要对他们……”

    杨峰意味深长的看了卢象升一眼,“建斗,有些事情是必然要有人去做的,即便是得罪所有人也在所不惜,你说呢?”

    卢象升羞愧的低下了头,朝杨峰重重的拱了拱手,“江宁伯用心良苦,下官实在佩服,如此下官也就不再说什么,下官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拼命维持好京城的秩序,不让那些宵小之徒搅乱京城秩序!”说完,卢象升跳上了战马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这时,宋烨牵着杨峰的战马走了过来低声道:“伯爷,咱们现在要去哪?”

    杨峰淡淡的说道:“去皇宫吧,如今陛下肯定紧急召见百官了……”

    王恭厂的火药大爆炸使得周围全都遭了殃,方圆十几里顿时涌起漫天的灰土,天色也变得昏暗起来,整片大地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石驸马大街上有一个5000斤重的大石狮竟被掷出顺承门数百米远,西安门一带,米粒大小的铁渣在空中飞舞溅落,长安街一带,不时从空中落下人头,有的仅剩眉毛和鼻子,德胜门外尤甚。

    一时间大人叫孩子哭,整个北京城都处于慌乱之中。这个时候,人性的丑恶便开始出现了,许多青皮、混混趁机跑到了大街上开始抢劫落单行人的财物,碰到有姿色的女子便会拖到角落里进行侮辱,胆子大些的甚至会冲到居民的房子里打家劫舍,一时间无数的百姓都在哭嚎。

    位于大相国寺旁边的金源茶楼虽然距离王恭厂火药库比较远,但也受到了一些波及。爆炸过后,看着远处那些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建筑物,茶客们被吓得目瞪口呆,震惊过后茶客们纷纷朝着自己的家跑去。

    看着一哄而散的茶客,金老板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他对几名伙计大声吆喝道:“马上将所有门窗都关上,所有人都不许出去。老婆子,你到里面去把咱们的家伙都拿出来分发给伙计,待会谁要是敢冲进来尽管那家伙朝他们身上招呼!”

    老板娘二话不说立刻跑进了内院,一名伙计有些不解的问:“掌柜的,有这么严重么,这里可是大明京师啊,治安想来还是不错的,咱们若是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出来若是被人发现了,日后可就……”

    “啪……”

    伙计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金老板踢了一脚。

    “笨蛋,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在做梦呢?”金老板厉声喝道:“我可以保证,用不了半个时辰大街上就得乱起来。汉人有句老话说得好,大灾过后必有大乱,那边发生了那么大的乱子,待会肯定会有许多不长眼的青皮混混出来捣乱,待会你们都给我瞪大眼睛,要是谁敢冲进来都甭客气,一个个的都给老子把他们干翻!都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

    作为潜伏在京城的满清探子,虽然不要求他们要象军队的探哨那样弓马娴熟,但这些人也全都是练过的,一般情况下对付一两个青皮无赖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很快这些伙计便将茶楼的门窗全都关了下来,五名伙计全都拿起了兵器在茶楼周围巡视以防止不法之徒趁乱冲进来。

    事情也确实如同金老板所言,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大街上的行人也开始稀少起来,但一些穿着打扮都异于常人,面目可曾的青皮混混的身影却开始多了起来。

    两刻钟后,一名路过的行人被两名混混击倒在地抢走了身上的财物。这件事就如同一根被点燃的导火索般,迅速引爆了京城惶恐不安的气氛。

    很快更多的混混青皮出现了,他们开始成群结队的满大街乱逛,遇到落单的路人就会冲过去将人打倒在地抢走财物,若是路人胆敢反抗的话便会遭到他们的殴打伤害,金老板甚至看到一名路人由于不甘被抢走身上的财物试图反抗,被一名混混朝身上捅了两刀倒在了血泊里。

    一名伙计看到后有些不忍的对金老板说道:“掌柜的,咱们要不要出去……”

    “出去干什么?”金老板冷眼斜看了这名伙计一眼:“你别忘咱们的身份,那些汉人死得再多也不关咱们的事。乱起来吧,越乱越好,要是能把整个京城都毁掉那才是最好的……哈哈哈……”

    说到最后,金老板的眼神中满是厉色和狰狞。

    “啊……救命啊……”

    一声尖锐而凄厉的呼喊声突然响了起来,金老板等人顺着声音望去,发现不远处大相国寺附近一顶轿子被掀翻在地,两名轿夫倒在了血泊里,一名看起来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和一名丫鬟模样的少女正在被数名混混模样的男子拉扯着朝旁边的一条小巷而去,两名女子一边挣扎一边拼命的高声呼叫。

    看到这里,即便是平日里心狠手辣的老板娘也看得有些不忍心,她走到金老板身边轻声道:“当家的,咱们出去帮帮那个小娘子吧?”

    “帮她们?”金老板转过了身子,往日里看似憨厚的胖脸此时充满了怨毒,“为什么要帮她们?你难道忘了我刚才说的话了吗?咱们是什么人,外面那些人又是什么,还要我告诉你吗?你别忘了,如今皇上的大福晋和侧福晋还都在那个恶魔的手里日日受苦呢,这些下贱的尼堪就算是死绝了又关咱们什么事?”

    看着金老板脸上狰狞的神情,即便是性子泼辣的老板娘也被吓了一跳,喏喏了两声后也不说话了,值得继续将目光投向了大相国寺方向。

    “砰……砰……”

    就在这时,突然两声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名正拖着小姐的手朝小巷拉去的青皮一声不吭的倒在了地上。

    “那是什么声音?”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的老板娘赶紧望了过去。

    “那是火铳声!”一名伙计突然喊出声来。

    由于这大半年来京营新军在训练的时候几乎天天进行实弹射击,东直门的校场上几乎从早到晚就响彻着火铳声,不少百姓都喜欢去东直门校场看热闹,所以京城的百姓们对火铳声已经很熟悉了,作为探子的他们自然也不例外,反倒是老板娘经常看着茶楼,对于火铳比较陌生。

    “竟然是京营,他们怎么来得这么快!”

    作为满清派驻在大明都城的探子头目,金老板的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一听到枪声后立刻就知道是谁来了,如今在京城里,也就只有经一个这支最精锐的部队才装备有火器。不过这支部队可是朱由校的命根子,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朱由校不把这支部队调去拱卫他的皇宫怎么派到这里来了?

    且不提心思百转的金老板,就在枪声响起后的同一时间,一队全身披着铁甲的军队立刻出现在大相国寺的前。这支军队约莫一百多人左右,按照京营的制度,这就是一个标准的百人队,也就是一名百总统领的部队。

    看到军队出现,原本还提着凶器肆意打人抢劫为乐的青皮混混一个个吓得魂飞天外,他们的第一个反映就是尖叫着扔掉了手中的两名女子转身就跑。

    领队的百总见状则是把手一挥,随着一阵轰鸣声,这几名青皮全都倒在了血泊里。

    带队的百总大步走到那几名躺在地上身体微微抽搐的混混,面色阴冷对着周围大声喝道:“所有人都听着,陛下有旨,今日京城工部子药库失火,举国震惊,京城若有人敢趁乱奸淫掳掠者斩!有敢打砸抢者斩!有敢滋扰百姓者斩!”

    这名百总走到两名瘫倒在地上失声痛哭的两名女子跟前询问了两句后,派了两名士兵将他们送回家中,然后便带着士兵们继续沿街巡逻去了,与此同时北京城里时不时就会响起火铳的声音,那是卢象升、虎大威和杨国柱等人率领京营的士兵在四处巡视,但凡是遇到趁乱打劫作恶的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排枪打过去。

    这一天,光是京营士兵打死的趁机作恶的青皮混混就不下四五百人。血腥的屠戮极大的震慑了那些宵小之徒,一时间京城原本混乱的治安立刻得到了极大的扭转,京城侥幸躲过一劫的混混们全都瑟瑟躲在了家里不敢露头。

    就在卢象升等三人连同五城兵马司的人维持京城治安的时候,杨峰进了皇宫在早就等候在宫门口的一名太监的带领下来到了奉天殿。

    等到杨峰进入奉天殿后发现这里早已站满了人,所有的官员们全都阴沉着一张脸,好像别人都欠了他们八百吊钱没还似地。

    当杨峰进入自己的列班时,正好听到高攀龙正在慷慨激昂的向朱由校奏报。

    “此番天降异象。京城西南灰气涌起,屋宇动荡,须臾,大震声,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沉。地中淘淘有声,是谓凶象,地中有声混混,其邑必亡此乃上天在警示我大明警示陛下,我大明有奸佞!陛下需得清除奸佞重整朝纲,否则我大明危矣!”

    “陛下,这是上天在警示陛下,望陛下及早醒悟啊!”

    高攀龙说完后,一帮子的东林党以及一众大臣也都站了出来对朱由校拜了下来,看着一帮跪在下面的官员,饶是朱由校在杨峰的提向下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也不禁被东林党的无耻气得嘴角直抽搐。

    只见他冷笑道:“高攀龙,不知你所说的奸佞是何人啊?”

    高攀龙上前一步大声道:“老臣所说的奸佞不是别人,正是江宁伯杨峰,此獠自从来京后排除异己、陷害忠良,弄得朝中人人心慌,上天正是看到此獠如此祸害苍生这才降下惩罚来警示陛下!”

    “高大人说得对,苍天有眼,特地降下惩罚来警示世人!”一群官员也站了出来附和道。

    “胡说八道!”

    这些人说完后,一个声音在一旁响了起来。只见杨峰站了出来大步走到高攀龙身边指着他喝道:“高攀龙,你还真是无耻至极,胡说八道的本事是越来越强了,如今京城遭受灾难,你们不为君分忧商议如何救济灾民,反而在胡说八道让陛下整顿朝纲,难道在你们这些人的眼中这些所谓的警示要比救济百姓更加重要吗?

    况且,高攀龙你难道是跟上天是亲戚不成,连他降下惩罚警示陛下,说的奸佞是谁你都知道,你这么能干咋不上天呢?还有你们……”

    杨峰指着身后一群官员喷到:“你们这些尸位素餐的废物,整天只会弹劾这个弹劾那个,遇到事情屁事不会做,朝廷养你们到底有何用?若苍天认定的奸佞真的是我的话为何不一个雷打下来砸死我,反而杀死那么多无辜的百姓,你们到底有没有脑子?”

    杨峰一站出来,整个大殿都响彻着他的声音。

    看着杨峰一站出来后整个大殿都集体失声,不少人都在心里暗叹,这个杨峰不仅能打仗,这嘴皮子的功夫也是无人能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