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更重要的事
    天启六年九月初五

    位于北京城西南隅的工部王恭厂火药库发生了大爆炸,由于王恭厂火药库储存着整个京城所有的火药,数量多达数百吨,所以这次爆炸的威力极其惊人,以王恭厂火药库为中心一公里内所有的建筑物几乎全都被摧毁。

    由于这里正处于繁华区,所以百姓的伤亡的数量也非常多,达到了两万多人,方圆数公里内更有无数房屋倒塌,这一下整个京城都被惊动了起来,无数百姓在血泊里哀嚎

    爆炸的时候,卢象升、虎大威和杨国柱三人正在东直门的校场内训练士卒,当爆炸声响起后,正在训练的士卒都被剧烈摇晃的大地给震得东倒西歪,不少人更是站立不稳跌到在地上。

    “不好……出大事了!”

    看着数里外冒起的浓浓黑烟,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的杨国柱和虎大威脸色立刻就变了,他们很快就可以分辨出来,刚才的爆炸十有八i九是火药爆炸弄出来的,不过他们也不敢肯定,毕竟威力这么巨大的爆炸他们也没见过。

    “杨将军、虎将军,到底发生了何事?”

    就在杨国柱和虎大威俩人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的时候,卢象升也带着数十名亲兵匆匆赶来。

    杨国柱沉着脸摇头道:“不知道,我和老虎估计很有可能是火药爆炸,不过这样规模的爆炸我二人也从未见过,不好擅自下结论啊。”

    卢象升看着爆炸的方向那依旧不停翻滚的浓烟脸色格外阴沉,良久才说道:“不用怀疑了,肯定是火药爆炸无疑。我已经看清楚了,爆炸的方向和地方正是工部所属的王恭厂火药库,那里可是储存着全京师大半的火药,一旦有闪失后果不堪设想。”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虎大威和杨国柱对视了一眼急声道:“王恭厂火药库真的爆炸,造成的伤亡必然巨大,咱们身为拱卫京师的京营如何能坐视不理?”

    “不行!”

    卢象升斩钉绝铁的说:“正时因为如此,咱们才绝不能动,你可别忘了若无兵部公文,咱们胆敢擅自乱动的话那就跟造反无异,我说你们两位可别犯糊涂啊!”

    “唉……”

    杨国柱苦笑一声,“我又何曾不知道呢,只是咱们一时心急而已。”

    看到杨国柱和虎大威失望的样子,卢象升安慰道:“好了,你们也别想太多了,京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想必此时陛下和朝中诸公早就开始有动作了吧。”

    “但愿如此吧!”

    卢象升说的不错,在爆炸发生后不到小时朱由校就做出了反映,而顾秉谦、黄立极等几名当值的阁老也几乎同时入宫要求会见朱由校,只是当他们刚在太监的带领下进入宫门时,就看到全身披甲的杨峰刚好从宫里出来,他接过家丁递过来的长刀正要上马,正好看到了正准备进宫的顾秉谦等人。

    杨峰将长刀放到了得胜勾上,朝这几人拱了拱手:“顾阁老、黄阁老,您几位这是要进宫吗?”

    “正是!”

    顾秉谦等人看到杨峰施礼后也赶紧回礼,到了他们这个身份地位,不管他们内心对杨峰是否有成见,但表面上的礼貌却时一点也不能少,否则传出去的话可是会遭人嗤笑的。

    顾秉谦回礼后站直了身子问道:“江宁伯全身披甲意欲何为?”

    杨峰淡淡的说道:“适才听闻王恭厂火药库发生了大爆炸,死伤百姓无数。陛下心忧京城百姓生怕有宵小之辈趁火打劫危害百姓安危,是以特令本伯率兵维持京城安全。”

    顾秉谦身后的黄立即皱眉道:“维持京城秩序有五城兵马司足矣,陛下怎么又派了江宁伯去,为何未与我等商议?况且看江宁伯的装束,这是要到东直门调动京营吗?”

    “正是!”杨峰微微一笑:“京营乃是陛下耗费了大量心血苦心训练出来的精兵,如今正是检验他们战力的时候了。”

    而站在众人末尾的兵部尚书王永光再也忍不住站了出来愤然道:“江宁伯,若想调动京营兵马则需要有兵部的批文,为何如此大事我这个兵部尚书却不知情啊?”

    杨峰看了王永光一眼淡淡的说道:“事急从权,此次调兵来不及报备兵部,所以陛下特地钦封本伯为钦差大臣,全权负责这次的差使,原本是想过后才向兵部报备的,不过现在既然跟王大人相遇了,本伯就特地跟您说一声。”

    “你……”

    王永光气得脸都黑了,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看到被气得脸色发黑的王永光,顾秉谦等人也时眉头微皱。在明代,想要调集军队有两种方法,一是皇帝下旨给兵部,然后由兵部下达调兵的命令,这样的调兵命令是最常见也时最正常的。

    第二种方法就是皇帝亲自下特旨封一个人为总督兼钦差大臣,全权负责兵力部署!遇到战事的时候不仅无需上报、而且有先斩后奏之权!

    当然了,第二种方法是在紧急情况下才会使用的,自从土木堡之变后由于君权逐渐旁落,就再也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了,一旦发生了这种情况,这就表明皇帝的安危已经遭到了极大的威胁,而且他对下面的官员已经不再信任,是以王永光才会有那么大的反映。

    看到王永光被气得脸色发黑,顾秉谦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他立刻质问道:“江宁伯,调兵乃是大事,陛下固然可以不经兵部独自下旨之权,但如今事情并未危急到这个地步,这么做真的有必要么?”

    听到这里,杨峰不禁冷笑起来:“顾阁老,大明的军队时陛下之军队,向来也只听从陛下一人的旨意,兵部不过是替陛下传达命令而已,什么时候可以替陛下做起军队的主来了?”

    王永光一时为之气结,他脸红脖子粗的吼道:“这……这是惯例……是祖制……若是每次陛下都不经兵部调兵,长此以往朝廷还要兵部何用?”

    “祖制?兵部?”

    听到这里,杨峰只是呵呵了一声,冷笑道:“若是真按祖制的话,你们几位今天时进不了皇宫的,诸位可别忘了太祖高皇帝的时候可是没有内阁的!”

    “你……”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哑口无言起来,杨峰呵呵冷笑了一声,跳上了战马随后扬鞭而去,只留下顾秉谦等几名阁老在皇宫门前相对无语。

    良久,王永光愤怒的声音才响了起来:“嚣张……跋扈……无理之极……”

    两刻钟后,杨峰策马来到了东直门大营外,想看守大门的兵丁亮明了身份后带着数十名家丁来到了聚将鼓前,杨峰亲自敲响了聚将鼓。

    “咚……咚咚……咚咚咚……”

    沉重而响亮的聚将鼓开始响彻在军营的上空,正在校场上或是操演或是休息的京营将士们脸色立刻就变了,纷纷扭头朝营门口望去。一些不明究竟的军官脸色立刻就变了,

    “是哪个混球敲的聚将鼓,不要命了?”

    “赶紧过去看看,是谁敲鼓?”

    正在商议事情的卢象升、虎大威和杨国柱三人也愣了起来,卢象升先是一惊,随后却是不惊反喜,“肯定是江宁伯来了!快,赶紧去聚将台!”

    杨国柱和虎大威这时候也反映过来,在任何一支部队里,只有最高统帅才有资格敲响聚将鼓,京营自然也不例外,而在京营里自然也只有身为总督京营戎政的杨峰才有资格敲响这个聚将鼓,现在聚将鼓一响起来,他们自然想到了杨峰。

    经过大半年的训练,京营已经初步成为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聚将鼓响起后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三万经营人马便全都在校场上聚集起来,看着台下站立得整整齐齐的军队,杨峰也不禁暗暗点头,看来这段他不在的时间里,卢象升几人还是非常用心练兵的。

    “末将卢象升、虎大威、杨国柱参见总督大人!”就在这时,一阵整齐的声音在杨峰身边响起。

    杨峰回头看了看正朝自己下拜的三人,沉声道:“三位请起!今天早上京城西南隅的工部王恭厂火药库发生了爆炸,百姓死伤无数。陛下震惊之余担心城中会有歹徒铤而走险趁火打劫,因此特命本伯点齐京营人马前往城西和城南维持秩序,若遇到有趁乱作恶、抢劫百姓财物、奸淫掳掠妇女乃至犯上作乱的,诸君将士可以先斩后奏,尔等可明白?”

    卢象升三人对视了一眼齐声道:“末将谨遵总督将令!”

    杨峰一挥手:“好了……事情紧急,咱们别耽搁了,你们三人马上带上本部人马前往城南和城西维持秩序,记住……切记不可心慈手软!”

    “喏!”

    随着命令的下达,卢象升三人各自率领本部人马出了军营朝着王恭厂火药库方向而去,而就在京营人马源源不断的开出营地的时候,卢象升则是来到杨峰身边询问道:“伯爷,您不随下官等人一同去吗?”

    “不了!”杨峰摇了摇头:“本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现在暂时没时间跟你们去维持秩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